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在抗日中坚持斗争的法宝: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ZT]

鹿鸣思草 收藏 36 1509
导读:[size=10][size=10]近日来在铁血与数人争论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战略问题。在争论中感到,许多人其实并不理解共产党为什么能在敌后战场坚持斗争并且发展壮大。因为这是用正规战理论无法解释的。那么在发展壮大的事实面前,既然正规战理论无法解释,那么就容易相信所谓的共产党游而不击,以及什么一分抗日,七分发展之类的话。虽然有很多人对此作了驳斥,但只是用反证说明了这些说法的不可信,而没有从正面上回答为什么中共能坚持斗争发展壮大。 理论并不一定有用,仅有理论是无法打到敌人的,但在正确理论指导下的行为却具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日来在铁血与数人争论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战略问题。在争论中感到,许多人其实并不理解共产党为什么能在敌后战场坚持斗争并且发展壮大。因为这是用正规战理论无法解释的。那么在发展壮大的事实面前,既然正规战理论无法解释,那么就容易相信所谓的共产党游而不击,以及什么一分抗日,七分发展之类的话。虽然有很多人对此作了驳斥,但只是用反证说明了这些说法的不可信,而没有从正面上回答为什么中共能坚持斗争发展壮大。


理论并不一定有用,仅有理论是无法打到敌人的,但在正确理论指导下的行为却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即使遇到挫折,也会最终达到胜利的彼岸。毛的这篇《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正是解决了共产党在敌后如何发展壮大,如何发动人民的正确理论。有了正确理论的指导,敌后人民的抗日斗争如火如荼的开展了。此后,毛又写的《论持久战》,把目光从敌后战场转向了全国战场,并对此作出了正确理论分析和指导。


世界战争史五千年,其中产生的军事著作浩若繁衍星,但有十部公认的最伟大的军事著作,中国有两部,《孙子兵法》和《论持久战》。论持久战争 为什么能入选?因为它回答了弱小的我对强大的敌人的正确的斗争策略。把游击战从战役、战术的辅助作用上升为战略作用,开创了以游击战打败敌人的先河。毛不仅提出了这一理论,而且还成功实践了这一理论。


当然,毛也并不忽视正规战的作用。如在战略反攻阶段,我积蓄了足够力量之后还是要打正规战的。我的理解是,毛的理论其实是说,在无力量与强大之敌打正规战时,我如何发展并积蓄力量以图与敌人正规作战。


国民党军队是正规军,其实在打法可以借鉴游击战的打法,打运动战。可惜,蒋虽说很推崇论持久战,也曾说要打持久战,但具体打法上却是打阵地战。这一战法有利于发挥敌之长处而暴露我之弱处。蒋也曾想在敌后打游击战,但失败了。失败的原因不是战法问题,而是不能与老百姓打成一片,没有坚强的战斗意志。


这个东西是我在网上找的。题目换了一个吸引眼球的题目,内容一字未动。本来手头有一本《毛泽东军事思想发展史》,因为没有电子版,太长所以没有手打而偷懒找了一篇。不过内容都是差不多的。转的帖子中有一些纯粹宣传性的话,看得不舒服可以无视了。不希望因此引起争论。


原文有些长,有些理论性,易读性不强,大家耐心看。




全国抗日战争开始后,中国共产党内和党外都有一些人轻视游击战争,对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地位和作用缺乏正确的认识,把抗战胜利的希望寄托在国民党军队的正规战争上。同时,国内还有一些人存在着“亡国论”和“速胜论”的错误观点。在国民党内,抗战前就有人说“中国武器不如人,战必败”,抗战开始后又有人叫嚷“再战必亡”。由于国民党当局推行片面的抗战路线和消极防御的战略方针造成战争失利,因而在国内一部分人民中也产生了悲观情绪。而国民党内另一部分人,则鼓吹“速胜论”,幻想依赖外援迅速结束战争,认为“只要打三个月,国际局势一定变化,苏联一定出兵,战争就可解决”;台儿庄战役胜利后,认为徐州会成是“准决战”,“是敌人的最后挣扎”。此外,共产党内也有人过高地估计中国的力量,过低地估计日本的力量,存在着轻敌思想。


为了阐明中共关于抗日战争的正确的军事路线、战略方针和作战原则,加深全党全军对抗日游击战争的伟大战略意义及其方针原则的理解,教育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坚定持久抗战的胜利信心,中国共产党的一些领导人先后发表了许多文章和讲演。


早在1935年12月,毛泽东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中,就指出“帝国主义还是一个严重的力量,革命力量的不平衡状态是一个严重的缺点,要打倒敌人必须准备作持久战”。1936年7月16日,毛泽东在同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中指出:日本在中国抗战的长期消耗下,它的经济行将崩溃;在无数战争的消磨中,它的士气行将颓靡。结果是日本必败,中国必胜。然而中国军队要胜利必须在广阔的战场上进行高度的运动战,同时还要在农民中组织很多的游击队,发挥中国农民巨大的潜力,只要组织和指挥得当,能使日本军队一天忙碌二十四小时,使之疲于奔命。全国抗战爆发后,朱德于7月15日在《实行对日抗战》一文中指出:抗战“将是一个持久的艰苦的抗战”。23日,毛泽东在《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一文中指出:“确定游击战争担负战略任务的一个方面,使游击战争和正规战争配合起来。”9月18日,张闻天撰写了《论抗日民族革命战争的持久性》一文,对中国抗战的持久性及战争特点作了具体分析。10月16日和11月15日,刘少奇先后发表《抗日游击战争中的若干基本问题》和《独立自主地领导华北抗日游击战争》的文章,指出:“游击战争将成为华北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主要斗争方式”,“目前我党在华北就是要进一步独立自主地去领导游击战争”,并“准备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和日寇作长期的艰苦斗争,争取游击战争胜利的前途。”11月16日,周恩来发表《目前抗战危机与坚持华北抗战的任务》的演讲,具体分析了坚持华北持久抗战的可能性,指出“它的持久战,将影响和推动着全国抗战的开展。”又说:“这个抗战的性质,在极困难的时候,将成为以游击战争为主体,来坚持华北抗战。”1938年,朱德发表《论抗日游击战争》的军事论著。他说:抗日游击战争就是“大众战、民兵战”,“是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领土这一历史条件之下产生出来的”,“是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同胞为了救死求生而采取的一种最高、最广泛的斗争方式。”


毛泽东依据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基本原理,结合中国抗日战争的实际,并集中全党的智慧,于1938年5月发表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的重要军事论著,紧接着又于5月下旬至6月上旬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发表《论持久战》的重要讲演。他科学地分析了抗战以来的战争进程,全面系统地总结了10个月来的抗战经验,驳斥了各种错误思想和观点,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阐明了抗日战争的性质、特点、发展规律和胜利前途以及游击战争的战略地位。


毛泽东着眼战争的全局,从战略的高度深入考察抗日游击战争。他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指出:中国是一个处于进步时代的大而弱的国家,而日本是一个小而强的野蛮的帝国主义国家。在这样情况下,敌人占地甚广和战争的长期性发生了。但日本是小国,兵力不足,必然在其占领区中有许多空虚地方,因此游击战争就主要地不是在内线、在战役战斗上配合正规军作战,而是在外线即在敌后单独作战,在战略上配合正面友军的正规战。并且由于有共产党坚强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和广大群众的广泛参加,因而游击战争就不是小规模的,而是大规模的,于是战略防御和进攻一整套的东西发生了。由于战争的长期性和残酷性,于是根据地问题和向运动战发展等问题也发生了。这些情况决定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地位,“于是中国抗日的游击战争,就从战术范围跑了出来向战略敲门,要求把游击战争的问题放在战略的观点上加以考察。”这是毛泽东以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和战争的实践经验为依据提出的科学创见。在此基础上,毛泽东进一步阐述了在抗日游击战争中主动地、灵活地、有计划地执行防御战中的进攻战,持久战中的速决战和内线作战中的外线作战,以及与正规战争相配合、建立根据地、战略防御和战略进攻、向运动战发展、正确的指挥关系等一系列具体战略问题,并指出,“这六项,是全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纲领,是达到保存和发展自己,消灭和驱逐敌人,配合正规战争,争取最后胜利的必要途径。”毛泽东关于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的科学论述,对统一和提高全党全军对抗日游击战争战略地位的认识,促进抗日游击战争的迅猛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毛泽东从实际出发,客观地、全面地考察了抗日战争的发生和发展。他在《论持久战》中指出,“中日战争不是任何别的战争,乃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和帝国主义的日本之间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进行的一个决死的战争。”战争双方存在着相互矛盾的基本特点:日本是一个帝国主义强国,其军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是强的,但其国小,人力、物力、财力不足,加之战争的非正义性、野蛮性,必然失道寡助。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弱国,但处于进步时代,有共产党及其军队为团结抗战的核心,加之地大物博、人多兵多,以及战争的正义性,必然能唤起全民族同仇敌忾,得到国际上的援助。这些特点,规定了抗日战争是持久战,最后胜利是中国的。毛泽东批驳了“亡国论”和“速胜论”。他指出:“亡国论”者只看到敌强我弱的不利方面,而看不到其他的有利方面,“速胜论”者只看到有利方面,不承认敌强我弱这一特点。他们都是战争问题上的唯心论和机械论者。


根据对敌我双方存在的相互矛盾着的各种因素,以及对这些因素在战争进程中的发展变化的深入研究和分析,毛泽东科学地预见到持久抗战将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是敌之战略进攻、我之战略防御阶段;第二是敌之战略保守、我之准备反攻,即战略相持阶段;第三是我之战略反攻、敌之战略退却阶段。为着坚定地有目的地进行持久战的战略指导,毛泽东为这三个阶段描画了一个轮廓。在敌之战略进攻和我之战略防御阶段中,日军挟其军事优势大举进攻,占领中国的许多大城市和交通线,扩大其领土、人口和资源;同时,由于日军兵力不足,中国的游击战争乘着敌后空虚将有一个普遍的发展。中国虽有颇大的损失,但也有颇大的进步,这种进步就成为第二阶段继续抗战的主要基础。


毛泽东着重地分析了争取战略相持阶段到来的条件以及相持阶段敌我斗争的形势,指出:第一阶段末尾,由于敌之兵力不足和我之坚强抵抗,敌人将不得不决定在一定限度上的战略进攻终点,到达此终点以后,即停止其战略进攻,转入保守占领地的阶段。这时敌虽在其占领的大城市和交通要道中取战略守势,但敌强我弱的形势仍未发生根本转变,所以中国尚难举行战略反攻。相持阶段的时间将是相当长的,战争将是残酷的,中国将会遇到严重的破坏,但游击战争能够胜利。这个阶段是整个战争的过渡阶段,是敌强我弱形势转变的枢纽。中国是变为独立国,还是沦为殖民地,不决定于第一阶段大城市之是否丧失,而决定于第二阶段全民族努力的程度。中国如能坚持抗战,坚持统一战线和坚持持久战,将在此阶段中获得转弱力强的力量,从而完成战略反攻的准备。


毛泽东在分析战略反攻阶段时指出,收复失地,主要地依靠中国自己不断增长的力量,同时还须依靠国际力量和敌国内部变化的援助。根据中国政治经济不平衡状态,战略反攻在其前一时期将不是全国整齐划一的姿态,而是带地域性的此起彼落的姿态。同时,他还断言:“长期而又广大的抗日战争,是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大牙交错的战争,这是战争史上的奇观”。抗日战争的实际发展完全证实了他的科学预见。认识战争发展规律的一个根本目的,在于能动地、正确地指导战争,赢得战争的最后胜利。毛泽东在论证了中国抗战为什么是持久战和持久战三阶段的发展规律,以及为什么最后胜利是属于中国的之后,进一步阐明了如何进行持久战和如何发挥自觉的能动性以争取战争最后胜利等问题。


首先,他正确地阐明了战争与政治的关系,指出抗日战争是全民族的解放战争,它的胜利离不开“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建立自由平等的新中国”的政治目的,离不开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总方针,离不开普遍深入的全国人民的总动员。只要“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


其次,毛泽东进一步探讨了实行持久战总方针所应采取的具体作战方针与原则。指出:在战略上是内线的持久的防御战,在战役战斗上必须实行外线的速决的进攻战,变战略上的劣势、被动的不利态势为战役战斗的优势、主动的有利态势;而实行外线的速决的进攻战作战方针,又必须发挥组织指挥上的主动性、灵活性和计划性。在作战形式上,要善于根据战争发展的不同阶段,正确地运用运动战、游击战和阵地战三种不同形式。


就全国抗战的三个阶段来说,战略防御和反攻两个阶段是以运动战为主、以游击战与阵地战为辅,而战略相持阶段则以游击战为主,运动战与阵地战为辅。在整个战争中,正规战是主要的,游击战是辅助的,说的是解决战争的命运,主要依靠正规战,尤其是运动战,但这不是说游击战在抗日战争中的战略地位不重要。


游击战在整个抗日战争中的战略地位,仅仅次于运动战,其战略作用一是辅助正规战,一是把自己也变成正规战,即向运动战发展。同时,毛泽东还进一步明确我军的方针是“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此外,他还正确地解决了消耗战与歼灭战的关系以及决战等问题。指出,抗日战争的正确要求应该是尽可能的歼灭战,用战役的歼灭战达到战略的消耗战之目的。中国之所以能够进行持久战,以歼灭达到消耗是主要的手段。


他还根据日军在10个月侵略战争中所犯指挥方面的错误,指出乘敌之隙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在抗日战争的决战问题上,毛泽东提出“执行有利决战,避免不利决战”的原则,指出,一切有把握的战役和战斗应坚决地进行决战,一切无把握的战役和战斗应避免决战,赌国家命运的战略决战应根本避免。


最后,毛泽东进一步突出地阐明了人民战争的思想,正确地解决了人与武器的关系问题。他指出:“兵民是胜利之本”,“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力量对比不但是军力和经济力的对比,而且是人力和人心的对比。军力和经济力是要人去掌握的”;“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有力地驳斥了“亡国论”和“速胜论”及其在战争问题上的认识论根源——唯心论和机械论;进一步坚定了全国人民持久抗战的胜利信心,为夺取杭战胜利指明了正确方向和具体道路。


《论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解决战争问题的光辉典范,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军事科学和哲学思想的丰富与发展。它从思想上、理论上武装了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对统一和提高游击战争的战略地位的认识,对全国坚持持久抗战,对夺取抗战最后胜利有着极大的动员和指导作用。

本文内容于 2009-6-7 0:54:23 被鹿鸣思草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