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车来了!

那是在外地读书的第一个学年,因为一直读书(高中、初中)都是在家里食宿,父母亲从来也就不担心我的种种生活问题,可这次要出远门到外地读书,母亲可是放心不下,左嘱咐来右唠叨,应该说当时还是存有逆反心理的我则巴不得早点逃脱,父亲也看得出来我的心理,本不打算送我的,可还是碍于母亲的强烈要求,只好送我去外地上学。

到了学校,父亲很坦然的和我这个准男人谈着以后的生活,还嘱咐我买一个BB机(我们那个时候还手机还是稀罕玩意),以便于家里多多联系,当然我也知道这肯定是母亲的主意,也就没有在口头上反对。在我安顿好自己的报名住寝等等相关的事情后,父亲没有说什么,和我一起吃了个晚饭就回去了,本要留他,可他说还有事得走了,我只是在想,这或许是父亲给我成为生活自主男人的机会,也就没有强求,反是心中的窃喜。

终于算是自由了,一个寝室里的6个小伙子,心理都差不多,经历了高中的三年磨难,到临行前的父母嘱托,都差不多是大同小异,心理上的高度一致使得我们很快融入到了这个我们共同的空间中,我们挥霍着压抑长久的激情高亢,家的概念在当时我们的心中已然到了九霄之外,上课抢座,下课打球,晚上溜出去上网···生活在如此的有条不紊中度过着。当然也会有同寝室的战友有桃花的来临,我们会充当一下某某角色以便成就战友的成功指数。

大约一个月以后的样子,同寝室的一个战友带来了一个美貌的姑娘,和我们大家见面,我们除了羡慕之外,甚至于有些许的嫉妒,在落后和数数落单后的个别战友开始了他们的爱情企划。记得那天我们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值得纪念,或许是相识一个月的纪念(不是很记得了),我们在一个周末的晚上,相邀去到了学校外的大排档喝酒,男人还是男孩,我们自己也无法定位,就是男性的血气方刚,在小酌白酒后,还是豪饮啤酒痛快(本想找找男人的真正味道可白酒太烈喝不了),酒是好东西让我们有了胆量和更多的激情,酒也不是好东西,同桌大浩子掳了掳我的胳膊,指我看旁边一桌的MM,醉眼迷离,不是很清楚,但当时的我们有的就是胆量,酒壮英雄胆,一个不错的名词,他和我打赌,他去那桌敬酒然后邀MM一起喝,我也没多想,就听任了他,可他过去没一会,就听到了不悦耳的声音,知道出事了,回头一看,大浩子倒在了地上,这下好啊,看着自己的战友趴在地上,又是酒过三巡后,哪里想那些啊,抄起家伙就上去了,原来是那桌也有男同胞只是我们没瞧见啊,噼里啪啦一阵过后,对方的三男的怎么是我们5个的对手啊,自然是倒了地了,这时只听到,一个尖刻的女声在高叫着,在我的记忆里像是粉笔划在玻璃上的刺耳声,“兄弟们,闪人啊!”不知道是哪位反应快,喊了一句,撒下手上的家伙就跑,混乱的身后,好像听到了警车的鸣笛,可啥也不多想,就是撒开步子的疯跑,不敢回学校,就去了那个使得我们羡慕嫉妒而激发我们无端激情的情种的出租屋,他一人在,看着我们的样子,开始时惊异,后面就是帮我们“打点”,打水给我们洗,把衣服拿给我们换,拿药油给我们搽···细致的男生,我们算是知道为什么他会如此快的找到相伴的人了。但“顽皮”的我们还是不想放过他,把他按倒在床上,实施我们寝室的家法---堆人,然后就是相互对望,相互间戳对方的伤疤,畅快淋漓的大笑···

带着鼻青脸肿,遮羞的回到学校,生怕被人看到,生怕遇到···,可还没等想到他的样子他就已经出现了,一进寝室,班主任就在里面坐着呢,“你们几个小子跑哪里去了啊?到处找你们的人不到。”

他细致看了一下我们,用手指指着我们的磕磕疤疤,“你们这是···?”

“没什么,昨天打球的时候不小心啊,摔的,摔的···”鸭子反应快接上了话。

“你们兄弟几个倒是也齐心啊,摔跤都是同时同点啊···”

我们完全听出了他的讽刺,可是什么办法啊,他是老师,我们就只好老实了,再没人接他的话了。

这时候一个宿舍楼的管理员跑上来,很是神秘的,请班主任出到门外,低声的嘀咕着什么。我们偷看偷听着,知道事情可能已经东窗事发了,相互间都有默契的看了看对方,似乎是种鼓励的眼神,没有多言,心里都是一样,“谁被逮到谁就扛呗!”过了会,班主任进来了,“XX,你和我到教务办公室去一趟?”我灰溜溜的跟在了班主任的身后,很无奈的回头看了看其他的“同志”,多少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意思啊,但我也知道,在他们那些家伙的心里有种莫名的喜悦就藏在他们无表情的脸后面,因为我刚随班主任下了楼就听到了庆幸的尖叫。

下了楼,一看一辆警车停在了宿舍楼的门口,傻了,我真的有些傻眼了,没这么严重吧,想跑是来不及了,迎面上来了两名民警同志,年纪不大,想是学长的样子,可忐忑的心细致的打量,的确是民警同志,没有错啊。楼上刚庆幸过的战友们透过窗户,看到我被民警领着,也立马冲下了楼,班主任拦住了他们,“干什么啊,没你们什么事,回去吧!”战友有些不舍,或许是不安,频频回头的看我上了车。班主任又开了话匣子,“不管犯了什么事,好好的配合警察同志啊•••”嘱咐着我。

还好两名警察没给我上手铐,算是不错了,驻足的同学也越来越多了,又种想钻地缝的冲动,看着离去的战友,知道他们的情意,心里落定事情就自己扛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啊。跟着年轻的民警上了车,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我的心也一惊,车慢慢的发动了,离开了宿舍楼前的道路,心里在打鼓,打量着车里的一切,看看没有表情的身边的两位,又看了看前排的两人,不敢说话,就在沉静之中,等待目的地的到达。

车出了校门,无奈的我静静的坐着,想想的确很多不应该,有些后悔了,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做错事自然要受惩罚,认了啊,或许就是成为男人的痛苦经过吧。在这时一个粗犷的男中音打断了车上的沉寂,“XX,认识我吗?”那个中年男人回头看了看我,我很是奇怪的看着他,他若有所思的接着说,“那是,那你可能不认识我。”我默想着,“当然啊,我在这地方怎么认识警察啊,家里除了社区的户籍警,我可和警察少交到啊。”中年男人看到我漠然的表情说,“忘了介绍了,我是你父亲的老战友,我姓陈,你可以叫我陈叔,是你父亲上次送你来时告诉我说你在这里上学的,要我有时间来看看你,昨天还来了个电话,说你小子来了就没给家里联系过,让我过来帮忙看看你小子,可我在少管所的事情也比较多就一直没时间看你,今天刚好路过就来看看你小子啊,记得上次看到你时,你还在你妈的怀里呢,一转眼就这么大了啊。”中年男人笑了,我的心也落了地,原来是这样啊。

“你小子在学校里过的还好吧,没干什么坏事吧,看把你们班主任和同学紧张的样子,让我都不知道是怎么了一样。你小子脸上的疤是怎么回事啊?”

“没有,打球的时候磕到的,没啥事,陈叔,谢谢你啊。”我定了定神。

“年轻人就是这个样子啊,记得和你父亲一起当兵的时候我们也喜欢打球啊,也常是•••”陈叔很回味的说着。

“陈叔,我们现在去哪里啊?”我叉开话题接话道。

“到我家里去吃个便饭啊,你陈婶你还没见过吧•••”

一路寒暄,旁坐的两名年轻的警察也开了话腔,“领导都没和我们说是什么事,就要我们和他一起来这找你,原来是这样啊,还以为是办案子呢,没敢多问•••”

“听他爸说,这小子很是调皮的,怕这小子跑了,我就当办案了。”陈叔笑着说着这话。

••••••

晚饭后,陈叔开着车又把我送回了学校。可回到寝室里一个人也没见到,没过多久,几个家伙就垂头丧气的回来了,看到我很关怀的问东问西,我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和他们讲了,这下可好,一阵叹气声,“早知道是这样,我们去自什么首啊!完了,完了,全完了。都怪你小子,还以为你小子被逮去了呢,要不是你小子,你小子要好好补偿我们才行,连情种都被我们拉下水了,一起好好补偿我们。”说着说着,一群家伙把我扑倒在床上,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投降,我投降了!你们爱咋咋滴吧!”我求饶道。

翻起身,我们又是那样的坐着,那样对望着,那样傻傻的笑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根据法律的规定及《警察法》的相应条款,警员在工作中可以就相应的情况进行询问等,因此给予合理的解释其实很重要,双方互相理解,毕竟个人的安全与社会的稳定都是息息相关的,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人,所以说:理解万岁!!!

青涩的学生时代永远怀念


没好的回忆,值得我们一生都把她放在心里

 以下是引用王老兵 在第35楼的发言:
读书时没跟警察正面交锋过,不过却几进校长办公室。。。校长是个烟鬼,趁他不在正好解决犯烟瘾的问题。

回味学生时代啊 记忆!

读书时没跟警察正面交锋过,不过却几进校长办公室。。。校长是个烟鬼,趁他不在正好解决犯烟瘾的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