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大岛组的覆灭(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翠藤赌场的门被金龙教的弟子们撞破,可还没等金龙教的弟子万里冲击,却从里面一下子冲出了四十多人,显然大岛组的人已经有了准备。他们个个头缠白布条,手持长刀,嘴里嚎叫着一拥而上。祁明一挥手,前面的金龙教弟子往后疾退,然后向左右两边一闪,他们后面竟是一支由十四人组成的长枪队。长枪队每人手里端着一支三八式步枪。他们分成两排错落而站。祁明一挥手,第一排枪响,紧接着第二排的人上前两步再发射,原来第一排的人原地不动,退出弹壳,将第二枚子弹推上膛,第二颗子弹已处于击发状态。等第二排的人射击后,他们也上前两步,然后开火,然后再原地不动,拉枪栓退弹壳。后排的人照此办理。就这样,这两排人滚动向前,踩着倒地之人的身体,很有秩序地排队走进了赌场。

赌场里凡是能动的人都跑光了。祁明让人把一个受伤倒地的大岛组的打手带到了跟前。这个人腿部受伤,但很是凶悍,嘴里大骂不止。祁明也不理他,拿出一封扔在他的面前说道:“昨天你们应该收到了这样一封警告信。我们今天应该不算是偷袭。现在你把这封信带给你们大岛组在东城的那家叫做“彬山”的赌馆,告诉他们我们明天也是这个时候去。我们要端掉你们大岛组在神户所有的档口,直到你们的大岛连山组长上门来给我们真武龙大主教道歉。”

当晚,在大岛组的总部里,大岛连山手里攥着三封信气得直哆嗦。“混蛋,混蛋,混蛋!没有人敢这样侮辱大岛组。没有!从来就没有!你们这群废物,就这样看着对手打上门来?一点都不会反抗?”大岛组长对着跪在他面前的几个人大声吼叫着。他们是那两间被灭赌场幸存的高级头目,以及“彬山”赌场的老板彬山信宏。

“大哥息怒。在这两次袭击中,金龙教的人都使用了枪支。特别是对翠藤赌场的袭击,他们竟然组织了十几人的长枪队。咱们也经历过不少大战阵,可是从没有见过这样明目张胆地大规模使用军队的制式武器来进行江湖上的争斗。”一个军师模样的人在一旁劝慰着大岛连山。

“那我们也可以这样作战呀。我们又不是买不起军火。”大岛连山依然是气呼呼的。

“绝对不可以。一是我们时间来不及。二是如果我们也这样干了,势必会引起政府的注意。我们早已经被政府定性为‘暴力团体’,现在可不能再自找麻烦了,那样大岛组马上就会灭亡。”那个军师担忧地说道。

“那就奇怪了,金龙教难道就不怕政府出面吗?”大岛连山不愧是组织里的老大,现在他已经冷静下来,皱着眉头思索着。

“报告大哥,我在东京有个表哥,他就在金龙教樱花夜总会的一个门市里做事,而且还是一个主管。我听他说,好象金龙教在东京有一个金龙私人会所,那里面有很多会员是政府的官员。不过他也只是听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个跪在地上的人说话了。他是菊花赌场的财务主管,是菊花赌场幸存下来的最高级别的头目。

大岛连山一听这话,迈步上前揪住这个人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说道:“这么重要的情报你为何早不报告?”说完啪地抽了他一个响亮地耳光。被打的那个头目赶快一鞠躬,立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如果秋田刚才说的是真的,那说明这个金龙教后面有政府的背景。所以才敢这样胆大妄为。看来我们必须要小心了。”那个军师模样的人再次说话了。

“那可就麻烦了,如果这样下去我们会永无宁日的。”大岛连山不安地说道。

屋里没有人再说话。正在这时,外面一阵骚乱。不时还传出几声枪响。一个大岛组的组员闯了进来,慌张地说道:“大哥,金龙教的人突然杀进来了。外面的兄弟们已经抵挡不住了。大哥你们快跑吧!”

“坏了,我们上当了。金龙教的真正目标是我们总部。保护大哥快撤!”这个军师反应可真快,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可是一切都晚了,金龙教的三十多人已经将这座房子团团围住。

以大岛连山为首的八个大岛组的高级干部被带到了我的面前。此时我就坐在大岛组总部会议室里大岛连山的位子上。为了装成日本人,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盘腿席地而坐的姿势,虽然很是不舒服。这几个人全部带着手铐,除了大岛连山外,一个个垂头丧气。“怎么样?大岛组长。你今天落在了我的手中还有什么话说?”

“卑鄙!你竟有这种手段,真是卑鄙无耻!”大岛连山昂着头使劲儿对我叫骂着。

“中国的《孙子兵法》有一句话叫做‘兵不厌诈’。你自己上了当怎么能说我卑鄙呢。你是个赌徒,应该知道在江湖中闯荡就是在拿性命下赌注。难道你真在乎我用什么手段打败你么?”我向大岛连山问道。

大岛连山低下了头不再说话。看来他也赞同我的这个观点。“大岛组长愿意加入我们金龙教么?那样的话我可以绕你性命。”我问道。其实我问他这句话实心里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我落在你手里没什么话说,但是请你不要侮辱我。”大岛连山的气势竟然一点没被减弱。

我对他点了点头。这才是一个老大应该说的话。我让人把他带到后面,由他自己选择上路的方式,并吩咐金龙教的弟子尽量满足大岛连山临走之前的要求。安排完大岛连山的事,我又转向了那群大岛组的高级干部。我一直在注意那个军师一样的人。据我所知,他叫武藤信月,在大岛组里的身份是副组长,是个足智多谋的人。“武藤先生,您能够加入我们金龙教吗?”我问道。他笑着摇了摇头,竟然没有一丝恐惧。武藤信月很文静,一看就是一个读书人。“武藤先生,我是很有诚意的。我对你们大岛组内部的人了解得很清楚。我很敬佩您的为人。我希望您能够仔细考虑我的邀请。”我命人将武藤信月带下去,好好照顾。据我所掌握的情报,武藤信月在大岛组的口碑很好,而且他还是个很有头脑的人。我希望能得到这个人才。剩下的六个人也都是大岛组的首脑人物。我对他们也进行了招降。结果只有两个人答应加入金龙教。看得出,大岛组的上层干部对组织很是忠心的。即便是那两个答应加入金龙教的人也并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受其他人的委托,想看一看到底金龙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为什么就这样能够轻易灭掉大岛组。他们日本人有时候也很有意思。这几个人就当着我们的面“选举”出了两个归顺的人,并嘱咐他们一定要继承大岛组的精神。然后那四个人希望我提出希望能够陪着他们的大岛组长一起上路。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让人把他们都带到后面,与大岛连山会合。

归顺的两个人一个是财务主管村山雨,一个是人事主管白水秀行。有了他们的加入,金龙教就可以比较轻松地接管大岛组的一切产业。我当场将那个人事主管白水秀行提升为金龙教神户分部的副主教。协助从名古屋分部调来的金龙主教丰田全行管理神户分部。那个财务主管村山雨则被我调到总部,协助总部接收大岛组在日本的所有资产。

金龙教通过对篭寅组资产的处理,在这方面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这次我决心不能象对待篭寅组那样只接收了整个帮会中很小的一部分资产,我要尽力将大岛组的所有资产都接收过来。不过,大岛组的势力太大了,全国各地分部林立。肯定有很多分部不服。看来尽快将武藤信月收服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途径。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我来到了关押武藤信月的房间。这个房间本来就是武藤信月的卧室。房间里的布置和一般日本人的不同,屋里有好几个书柜,一张矮桌上也堆满了书。我看了看这些书,里面竟然有不少中文书籍,其中一本《孙子兵法》赫然在目。

“看来武藤先生很爱读书呀。”我先打破了沉默。

“那又有何用,不是还成了你的阶下囚吗?”武藤信月落寞地说道。

“先生喜欢读中国的典籍,那么汉语应该很好了?”我用中文对他说道。

武藤信月没想到我会说中文,略一吃惊后,用流利的汉语答道:“我小时候随父亲在中国呆了六年。”

“那先生可曾听过中国有这样一句话,‘不以成败论英雄’?我看先生对中国的兵法很感兴趣。咱们就从兵法的角度来分析大岛组被我金龙教战胜的原因。不知先生有兴趣么?”我很诚恳地说道。

“愿闻高论。”武藤信月恭谦地说道。看来很多读书人一提到他感兴趣的学问,态度马上就会有所转变。这也是很多知识分子的传统优点,国内外都一样。

我拿出了那本《孙子兵法》说道:“孙子曰‘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己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你们就败在这个最基本的原则上。我高调攻击你们的各个赌场,使你们根本没想到我的目标是你们总部。你们不了解我的作战意图,而我对你们的一切行踪却一清二楚。所以你们败了。对么?”

武藤信月低头沉思了半晌,突然伏地说道:“武藤受教了。武藤愿归顺,并拜先生为师,请收下弟子。”

我一把拉起了他说道:“多谢武藤君的厚爱。咱们今后可以共同探讨学问,以友相待。”

武藤信月加入金龙教后,我马上成立了一个资产接收小组,武藤信月任组长,天龙浩和村山雨任副组长,全面接收大岛组的资产。

古屋的事还没处理完,川岛芳子就给我送来一份情报。日军加大了对热河地区反日武装的围剿,那里形势费城危急。看来我必须要抓紧工作,然后尽快返回中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