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二章坚难起步 第三节对抗训练

acomlf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二少爷,有个事要与你商议一下。”章胞很少象今天一样扭扭捏捏的来与自己说话。这倒是让罗承续好一阵不习惯。


“有何事要商议的,说吧。”罗承续看了章胞一眼,虽然好奇,但是自己实在太忙。案头几十张报告要看。所以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再注意他了。


“这,二少爷……”等了半天,章胞也没有个话,罗承续只好再次的抬起头来注视着他,只见这家伙双只眼睛直盯着自己的双手:“何事?”


“二公子,这,弟兄们想自己练。这……。”


“那让他们自己练好了,你可以干别的嘛。”


“弟兄们觉是操典使他们的身手没处使。这……”章胞偷眼


“二公子!弟兄们也不是对你的那操典有意见。只是大家伙都觉是这打仗嘛,最重要的还是身手。这,不知?”


“我省得了,你去吧。下午操练的时候记得叫上我。”罗承续说完头也不抬的继续工作了起来。章胞没有想到自己左想右想了一个晚上之后决定今天在这里与罗承续就实战情况进行全面的讨论的计划却被罗承续几句轻描淡写的话给打发了。心里虽然不甘心。但是看到罗承续那巨量的工作也没有办法。反正下午还有机会,于是准备下午再与罗承续来解决这个问题。


果然下午罗承续照着他的承诺坐小船来到了盐场,还没有下船就看到了章胞和一干老粗们站在码头边等着自己。罗承续丝毫不在意他们的排场。今天的事情他在之前已经有过预计。所以他心理有着充分的心里准备。


一下船他就直接问章胞:“今天下午是在哪里操练?”


“回二公子。在树林里。”


“哦,对了今天早上我从自己的内库当中拿出来了五十两,今天大家进行实战操练好了。待会儿是给那些胜了的一方的。所以大家要好好干啊。”罗承续虽然说得不咸不淡的,但是却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打起了小鼓。五十在明代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虽然到时候分到手里的话每个人可能只有一两多,但是一个下午有这样的收入已经是“惊人”了。所以这些个练家子们还是暗暗的叫上了劲。


走了一会儿一行人就到了目的地。然后罗承续与章胞两人在高地上观察,但是离战场并不远。整个树林当中树木非常的茂密,离得太远的话就看不清了。双方使用的都是纯木制兵器,兵器上都有石灰粉。身上穿有明军卫所里买来的纸甲,木制兵器一但打在士兵的身上并不会受到多大的伤害。而且会留下一些白色的痕迹。而象手榴这样的武器则在其内部装有大量的石灰。并且其内部确实是有火药的,只是没有实战时的装药量大。所以一但炸开并不会对人有伤害却能够让爆点五六米内的人身上粘染上白色的石灰。所以这样的一场实战操练还是比较花钱的,一次下来至少需要三到五两银子。所以这些人使用的并不多。


双方在头上各自绑上不同颜色的头巾。然后互相分开。两个排长来到了罗承续的面前等待指令。而罗承续却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今日抓阄,我手里有两张纸,其中一张写着权。另一张则空无一物。你二人现在就可以抓其上一张。抓写有权字的那张则随你们自己安排今日武器方法。如果没有写的的话则照着战术操典进行。胜方则可以得到我的那五十两赏金如何?”


“多谢二公子。”两人于是依令各自了拿了一张。结果是一排拿到了权。而二排只是拿了张白纸。看到二排长失望的神情和一排长兴奋的样子罗承续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一段时间以来的的身处高位虽然没有让他产生什么王八之气,却让他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两人纷纷回位去进行今天的动员。其实也不用太动员,罗承续早早的就说出了今天的奖励还不让这些人心里如是小耗子在那里挠着一样的难受啊。所以早就等不及的要“教训、教训”对面那些挡着自己发点小财的家伙了。果然两个排长一回去才一会儿就听一了两边士兵大声的呼喝着。


然后在这边举旗示意开始之后两只军队就开始了对抗操练。只见二排依照操典的将三个班排成小阵,然后三个班一起形成一个一字阵。慢慢的在树林之间向着敌人平推过去。而另一边三百米外,一排则分成了如同散兵阵一样的松散队型,以树林为掩护慢慢的向着二排行进。


“这就是当年镖行里对付敌人的方法?”罗承续好奇的问道身边的章胞。


“不全是。”章胞其中在当年还很小,根本没有进入过镖行里。但是后来逃亡的日子反对与卫所兵打过几次,在章成的教导下理解了镖行的那一套:“镖行里对付截道的不会使用这么松散的队型前进。但也不会象官军一样人堆着人排列。在镖行里的时候趟子手们之间只要保持足够身边的人施展的空间就行。不然大家的身手展现不出来与官军有何异。不过二公子所安排的家伙着实厉害,所以这几天他们试了之后觉得大家若还象之前一样排列的话一但进入了连弩手的攻击距离之后那根本是在等着被人命中。所以现在他们的队型变得更松散了。”


不至于吧,后世的散兵线这么快就被这帮子人给琢磨出来了,还真是人材啊。罗承续心理嘀咕道。


“对了,二公子。您可有想过这些家伙的营头叫什么?”


“营头,这倒还真没有想过。”罗承续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两个排的名称。但是由于战斗就要开始了,所以他随口就应道:“就叫陆战队吧。”


章胞眉头皱在一起,显然他并不高兴。他并不喜欢这个名字。原本以为罗承续会给自己的第一支军队起一个响亮的名字,但是没有想到只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名字。


说话间两波人已经接近到了一百米之内了。很快一排的三个狙击弩手就开始发箭。但是由于一排的重要人物都呆在密集的藤牌手的后面。所以没有任何效果。就连阻止一排前进都做不到。不过也许是一排之人能够自由行动。所以一排的狙击手们可以在树木之间不断的躲闪,所以二排的狙击手们并没有急于发箭。


“那镖行里会使用密集的阵型吗?”罗承续看了看觉得一时还无趣所以继续的问道。


“谁说不会呢。若是碰上敌人人数太多,或是被伏击的时候为了保护财物就会使用更为密集的阵型,这样是为不让对方轻易占有人数优势,或是被对手突破才会这样。”章胞随意的说道。


“哦。”罗承续发现随着距离的拉近二排的三个狙击手也开始攻击了起来,不过他们的箭同样很难命中快速移动的一排人员。双方这段时间成为了六个狙击手之间的较量。但是显然场面更强于效果。而罗承续则发现非但一排会利作树木做掩护。二排其实也会。他们的每个班都会不自觉的在些一比较大的树木的边移动。只是与一排完全使用树木做掩护不同,二排是让树木成为他们盾墙的一种弥补。


很快距离接近到了五十米了,这时一排的战术机动开始了,只见他们阵型中间的人都停了下来,其中几个居然几下就上了树,显然是身手不错。而两边人则开始向一排的两翼继续的推进,由于他们是散乱的前进,互相之间的距离大,所以阵形的横向距离远大于二排。形成了包抄。


但是二排显然也发现了。二排也进行了相应的调整,他们将自己的左翼的一个班停在了战场中间的几棵大树边,背依大树结阵防御。而中间的一个班和右翼的一个班都压向了一排的左翼。显然他们是准备利用一排互相之间距离远的缺点了。


于是整个战斗的第一次高潮很快的到来。首开记录的是一排的狙击手。他们都爬到了树上。结果二排左翼在结阵的时候一个连弩手不小心头部就中了一弩。只好灰溜溜的举着双手退了出去。不过二排也很快小心了起来,三个狙击手短时间再没有得手。但是战斗真正激烈的发生的地方却不是这里,而是两个攻击一排左翼的班。他们排着密集的阵型前进。如同拳击手的两个拳头一样打象一排的左翼。于是在第一个退出的二排士兵被击中了之后二排的两个班就都看到了零星的几颗手雷向他们飞了过来。于是他们照着操典的要求前面的藤牌手们都蹲了下来。而后面的连弩手则趴在他们后面。结果是雷在他们身边几米之外炸开,而趴在地上的二排连弩手们身上没有一点石灰,藤牌手们身上也没有石灰。于是他们马上爬了起来继续的前进。而一排由于分得散又是在草丛和大树之后,所以二排还是没有急于发动进攻。而是再次照着操典的要求蹲下来向着“敌人”继续推进。


再前进了二十米,并同样躲过了一排零星但是不间断的手雷之后二排的士兵们开始发动攻击。首先是一排的一个连弩手从树后闪出来扔手雷的时候,没有藤牌手的掩护整个上半身都暴露了出来。被一排的两个狙击手同时发现,给果胸口中了一箭,只好举起双手退了出去。然后是那些在草丛当中推进的一排藤牌手们。他们在草丛当中小心的排成一线前进,突然发现天空当中几个小黑点由远及近。于是他们忙照着操典蹲了下来。但是与刚才他们打击二排不同。这次他们分得很散。而二排的手雷很集中。加上这时他们离二排很近了。手雷除去了在他们的前面之外,在他们的左右和后面都有下落,而一面藤牌哪能够防御这么多的方向呢。结果二排付出了五颗手协之后。两个满身石灰的一排藤牌手也退了出去。


还没有等一排作出反应的时候又是八颗手雷向着另一个方向扔了出去。这回又有一个藤牌手退了出去。由于二排的连弩手们都是在藤牌手的掩护后面蹲着扔雷的,所以他们扔不远。但是一排却无法有效攻击到他们。而一排由于人数本就比二排少(不带狙击手十二个人),又不敢站起来扔手雷一排的连弩手们并没有一次全部投入。他们一站起来就会被攻击。所以手雷都没有准头。其实二排也没有准头,但是他们集中在一起听从号令一次扔得多。瞎猫也能碰上死耗子。


于是一顿手雷大战之后二排依赖团体力量,在自身付出一个狙击,两个连弩手,三个藤牌手之后得以扫去了一排的四个藤牌手,二个连弩手。而双方很快进入了“零距离”的接触。四个藤牌手从草丛里跳了出来。与受到了重创的二排右翼的班接触。而十米外,两个连弩手也从树后发动进攻。


但是这种亡命式的进攻效果不大。二排的人照着操典,对敌的藤牌手架住了“敌人”。身边的藤牌手或后面的连弩手则乘机攻击敌人。不一会儿四个藤牌手就纷纷的多次被命中。一一的退了出去。而那两个连弩手也很快被狙击手们请出了战场。于是整个战场之上一排完成了对二排左翼的扫除。就在这个时候二排长冷静的观察发现自己的左翼的那个班一直都在边打边退。这时他们的左边已经不是自己人了,而是一排的那个掩护狙击手的几人。而他们的后面就是三个狙击手。不到三十米的距离双方都展开了全力的攻击。一排只有九个人,但是却有手雷,而二排虽然有两个不完整的班,但是却没有手雷。结果二排首先发动了攻击中是的那个班原本就是完整的,四个快弩手只在对方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各射出了两箭。结果“击伤”一个对方的藤牌手,“击毕”一个快弩手。但是他们却发现有两颗手雷落在了他们身边不远处。结果二排在付出了三个藤牌手两个连弩手才“消灭了眼前的几个人,但是由于三个狙击手离得远一些所以只有连弩手们压制住了他们。而没有能够消灭他们。结果三个狙击弩手虽然之后一直得不到好机会攻击,但是却一直牢牢的吸引着这个班的注意力。因为在刚刚的攻击当中有两个人都是被狙击弩手干掉的。


话说回来,二排的左翼的这个班真是劳苦功高,居中防御的时间里,连续的被狙击手和一排右翼攻击。结果只好依靠着时不时的手雷来支持着居面。由于被高处的狙击手们压制着。所以一排右翼得以无所顾忌的随时随地的把手雷精确的扔向他们。所以在连接着失去了三个连弩手和两个藤牌手之后他们才开始后退。但是已经晚了,一排右翼在他们无法的压制之后得以快速的接近了他们,转瞬之间一排的藤牌手们就得以接近到了他们的面前,开始进行肉博。此时一排右翼的人数远多于二排左翼的这个班。有十个人之多。但是他们是分散的单独与一个整体的班作战。所以肉搏当中他们很快被二排利用整体短时间内以多打少的“干掉”了两个人,不过二排的这个班也再次失去了一个连弩手。于是一排右翼不再急于进攻。而是不断的利用连弩手来压制二排。而这个班也因为失去了所有的连弩手而无法对敌人进行压制了。但是一排的藤牌也并不再接近。这样二排才得以除除的后退。因为一排的连弩手根本无法有限的杀伤到结成半圆阵的二排人员。然后就在二排的另外两个班正在忙着收拾着远方的一排左翼的时候,二排的左翼的最后几个人正在慢慢的后退。并且在后退过程当中一个不小心的一排连弩手还被二排的狙击手给“击毕”。


于则他们的后退,于是一排的三个狙击手不得不从树上下来。树林的密集使得他们一但离得远了之后就无法有限的威胁到二排了。然后在他们下了树之后很快威慑力骤然下降。二排左翼的这个班的人突然发现头顶上时不时会出现的弩箭消失了。于是他们后退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毕近他们后退之后另外的两个的班的侧面就都暴露出来了。所以他们只能够停下来等着“敌人”。并继续的吸引二排的注意力。


好在他们吸引了二排了注意力。才使得另外的两个班在解决了一排的左翼之后得以有时间回复。之后的遭遇战更是与这个班的付出不可分割。不过就在他们被二排最后的连弩手和藤牌手们联手打击的时候二排右翼的那个不全的班也赶到了。由于一排右翼的全面进攻,所以他们的人员也都暴露了出来。结果很快二排的左翼的这个班最后的狙击手也在一次攻击当中被两个连弩手干掉了。而一排的藤牌手快速压上。与二排左翼的藤牌手进行强攻。而连弩手也在后面时不时的放冷箭。这样二排虽有阵型却不敢轻易的出击。但是突然树林的右边二排的右翼赶到。于是一排的连弩手不得不单独面对对方的组合。很快一一的被“击毕”。而剩下的藤牌手也在两个班的联合打击之下“全军覆没”。


而另一边一排最后的三个狙击手也在被连弩手们不断的压制之后而最终失去了战斗机会而投降了。这次实战会操以二排的最终惨胜而结束。罗承续也得以在嘴边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的操典虽然有着巨大的不足,但是思路基本正确。得到了胜利的二排自然是兴奋易常。而一排也惊讶于他们的身手在这样的整体作战面前确实是无法再占有优势了。而章胞显然是极为不好意思。他惊讶于罗承续的执着。如果不是这样的战斗来检验的话自己是无论如休也不相信能够发扬身手的情况下他们居然会败给了不能发扬身手的“落后阵型”。而罗承续一开始就执着于这一点。在几乎没有任何人的支持之下坚持着自己的观点。而章胞自认是没有这样的觉悟的。


罗承续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把二排的银子一发,然后就回去了。今天的实战会操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自己来总结了。其实今天他自己也吃了一惊。一排如果不是多次的失误的话原本也是有机会得到胜利的。于是他对着章胞道:“尽快把报告给我。”然后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走了。


晚上他就得到了章胞的报告。整个实战会操当中有许多的问题在今天被暴露了出来。比如狙击手没有掩护的时候连上箭的时间都没有。之后一排的三个狙击手被二排的一个班追着跑就是明证,但是显然他们没有分散开跑,不然其实还是有机会上箭的。再如连弩手在整个战斗当中有限攻击距离都没有超出过三十米。由于攻击短,所以他们多次被狙周手击中。就算是有藤牌手的掩护也不例外,但是他们在近距离却能够有效的压制任何敌人。体力好的几人一分钟最高达到二十支箭的射速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是机枪一样的武器,但是在使用高射速的代价也很明显。就是高体力消耗。一排的许多连弩手们到后来都完全脱力就是证明。而他们每人平均都射出了一百五十多支箭。最后就是弩藤牌手们单独作战的时候远没有与联合在一起的时候威力巨大。


同时罗承续也发现虽然让三种兵力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能够形成互补,但是如果面对的敌人不是象已方这样的中近远安排得体的团队的话他们以散阵对敌的时候其实不一定就会吃多大的亏,同时还真是如那些练家子们所说的一样,这样更能够发扬他们的身手的特点。所以罗承续说干就干。很快发展出了一套以班为单位的散阵,在复杂的地形当中推进的时候可以藤牌手两两在前。后面几米外则是连弩手,再后面则是狙击手。这样反在对付少量的敌人的时候进行追踪或是与敌周旋的时候会有更好的机动性。毕近大家结个半圆阵在走的时候速度是无法太快的。这点在二排中间的那个班追一排的三个狙击手的时候就有体现。怎么都追不上。


而当章胞在第二天看到了罗承续新的战术操典的时候那处激动的神情真是让他难以忘怀。这帮练家子对于单打独斗还真是有天生的爱好。


解决了练兵了矛盾之后罗承续再次专注于其他的安全问题之上。开始着手解决它们。他调了正在建设新的小屋的张耀袓部长来加固大木寨,并在外围建设栅栏。他很清楚,这样完全使用木头来建设主体的防御设施是不坚固的,敌人只要有发火的武器或是大形的攻城器械一类的话那这里被攻破都是时间的问题。所以在最近他不断的安排更多的人来用石头加固大木寨。然后在寨外不断的设置各种的陷井。还让孩子们挖起了濠沟。把所有的食物都搬进了寨内。


原本他还想要做一些如刀车等防御当中可以用到的东西。但是岛内并没有合适的做细活的木匠和铁匠。虽然新迁来的人里也有一些是做过木匠和铁匠的,但是几人手艺都一般,做些农具还可以,做武器还差了些于是罗承续不得不暂时放弃。


在这个过程当中罗承续的统筹和组织能力得到了极大的锻炼。同时也体会到了双屿的不足,那就是资源太少,人材更是不足。什么东西都要从外面运来,这使得只有一只船的他们运输能力捉襟见肘。而买新船没钱,目前几个月来因为开销巨大,所以私盐生意虽然不错,但是他们的收入依然是个不高。而且在明朝也不是想买船就能够买得到的。想自己动手的话没有高质量的木材和船坞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原本如果是正常的商船还可以请海边的渔民帮着运一些东西。但是他们又是朝庭通辑的人,从安全考虑还是放弃了这个计划。而顺风号在这样每天高强度的运输环境又无法进行定期的保养的情况下正在不断的恶化,而对此罗承续毫无办法。要知道他每天忙的事情可多了。


而除去这些之外罗承续还得编写教材。罗承续的教材与后世不一样,里边主要以字为主。而不是以文章为主。这样能够让这些人更快的记住这些字。更快了进入他的设想体系当中来。虽然罗承续想过代入简体字这些人可能会学习得更快,但是后来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因为简体字实在是太过于的惊世骇俗了。每一个字他都要用一些故事与成语来让下面的人记得更牢。所以材料方面又因为左选又选的。自然花去他大量的时间。所以现在罗承续除去每天早上一个时辰的功夫课(现在石锁是老师了,周清云依然有时间就会来)和一个时辰的文化课(他教人家)之外。当然除去教人家之外罗承续还要不断的深造。首先就是学习戚继光的《纪效新书》。然后还有大量其他的计划要看,大多与这个时代的格物与军事方面有关的书。其本上每天都能够看到罗承续走到任何地方手中都拿着几本书。


最后是工业制作的指导和民团操练也花去他大量的时间。自从小工棚里大量实用的工具被带过来之后罗承续虽然自己不作,但是却带出了几个弟子来负责制作。原本阿木如果在的话,领班人自然就是阿木。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工匠了。同时也是最为忠心并且了解罗承续小工棚式管理方式的一个工匠。但是现在他却音信全无,李二狗在打听消息的时候也不会注意这个罗家的下人。所以罗承续现在实在没有一个好的工匠头子。


所以岛上制作的大量家俱都是罗承续亲自指导几个孩子与两个想做这行的后生做的。使得罗承续一行人得以顺利的住进了大木寨里。但是这些人的能力也就这样了,没有物理和化学知识的他们不可能象罗承续一样的制作出带有科学技术的器物,所以罗承续不得不经常来指导一下。


加上没有玻璃匠和铁匠的情况下他无法大量制作手雷、连发弩。而象狙击弩这样的“高科技”产品就更别谈了,光是那两个水晶镜片就无从谈起,大量的配件都是从外面买入的。所以罗承续最近一段时间除去了让徐氏亲兄弟们去找孤儿之外还在找一些不得志的各种工匠。就是个残废也问题不大。可是这样也是困难重重。


所以有了以上这些事情罗承续想不忙实在有点难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