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卷 第二章

张单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砰”,在三十二联队指挥所的堂治须彦听完士兵报告我们成功夺取卢沟桥的桥头堡时后马上一脸的欣然之色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笑道:“做的好,这么快就攻下了卢沟桥的桥头堡,支那军队真是不堪一击,我们皇军果然是天下无敌。” 堂治须彦说完这句话,忽然有三个穿着日本黄色军装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砰”,在三十二联队指挥所的堂治须彦听完士兵报告我们成功夺取卢沟桥的桥头堡时后马上一脸的欣然之色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笑道:“做的好,这么快就攻下了卢沟桥的桥头堡,支那军队真是不堪一击,我们皇军果然是天下无敌。”

堂治须彦说完这句话,忽然有三个穿着日本黄色军装的男人走了进来,为首的男人冷冷道:“我们皇军当然是天下无敌,只是你堂治须彦没有上级的命令就私自进攻卢沟桥,你已经违反了军令你说该当何罪?”

堂治须彦的心一凛,他听出声音明白这个人是谁,他就是自己的上司师团长南川原重,而井田造身后的两个人就是七十二旅团长吉科赤和师团参谋长井田造。

堂治须彦和在场的三十二联队士兵连忙给进来的这三个敬军礼,南川原重的语气依然是很冷淡,道:“堂治须彦,你是不是当我这个师团长是死的,我人就在北平,你居然能请示我都没有请示就发动战争,是不是想取而代之?”

堂治须彦惶恐道:“师团长,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在想您一向主张和平,不赞成和中国发生冲突,我想你是不会赞成我进攻卢沟桥的,但是我为了实现我们大日本帝国征服支那愿望我才出兵。”

“接下来的我帮你说下去。”南川原重冷哼道:“可是我每次见到我们皇军在中国得到好处后就不在追究,于是你知道只要顺利的拿下卢沟桥我就不会追究你,是不是?”

堂治须彦心里一惊,他暗忖师团长原来这么了解我,这位太刀师团三十二联队的联队长畏惧的点了点头。

吉科赤插口道:“师团长,既然我们堂治须彦出兵了那我们索性将错就错,继续对支那用兵一鼓作气拿下宛平和卢沟桥,怎么样?”

南川原重叹道:“我本来是不赞成这么做,但是我把今晚的情况电报给了滋赖司令官和布直司令官,他们都晓得今天我们皇军和中国军队的冲突也知道堂治须彦已经用兵的事情了,他们极力赞成对支那用兵,既然我的两位上司都对我下达了命令,那么我就要执行,传令下去,我太刀师团的所以士兵都给我严阵以待把上战场该带的东西全给我准备好,以备随便攻打卢沟桥和宛平城。”

那位向堂治须彦报告军情的士兵道了一声“是”然后走了。

南川原重道:“我们失踪的士兵叫什么?”

堂治须彦道:“志村菊次郎。师团长,我怀疑他的失踪和梁中国有关。”

南川原重眉头一皱道:“这话怎么说?”

堂治须彦说明道:“今天师团参谋长井田君让志村菊次郎去请梁中国到他家里一聚,这么巧,志村菊次郎晚上就离奇的失踪了,这难道和梁中国没有关系吗?”

南川原重冷冷的瞧了堂治须彦一眼,哼道:“梁中国无缘无故绑架志村菊次郎干什么,他梁中国要是敢这么做就是给二十九军找麻烦会被千夫所指,梁中国不是这么自私的人,所以根本不可能是梁中国。堂治须彦,你的妒忌心真的很重呀!”

堂治须彦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井田造帮堂治须彦解围,道:“师团长,我们眼下不是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既然我们决定对中国用兵,那我们接下来就该好好的商议怎么攻打宛平城和卢沟桥。”

在场的南川原重和井田造对中国人没什么厌恶之感,所以不用贬义的词语形容中国,而堂治须彦和吉科赤极其瞧不起中国人,故用的都是贬义词语。

堂治须彦感激的望了望井田造,后者微笑的报以前者,而南川原重是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坐到三十二联队指挥所的头把椅子上,其他的人依次按自己的军衔大小坐下。

南川原重道:“滋赖司令官和布直司令官均以离开了北平,所以以后的军事行动由我全权指挥,你们先发表一下你们的看法。”

吉科赤率先道:“师团长,我们日军已对北平形成了三面包围的态势:东面是我们日军扶植的冀东殷汝耕的伪政权和所属伪军万余人,北面的热河集结有日本关东军,西北面的察哈尔驻有伪蒙疆自治政府军四万人,东南面则是被日军强占去的战略要点丰台。此时的北平,唯有西南面尚为中国驻军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一部所控制。因此,卢沟桥就成了北平通往南方的唯一门户和保持对外联络的唯一通道,只要日军占据卢沟桥,平汉交通则为之堵塞,北平也就进退失据,将成为一座死城。所以作为北平的咽喉,卢沟桥势必成为中日双方必争之地,我们必须攻打下卢沟桥。”

堂治须彦接着道:“师团长,我三十二联队一小队已经攻下卢沟桥的桥头堡,我们只要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宛平城就可以了。”

南川原重边听着他们说的话边在皱眉,井田造看出前者的担心,道:“师团长,你无须担心军部的最高指示,不管军部对中国是战是和,只要我们打出胜仗能攻下中国的据点就行了,当年板垣征四郎率自进攻中国的东北三省,最后中国的东北三省落入了我们日本人的手里,军部和天皇不都没有追究吗?所以,到了今天也是一样,我们现在该担心的不是上级的反应,而是该怎样拿下宛平城。”

南川原重颔首道:“有道理。”

堂治须彦立即道:“师团长,攻打宛平城的任务交给我吧,给我一个小时我就拿下宛平城。”

南川原重问道:“是不是因为梁中国在那里,所以你叫这么迫不及待?”

堂治须彦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南川原重叹道:“到底是少年人呀,也罢,堂治须彦,攻打宛平城的任务我可以交给你,但是你必须给我保证拿下宛平城。”

堂治须彦正色道:“师团长,我保证完成任务。”

南川原重道:“刚才我接到宛平县县长王冷斋的电话,他说他应北平当局的要求要和我们日本人商量处理这次的丢人事件,等一会儿他就来这里了。”

吉科赤冷笑道:“好勇敢的支那人,竟然来这里就不怕我们日本人活剥了他的皮?”

南川原重笑道:“吉科赤,我们和王冷斋打了多年的交道,你难道还不了解他的个性吗?”

井田造微笑道:“师团长,你素来喜欢英雄好汉,今晚王冷斋又要和我们来次唇枪舌战,师团长,你似乎很期待呀?”

南川原重淡然一笑,道:“我最讨厌见汉奸,最喜欢见英雄,本性如此。”

吉科赤道:“师团长,我也是最讨厌汉奸,但是我是最喜欢折磨英雄,想看看是他们的骨头硬看是我的手段强。”

南川原重虽然很不喜欢吉科赤的这一点,但是前者也很想看看王冷斋的骨头有多硬,故道:“吉科赤,那好,等王冷斋到了以后谈判就交给你,我重点在旁边看就行了。”

吉科赤微笑道:“师团长,这正合我意。”

南川原重的眼睛随处一低,桌子上刚好摆着一张北平附近的军事详细地图,北平附近的各个军事要塞都画在这张地图,那是堂治须彦攻打卢沟桥的时候放在桌子上做参考的,南川原重眼睛一眯目光落在地图上的卢沟桥,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来,紧张问道:“堂治须彦,你攻打下桥头堡后,在那里留了多少的人马?”

堂治须彦道:“一个小队。”

南川原重怒道:“混账,堂治须彦,你好糊涂呀。”

堂治须彦慌道:“师团长,我怎么了?”

南川原重解释道:“你攻打下桥头堡,二十九军必然要夺回此处,你就派这么一点人马在那里,你不是把卢沟桥在拱手让敌人吗?”

堂治须彦忙道:“师团长,那我赶紧增兵驻守卢沟桥。”

黑色,宛平城。

驻守在这座古老的城市的士兵是二十九军的一二九团,更明确的一点来说是一二九团的第三营,城头上一二九团的第三营的士兵都在紧张的忙碌着,有的士兵在城墙上架好轻重机枪准备痛击来访的小鬼子,有的士兵在跑来跑去的搬炸药箱,有的在把掷弹筒摆上阵,反正是忙碌开来,各干各的一点也没有闲着,只有三个人没有在干活,那就是一二九团团长吉星文和他的两个警卫员梁中国和肖臻。

吉星文此时在拿着望远镜张望着卢沟桥,他刚才听见从卢沟桥传来枪声和爆炸声知道日军已经开始进攻卢沟桥了,他透过望眼镜由于是黑色所以是模糊的看见卢沟桥上战斗的情景,吉星文看见两边都有黄色的火焰在吞吐不定,他就猜到双方都用了机枪,接着又是一系列的爆炸声,然后等了好一会儿有一群黑色的人影攻向了卢沟桥,接着两帮人马混战做一团,吉星文是实在看不清接着发生什么事情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