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四十六章 美惠子真心认主

wenphon 收藏 4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支那人,你放心,我们媚忍是最重承诺的。我既然输给了你,当然要做你的女奴,好好地服侍你,不过……”隆川美惠子把嘴贴在王辰龙的左耳边,咬着他的耳垂说道,“不过你是个支那人。本来,我是不讨厌你们支那人的,都是清秀子那个贱人。她不是我们媚忍的人生的,可她天生媚体,最适合修练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支那人,你放心,我们媚忍是最重承诺的。我既然输给了你,当然要做你的女奴,好好地服侍你,不过……”隆川美惠子把嘴贴在王辰龙的左耳边,咬着他的耳垂说道,“不过你是个支那人。本来,我是不讨厌你们支那人的,都是清秀子那个贱人。她不是我们媚忍的人生的,可她天生媚体,最适合修练媚功。她十四岁时被门主看中,开始修炼媚功,进步神速,只花了六年时间,她就超过我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我又不了解你们媚忍。”耳垂不仅对女人敏感,对男人也一样。

“你知道吗?”隆川美惠子双手捧着王辰龙的脸,一脸不甘,她的脸几乎贴着王辰龙的脸,“清秀子没出现之前,我是媚忍门六十年来最有天赋的人。门主的女儿四岁时,就病死了,这样,我就是下任门主的最佳人选。从那以后,十三岁的我,就被当做继承人来训练,地位,仅在门主之下。”隆川美惠子越说越激动,脸色也越来越红。

“一个不到二十人的小门派,小小的门主有什么了不起的。”王辰龙不以为然地说道。他还伸出舌头,添了一下隆川美惠子的娇唇。

“你知道什么?”对于王辰龙用舌头偷袭自己的娇唇,隆川美惠子并不生气,还吻了一下王辰龙的嘴唇,接着说道,“不要小看我们媚忍,连天蝗都忌惮我们三分。当年,倒幕运动时,我们媚忍受雇于德川家,杀了不少天蝗的人。明治天蝗派出最厉害的几个蝗家忍者对付我们媚忍,令我们媚忍损失惨重,一百多人的媚忍,只剩下不到三十人。不过,最后那几个蝗家忍者还是死在当时的门主手上。此后,天蝗再也不敢小看我们媚忍,没有派人追杀。德川家倒台,天蝗掌权,我们媚忍与德川家的雇佣关系也解除了。

直到现在,天蝗也不敢对付我们媚忍。在忍者中,我们媚忍是最神秘的,也是最令人害怕的。一不小心,自己突然会被自己最亲近的人杀掉,杀他的人什么也不知道;又或者,无缘无故,自己会剖腹自尽;男人会割掉自己那玩意……咯咯咯--

你说,媚忍历不厉害,可不可怕?很多有权势的人,包括天蝗,都想掌控我们媚忍,可是没有人能掌控我们。所以,他们对我们很恭敬,很畏惧。”

咦,我的手有点知觉了,太好了,王辰龙终于感觉自己的右手食指轻轻动了一下。小娘皮的,继续说,继续说,等老子恢复了体力,嘿嘿嘿……

“门主一位,一般都是传给门主的女儿。没有女儿的或是女儿死了的,就在下一代中选取天赋最高的人继任门主。再过两年,门主就会退位,我就是下一任门主了。可是,都是那个清秀子,她太优秀了,天赋太高了,她的媚功已经突破第八成,开始练第九成了。而我,从三岁开始,到现在,只练到第七成,再也上不去了,门主之位就轮不到我了。我恨她,我讨厌她。”突然,隆川美惠子双手掐着王辰龙的脖子说道,“她不过是个半路出家的,凭什么和我争门主之位,凭什么,凭什么?一个含有四分之三支那血统的支那人,支那人……”

“咳咳,我说……我说,美惠子……小姐……咳咳,难道……你们媚忍……门主……不,不在乎……血统……吗?”其实王辰龙一点也不难受,为了拖延时间,只得装作呼吸不畅,断断续续,一边咳,一边说。

“当然不在乎,我们媚忍的创始人、第一代门主--玉花媚樱,她的母亲就是支那人,她的女儿、媚忍的第二代门主,她的父亲也是一个支那人。还有,据说上一代门主的父亲也是个支那人,我们这一代,也有几个生父是支那人的。”

“这不就结了,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个,那个叫清秀子的天赋比你高,让她当门主得了。这样,你不还是媚忍里的二号人物吗?……”

“我不甘心,不甘心,你知道吗?”隆川美惠子松开手,抚摸着王辰龙的胸肌,“我们媚忍,都是媚忍生的,只有她不是,她不是,她凭什么和我争。如果是其她姐妹,我才不管她们的父亲是不是支那人,只要她能超过我,我不会和她争。可是,清秀子,那个贱人,她不行,她不行!!”隆川美惠子捶着王辰龙的胸膛说道。

我靠,是个心有不甘的小女人。嗯?手掌可以动了,太好了。

“既然她清秀子比你优秀,门主是当定了,你干嘛和她争?你们媚忍最重承诺,你输给了我,就要做我的女奴,我会好好对你的,这不是很好吗?”王辰龙倒是希望隆川美惠子能放弃当门主的念头,认认真真当他的女奴,他发誓,他会好好对待隆川美惠子的。

“如果没有清秀子,我会做你的女奴的。不过,为了媚忍的承诺……”隆川美惠子咯咯一笑,褪掉自己的亵裤,“我只得把我的身子给你。我现在才明白,你是一个赌术高手,并不是运气好。你的眼睛,很吸引女人,看着她,让我有点心发慌。我见过不少男人的眼睛,你是第一个让我心发慌的男人。依我们媚忍的直觉,你一定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借你的种,生下来的女儿,一定会是一个更优秀的媚忍。放心,不用怕,你会在快乐中死去的,一点也不痛苦……”

“喂喂喂,你能保证你一定就能怀孕?生出来的就一定是女儿?”王辰龙有点急了。他现在还不能抬起手臂,只要能抬起手臂,他就可以制服隆川美惠子,甚至取她的命。

“放心,我们媚忍有自己独门的方法,只要一次,就可以怀孕,生女儿有八成的把握。你知道吗,媚忍生了孩子后,很少能活过二十年的。所以,今年二十五岁的我,都还没要孩子。现在,为了承诺,我得要个孩子了,你的孩子……”说着说着,左手握住小龙,对准自己的玉门,轻轻坐了下去。

“啊……”隆川美惠子痛得叫了一声,但她还是忍住了,嘴里说道:“不怕,不怕,只要二十分钟就够了。”

“啊……”这一声是王辰龙叫的。他觉得自己的小龙刚进去,就被夹得生痛,有被夹扁的感觉,“你,你……你是,是女人吗?”

“啊--”,隆川美惠子一咬牙,使劲下坠,齐根吞下了小龙,痛叫一声,趴在王辰龙胸膛,喘着娇气,眼泪都出来了,“支那人,不,现在还是叫你主人吧,你好强壮,做你的女人一定会很幸福的。可是,谁叫清秀子有支那血统呢?”

“哦……”小龙齐根而入,王辰龙立马就觉得自己的小龙好像被一个吸管吸住,一股强大的吸力让自己忍不住要喷发。

“呼……”王辰龙还是忍不住射了,这一射,就一发不可收拾。而自己的力量,也好像被抽掉,迅速消失。

“啊……”隆川美惠子全身一抖,尖叫了一声。她没想到,射出的力量会这么大,好像要击穿自己的身体。

我靠,不行,在这么下去,老子就像历史上的汉成帝,精尽人亡了。忍住,忍住,该死的手臂,怎么还不能抬起来?王辰龙深吸一口气,忍,忍,忍,终于忍住了,小龙停止了喷发。

“支那人,没想到,伺候了那两个小贱人,现在居然还能顶住我‘一泄千里’的六成功力。看来,我得用上八成功力了,这方面,清秀子那贱人就不如我了。”小龙在隆川美惠子体内紧急刹车,她当然感应到了。作为媚忍,她当然知道如何挑逗男人的欲望。

一个钟头后。

“啊……”隆川美惠子长啸一声,软趴在王辰龙的胸膛上,娇喘吁吁,媚眼如丝,艰难地抬起头,柔情地看着王辰龙的双眼,“天意,没想到你不惧我的‘一笑百媚’,破了我的‘一泄千里’,让我泄身了。媚樱在上,我隆川美惠子注定是你的女奴了。主人,再过两个钟头,您的药效就散了。到时候,奴任凭您的处罚。呼-呼-呼……”隆川美惠子再也撑不住,一头趴在王辰龙的胸膛上。

“爷现在就惩罚你。”十分钟前,王辰龙就已经能动了,他想看看,隆川美惠子到底会把他怎样,所以,一直忍着没动手。现在,听了隆川美惠子的告白,他相信,她这次应该说的是真的。所以,突然一翻身,把隆川美惠子压在身下,挺动起来。

“主人,你……”王辰龙的突然举动,让隆川美惠子吃惊不已。她没想到,王辰龙这么快就能动弹了。

“嘿嘿,你主人,早就能动了,就是想看看你把我怎样。现在,你真的甘心愿意认我为主?”王辰龙捧着她的脸说。

“是的,啊……主人。”

“不争门主了?”

“啊……不了,啊……主人,饶了奴吧?”

“饶了你?你可是骑在主人我身上一个小时了,嘿嘿……”

……

“惠子,告诉我,你的真名?”王辰龙搂着浑身酸软无力的美惠子问道。

“主人,我的真名叫玉花美惠子。我们媚忍,都姓玉花。”

“那你以后就叫玉美惠吧,怎么样?”王辰龙給隆川美惠子起了个中文名字。

“谢谢主人。”

“以后,不要叫我主人,叫我龙哥吧。还有,和陈秀、艾紫做好姐妹?”王辰龙看了一眼还没醒过来的两姐妹说道。

“是,主……龙哥。”

“美惠,如果我要你杀掉天蝗,你敢吗?”王辰龙试着问道。

“只要龙哥你吩咐,我一定去做,就算死。”玉美惠想都不想,回答得很干脆。

“那可是你们的天蝗,你们日本人崇拜的人,天蝗是你们的一切?”王辰龙有些吃惊玉美惠的回答。

“我们媚忍只崇拜玉花媚樱,才不管什么天蝗地蝗。”玉美惠不屑道。

“如果,我要你对付你们媚忍呢?”王辰龙试着问道。

“我会以死谢罪。媚忍禁止同门相残,否则,会被残酷地处死的。龙哥,你……”

“我说着玩呢。要是媚忍杀我呢,你怎么办?”王辰龙又问道。

“不会,要是她们知道你破了我们媚忍的两大媚功,做了我的主人,她们是不会杀你的。门规里有规定的,不准杀害媚忍的主人。龙哥,三百多年来,你是第二个作为媚忍主人的男人。”

“哦?是吗?那第一个男人是谁?”靠,三百多年来,算上自己,只有两个男人成为媚忍的主人,王辰龙当然想知道是谁。

“不知道,只知道他也是个支……中国人,只有门主清楚。”

“給我细说一下你们媚忍吧?”王辰龙想进一步了解媚忍。

“不行,我不能出卖媚忍,不能把媚忍的秘密告诉外人。就是她的主人,也不行,这是门规。现在,龙哥,你成了我的主人,我也就脱离了媚忍,应该听主人的命令。龙哥,如果你非要奴说,我……我只好一死了之了?”玉美惠说得很决绝。

“那你先前为什么对我说了那么多?”王辰龙摸了摸玉美惠的脸颊问道。

“人家,人家以为龙哥你会,你会脱精而亡嘛。”

“哦,--那我能收服你们媚忍吗?”王辰龙很想收媚忍为己用。

“啊?”听王辰龙说要收服媚忍,玉美惠吃惊地看着他,“龙哥,你要收服媚忍?”

“怎么,有问题?”

“没有,只是机会只有,只有万分之一。龙哥,除非你能,你能一口气,破了所有媚忍的两大媚功。我们媚忍现在连我在内一共有十七人,门主和四个长老功力深厚,还有其她姐妹也……”

“等等,美惠呀,这个,这个,你们门主和长老,年纪大吗?有没有你美?”王辰龙担心的是,那门主和长老可千万不是老妖婆呀。

“噗嗤”一声,玉美惠笑了,“龙哥,作为媚忍,我们可都是十足的大美人。门主今年才三十八岁,四个长老,最大的三十七,最小的三十二,她们都保养得很好。在姐妹中,最大的二十六岁,最小的才十岁,他们一个个……”

“啊?十岁?”听说最小的才十岁,要收服她们,就得和十岁的小萝莉行周公之礼,这是王辰龙绝对办不到的事,除非十六岁,“你们不会是让那十岁的小女孩和我……”

“有何不可,她们从三岁开始就接受这方面的训练……”

“三岁就和男人……那你?”这下可让王辰龙更吃惊了。

“龙哥,你想哪去了,媚忍一生只会有一个男人,就是孩子的父亲。”玉美惠知道王辰龙想歪了,赶紧解释。

“算了,我还是放弃得了,和十岁的小女孩……你龙哥我不是禽兽,做不到,不像那些小日本,在东北……”看来,收服媚忍是没希望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