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百荷 正文 雪耻杨威六

yjsk989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7.html


“哇叽给!呕!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嘡,咚咚咚咚嘡,嘡嘡咚咚咚咚嘡,咚咚咚咚嘡,咚咚咚咚嘡,咚咚咚咚嘡,咚咚咚咚咚嘡嘡咚咚咚嘡,咚咚咚咚嘡嘡咚咚咚咚嘡嘡嘡,—哦—,咚咚嘡唻咚咚嘡,咚咚嘡唻咚咚嘡


嘿哈咚咚嘡唻咚咚嘡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嗨咚咚咚咚嗨,嗨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嗨咚咚嗨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咚嗒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咚


嘿哈咚咚嗒唻咚咚嗒咚—哦,哦—哟—咚咚嗒嗒咚咚嗒咚咚嗒咚咚咚咚嗒嗒嗒咚咚(出自于陆川导演的南京南京片尾的招魂鼓舞,由于本人纯属乐盲因此鼓调不是很准)


“这是什么鼓乐!好厉害,我那逐渐冷却的血液又开始沸腾了。”说着话杨宗闵不禁寻鼓声而去。


“是呀。鼓声给我了极大的震撼。我想我不会苟且更不会逃避!”


“呜呜。真是太美了,一定要去看看。”行刑台上下的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于是乎众人不约而同齐齐跟着杨宗闵寻觅鼓声而去。


孙慧开始还能坚持但这鼓乐之声确如一只挠挠不断的在自己的心上轻柔的抓着捏着搓着。最终责任被欲望压制住她飞快地住跳起,闪下行刑台。


春寒料峭,但听呜呜的北风无奈的抽泣。


青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唉,悠长的叹息。


荷荷,这鼓调挺压抑的。你到林子外面转转再回来吧!


百荷拭去满目的泪水但眼泪还是涌了出来。由于视线模糊她的手战抖的更厉害了。瓶子里的药水发出刺鼻 的味道青衣紧咬牙关豆大的汗珠布满了全身。


大石站在高高的树巅不住的发出啧啧赞叹声。


青衣,荷荷!这是什么鼓乐。饶是我见多时广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日本招魂鼓,祭祀神灵的。也做祭祀死去的人的仪式。


不简单!不简单!一个厉害的种族。


当然厉害。想想我堂堂华夏的祭祀大典不过庄重奢侈而已哪有这般震撼人心的鼓乐。


惭愧!惭愧!我当真是小看日本民族了。


是这样的,大石你可不要跟我争。杨唐星我是咬定了,那可是我的贴身总管。


我看杨唐星可不好收买。


山人自有妙计!


好阵势,当真气壮山河。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民族。


“大石,你又发现什么了。”


“嗯,我有个直感这必是一个不怕死的民族。一个为了国家的利益可以奉献的民族。”


“何以见得!”青衣笑问。


一场普通的民间祭祀尽然做的这般庄重这般认真。几万人整齐划一如同一人,每个人神色冷峻目视正前方随着鼓点或大喝或击掌一点杂音都听不到如此尊敬亡者。这样的阵势我契丹不曾有过。


一个视死如归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民族。遇到这样的对手可不敢大意。


虾夷人的彪悍冷峻大和民族的坚韧,这就是日本国。


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一个崇尚英雄的民族。


我听说日本已进入平安时期。


平安时期是日本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时期。此时期后日本由当初的学习和模仿开始形成自己所拥有的独特的文化特色。


‘日本我还是乾统元年去过。我真是后悔当时没有好好学习日本文化。青衣百荷你们真是博学呀,我当真很佩服你们。对了。’说着话大石轻飘飘落到青衣百荷身边。从怀中取出一个羊脂绿玉小瓶将里面的药丸倒出。


‘什么东东?’


“嗨”大石长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不会害你的 ,这是南北天山上的精华!


‘等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好好,诸葛一生唯谨慎。小心出不了大错。我答应你此生不胁迫你做违背你原则的事。”说着极严肃极认真的向天地拜了数拜。


青衣扭过身朝百荷微微一笑。百荷逐渐定了心神。她先喂青衣吞下药水和大石的妙药。再运真气为青衣活血过宫。


“你的内力好深厚,你有奇遇吗?练到你这般境界,如非有机缘至少得一个甲子!”


“你也很年轻呀!”


话未出口,泪水已夺大石虎目。


我的两个师父为我做的很多!”


“你真幸运,有好师傅,有好母亲。你父亲和外公对你还好吧!”青衣说着眼泪忍不住扑扑直落。


“我外公很疼我的,可惜在我九岁就离开我啦!至于我父亲——他对我很严格。”


“我父亲对我也很严格!”


“是呀,我父亲也是这样的!”



三人忍不住长声叹气互相把手掌放在对方肩上轻拍。


青衣眼圈发红接着又问:‘你爸爸对你的婚事也很上心么?


青衣原本要大石也朝自己这个方向来说,以求找到共同点。不想大石却说:‘他最大大好处就是我便宜处事,不过我倒喜欢他干涉一下给一点诚恳的意见毕竟是我们还没走过的路他走过。”


青衣将头埋在双臂间。


孙慧虽毛手毛脚的但也帮了我一个大忙。


‘什么?’大石乘机揉了揉发红的双眼‘不好意思,我有迎风流泪的习惯!’


“你爸爸下手太重了。我爸爸虽对我很严厉对我说话声音大。但绝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不会影响我比武吗?”大石本想劝他好好养伤话刚刚想到诸葛敏就开始咳嗽了。


“衣哥哥,我再辛苦一下,保证误不了你的事!”


“诸葛长史,薛神医到了吗?”


“到了主公!不仅仅是薛神医还有长白一把刀,平谷一点红,沧州喜来乐(李保田饰演),燕京王太医(杜雨露饰演)!”


“他们全都来了吗?”大石高兴的直点头。


“是的,为了主公的霸业,燕国公麾下的一流杏林高手全到起齐了!”



“杖疮乃良肉受伤之患,有已破未破之分,正刑酷刑之说。已破肌肉者,随杖后以清凉拈痛膏敷之,疼肿即消。未破瘀血内攻者,用针放出内蓄瘀血,再以大成汤下之,便通自愈。如伤处瘀腐已作疼痛者,玉红膏搽之,自然腐化生新而愈。至于辱刑、重刑难受之时,宜预服铁布衫丸,方得保身全命也。


铁布衫丸


铁布衫丸乳没归 地龙苏木自然随


木鳖再加无名异 救尽人间苦杖危


治情不由己,事出不虞受害,一身重刑难免,当预服之,受刑不痛,亦且保命。


自然铜( 红,醋浸七次) 当归(酒洗,捣膏) 无名异(洗去浮土) 木鳖子(香油搽壳上,灰焙用肉) 乳香 没药 地龙(去土,晒干) 苏木上八味,各等分为细末,炼蜜丸如鸡头实大,每服三丸,预用白汤送下,纵非刑辱拷,可保无虞。


散瘀拈痛膏


散瘀拈痛膏罕稀 麻油锻石水共齐


加上獐冰金黄散 杖疮敷上笑嘻嘻


治杖后皮肉损破,红紫青斑, 肿疼痛重坠者。


用肿疡门如意金黄散一两,加獐冰三钱碾匀,以白锻石一升,用水二碗和匀;候一时许,用灰上面清水倾入碗内,加麻油对分和匀,以竹箸搅百转,自成稠膏,调前药稀稠得所听用,杖后带血,不用汤洗,将药通便敷之,纸盖布扎。夏月一日,冬月二日,方用葱汤淋洗干净,仍再敷之,痛止肿消,青紫即退。伤重者,另搽玉红膏完口。 ”诸葛敏话音未落王太医便滔滔不绝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倒出来。


王太医是见过大阵势的虽然青衣伤的很重他还是不紧不慢把自己所了解的全部讲出来。可是长白一把刀可是个急性子王太医还没把话讲完他就唱起小令:“


杖刑之后肉不破 瘀血攻疼没门路


将针点破脓血流 管教患者随行步


大成汤(见跌扑门)


治杖后瘀血内攻,肚腹膨胀,恶心便秘者服之。


珍珠散(见下疳门)


治杖疮已经长肉平满,惟不生皮,用此搽即愈。”


“喜大夫你如何看!”


“治疗杖创古今中外的方子不过如此了,我在这里强调的是今日天气阴寒当心破伤风。



破伤风,因皮肉损破,复被外风袭入经络,渐传入里,其患寒热交作,口噤切牙,角弓反张,口吐涎沫;入阴则身凉自汗,伤处反为平陷如故,其毒内收矣。当用万灵丹发汗,令风邪反出,次以玉真散患上贴之,得脓为效。如汗后前症不退,伤处不高,渐醒渐昏,时发时止,口噤不开,语声不出者,终为死候。


玉真散


玉真散内用南星 白芷防风羌活灵


天麻还兼白附子 破伤风症奏功能


治破伤风牙关紧急,角弓反张,甚则切牙缩舌。


南星 防风 白芷 天麻 羌活 白附子(各等分)


上为末,每服二钱,热酒一钟调服,更敷伤处。若牙关紧急、腰背反张者,每服三钱,用热童便调服,虽内有瘀血亦愈。至于昏死心腹尚温者,连进二服,亦可保全。若治疯犬咬伤,更用嗽口水洗净,搽伤处亦效。


万灵丹(见肿疡门)


治破伤风牙关紧急,角弓反张,时昏时止者服。


镇风散


镇风散用鳔胶矾 杭粉朱砂在此间


每服二钱和热酒 破伤风症自回还


治破伤风诸药不效,事在危急者,用之必应也。


鳔胶(切段,微焙) 杭粉(焙黄) 皂矾(各一两,炒红色) 朱砂(三钱,另研)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无灰热酒调服。如一切猪、羊等风,发之昏倒不醒人事者,每服三钱,二服即愈不发。外灸伤处七壮,知疼痛者,乃为吉兆。”


“大石哥哥好大的聚宝盆,当真被你都想到了。好啊好哦救人如救火大石哥哥快把重要的放在这个石墩上。”


大石被百荷一阵夸奖说话间也急促起来他涨着红扑扑的脸儿指挥着众人捣药。


药物在真气的推动下产生效果即将僵死的乌紫的肌肤开始转为粉红即便是这样百荷还是烦恼的直拍头她强忍着眼泪和惨不忍睹奋力把青衣后背的衣衫撕裂,由于破损的肌肤早已和衣衫连在一处所以再撕衣衫时不免带着一些碎肉。


青衣不是硬汉便是脑袋有毛病否则如何笑得出声。


这回王天和和喜来乐并没有象在自己的单传里那样逗得难分难解而是达到了空前的团结。他神戳戳的对老喜和其他几位大夫讲:“这位安抚使大人往赞美的哪方面来说是个硬汉不想让自己的女人伤心但要望贬义那方面来说纯粹是二百五在女人面前耍能耐穷显摆!”说着话几人一脸鄙夷之色。


“你们在嘀咕什么?救人如救火!”大石声音不大但很严肃。


几个大夫马上恢复平静打开针宝袋。


“耶律大人神医们想说就说嘛。俗话说得好‘不吐不为快!”


“费什么话!还不快点运气闭住全身要穴!”不快的神色迅速从嚼舌头的人的脸上闪去。


青衣正要张口百荷已将一个大串烤羊肉塞进青衣嘴里:“有好吃的也堵不上你的烂嘴!”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


“天和。近日来诸葛先生可是操心了。你们要好好给他治治!”大石在说‘治治’时故意落音很重。


“主公。还是请喜来乐吧。青衣哪里更需要天和!”


“没规矩的东西!青衣是你叫的。”


酸楚冲破苦笑。


“先生,你最近肝火太旺,我给你开点泻火的药。”


“来乐。”诸葛敏稍微一下停顿“我牙疼的遭球不住,有没有见效快的!”


喜来乐仔细观察了一下诸葛敏见他面红目赤心情烦躁、肌肤裸露处疖肿四起,咳嗽起来痰质发白。不由得清泪夺目不住的哀声叹气。


“喜大夫。我牙疼死了。不行你给我拔了吧。”


喜来乐轻轻挽起袖子先用力在下关穴(上牙痛)上用拇指揉动接着在颊车穴(下牙痛)上轻卡,最后在二穴同侧的合谷穴(上下牙痛)上以拇指发真气力按压穴位并略揉动。一边疗伤一边轻问‘如何?’


“德福(吴军饰演)德福!你小子死那去了。还不赶紧给诸葛先生取一把新大蒜捣乱,温热后给敷在疼点上(可以治疗牙髓炎、牙周炎和牙痛等症状)。还有再弄点莲子,猪肝(可去肺火),绿豆(去胃火),梨水(去肝火),猪腰(去肾火)把他们混合混合熬成汤(去心火)!”


德福答应一声嘴里嘟囔着去了。


“德福你小子千万别让你师娘给弄坏了。一定要把赛老板赛西施给请到。她(沈傲君饰演)不到可不要开火。”


“德福告诉赛老板。这次是耶律大石请客。一定要做出手艺别让巴蜀的人笑话咱。”


“喜来乐,搞什么搞?你的金针都扎在我的肉里了。”


诸葛敏大叫着捂着流血的腮帮,愤怒着望着拈着八字胡须在哪里慢慢回味的喜来乐。


“哎呦对不住您哪诸葛大人。”喜来乐从怀里取出一个小锦盒一层层打开最后一个类似珍珠的东西在皎月下发着轻柔的光。


“来,把他含住!”诸葛敏轻轻转过身去双目凝望着耶律大石。


是期待还是希望。


想必会见分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