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架老板跳楼逃生恰遇路过警车获救

三米之内 收藏 0 97

6月4日凌晨约1点,荣昌体育场附近一小区,一男子从窗台纵身跳到二楼平台,继而又跳到底楼。男子是成都一名被绑架的建筑老板。他一拐一瘸朝灯火通明处狂奔;后边,一名壮汉狂追不止。这时,一辆警车猛然停在男子身旁。


赎金没收到 绑匪要撕票


6月4日凌晨约1点,夜色静寂。荣昌体育场附近小区三楼一出租房内,被绑架的谭波(化名)被令面壁而立。谭波回忆,这已超过绑匪给他妻子约定的最后交赎金的时间,赎金并没按时全额支付。看守潭波的绑匪离开客厅,给同伙打电话。谭波侧耳倾听:“他老婆肯定报了警,我们把他拖出去埋了。”谭波全身颤栗,发疯一般奔向窗户,纵身跳下二楼平台。楼下有人经过,他轻声请求那人报警。


“他看了我一眼,就走开了。”谭波回忆,对方可能以为他是小偷。他又纵身跳到地上。

绑匪发现警车 调头跑了


刚刚落地,看守谭波的壮汉发现谭波逃脱,立即追赶。谭波一拐一瘸,奋力向灯光处奔跑,一边跑一边呼喊救命。


凌晨1点过,荣昌县检察院职侦局副局长罗真禄调查完一件案子,正驾车回检察院继续加班。经过该县体育场附近时,微弱但又声嘶力竭的呼救声传来。


警车调头,驶向呼救声传来的地方。车开出约300米,他看到:一名男子一拐一瘸,向警车跑来。警车猛然停下,车门打开,罗真禄将男子扶上车来。


男子正是谭波。追他的壮汉应是发现了警车,调头离去。谭波坐进警车,惊魂未定:“如果他们追上我,我就死定了。”


获救这天是结婚纪念日


罗真禄驾着警车,立即将谭波送到公安局。而这时,谭波的老婆和成都刑警正赶到荣昌。公安局内,谭波与老婆抱头痛哭。


稍稍平静后,警方询问了谭波的情况。当晚,谭波坐着成都警方的警车,返回成都。成渝警方现已展开联合调查,目前正在追捕犯罪嫌疑人。


据了解,谭波今年30岁,是成都的建筑老板。昨天,他给罗真禄打来感谢电话:“谢谢你,是你救了我。”


谭波的妻子也很感谢罗检察官。她是成都一家公司的白领。她说,6月4日是她与谭波一周年的结婚纪念日。“如果不是检察官相救,我可能再也看不到他。”


被绑者自述


“一定要活着出去,6月5日是妻子的生日”


谭波回忆,6月2日晚约9点,曾与他有过生意往来的一妇女给他打电话,相约在驷马桥谈生意。“我刚到驷马桥的公路边,4名壮汉立即将我抱住。”谭波回忆,那条公路有人经过,他呼救但无人搭理。壮汉将他推向一辆面包车。谭波说,四名壮汉随后将他压倒在座位上,用一件衣服包住他的头。面包车疾驰,一路上有拳头重重落在他身上。


第二天凌晨,他被带进一间出租屋,包住他头的衣服被取下。4名壮汉找来水桶,轮番向他身上泼冷水、殴打他:泼了约20分钟的冷水,再殴打约半个小时。


“随后他们让我给妻子打电话,拿近5万元赎人。”谭波称,女子说谭与她做生意时,拖欠款项,虽然款已还清,但她多次找谭波追债,花了约5万元。


谭妻回忆,绑匪在电话里对她凶恶叫嚷:如不按时将赎金付清,她就等着收尸。4名绑匪约定最后付清赎金的时间是6月3日晚上12点。由于怕绑匪拿到全部赎金后撕票,谭妻陆续给绑匪指定的账户打钱,共打了约一万元。成都刑警锁定谭波被绑到荣昌,与谭妻一起,赶来营救。


谭波说,他坚信妻子会救他:妻子与他感情深厚,两人恋爱时,她是白领,他没工作,她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他。他还说,跳下三楼时,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活着出去,和妻子见面。“6月4日,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6月5日,是她的生日。”


昨天,全身青紫的谭波在成都一家医院作了检查,除多处软组织挫伤,内脏与骨头都未受损。他已将检查结果交给当地警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