中国特工龙泉剑 雏鹰初飞 十三章 龙泉剑细排忧虑 杨小姐善意解人

秦少文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2.html[/size][/URL] 十三 场面一下子有些僵持。杨小琴不同意,就连李昆武都不能对人家的军用品作出决定,而发报机不处理,则意味着这些人还得继续钻大山。 李昆武用征询的眼神扫视着大家,众人也是六神无主。虽然这些人也当兵多年,但在西北军里他们却从来还没有见过这么个玩意,它到底有什么用,谁也不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2.html



十三


场面一下子有些僵持。杨小琴不同意,就连李昆武都不能对人家的军用品作出决定,而发报机不处理,则意味着这些人还得继续钻大山。

李昆武用征询的眼神扫视着大家,众人也是六神无主。虽然这些人也当兵多年,但在西北军里他们却从来还没有见过这么个玩意,它到底有什么用,谁也不清楚。因此发报机重要与否,他们也是莫衷一是。

而杨小琴就不同了,她很清楚发报机的作用。尤其是现在,对于这支穿行于茫茫苍岭中的孤军小分队,假如没有了发报机,就意味着从此和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如果万一遇到什么紧急情况,没有指示,耳聋目瞎,那后果就很难想象了。

龙泉剑却接住杨小琴的话说:“这没有什么困难的。等我们到了靠山屯以后,你就给沈阳的人发电报,告诉他们我们到沈阳的具体时间。我们不可能在沈阳车站下车,因为那是一个大站,日本人肯定搜查得很严,我们就不要冒这个险了。你通知对方,让他们在车站前方约五里地的地方来接应我们。只要我们和他们联系上了,其它的一切就好说了。”

“那回来的时候,怎么通知北平。我哥得不到消息,他就不知道让人上哪儿去接我们,怎么办?”杨小琴继续追问。

“杨小姐,我说下面这句话就请你不要多心,我决没有埋怨你们的意思,我只是说说我们的实际情况。”龙泉剑说到这儿,先看看大伙儿的表情,见大家都在专注地望着自己,明白了现在没有人会反对他,才又对杨小琴说:

“在日占区里,东北军帮不到我们,所有的情况都得靠我们自己去处理。因为我们来的时候,你们的白参谋长交代得很清楚,东北军不愿和日本军发生冲突,所以东北军是不会进入日占区的。也因此,到时候不管你义兄派人去什么地方等候,总是在日占区之外。既然出了日占区,我们自然也就安全了,到那时随便找个驻军营地,都肯定是你们东北军的地盘,那会儿还怕没人照应我们吗?”

听龙泉剑这么一说,杨小琴不像刚才那么反应强烈了。但这发报机毕竟是她的武器,让她放弃,仍心有不甘:“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们东北军一共才有几台呀,没有了它,我回去怎么交代。”

“等你给沈阳发完报,我们就在靠山屯找个极隐蔽的地方,把它埋掉,埋深一些,然后记住这个地方,我向你保证。”龙泉剑正对杨小琴说着,突然却转向了李昆武:“营长,请你下个命令,不管我们的任务结果怎样,只要我们还有人活着,哪怕是只剩一个人,这个人也要帮杨小姐取回发报机。”

“营长”,这是龙泉剑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称呼他的官职。李昆武心里一热:龙泉剑为了维护他的威望而舍弃了自己少爷的自尊。李昆武被龙泉剑的尊称搞得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啊,是这,怎么样啊,杨小姐,这样行吗?”李昆武没按龙泉剑说的去做。

杨小琴还能说什么呢,她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很不妙,她不用抬眼也知道,众人此刻都在瞅着她,却是期待她做出一个自己极不情愿的决定。如果同意了,皆大欢喜;若是一意坚持,惟剩众怨。

“杨小姐,要是不同意,我们也不会怪你的,你放心,咱们还会按照你指的道儿往前走的。”李昆武看见杨小琴不说话,显然是仍在犹豫,就安慰着对她说。

“我没说不同意啊,我只是在想他刚才说的办法行不行。”杨小琴转过身来问龙泉剑:“你让来接应我们的人在沈阳西五里地的地方等我们,那我们在哪下车呢?”

“就在那里下车啊。”

“怎么下,那里可没站啊?”

“非要有车站才能下车吗?”龙泉剑反问道。

“奇怪,没有车站火车就不会停,火车不停我们怎么下车,难道让人跳车啊。”

“你说得很对,到时候我们就是要从火车上往下跳车。”

“你疯了?”杨小琴吃惊地说。“我可不敢跳!”

“你不跳没关系,你可以到沈阳下车,反正你本是沈阳人,不会有人怀疑的。”

杨小琴再无话可说,于是她对李昆武点点头意思就按你们说的办吧。李昆武这才对众人说:“刚才龙泉剑说的你们都听到了吧,这也就是我的命令:不管是谁,只要活着,就要把杨小姐和她的发报机安全地送回到东北军。你们都要搞清楚,杨小姐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们少跑路和不受累。既然杨小姐对得起我们,我们就要对得起人家。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众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那好,大家也该休息够了,出发。”李昆武命令道。

有了新的目标,众人的情绪亦为之一振,脚下的步伐也不由得加快了。山间的青石秃岭看起来也不那么荒凉,刺骨的冷风也不像先前那么暴噬,惟有枯木依旧仍是那么衰色。

正在疾走的李昆武稍微放慢了脚步,等走在最后的龙泉剑和杨小琴行至他的身旁时,他这才对杨小琴悄声地说:“我要谢谢你杨小姐了。你可能不知道,要是你继续坚持,我们仍是走路的话,恐怕还有个比你的发报机更重要的难题需要先解决。”

“你说的是干粮吧?”

“这么说你也想到了?”

“我昨天就看见了,我们剩下的干粮已经不多了。”

“是么,这么说我更得谢谢你。是啊,咱们出来时带的干粮已经快吃完了,如果再不想办法,别说是十天半月了,连三天都撑不到。幸亏有你的支持。”

“李营长你不用总是对我这么客气,我们现在还分你我吗。再说,你的军衔比我高,你就是我的长官,我是应该服从你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