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第九卷,变 第一一章,同等报复(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030.html


蚬港,火焰仍在燃烧,屠杀仍在继续。


彭铮小心的走过走廊,脚下,逐渐凝固的鲜血在军靴的踩踏下逐渐形成一个个弥久不合的凹陷。建筑内,各个房间里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墙壁上,班驳的弹孔显示着之前战斗的激烈。横七竖八的尸体,似乎诉说着自己到死都不明白的疑问。


轻轻的跨过一具具尸体,彭铮在仔细寻找了每个房间后,最终来到那扇不显眼的房门前,咯拉一声推上子弹,彭铮斜靠在门边上轻微的推开一丝缝隙,立刻,一阵火星在他手边闪过,子弹擦着门边在铁板上打出一溜火星,随后跳跃着飞到不知那里去了。


门在推力下缓缓打开,一名裸露着上半身的越军士兵警惕的将自己藏在身后,小心的将手中的手枪对准坐在椅子上的屈俊杰的脑袋,死盯着彭铮出现在门口。


“把枪放下。”见彭铮走进来,对方立刻用蛮不错的汉语喝令道。


看了看被挟持的屈俊杰,又看了看对方嚣张的样子,彭铮仍旧端着步枪矗在那里,一动不动。


“把枪放下。”对方威胁着用力将枪口顶了顶屈俊杰的脑袋,再次喝令道。


“嘭!”还未等他把话说完,一直歪挂在对方胳膊上的屈俊杰就忽然将身子用力向后一撞,对方毫无防备,整个人顿时被撞了个正着,而在下一秒钟,彭铮的枪响了,子弹穿透屈俊杰的胳膊,翻滚着钻进对方的身体,身后,肮脏的墙壁上,顿时被涂抹上一层混合着血迹与碎肉的污渍。


在对方身体倒飞出去的同时,彭铮已经一步踏过去,利落的抱住屈俊杰,随后手脚并用的将他身上的绳索解开。


“你小子,怎么跑这来的?”看着彭铮出现在自己身边,屈俊杰虚弱的笑了笑随后问道。


“一路找来的,外面乱套了,我趁乱摸到警察军,才知道,你被抓这来了。怎么样,丢人没?”彭铮将之前紧张而激烈的寻找过程简略的说道。


“差点丢人,好几次还以为自己熬不过去了呢。”屈俊杰回想起之前的经历,心有余悸的说道。


“哈哈, 看你现在这身子骨,还能挺一会。”利落的解开束缚,彭铮一把拽起屈俊杰,猛的用力顿时因为牵动伤口,而让屈俊杰不由的一咧嘴。


“轻点,你小子逼供合适。”屈俊杰嗔怪的喊了一声,蹒跚着跟随彭铮向外走去。


门外,狼狈的景象让屈俊杰不禁一震,尤其看到那地上密密麻麻的尸体后,他立刻明白过来,彭铮之前所说的找过来,显然太过平淡,眼前所有的景象无疑向他昭示着,对方根本就是凭着一杆枪杀进来的。


“没事吧?”不安的回头打量了彭铮一眼,屈俊杰关切的问道。


“小意思,还没热身呢。”彭铮吹嘘道。


“你小子,可过瘾了,对了,任务怎么样,完成了吗?”屈俊杰嘿嘿笑了笑,再次关切的询问道。


“差不多吧,等出去再说。”彭铮含糊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搀扶着屈俊杰走出房间——


——当农德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中央委员会已经就他的提议达成一致,并且全票通过了这次提案。这次发生在蚬港的事件,恐怕只能用屠杀来形容,不,根本就是在屠杀。中国战机锁定的轰炸目标中,至少90%处在平民区内,而50%则完全是居民聚居地。


虽然伤亡还在统计中,但是庞大的预估已经是众人无法接受的了。万人级的伤亡,恐怕足以构成一个可以永远记载在历史之中的惨案。


“我们应该怎么理解中国人的行为,简单的误炸?还是告戒,威胁,或者干脆是示威?”农德孟冷冷的扫了周围的委员们一眼,再次询问道。


“中国人显然希望通过他们强大的武力试图胁迫我们屈服,可是他们忘记了,伟大的越南人民是不会轻易屈服的。”一名委员看了看左右的同僚,开口大声回答道。


“哼,中国人压根没有想用武力让我们屈服,他们根本就是在屠杀。不过他们显然忘记了,特种作战是我们最为擅长的。”一名身着军装的委员愤怒的接口道。


“是的,是该给中国人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他们可以依仗的武力,恐怕并不能让他们为所欲为。”身边,另外一人立刻附和道。


“现代战争,早已经超越了常规战的范畴,变为以特种战为主的方式,或许,我们从开始为了避免冲突扩大,就犯了这个错误,现在,是该拿出我们真实实力的时候了。”人群中一直默不做声的冯光青在沉吟了良久后,忽然开口说道,他的话,显然为整个讨论定下了调子,之后再没人继续发言。


“命令第305特工师,立刻出动,是该让中国人知道,游击战虽然是他们发明的,但是却是我们壮大的。”见众人没有异议,农德孟断然命令道。



彭铮不知道自己的任性到底带来了什么后果,此刻,他或许正保护着屈俊杰在哪处丛林里疗伤,而同一时间,在中越边境地区,无数全副武装的越南特工人员则趁着黑夜,迅速的越过边境,潜入到中国境内。


漆黑的黑夜和茂密的丛林显然成了最好的掩护,虽然有些人因为运气不好误撞进边境的哨所或边卡中,但是大部分人则安然的进入到境内,随后在短促的命令下,悄然将自己融入黑暗之中。战争的界限似乎从现在开始,已经彻底被模糊,前方和后方的定义也因此被推翻。


没人知道,第二天,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或许,事情也只能等到明天才可以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