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三十九章:宪兵特务占领了里平村

王大三 收藏 0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其实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大队部才组织进行了有条不紊的撤离。

不是王黑子贪色,擅自改变了计划,他们还是有可能对大队部进行有效的威胁的。

正因为王黑子的这一改变,等他好不容易带着特务打到村公所时,那里早已是人去楼空的景象了。


几艘渔船安稳的栽着九月,孙雁主力部队等划进了芦苇荡里,在那里,宿营地已经安排停当。


“妈的,黑子,你们怎么攻打的大队部,不是叫你们拖住他们吗?这会儿人哪儿去了?”

金大牙事先向汤凯保证了他的手会缠住大队机关,现在这个计划落空,所以他在汤凯面前感觉不好交待了。

“这…..,我们一早就进攻了,那知道这些个共军溜的比兔子还快,加上他们火力厉害,我们抬不头啊,一眨眼他们就没了影了。”

王黑子当然不敢照实说他没照原计划行动了。


“废物点心!”

赶过来的汤凯骂道。

“老子一千多号人进攻个破村子,竟然损失了四十多号弟兄,结果一个死的没见着,才仅仅抓了共军的两个伤员,这叫什么仗啊,整个是窝囊透了顶。”

金大牙道:“汤团长,现在不是骂街的时候,是不是分兵抓紧进湖区搜索啊,乘江南大队立足未稳,来他个追穷寇啊?”


“恩,只能是追了,想全歼估计是没指望了。你们军统赶紧找船,然后多路追击。”

汤凯当然不想计划完全落空没,这样会让谢长林嘲笑的。

这时候,村边的芦荡湖的土码头上响起了汽笛的声音,汤凯调集的事先从湖东进发想夹击江南大队的巡弋艇中队的三艘小汽船赶到了。

汤凯对他的情报处长陆健康道:“你带上情报处的行动队上汽船进湖搜索,发现江南大队的踪迹跟我立刻跟上去开火,活的抓不到,就抓死的。”


“那我们是也跟人上船去那?”

金大牙觉得自己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回去谢长林的脸色没人敢再看的。

“可以,你们出六个人,每条汽船上配二人,跟情报处进湖,其余的赶紧找船,分批进湖。”

“好,黑子,你和陈五负责找船,我先安排其它弟兄上去跟宪兵走。”

“是!”

王黑子知道自己犯了错,哪儿敢再不听金大牙的,马上带着陈五等挨家搜人要船去了。


虽然是初春季节,还比较阴冷,但是汤凯和金大牙头上早冒出了紧张的汗珠子。

村公所门前是个土夯的小广场,汤凯对副官道:“给我搬张大桌子出来,老子要召集里平的刁民开会,他们被赤化了多年,肯定和共军非常热烙,今天要叫他们说出共军的去向。你通知警卫连,给我挨家挨户的把人赶到广场上来,我和老金要给他们好好的上上课。”


等警卫连派出去后,汤凯让副官泡了一壶茶,和金大牙一人一边的坐在桌子两边喝了起来。

金大牙大喝了两口道:“汤公子啊,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这里的村民太赤化,一定帮着共军说话,按常理共军也应该留下潜伏的人,得好好审查审查,没准儿还真能打探点有用的情报出来。”

“对,你老金这个想法我还真忽视了,一定有留在村里监视我们的少量共军。王队长他们不是抓住了那个姓周的赤色村长了吗,就让他出来指认,不说实话就拿他开刀枪毙了他。”

汤凯在金大牙这个老狐狸的启发下,一拍脑袋有了坏主意。


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村民们被陆陆续续的押到了广场上。

梁晴和盛联山等战士也混杂在老乡里被一起押到了这里。

“喂,老金,你那那边那个高个女人身材好的简直是没话说了。”

“那个啊?”

金大牙顺着汤凯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汤凯指的正是梁晴。

“恩,你别说这破烂地方还真是出了魔鬼身材啊,可惜长的太丑了,皮肤又那么黑,一点也勾不起老子的兴趣来。”


“我也没说对这娘们有兴趣啊,就是说她身材一流棒罢了,可惜啊这次没抓着梁晴那个大骚娘们,算她跑的快。”

“女人无所谓的,我想只要我们下大力气围剿,梁晴和于洁迟早还不都是我们盘子的下酒菜吗。关键是要消灭了江南大队,清除他们对罪恶花基地的威胁,否则谁都过不上面责罚这一关啊。”

“那倒是,那倒是,连我老子到时候也轻饶不了我。”


混在老百姓里的梁晴知道当前这个年代的时髦,就是男人特别喜欢研究女人的脚和鞋,而且还特别喜欢由鞋吸引而波及到脚的虐待年轻妇女。

因此她特地穿了一双很土气的老棉鞋,还脏西西的补着不少补丁,不然的话即使她脸上被孙雁画了重妆,单凭她那双性感的长脚就得被这些男人无理捏摸,这样一来她白净的皮肤颜色就得暴露给敌人,也会因此彻底暴露自己的身份。


过了一会儿,警卫连长上前汇报。

“报告团座,报告金副站长,村里的老百姓全部带到,一共男女老少是二百四十四名。”

“恩,仔细查查,别有漏网的。”

金大牙还是不放心。

“报道金副站长,查了二遍了,没有漏网的。”

“好,那开始吧,老金,训话你是行家,你来说吧。”


金大牙站在了椅子上,对着广场傍边杨树上绑着的两个江南大队的伤员开始了他的训话。

“乡亲们,你们都看到了吧,这是两个共军破坏分子被我们抓到了。但是我们知道,里平村的共军远远不止这个数,但是他们看到国军来了都吓得跑进了芦荡湖的芦苇荡里了,这是他们做贼心虚见不得人的表现。我们国军这次来就帮着大家清除这些坏人,希望大家踊跃检举揭发他们的藏身之处。

我们知道大家受共军鼓惑和欺骗很多时日了,这怨不得你们的,政府和国军都既往不咎。但是你们要协助我们一起清剿匪患,一起建设一个统一在国民政府领导下的新里平。另外,我们也知道共军江南大队留有人员在村子里面,也许就混在你们之中,我希望你们检举出来,我们将给予重奖表彰。但是如果你们胆敢包庇掩护,乐意受共军的牵连,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好了,现在开始检举,请不必顾虑,国军将长期驻扎在这里,共军再也回不到这里了,你们都不用怕报复!”


金大牙气喘吁吁的说完一气,跳下了椅子。

站在一边的王黑子爱露风头,他马上跳上椅子进行补充。

“为了剿灭共军匪患,希望大家把自己的船都借出来,否则就是包庇共军。”

他和陈五带着特务找了几圈也只找到了两条小船,和人口二百多的湖村相比拟,实在不成比例。

“怎么都吭声啊?老子就不信七十多户人家的大村子就趁这两条破船,都别敬酒不吃等着吃罚酒啊。”

王黑子见自己的话毫无反响,气的直跳脚。


半晌,还是没一人出来说船的下落,更别说指认解放军的人了。

“好,都挺能抗的是吧。”

汤凯冒火了。

“给我把那两个共军带上来。”

匪兵们立刻把两个伤员从树上解下来拖到了群众面前。

汤凯喊到:“我是宪兵三团的团长,我给混在老百姓里的共军分子说一声,我马上处决这两个共军,你们共军不是讲究同志之情谊吗,那想、保住他们不死,你们就赶紧给自觉的站出来,否则你们的同志就将离开这个世界了!”

说完,汤凯拔出手枪,把子弹上膛对准了伤员。


这时现场出现了一片骚动,群众纷纷往上涌。

“老总,你们不能随意杀人啊,他们还是孩子那。”

“放了他们吧,他们都伤成那样,积德给留条命吧。”

梁晴心里“蓬蓬”直跳,两个伤员被俘,是事先谁都没想到的事,此刻她想站出来用自己换回两个战友的生命。

她刚往前迈了一步,就被身边的盛联山死死的拽住了。


“小梁政委,你这是白送死,你就是出去,敌人也一样会杀害他们俩的。”

梁晴站住了脚,但眼泪快要忍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伤员突然从地上爬起,冲到汤凯的跟前,用头猛的撞向汤凯的脸。


汤凯根本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毫无防备,整个脸被伤员撞了个正着,他顿时眼冒金星,捂住脸倒在地上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鼻血顺着他是手指缝流了出来。

另外一个重伤员也想挣扎着爬起来去撞金大牙,但先反应过来的金大牙抽出手枪对着他连开了三、四枪,重伤员马上倒地牺牲了。

几乎是同时,汤凯的警卫连长和王黑子,陈五一起对着撞汤凯的那个伤员开了枪,伤员“噗通”一声倒地而亡。


群众们也都为血腥的一幕吓住了,但很快就变成了仇恨。

汤凯喊叫了有五、六分钟,被军医打了一针止痛针后,才缓过气来。

“团座,你的鼻梁骨被撞断了,你还是先回市区陆军医院接骨头吧。”

随军军医建议道。

“妈的,这些顽固不化的共军分子,真是得全杀光。”

汤凯叫嚣道。


金大牙说:“汤团长,还是听大夫的你先回市区去吧,这里有我和陆处长,还是黑子顶着那,您看伤再过来吧。”

“那…..,那也好,我就先回上海去了,这里就由金副站座和陆健康负责指挥吧,这里也要不了那么多人了,我给你们留一个营,其余的两个营和我一起返回上海,否则这里住着千把号人,没有交通,粮食也供应不进来。”

汤凯怕落下个终身歪鼻子的残疾,只好先回上海治伤去了。


汤凯在夏安的带领下,和他两个营的宪兵撤离了里平村。

王黑子从地上拣起一颗牙齿来。

“老金,汤公子的牙被撞掉一颗,这回他惨了,得和你一样装金牙了。”

“呵呵,那不挺好的嘛,他老子总说沪宁杭一带由他把守固若金汤,这会儿他儿子先成金汤牙了。”


村长周大勇被几个匪兵押着拖到了村公所前的广场上来了。

“村长大人,我们又见面了啊,看上去咱们有缘分。”

金大牙大腿翘二腿的坐在先前汤凯坐的那张古色古香的太师椅上,讥笑着对周大勇说。

“坐,请坐啊。”

周大勇胸口和肩膀都绑着绷带,还渗着血,不过匪兵们并没有绑他。


“呵呵。”

周大勇冷笑了一下,把头高抬着看着蓝天。

“佩服佩服,村长就是村长,这会儿还笑得出来。”

金大牙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递给周大勇。

周大勇没有接烟,说道:“怎么,收野味的大商人,这次把全村的人弄到这里,是想再收购一批野鸭吗?”


“哈哈,这次可不是收野鸭了,这次金某是来贵村收人的,专收地下党和共军的。怎么样,周老弟,这次还是要请您帮忙啊。”

“呸!去你妈的!老子眼瞎只能瞎一回,还指望再上你这杂碎的当那,做梦去吧。”

周大勇对着金大牙淬了一口唾沫。

他顺势扫了一眼,心里一惊,他看见了梁晴和盛联山等混在村民的队伍里那。

虽说梁晴化了重装,但天天看习惯了的身影是瞒不了周大勇的。


王黑子拿枪指住周大勇的胸口。

“你敢辱骂长官,我毙了你!”

“黑子,把枪收起来,周村长毕竟协助过我们吗,有话慢慢说就是了。”

金大牙擦了擦脸上的唾沫,他不想把人都杀了。里平这里地形的确复杂,没了老百姓别说走路找人了,你生活都生活不下去。何况周大勇的头脑很简单,看上去也就是受了“赤化”宣传而已,并非是地下党的成员,留着还大有用处。


“周村长啊,你的老婆、孩子还在我们手里那,我也不为难你了,我知道你这人讲义气,不愿意指认江南大队和村里的游击队民兵,老哥我真心佩服。不过你身为国民政府宝山镇镇长任命的村长,理应为党国办事。你要是不照着我的话做,我先杀了你两个儿子再杀你老婆,完了挨家杀,这可怪不得我金红强,是你逼的,大伙儿要怨也只能怨你了!”

金大牙说着说着把个脸子阴沉了下来。


周大勇的孩子大的才10岁,小的是六岁。他被金大牙这么一威胁,心里打起了鼓。

他想,出卖梁晴政委和盛队长是绝不可能的事,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孩子被杀。


想了一下周大勇说:“长官,不是我不指认,只是对天发誓这里真没解放军和游击队的人,他们对我并不放心啊,昨天晚上王队长带人袭击我家的时候,他们开紧急转移会议,都没通知我参加,就这么着一夜之间人都跑进了湖里,剩下的都是村里的良民了。”

“呵呵,既然村长都说这里没共军留下了,那就暂且相信你一次,如果接下来审查中发现你说的是假话,那我刚才说的就要再你身上兑现了啊。”


金大牙根本不信周大勇在说真话,他装着相信也就是为了让隐藏在村里的江南大队的人放松警惕罢了。他知道靠当年日本鬼子对付中国老百姓那套“三光政策”来对付这里的老百姓效果肯定不佳,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在里平暂时扎根,即使不能完全消灭了江南大队,也可以把他们在湖荡里拖瘦、拖病,甚至拖垮。

因此假如自己不怀柔一点,使村民更记恨国军和特务,想实现这个设想也是不现实的。


他想只要控制住村民,江南大队的人肯定要和他们联系的,再说,时间长了,留下的江南大队的人也一定沉不住气要和他们的队伍联系的,自己在这里边只要抓住一个机会,

就能致江南大队于死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