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沿西路军路线骑行] 红军女俘虏挑了马家军的老实娃

yuanlu115 收藏 0 141
导读:西路军的事情很神秘,而且关于他们的种种总是众说纷纭,偶然间在网上发现了两个疯子竟然自己骑车去探访西路军当年的路线,真是勇气可嘉,西路军本身已经很让人好奇了,这两位的行为就更让人好奇了,转到这里让大家一起分享和好奇一下。 找到了薛家村,找到了故事即将开始的地方。 薛家村大家都知道薛生成。薛家村不难找,就在距红古近10公里的国道边,薛生成在薛家村里的小学教语文,找到他挺费劲。 大家都知道薛生成是因为他妈妈年桂英,她是一位西路军女战士。 薛生成教书的学校不大,挺简陋但很整洁。在办公室,老师

西路军的事情很神秘,而且关于他们的种种总是众说纷纭,偶然间在网上发现了两个疯子竟然自己骑车去探访西路军当年的路线,真是勇气可嘉,西路军本身已经很让人好奇了,这两位的行为就更让人好奇了,转到这里让大家一起分享和好奇一下。


找到了薛家村,找到了故事即将开始的地方。


薛家村大家都知道薛生成。薛家村不难找,就在距红古近10公里的国道边,薛生成在薛家村里的小学教语文,找到他挺费劲。


大家都知道薛生成是因为他妈妈年桂英,她是一位西路军女战士。


薛生成教书的学校不大,挺简陋但很整洁。在办公室,老师们对我们很热情,娃娃们很好奇,但很快,我们便进入了正题。


“您母亲是西路军战士?她怎么称呼呢?”我问。

“是啊,她叫年桂英,是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的。”薛生成回答。

“您母亲哪一年出生的呢?”我说。

“大约1919年或20年,没文化(年桂英),弄不太清楚。她79年就过世了。”

“那西路军西征时她才十六七岁!”

“是呀,不过听她说那时娃娃兵多得很,还有10岁的女娃娃。她是1932、33年在四川随父母要饭时跟队伍走的。”

“那应该就算是入伍了。”

“对,她过过草地,走过长征。”

……

“那您父亲呢?”我又问。

“他叫薛世发,民国十八年因为要养家糊口,当的马家军。” 薛生成回答,紧接着又强调:“要养家糊口,他才当的马家军。”

“马家军也没什么呀,马家军也打过日本人,马家军还粉碎过三次西藏独立。”(应该是从马步芳爷爷到他三代间做的事)为了消除薛生成的顾虑,我接着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什么事都得一分为二地看,连对毛主席都讲功过。”

“他当时在马家军哪支部队?”我又问。

“不清楚,只知道守过张掖,他很老实,马家军纪律可严了,训练也很苦。”

“是吗,难怪西路军那么惨?”我说。

“当时红军没到西北打过仗,情况不了解。” 薛生成说。

……

“那您母亲父亲是怎么……”我问。

“我母亲是在倪家营子被俘的,然后被带到张掖。” 薛生成说。

“我看书上那时是马家军挑人,挑到的……”

我还没说完薛生成说:“是真的,我父亲老实,还是母亲挑的他。”

因为有所顾虑,我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换了个话题:“那时杀了不少人吧?”

“是呀,受伤的,病的全活埋了,我母亲算幸运的了。”

“那您母亲是怎样被俘的呢?”我问。

“在倪家营子被围了,张**说‘姐妹们各自逃命,咱们以后再团聚。’然后就跑了,回延安了。”薛生成说。

我没听明白:“什么?谁说?”

“姐妹们各自逃命,咱们以后再团聚。张**是她们团长什么的。”

“哦,是她们首长说的,”我说:“姐妹们各自逃命,咱们以后再团聚”我自言自语道。

“她们被围了7天7夜,没吃的,没喝的,就被俘了。” 薛生成说。

……

“那您父亲母亲后来过的怎么样?”我问。

“唉,老百姓呗,普普通通过日子么。”薛生成说。

文化大革命没事吧?”

“被批斗,我父亲是***(没记清),母亲是叛徒特务自首变节份子,” 薛生成边说边比划:“脖子上挂个大牌子,头上也顶个高帽子,批斗还打。”

他接着说:“那时我还小,白天晚上都不敢离开她身边,不然就抹脖子上吊了。”

“后来平反了吧?”我问。

“平了,后来还发补助。”

“哪一年平反的呢?”我又问。

“哪一年?”薛生成陷入回忆,周围的老师七嘴八舌开始帮助他回忆:“应该是80年左右”,“早些吧”……

这时薛生成回忆起来:“去世前2年,对,平反过了2年他去世的,1979年去世,应该是77年左右。”

……

“能去家里看看吗?我想拍一下您母亲父亲的照片。”我说。

“能啊,但是照片没了,就剩母亲一张小的了,父亲的早烧光了。”

“为什么呀?”

“那时马家军排长以上都划做反革命,不能跟别人说他的事,怕,就把照片都烧了。”

……


到薛生成家里了,不大的农家小院,土坯房,房间很干净,陈设简单。他的妻子、儿媳和未满周岁的小孙子在家,自始至终给人热情、质朴的感觉。在他给妻子介绍我们时,我说:“西路军的事,知道的人太少了,我们就是想沿着西征线走走,了解一下。”


薛生成语重心长道:“红军最亏的就是西路军了,最惨,还最冤!”


直到薛生成拿出来我们才确认,年桂英仅存的小照片竟然是《红军流落人员证》上的小照片!看到照片,我竟然有些想哭,那是标准的历经苦难磨难的农村老太太,很瘦,皱着的双眉,薄薄的双唇无奈地略向下撇,忧郁的眼睛望着我。


交谈中,薛生成一直很平静,总是乐呵呵的,包括说起母亲父亲的苦难时。交谈后我们得知,他对西路军为什么西征的看法和主流论调一致——是张国焘走分裂路线,但他其实并不确定,却也不愿去多想。他对现状很满足,孩子都大学毕业了,自己工作很喜欢,待遇也好。他告诉我们附近西路军女战士还有两位,也早去世了,他们的儿子要么已不在本地,要么已经去世了。

我们照了许多照片,学校、家里、薛生成和他的家人。交谈的过程大部分也都录了像,等我们回去后整理一下,以后会拿出来给大家看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离开薛家村时,我们很激动。这意外的收获,让我们越来越认识到此行的必要与意义!今天这番交谈中,有很多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内容,现下我还不敢妄作评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