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十二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8 3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URL] 事情很快就弄清楚了。 那个粗壮的汉子真名叫做张林,绰号张木木,是那个张学林副团长的贴身警卫。其实唱二人转出身的张林就是因为长得有点像张学林副团长,所以就被张学林副团长看中然后把他留在身边当了兵,有时还让张林当他的替身;矮胖子叫朱非,绰号肥猪,原来是个厨子,也被张学林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事情很快就弄清楚了。

那个粗壮的汉子真名叫做张林,绰号张木木,是那个张学林副团长的贴身警卫。其实唱二人转出身的张林就是因为长得有点像张学林副团长,所以就被张学林副团长看中然后把他留在身边当了兵,有时还让张林当他的替身;矮胖子叫朱非,绰号肥猪,原来是个厨子,也被张学林副团长看中,成了张学林副团长的一个副官,而被处决的那个人是张学林副团长的贴身警卫班长。

918事变的当天,张学林副团长在沈阳城里得到了消息,带着自己的警卫班以及副官、医生、厨子一大帮人逃出了沈阳,可是跑着跑着就跑散了,这三个人就带着张学林副团长的部分东西逃到了这一带,可是谁对这里也不熟悉,后来还是肥猪出面,用他们随身携带的手枪换了点粮食和老百姓的旧衣服,准备连夜把东西私分然后各奔东西。后来遇到了眼镜儿他们这帮子溃兵,那个警卫班长出主意,让长得和张学林副团长有点相像的张林冒充张学林副团长,想把这伙子败兵收拢起来也能为自己壮胆。肥猪挨打的时候喊张副团长是因为他经常和这个假扮的副团长出去招摇撞骗,喊得有点顺嘴,所以才喊那么一声。

欧阳、眼镜儿、海军和刘萧四个人相互看了看谁都没有说话。

肥猪和张林紧张的看着这四个人的脸色。

他们绝对想不到,其实这四个人也是冒牌货,而且比他们一点也不次。

刘萧凑到了眼镜儿身边:“怎么样?戏还演下去吗?”

眼镜儿看了看肥猪和张林,又看看身边这几个人,点点头:“豁出去了!演!”

欧阳和海军低声问道:“怎么演?”

眼睛儿看看张林:“就让他继续演咱们的副团长,到时候咱们把他一供,让他跑不了不就行啦!”

“我看,咱们还得给他们两个上上戏!”欧阳的坏水冒了上了来。

······

张林这一次又变成了张学林副团长。

眼镜儿规规矩矩的把张副团长“请”到了大家面前,正式的把这个张副团长介绍给了大家。

毕竟经常的和张副团长交换角色,张林还是有那么点派头,而且这个张学林副团长自打提到补充团当这个副团长的那一天起,除了搂钱就没怎么到队伍里去过,补充团的大部分人甚至没有见过这个副团长,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是自己的副团长。

几句话讲过,眼镜儿“请示”了一下张学林副团长,部队就开始继续的启程。

可是陈二愣子心里没有底,他拉了一下眼镜儿的衣角,小声的问道:“参谋长,我这打了副团长的怎么一点事儿也没有啊,是不是憋着到地方收拾我啊!”

眼镜儿想笑:“没事的,我已经替你说过好话啦,你放心吧!”

陈二愣子瞪大了眼睛:“真的,参谋长,你可别糊弄我!”

不等眼镜儿说话,欧阳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下心,有我们呢!他要给你小鞋穿,我们也不干!”

陈二愣子赶紧给这二位作揖:“那句多谢啦!”

······

想走进闾山东山的话就必须要走四方台。

四方台是遏制闾山的一个重要门户。

顾名思义,四方台之所以叫做四方台就是因为村子边上有那么一座四四方方的土台子。

有人说那是点将台,也有人士考证说那是拜山台,林林总总说法不一。

那里就是郎卫华的老家,薛山的老家在大山里面,但是必须要通过四方台。


今年眼看就是一个丰收年,四方台的乡亲们个个都很----

不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

因为今天四方台的大财主兼村长、绰号“流脓”的刘农带着他的狗腿子又跑来要债了。

四方台所有的人家没有一家不欠他们刘家的阎王债,只是多与少的问题。

伴随着小铜锣的敲击声和“到大台子集合”吆喝声,四方台的老百姓无可奈何的慢慢腾腾的走出了家门,好像只要慢走几步就能躲过刘家的债。

······

“刘家的钱还不完,卖儿卖女卖耕田----”

郎卫华看到家乡的第一眼就想起了家里人唱的这首歌。

可能是想起了什么事儿,郎卫华的脚步加快了。

“大家都打起精神来!”眼镜儿以便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一边大声的喊着。

队伍渐渐走得整齐起来。

欧阳和海军一边一个夹着张林(铁血ID :裂云)张副团长走着,欧阳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张副团长,还有钱吗?”

张林犹豫了一下:“有!欧阳排长用钱干什么?”

欧阳把嘴一瘪:“我姓欧,不姓欧阳!”

“是是是!欧阳排长说得对!”张副团长赶紧点头,心里却在想:这叫什么事儿?就算我是假的副团长,那也是你们逼着我干的,哪有这样一个排长这样对待一个副团长的!

欧阳也不想在跟这个张副团长计较了,他小声的说道:“张副团长,郎连副家里很穷,我们好歹也是他的袍泽兄弟,尤其你又是他的副团长,怎么也得留个养家钱吧,就当他提前领了军饷!”欧阳这个大学生家里很有钱,有钱的孩子说话办事那就是大方,可张副团长把嘴一咧:“欧阳排长,钱的事情你最好去和严参谋说一声!”

欧阳狠狠捏了张副团长一把,张副团长只好挤眉弄眼的忍住:“我跟他说!他要给我我就不管你要了!你个副团长是干什么吃的!”

张副团长苦着脸:“我这不是被你们给逼的吗?”

海军赶紧劝欧阳:“欧阳,这不到了村边上了吗,一会儿咱们直接跟眼镜儿要不就完啦,你干吗非得难为张副团长呢?”

欧阳听海军这么一说不说话了,不过他还是有点不甘心,转回身看了看肥猪:“我说朱副官,你兜里还有钱吗?”

朱非看了看欧阳,又看了看身边的陈二愣子:“欧阳排长,我是一个大子儿也没有啦,不信你可以问问陈副排长!”

陈二愣子笑笑:“连鞋底都找过啦,他浑身上下除了那身衣服啥也没有啦!”

“这可咋整?”欧阳一边看着张副团长一边小声嘀咕着。

张副团长把脸转到了一边,再也不敢和欧阳说话。

“严参谋有令:加快脚步,就要进村啦!”前边的人传过话来。

······

郎卫华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家里只有一个弟弟和妹妹。

当年如果没有百家饭,郎家这三个孩子只怕早已经化成枯骨。

郎卫华当时为了那两块大洋的军饷,一咬牙一跺脚投了保安队。这几年他的军饷基本上都给了家里,以至于自己说媳妇的钱都没有积攒下来。

“大华哥!真的是大华哥!”村口的狗蛋看见了穿上一身东北军军装,脖子上是一横两颗三角的硬牌牌,腰里挎着盒子炮的郎卫华带着队伍回家的时候喊叫着迎了过来。

自从队伍找到了肥猪换衣服和粮食的那户人家,把两支崭新的全套的盒子炮用五块大洋收缴了回来以后,那个警卫班长脖子上的中尉领章就戴到了郎卫华的脖子上。就是那个张副团长亲自给这个和日本人打过仗的郎卫华少尉授衔和授枪,也就是从那天起,郎卫华从保安队的少尉变成了东北边防军第七旅补充团的中尉副连长。

其实这都是眼镜儿他们四个人商量以后得出来的结果:这四个人没一个会打仗的,而且没有带兵的经验。之所以他们看中郎卫华的原因除了这些,最主要的是他不是原东北军的人,对四个人不知道底细,给他这么一个虚衔换来的好处很多,至少他们能拉拢一个人过来。

“大华哥!这次怎么带着队伍回来的?你回来的真是时候,流脓那小子又来要债啦!现在正在大台子那儿集合哪!”狗蛋拉着郎卫华的手不放,“大华哥,你去说说,等粮食下来再还行不?”狗蛋的话里几乎全都是哀求。

欧阳和海军、眼镜儿、刘萧这四个人都皱了皱眉。

电影电视剧里那些地主老财逼死人命抢男霸女之类的事情他们看得太多了,四个人没有一个人不恨这些地主的,今天这事儿让他们碰上了,那就没的说。

郎卫华听狗蛋这么一说,有点为难的看了看身后的这几个人:“严参谋,你看,能不能先借给我一些个钱,我替乡亲们先还一些债,要不然的话----”

眼镜儿看了看张副团长。

张副团长赶紧满脸带笑。

可是眼镜儿把刘萧、欧阳和海军三个人喊到一边,四个人商量这事该怎么办。

欧阳和海军全都主张按照红军的那一套打土豪分田地的办法把这个地主收拾掉,刘萧表示反正现在是无法无天的时候,怎么干都行,不过不同意欧阳和海军杀掉地主全家的做法。

眼镜儿偷偷用手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张副团长,小声的说:“咱们让他出头,出了什么事情都让他兜着,只是千万别过火!”说完想了想,“最好让陈二愣子和骡子他们去干,你们就在旁边盯着,我负责让张副团长出头,怎么样?”

欧阳点了点眼镜儿:“馊主意都是你出的,可是到最后你却是最干净的,你这小子!”

海军也是一笑:“那刘大哥就负责把受伤的弟兄看好不就行啦!咱们就这么说定啦!”

四个人分好工以后就回到了队伍里。

郎卫华焦急的看着眼镜儿:他知道,这个上尉参谋才是这支队伍的主心骨,什么事情都得和他商量。

眼镜儿冲郎卫华笑了笑,把张副团长拉到了一边。

谁也听不到他们两个在嘀咕什么,人们只是看到张副团长在一个劲儿的点头,脸上还多少带着一点喜气。

等张副团长和眼镜儿走回来的时候,张副团长径直走到了郎卫华面前:“郎连副,不,郎副连长,你前边带路,今天我替你和那个债主子说清楚!”

郎卫华马上“啪”的打了一个敬礼:“多谢副团长!”

“副团长?”狗蛋看了看郎卫华,又看了看张副团长,嘴巴里可以丢进一个鸡蛋,不,鸭蛋也可以。

“你叫什么?”欧阳拍了拍狗蛋的肩膀。

狗蛋手足无措起来,他用破袖子蹭了蹭鼻涕,怯生生的说道:“我叫狗蛋!”

欧阳点点头:“狗蛋,去,给你那个什么大华哥带路,就说你大华哥这趟回来把你们全村的债都还啦,听到没有?”

“真的?”狗蛋犹豫的看着郎卫华,郎卫华犹豫着看了看眼镜儿和张副团长他们几个。

张副团长把手一挥:“叫你去说你就快去,谁家要是少了一个人不去集合,他家的帐就不算啦!”

狗蛋又看了看郎卫华,这次郎卫华是点了点头,于是狗蛋就窜了出去,一边大声的喊叫着一边往村子里面跑。

“多谢副团长和严参谋!”郎卫华又敬了一个礼。

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郎卫华的眼眶红了。

······

刘农的几个狗腿子正在土台上狐假虎威的咋呼着,忽然看见村子里涌出了一大帮子的人,老老少少几乎能动弹的都出来了。

“少爷,别是他们要闹事吧?”一个狗腿子有点心虚。

刘农也纳闷:平日来要债的时候那是喊了又喊叫了又叫,最多一家来一个,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晃了晃膀子:“怕什么?你们手里的家伙那是烧火棍呐!”

管家凑了过来:“少爷,我看势头不妙,咱还是先躲躲吧,你看,那边来了一帮子当兵的!”

“怕什么!”刘农壮了壮胆子,“有我呢!几个丘八怕他干什么?”

“不是,少爷,你仔细看看,好像有当官的!”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