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战区-好的习惯使我没有抱憾终身

好的习惯、使我没有抱憾终身


那是在战区、大概是5月份的时候,一天中午、帐篷内的潮湿和燥热,又一次把我从睡梦中

摇醒,太闷、太热了。早晨天亮了、才从潜伏点回来,本想好好合一合疲倦的双眼,饭也没

吃、穿着泥糊糊的衣服、就一头睡下了,可没想到又是一个大晴天、毒辣辣的太阳、把没遮

没挡的山头烤的焦热,我烦躁的坐起来、揉着发红的双眼、痛苦的叹息着‘老天爷、来点雨

吧!让我痛快的睡一下、哪怕晚上出去的时候、趴在水里、我也不会怪你的’。


再也睡不着了、就撩开帐篷的一角、点了根烟,头昏脑胀的抓过枪、擦拭着上边的泥土,烦

、莫名其妙的烦,班里的兄弟们也都在铺位上、烙饼似的翻来翻去,可并没有谁坐起来,毒

日头真的比雷区还可怕啊。为了清醒一下自己混沌的大脑、开始数子弹


打开保险、拉动枪机、让子弹从里面一颗一颗地跳出来、一直到结束,再一颗一颗的捡起来

、压回弹夹中,再翻转另一侧的弹夹、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直到这一颠一倒的弹夹都装满后

、放到了一边,无意识的拿起枪、冲着地、扣动了扳机,‘咣’的一声响、彻底把我那半闭

半睁的眼皮给掀起来了,什么燥热、烦心统统逃得一干二净了,奶奶地、我忘了出发的时候

、在膛里多加了一颗子弹,噢!天哪,我瞪大了腥红的双眼、朝睡在离我只有两步远的对面

兄弟瞅去,此时他像挨了妈妈一计大耳光的傻孩子一样、手中紧紧攥着枪、眼睛瞪的比铜铃

还大、冲着我说‘班长、咋了’,


看着他还能坐起来、还有意识、还能说话,我的心落地了,低头看我和他铺位之间的地上、

除了一个焦黑的小眼之外、子弹头已钻得没了踪影,旁边的弹壳正张着小嘴、冒着烟、好像

在嘲弄我‘该醒醒啦’、、、

这时我们老排也从帐篷边挤了进来,他那个样子、我至今想起来还觉得好笑,一大裤叉子、

光一大脚丫子、除了手上的那把轻冲比较冷静外、浑身上下跟我对面的兄弟一个样,我怕他

太激动、赶紧对他说‘嘘!老排、走火’,听到这、他才放下了一直端着的双肩说‘都没事

吧’,这才转身去接那早已叫得不耐烦的电话去了,大概是山下问什么情况吧、只听老排说

‘这几个小子闲着没事、放过年剩下的鞭炮呐、而且还从嗓子眼里挤出了几声干笑’,听他

这么一说、我们几个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多年以后、再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心里挺不是个滋味的,如果不是新兵训练时、养成的良

好习惯、恐怕我的生活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那种沉重的心理负担谁也扛不起的,一起出

生入死的兄弟、死或残在你的手里、是难以想像的。分开这么些年了、他们的孩子恐怕也有

当初我们那么大了,这件事也可能早就忘了、因为在那种环境下、谁也不在乎、根本也不当

回事。虽然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过得怎么样、可我只想对他们说、‘想你们了、好兄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