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军事和文化的对比

风雨万里 收藏 5 692
导读:1.先进的武器装备 根据明朝天启年间的《武备志》第116、117 卷之“战船”篇记载,作为明朝水军战船的福船,根据大小分为六个型号,其中最大的是一号福船,吃水二丈(6.6米)。1633年的明朝封舟封王尚丰和1637年英国建造的当时西方最大的战舰“海上君王”号相当:封舟长66米,宽19.8米,仓深16.5米,吃水4米,海面高度12.5米;而英舰长51米,宽14.7米、深23.17米,吃水6.8米,海面高度16.37米。 满清水师用的船,在明朝水师中仅能排到第5号。俞大猷(1503-1580年)的《洗海近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先进的武器装备

根据明朝天启年间的《武备志》第116、117 卷之“战船”篇记载,作为明朝水军战船的福船,根据大小分为六个型号,其中最大的是一号福船,吃水二丈(6.6米)。1633年的明朝封舟封王尚丰和1637年英国建造的当时西方最大的战舰“海上君王”号相当:封舟长66米,宽19.8米,仓深16.5米,吃水4米,海面高度12.5米;而英舰长51米,宽14.7米、深23.17米,吃水6.8米,海面高度16.37米。

满清水师用的船,在明朝水师中仅能排到第5号。俞大猷(1503-1580年)的《洗海近事》记载:“福船势力雄大……吃水一、二丈”。而清代封舟一代不如一代:1684年长15丈,宽2.6丈,到1800年长只有7丈,宽2.75丈,深为1.3丈。

1793年,英国马嘎尔尼使团到满清后,英国使团“惊奇的发现中国的帆船很不结实,由于船只吃水浅,无法抵御大风的袭击”,他们由此得出的判断是“中国船的构造根本不适应航海”。马嘎尔尼感叹:“中国人首次看见欧洲的船只,至今已经有250年了,他们毫不掩饰对我们航海技术的赞赏,然而他们从未模仿过我们的造船工艺或航海技术。他们顽固地沿用他们无知祖先的笨拙方法,由于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比中国更需要航海技术,因而中国人这种惰性更加令人难以置信。”20

战争的决定因素是人,但拥有先进的武器对战争的胜负有着重要的作用。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火药发明之后,西方人用来装子弹,中国人用来放鞭炮。但至少在明朝,这句话是不正确的。

元末,在朱元璋与陈友谅进行的洪都之战和鄱阳湖水战中,双方就曾使用了火器。明初军队就装备有火器。1372年造碗口铳,口径11cm,上有铭文说明为水军装备。16世纪中叶发明“火龙出水”,箭头上龙头下圆柱,柱体分层装火箭,为当时世界上最早的多级火箭。1558年造出中国第一批火绳枪“鸟嘴铳”一万支。而“定辽大将军”铸造技术被誉为可比美国托马斯•罗德曼(Thomas.J.Rodman)军官在南北战争中才发明一种铸炮新法。明朝后期的兵书如《兵录》、《神器谱》、《武备志》、《西法神机》、《火攻挚要》、《火龙经》、《筹海图编》、《军器图说》、《火龙神器阵法》等详细地记录了明军装备火器的制法、图谱以及火器部队的编制和战法。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工作者日前在托克托县境内发掘出土了20多枚明朝早期地雷,据称,这是我国首次出土明朝地雷。这次出土的地雷为铁铸球体,大小规格分为两种,大的直径11厘米、重1.7公斤,小的直径为8.5厘米、重0.8公斤,球体表面有一突出台体,高约0.6到0.7厘米,直径约3厘米,台面中间有一直径约0.4到0.5厘米的圆型小孔,用以装火药和引爆火药捻,当打开已经锈蚀的小孔时,还能倒出里边的火药。火药均为黑色,其中有一枚较大的火药为土灰色,且部分火药呈米粒大小的颗粒状。

据新华社,出土地雷的内蒙古托克托县(古代称之为东胜州)地处黄河岸边的山梁台地,起着雄踞高地、扼守黄河的重要作用。当时这里水陆交通便利,边界贸易繁荣。元朝末年,各地纷纷爆发农民起义,公元1368年元大都被明军攻破后,为了荡平北部元军,明军曾在这里与元军发生激战。该城出土的地雷正是这时明军攻城用的武器,在出土地雷的附近还出土了十几公斤铁弹丸,这是当时明军使用大炮发射的弹丸。”

类似的地雷在朱棣“靖难”、北军与南军战斗时也曾使用过。

早在元朝至顺年间,军队中就已装备了发射口径为20毫米以上铁弹丸的金属火铳,从而诞生了中国最早的火炮,并出现了“炮手军”和“炮手万户府”的建制。之后由于火器的蓬勃发展,明军更是普遍装备了火器,战争的主要武器逐渐转向使用火器。

朱元璋在位时,明军首创火铳与冷兵器依次攻击敌船的水攻战术,各地卫所驻军已有10%装备火铳。明永乐八(1410)征交趾时,明成祖还在京军中组建了专门的枪炮部队——神机营,这种独立枪炮部队建制在当时中国乃至世界各国都首屈一指。

据《明会典》及《武备志》等资料记载,自隆庆年间始,明军使用之火器有数十种之多。以下仅作大致摘录。

五雷神机,隆庆初年装用,有枪管五个,各长一尺五寸,重五斤,枪口各有准星,柄上装总照门和铜管,枪管可旋转,转瞬间可轮流发射。大致相当于近现代的左轮手枪。

明朝主要装备的火器——佛郎机是一种后填装的火炮,因为运用的是金属外壳的后膛,射击的时候安装在火炮的后端,发射后再换后膛。明长城出土的各型佛郎机数量很大,表明明朝军队十分重视佛郎机,进口少,多仿制,且规格齐全,从千余斤的多用途重型(要塞、野战、战舰)火炮“无敌大将军”到百余斤的大“佛郎机”,再到90厘米的“小佛郎机”(北京军事博物馆尚存)和70厘米长的可在马上点放的“马上佛郎机”,连士卒手中都有几斤重“万胜佛郎机铳”(配九个子铳),而骑兵配备这种子铳更是显现出威力,其精锐的骑兵每人配备六个以上的子铳,冲锋的时候火器轮番齐射。佛郎机型火炮口径小,以发射霰弹为主,射速快,近距离杀伤力极大,杀伤面积广,是守城利器,其中“无敌大将军”炮可每个子炮内有500铅子(炮弹),散布可达20余丈。大将军炮,炮身长三尺有余,重几百斤,前有照星,后有照门,装药一斤以上,铅弹重三至五斤,射程可达一里之外。

而佛郎机射速快,一般配三个后膛,前三炮若训练有素应在20秒以内发射完毕,有霰弹、开花弹,杀伤力很大,若是一大两小的配合,更难攻破,射速奇快,当年郑成功用佛郎机攻打荷兰人的热兰遮城,2500发炮弹的火力集中射击打得拥有长炮(红夷炮)的荷兰人很快举白旗投降。

但是佛郎机也有缺点,那就是后膛和炮管之间的缝隙有公差难于克服,故造成火药气体泄漏,因此不具备远射程,《明史》记载:“其后(指引进佛郎机炮后),大西洋船至,复得巨炮,曰红夷。长二丈余,重者至三千斤,能洞裂石城,震数十里。”而红夷炮作为一种射程远的长炮,由于装药填弹的过程稍显复杂,射击速度非常慢。两者各有长短,故引进了红夷炮后,明军的火炮体系就比较成熟了。

为解决火炮不能连发的问题,明朝人研究出了子母铳,其原理大致类似于火箭炮,母铳是炮筒,子铳为炮弹,其口径小于母铳,在出征前先装好铁砂、石块、铅子、火药并封好,在战斗时,把子铳塞进母铳,点火药发射,再拉出子铳,塞进第二个子铳,以此形成连续发射,装填速度可比今日之榴弹炮。明军的普通佛郎机带有四个子铳,在几分钟内可以全部发射出去。而入朝抗倭战争中,明军还特意装备了新型产品——百出佛郎机——每炮拥有十个子铳。辽东铁骑所用武器装备之三眼神铳,全长约120厘米,有三个枪管,枪头突出,全枪由纯铁打造,射击时可以轮流发射,是辽东铁骑的标准装备。发起冲锋时,辽东铁骑即冲入战阵,于战马上发动齐射,基本上三轮下来,就能冲垮敌军。(北京军事博物馆尚存。)

明朝陆军和水军上也装备有火炮,如虎蹲炮等大型火炮。以上部分先进的武器在入朝抗倭战争中曾普遍使用,给日军以致使打击。在此次战争中,明朝水军甚至使用了水雷——明代水雷,是以木箱为外壳,中间放置火药,根据海水浮力,填充重量不等的重物,以固定其位置,并保持漂浮于海面之下,以便隐蔽及定位。

明朝的海上军事力量很强大,李约瑟说,“明代海军历史上可能比任何亚洲国家都出色,甚至同时代的任何欧洲国家,以致所有欧洲国家联合起来,可以说都无法与明代海军匹敌。”明军对先进技术的掌握和引进一直抱着欢迎和学习的态度。袁崇焕在宁远城头毙伤后金努尔哈赤的红夷大炮就是来自葡萄牙。明末军营营一级编制里除了1000人为骑射外,其余都是火器手。每一营(5000人)用霹雳炮3600杆,大连珠炮200杆,手把铳400杆,盏口160位。

徐光启在崇祯二年(1631年)上疏建议组建全火器装备的现代化陆军:一营陆军用“双轮车”120辆、“炮车”120辆、“粮车”60辆,“西洋大炮”16位,“中炮”80位,“鹰铳”100门,“鸟铳”1200门,战士2000人,队兵2000人……练成15营6万人,并推举孙元化先训练一营。此计划得到崇祯皇帝的激切赞赏和大力支持,并投入实施。徐光启已经指明了中国近现代军事的发展方向。(孙元化是徐光启的学生,也是徐光启新军事思想的大力实践者。他在科学上也有相当造诣,著有《几何体论》、《几何用法》、《太西算要》。)

“徐光启建议,为对付后金军队,须在北京附近、关内和关外三个地方,集中训练精兵两万,由孙元化负责联络、调配和统一指挥。当时在孙元化手下已有一批经过训练,善于使用西方火器的枪炮手。因而,这是一支符合徐光启理想,用先进军事技术武装起来的部队,也是徐光启的希望所在。”7p120

当时火器胜蛮力已经初见成效。赵士祯在《神器谱舫虏车锐议》中写道:“一经用车用锐,虏人不得恃其勇敢,虏马不得态其驰聘,弓矢无所施其劲疾,刀甲无所用其坚利,是虏人长技尽为我所掩。我则因而出中国之长技以制之。”后来,明朝军队之所以在对付后金骑兵的时候有困难,则是由于大多数军队战术和装备结合差,是训练和指挥的问题,包括其它复杂原因(包括军人携带火器叛变,明朝、南明统治阶层内部矛盾,等)。

以下为《军事文摘》2007年第9期张昊天《明朝军事四个第一》全文:

作为中国古代科技领先的朝代,明朝在军事技术方面曾取得四个世界第一。

首创“水雷战”击沉日本战舰

早在16世纪,各种类型的水雷就已经成为明朝海军的重要武器。1549年制造的“水底雷”,可称为世界上第一枚水雷。该雷用木箱做雷壳,油灰粘缝,下面的绳索连接铁锚,控制深度,人工操纵击发,比西方制造和使用水雷早了200多年。第一颗定时爆炸水雷是1590年制造的“水底龙王炮”。该雷用牛脬做雷壳,内装黑火药,用香点火作引信,凭借香的燃烧时间来定时引爆水雷。第一颗触发水雷是1637年明朝末年制造的“混江龙”水雷,该雷通过与舰船直接接触进行引爆。

据史料记载,在万历年间的抗日援朝时期,明朝海军曾使用“水底雷”一举击沉日本一艘大型战舰,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使用水雷取得实际战果,比日俄战争(1903年~1905年)中的水雷战早了近3个世纪。

“火龙出水”是反舰导弹“鼻祖”

明朝在16世纪发明的“火龙出水”是一种用于水战的两级火箭。“火龙”的龙身由约1.6米长的薄竹筒制成,前边装一个木制龙头,后边装一个木制龙尾。龙体内装有火箭数枚,引线从龙头下的孔中引出。龙身下前后共装4个火箭筒。前后两组火箭引线扭结在一起。前面火箭药筒底部和龙头引出的引线相连。发射时,先点燃龙身下部的4个火药筒,推动火龙向前飞行。火药筒烧完后,龙身内的神机火箭点燃飞出,射向敌人。这种火箭已经应用了火箭并联(4个火药筒)、串联(两级火箭接力)原理。它用于水战时,可在水面上飞行数公里远。当飞向敌舰时从龙嘴发射火箭直接攻击对方舰艇。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从战舰上发射的大型远程火箭武器,堪称“反舰导弹鼻祖”。明朝海军也因此成为世界战争史上第一支装备和使用反舰火箭的海军。

最早使用触发式地雷

明代工匠设计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由钢轮压火击发引爆的铁壳地雷。明朝陆军广泛装备了这种地雷,并用它在江浙地区多次重创进犯的倭寇。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在实战中使用非人工引爆的触发式地雷,西方到18世纪以后才有类似的武器。

第一支骑炮兵

明朝陆军曾装备有一种“虎蹲炮”。此炮首尾长2尺,炮头由两只铁爪架起,外形酷似一只蹲卧的老虎,看起来煞是威风。开火前,先装填5钱重的铅弹或石子上百枚,再用一个重30两的大铅弹或大石弹压顶,发射时大小子弹齐飞出去,杀伤力惊人。该炮重量轻,体积小,非常适合骑兵用战马直接驮带,由此便催生了明朝陆军的骑炮兵。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支骑炮兵,又领先了西方大约200年。

2.战争战术

在战争战术方面,明朝军队也颇有创造。明朝初期使用的火铳是洪武火铳,射程不远,且不能持续发射,难以形成持续的杀伤力。将领沐英在云南使用火铳对付象(即大象)兵,创造出了先进的火器战法。即:根据敌军大象兵打前阵的特点,将火铳兵列队为三行,敌象兵前进后,第一行首先发射火铳,然后第二行、第三行继续发射,在二三行发射时,第一列就可以从容装好子弹,形成完备而持续的强大火力(置火铳为三行,列阵中……前行退后,次行继之;又不退,次行退后,三行继之)。这种开创性的战术克服了当时火铳的局限性,三行轮流开火,没有丝毫停歇。凭借此法,沐英彻底平定了云南境内的叛乱。

百年之后,普鲁士国王菲特列二世经过长期钻研,发明了与之类似的三线战法,其排兵布阵方法与沐英的三行火器法如出一辙,并借此战法称雄欧洲。

明成祖朱棣在远征漠北时,由于蒙古骑兵极快的速度,三行火器法也难以抵御。于是朱棣通过对先进武器的利用、战术的科学分析和战斗细节过程的认真编排,命令军队使用了新的战法。在遭遇或发现蒙古骑兵后,神机营士兵立刻向战斗阵型前列靠拢,做好火炮和火铳的发射准备,在统一指挥下进行齐射蒙古前骑。神机营射击完毕后立刻撤退至两翼,然后由三千营与五军营的骑兵对已经受创的蒙古骑兵发动突击。最后由五军营的步兵对蒙古骑兵发动最后一轮打击。其布阵原则:“神机铳居前,马队居后,前锋要疏,后队要密,锋疏则达,阵密则固”。明成祖提出的“神机铳居前,马队居后,步卒次之”作战原则,神机营配合步兵、骑兵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使火器的应用更趋专业化。

三百多年后,拿破仑开始使用与朱棣时代的明军类似的战法:先用大炮轰,再用骑兵砍,最后步兵上。正是凭借这套战法以及变化利用,他征服了大半个欧洲,其威震天下的资本正是他那独特而富于机动性的炮骑结合战术。

在南方沿海抗倭战争中,著名抗倭名将俞大猷“审度地势,匠心独创,制造独轮战车以拒敌骑。尝以车百辆、步骑三千,大挫敌万骑于安银堡。文进上其制于朝,遂置兵车营。京营有兵车自此始。”万历年间,发生在朝鲜碧蹄馆的遭遇战就很能说明问题,2000人的辽东铁骑消灭了2000多同样从事前哨侦察的日本精锐尖兵。之后被丰臣秀吉手下最精锐的小西行长第一军35000人围攻,明军防御时则又体现出了车阵的威力。当时血战一天阵地仍然很巩固,李如松亲自带领近卫1000余人,和最近的一支1000余人的军队来驰援,日军望风而退,整个战役日本军队损兵达7000人。

明朝后期的海战战术战法也极为先进,郑成功获得“龙熕炮”后专门设计了一种炮船安置此炮,这种炮船后被称为“龙熕船”。其上前后各安置一门龙熕炮,主炮炮弹重24斤,射程4至5里。海战时运用郑氏水师独步海疆的“五五制”战舰队形和指挥系统,即利用“五点梅花阵法”将对方“线形队列”分成几段,形成局部围攻以后,用轻巧的快船架设重炮进行艉射(Raking Fire)。此战法比英国海军称霸全球手所用的类似的“纳尔逊战法”(Nelson touch)早出现了100多年,即便是到了英国的马嘎尔尼使团访问满清的1793年,“纳尔逊战法”都还没有出现。

3.满清时代的军事

满清以骑射得天下,对火器和近代军工抱着本能的恐惧和敌视态度,生怕威胁自己的统治。随着明王朝的彻底灭亡,当满清政权于康熙二十二年稳定全国之后,因军事的威胁消失,统治者对火炮的重视日减。经过康雍乾三世后,先进的火器武装技术被满清埋葬了,到鸦片战争时,手持大刀长矛的清兵对火器已经陌生了。

清军把“雅克萨战争”中缴获的俄军扳机击发式火绳枪样品献给康熙时,康熙即以不得中断前人所授的弓箭长矛传统理由,禁止清军使用此种新式火枪,仅留下二支自己把玩。康熙五十四年,山西总兵金国正上言愿捐造新型的子母炮22位,分送各营操练,皇帝却禁止地方官自行研制新炮。雍正间,清廷还将盛京、吉林和黑龙江以外各省的子母炮尽行收至北京。

嘉庆四年(1799)曾改造一百六十门明朝的“神枢炮”,并改名为“得胜炮”,经试放后发现其射程还不如旧炮。鸦片战争时期林则徐抗英,其好友龚自珍献出了先进的秘密武器,竟是明朝的普通火炮装备……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浙江慈溪守城军民击败英法联军,所用居然是当年吴三桂埋藏地下沉睡200余年的大炮。

鸦片战争时满清军队对英军使用的“榴霰弹”“多骇为神奇,不知如何制造”,稍后,林则徐虽仿制成功,但却少有人知道早在康熙二十九年铸成的“威远将军炮”上,即配置了概念相类的炮弹,可惜其连同所匹配的“威远将军炮”一直都被尘封于武库之中。

到了道、咸之交,中国军队连明末的水准均有所不逮,无怪在面对西方列强坚船利炮的挑战时,毫无招架之力。再后来,精通洋务和军械的大臣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以及武器专家丁拱振及其同僚都不知道明朝打死努儿哈赤的开花弹为何物。以至于李鸿章向德国克虏伯兵工厂订购开花弹,曾国藩设立安庆军械所重新引进西式开花弹。直到到19世纪70年代,左宗棠督师西征新疆,才从陕西凤翔县一处明代炮台遗址挖掘出开花弹百余枚,不禁感慨万千,叹道:“利器之入中国三百年矣,使当时有人留心及此,何至岛族纵横海上,数十年挟此傲我?”此时左宗棠仍然无知,竟不知这些开花弹是中国人自创的。

“我们看到历来先进开放的封建国家,利用宗教迷信发动农民起义是少之又少,比如唐、宋、明。……从清中后期起所有的农民起义和农民运动都带由宗教和极端迷信的特点。白莲教、天理教、回民起义、太平天国、义和团莫不如此。最大的农民起义太平天国就是利用所谓‘拜上帝会’发动起来的。

义和团群众拆毁铁路、路杆,迷信神灵附体、刀枪不入,竟有人用身体试验枪弹,死不悔悟。虽数十万之众,却用引魂旌、雷火扇、阴阳瓶、如意钩等八宝什物与八国联军的长枪大炮对阵。这种试图以落后、保守、愚昧,对抗现代文明,拒绝一切西方文明的传入,其失败也在所难免。

民既如此,官又如何?鸦片战争中,战功卓著,名将参赞大臣扬芳见到英军炮火厉害,竟然想出了一条“奇计”——遍收民间马桶,妇女用的秽带载于木筏之上,抵抗英军进攻。当然败得很惨。时人嘲讽说:‘粪桶尚言施妙计,秽声传遍粤城中’。”21

所以中华科技文明被蛮族入侵以后确实形成了巨大的退步,军事、武器方面的对比也仅仅是个缩影而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