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王牌一场血战:越南“王牌师”成了收尸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军突击队宣誓



如果说我13军39师116团二营一举攻占代乃诸高地具有奇袭的战术成份,那么随后几天的抗击越军316A师的阻击作战,可以说是中越两国间最精锐的王牌部队相碰撞的大比拼。有关步兵进攻、防御战斗的精髓,在数年之前我军就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这个昔日的朋友加兄弟,交战双方可以说是师徒之间的较量。那么两军还要比什么呢?那就是比两军的民族精神和战斗作风,比两支部队的传统,比单兵的战斗素质和牺牲精神。越南人民军步兵第316A师与我步兵39师都是中越两军的佼佼者,都是两军的王牌部队,在各自的成长历史上有许多相似之处。


316A师又称“白颊鸟师”,是越南人民武装力量英雄单位,于1951年5月在谅山地区成立.下辖步兵174团、98团、176团,首任师长黎广波,政委朱辉珉。抗法战争结束后,176团调离该师,148团调归该师建制。1958年,该师炮兵营扩建为187炮团。 316A师在历史上曾参加过抗法、抗战争、解放南方战争、中越边界战争。抗法战争期间参加了在越北部战场许多重要战役.抗战争期间,316师常年还在老挝执行"国际主义任务",主要转战于查尔平原地区,参加了南塔战役、9号公路下寮战役、查尔平原-川圹战役。1975年3月解放邦蜀后编入第3军,参加了彻底推翻南越伪政权的决定性战役---“胡志明战役”.南方解放后该师驻扎西原地区。1976年6月调离第3军,部署于莱州省平卢地区,为第二军区作战值班部队。越军总参谋部对该师的总体评价是:具有“彻底革命,勇敢顽强,不怕艰苦,克服困难,顽强坚定,忠实无私,谦虚团结,主动创造"的光荣传统。


我13军的前身是红军时期在鄂豫皖苏区组建的红四方面军的第73师,红四方面军转移到川陕苏区后该师编为红31军第93师,抗日战争中93师编为八路军129师386旅772团,参加了开创太岳敌后根据地和反扫荡斗争。1945年10月以太岳军区主力编为晋冀鲁豫军区第4纵队,名将陈赓任司令员,谢富治任政委。1946年9月,在临浮战役中全歼号称“天下第一旅”的国民党军整编第1旅,活捉中将旅长黄正诚。此后,又协助西北野战军部队参加晋西南地区的战斗。1947年7月,作为“陈(赓)谢(富治)兵团”主力挺进豫陕鄂地区,配合刘邓、陈粟两支大军经略中原。在1948年3月的洛阳战役中,第13旅37团7连1班和第10旅28团5连分别荣获“洛阳英雄班”和“洛阳英雄连”光荣称号。淮海战役中,第13旅38团1营被授予“钢铁营”光荣称号,并涌现出张英才等全国战斗英雄。1949年2月,第4纵队在河南郾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军,军长周希汉,政委刘有光,归第4兵团指挥。第10、第13旅分别改称第37、第38师,另以豫西军区部队组成第39师。之后,该军参加渡江战役,5月22日解放南昌。9月又随第四野战军解放两广,进军云南,在滇南活捉国民党军陆军副总司令汤尧。解放战争中该军共歼敌5.3万余人。1952年底,第13军基本上清除了滇南地区土匪,歼匪5.5万余人。1950年春夏开始该军参加抗法援越斗争,并协助越方歼灭越匪和逃入越南境内的国民党军3000余人。为配合《中缅两国边界问题的协定》的执行,13军与云南省军区部队于1960年11月至1961年2月发起了中缅边界勘界警卫作战,沉重打击了逃缅的国民党军,具有丰富的热带丛林山地作战经验。


两强相遇勇者胜。我13军39师116团首战代乃告捷,攻占诸要点,给了越军“王牌”316A师迎头一棒。随后,我117团运动至代乃一线接替116团的防御任务。首先受领阻击战斗任务的是117团1营二连和3营九连,分别扼守十号公路一侧的两个无名高地。师指考虑到117团正在调整部署,防御不够稳定,逐决定116团2营六连与117团1营二连共同坚守代乃东南无名高地。据六连介绍:自22日黄昏,越军乘我我攻占高地立足未稳,曾连续两以两个班到一个排的兵力向我实施反击,被击退后,荫蔽于南侧和西南侧公路,敌具我最近处约二百米。晚20时左右,越军由沙巴方向驶来约二十余辆汽车,进至西南公路拐弯处,停车闭灯,估计是越军的援兵,不久就会发动新的进攻。两位连长经过研究,划分了防御阵地和协同联络信号及注意事项,立即进行了兵力布署和火力配置,六连和二连的指战员开始加固抢修工事。在二连加入防御前,六连的干部和战士们冒着越军的炮火已抢修了部分防炮猫耳洞和射击掩体及掩蔽部。二连加入战斗后,人手一多,工事修得更完备了。二连除了负责殿后的副连长李玉明带着掩护组在路上往阵地上赶外,大部分人员都到位了。二连连长林贤睦和指导员邱华一边带着干部们熟悉阵地情况,一边检查各班的工事修筑质量。当来到一排阵地时,只见有“老黄牛”之称一班副吴世文和二班机枪手徐泽贵挥镐舞锹干得正欢。23日的清晨5时50分,天边刚有点泛白,二连的工事才挖了一半深,越军就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只见越军三颗信号弹腾空而起,接着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炮火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