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80

過山風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URL] 080 黑地滋马上和信鸽一起把神像的带有许多金属杆的那头插进了祭坛中央的小洞里。 “我说黑地滋,”罗曼客一边穿着他的上衣一边说道,“你是怎么让那些金属杆缩回去的!?” “利用温度的变化!”黑地滋说,”在我挖神像的时候,我发现地表以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


080



黑地滋马上和信鸽一起把神像的带有许多金属杆的那头插进了祭坛中央的小洞里。


“我说黑地滋,”罗曼客一边穿着他的上衣一边说道,“你是怎么让那些金属杆缩回去的!?”


“利用温度的变化!”黑地滋说,”在我挖神像的时候,我发现地表以下的温度比地面的空气温度低一些!而当我把它挖出来以后,相对于它在地下的环境而言,只有温度和湿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因为祭坛上的这个洞里的湿度并不高,温度却比地面低一些,所以我暂时排除了湿度的因素!至于我把神像放在那个洞口,再用衣服盖住它,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利用从洞里冒出的冷空气,创造一个能让温度变得越来越低的小环境!”


“是这样!”罗曼客道,“听起来也没什么!”


“是的,罗曼客!”黑地滋道,“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需要很高的智慧!”


这时,祭坛的小洞下面传来咣当一声。众人往那一瞧,发现“神像”露在地面上那一头的两根金属杆又伸了出来。


“哦,慢着……”罗曼客看到了希望,显得异常兴奋。“我说,我们快要成功了!那么,我们的敌人会怎么想呢!?”他语无伦次地说道,“我们……我们应该……”


“我们应该准备撤退,罗曼客!”爱瑞斯打断了罗曼客的话,“我们的敌人并没有加快速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这里交给您了,爱瑞斯!”黑地滋指着“神像”,“我知道这是您擅长的!先试试逆时针!”


爱瑞斯走到“神像”跟前,弯下腰,双手握住位于它上方的两根金属杆,开始逆时针转动起来。随着一声声嘎嘎的声音,“神像”慢慢地转动着。


“秦三爷,要开了!”孔英文兴奋地说,“看样是个大宝藏!”


“嘘!别乱讲话!”秦保军道,“继续隐忍!”


佐愉民听了秦保军的指示,隐隐地感觉到秦保军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神像转了一百八十度,下面传出轰隆一声。与此同时,爱瑞斯握着的那两根金属杆一下子缩回了“神像”中。还没等爱瑞斯反应过来,整个神像轰的一声沉到了地下,正好填平了祭坛中央的地面。祭坛随即开始在隆隆的巨响声中不停地颤动起来。


“离开祭坛!!”爱瑞斯一面朝祭坛边缘跑去,一面大声喊道,“快点!!”


大家跳下祭坛,藏进附近的树林里,眼看着祭坛慢慢地沉入地下。祭坛全部沉入地下之后,声音依旧不止。又过了大约一分钟,隆隆的巨响才突然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负责祭坛四周警戒的墨镜他们也赶来了。


“怎么回事!?”墨镜对信鸽说,“祭坛怎么没了!?”


“祭坛……”信鸽还没回过神来,“祭坛沉下去了……”


墨镜:“啊!?”


罗漫客:“宝藏一定就在下面!还等什么!?我们下去!”


风无畏:“罗漫客先生,不要轻举妄动!”


佐愉民:“秦三爷!!机会来了!!大秦要崛起了!!”


秦保军:“住口!你傻吗!?”


“听我说!”爱瑞斯喊道,“敌人还在逼近,我们不能混乱!负责警戒的人回到自己的位置!黑地滋,信鸽,你们两个跟我到祭坛那去!让我们看看下面有什么!”


爱瑞斯他们三个来到祭坛沉入的那个冒着森森寒气的大坑旁边,借助夜视仪朝下面望去。坑下太暗,他们只得打开夜视仪上的红外线照明灯。借助红外线的照明,他们发现祭坛的地面已经沉到了地下十米左右的深处。那尊“神像”的上半部分又升到了祭坛表面之上,它上面的金属杆已经缩了回去。


“我下去侦查!你们两个掩护我!”黑地滋从背包里取出降绳,把其中一头递给爱瑞斯,“把它缠到树干上!”


爱瑞斯攥着绳头,走向距离最近的一颗大树。


“我也下去!”信鸽对黑地滋说,“待会咱俩一块把神像抬上来!”


“不行,信鸽!”黑地滋戴上防毒面具,“我一个人行动会更安全!”


降绳固定好以后,黑地滋在信鸽和爱瑞斯的掩护下顺着绳子降了下去。到了坑底,他双手握着绳子,用左脚在祭坛表面上踏了一脚,感觉很塌实,才将双脚着地。着地之后,他马上拔出手枪,瞄向四周唯一的一条通道。即使借助红外线照明灯,他也看不到通道的尽头。通道里隐隐传来水流的声音。


“这没有人!”黑地滋对着耳麦说道,“这里只有一条通道!我听到水流的声音!我要过去侦查一下!”


“一定要小心!”爱瑞斯对着耳麦讲道,“敌人离这里越来越近了!他们正在对祭坛进行分散包围!我马上把其他人召集过来!必要的时候,我们就到下面避难!”


“到下面去!?”信鸽对爱瑞斯说,“那不是很容易就让他们给堵住了吗!?一旦他们把洞口堵住怎么办!?”


爱瑞斯:“他们不会的!”


信鸽:“你怎么知道!?”


“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信鸽!”爱瑞斯低声答道。


几分钟后,爱瑞斯的耳机里传来黑地滋的声音:“Nightmare!大约一百米远处有个地下湖!湖里流出的水形成了一条地下河流!河水很深!必须乘船才能继续前进!”


爱瑞斯对着耳麦讲道:“有别的路吗!?”


黑地滋:“没有!”


爱瑞斯:“DEATH,马上返回!我们就用附近那艘旧船渡河!”


黑地滋:“好的!”


信鸽:“怎么回事,爱瑞斯先生!?”


“下面有条地下河!必须乘船才能前进!”爱瑞斯说,“信鸽,那艘船还能用吗!?”


“应该能用!”信鸽说,“七、八年以前我还划过呢!”


罗漫客:“噢!这太糟糕了!”


“不,恰恰相反,罗漫客!”爱瑞斯说,“这里只有一艘船!我们可以借此摆脱敌人的追踪!”


这时,坑底再次发出隆隆的巨响。祭坛缓缓地升了上来。黑地滋正站在祭坛中央,他的上衣正盖在“神像”上面。


祭坛停稳之后,爱瑞斯对黑地滋说:“你是怎么让它升上来的!?”


“下面有个开关!”黑地滋说,“只要把它推上去就可以了!”


“事不宜迟!”爱瑞斯说,“黑地滋,罗漫客,佐愉民,我们四个人马上去把那艘船抬到祭坛上去!然后我们乘船渡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