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暗算》,让我们领略到的别样风景[乌龙山军团]

56 收藏 2 804
导读:“生命对我们来说就像天上彩虹一样容易消失,阳光、水汽,甚至你站立的位置、目测的角度——凡此种种,只要稍有偏差,都可能使彩虹消失。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的珍贵而伤感。”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这是一种怎样的人生? “破译密码是听死人的心跳声!天机不可破,但你的职业却是要去破,你的命运由此而变得残酷又荒唐。”他们是怎样的一群?在残酷和荒唐的背后又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 麦家的小说《暗算》,以其灵动的笔法,神奇的故事,将我们带进了一个神秘、诡异、惊险、匪夷所思的特情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看到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

“生命对我们来说就像天上彩虹一样容易消失,阳光、水汽,甚至你站立的位置、目测的角度——凡此种种,只要稍有偏差,都可能使彩虹消失。我们的生命就是这样的珍贵而伤感。”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这是一种怎样的人生?

“破译密码是听死人的心跳声!天机不可破,但你的职业却是要去破,你的命运由此而变得残酷又荒唐。”他们是怎样的一群?在残酷和荒唐的背后又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

麦家的小说《暗算》,以其灵动的笔法,神奇的故事,将我们带进了一个神秘、诡异、惊险、匪夷所思的特情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看到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看到了这些人物的独特个性和天资,看到了他们肩负的重大使命,看到了他们为了不辱使命而扭曲自己的人性,看到了人物命运的辛酸和无奈。

小说《暗算》从题材到主题,从故事到情节,从结构到笔法,都是成功的。应该说,麦家的小说,让我们领略了小说领域里的又一道风景。

以“偏”概全,出奇制胜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而人们往往又是猎“奇”的动物。奇则兴趣大增,奇则趋之若鹜。聪明的作家是善于捕捉人的心理的,他们往往不会放过奇闻异事,他们会说奇道奇,甚至造奇。麦家的小说《暗算》也就没有离开这个“奇”字。

瞎子阿炳,这个傻子中的天才,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上天却赋予了他聪明的耳朵。“他知晓的东西似乎比村里任何一个明眼人还要多,庄稼地里蝗虫成灾了他知道,半夜三更村子里进了小偷他知道,谁家的媳妇养了野男人他知道,甚至谁家住宅的地基在隐秘地下沉他也知道。”正是凭着这双能辨“小狗雌雄”的耳朵,使他成了“701”监听局的王牌侦听员,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701” 乃至国家安危的燃眉之急……

有问题的天使黄依依,以卓越的数学天才,受到国内外的青睐。她以数学家的身份加盟“701”破译局,破译了天字号的密码“乌字一号密码”,完成了这个天方夜谭式的任务,造就了密码破译上的一个神话……

还有为密码而生,为密码而死的陈二湖,在刀锋上行走的特工“老地瓜”,飞进军统的“鸽子”林英……

如果说聪明的作家有“猎奇”的能力,那么高明的作家则有以“偏”概全的本事。这个“偏”,指的的是事物的特殊性;这个“全”,指的是事物的一般性。以“偏”概全,也就是以极具个性的人和事,提炼出的事物的本质和精髓,换句话说也可以叫做升华。小说《暗算》通过作者笔下得奇人奇事,反映了“听风”的艰辛,“看风”的残酷,“捕风”的危险。“一条看不见的战线,一群特别特殊的人,他们的身影若隐若显;使中国革命多了几份欲言无语的隐秘和神奇。”

以“假”乱真,情为所动

看了喜欢的作品,有了心动的感觉,人们往往要问,这是真的吗?而稍微专业点的问法就是这个人物有原型吗?如果哪部小说被这样追问,可以肯定的是作者在写作上获得了成功。

从严格意义上讲,没有哪部小说是真的,如果说是真的,那可以肯定的是它不是小说。但我们往往却会评论一部小说的真实与否,有的甚至不厌其烦的考证细节的真实与否,而这则体现着作家的功力。也就是说,作家要做的就是让读者相信他的故事,认可他笔下的人物,进而心有所动,情有所感。

小说《暗算》不是真实故事的再现,正如作者所言:“是靠着一点点契机凭空编造出来的,没什么资料,也不作任何采访。”但小说给人的感觉却是真实的,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这得益于作者“借口传音”的叙事方式。写小说要么用第一人称,侧重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挖掘,要么用第三人称,侧重对人物形行为的描述。在小说《暗算》中,作者巧妙地将话语权交给了第三者,交给了当事人,也就是把第三人称悄悄地转换成了第一人称,使读者忘记了是作者在讲故事,仿佛我们在聆听当事人在讲述他曾经的往事。更高明的是,作者通过赋予讲述者特有的叙事风格,让自己躲起来,达到了隐身的目的。而序曲中煞有介事的处理,更使读者走进了作者的“圈套”,最后为作者所“暗算”。

当然,作者在调动各种写作技巧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忘记情感的因素。也就是以情动人。看完小说,我们不会对那些战斗在看不见战线上的人们怀有深深的敬意。“这是一群无私的人,他们罕见迷人的才华和智慧本可以使他们成为名利场上的宠儿,但是为了革命他们不得不远离名利,过起隐姓埋名的生涯。这是一群神秘的人,他们来无踪、去无影,无孔不入,无处不在。这是一群崇高的人。他们甘愿把自己做过的一切和知道的一切都带进坟墓,但是共和国知道,坟墓里的主人是如何在瞬间改写了历史,如何用他们的智慧和信念创造了历史,缔造了共和国大厦。”

是的,共和国不会忘记,我们不该忘记。

以“秘”解密,叙写神奇

麦家的小说被冠以“新智力小说”或“特情小说”的美誉。不管是什么小说,“神秘性”则是小说的一大特征。小说《暗算》自始至终带着神秘的色彩和气氛。说它神秘,首先是作者造就了“701”这个密秘的情报机构。因为一个“密”字,决定了它有着许多不可言说的秘密。而作者要说的恰恰是它曾经不可言说的秘密,因此也就有了神秘的感觉。“它是一种沉重,一种隐秘,一种冲击,一种气芬,一种独立,一种神秘,一种玄想。”

其次,秘密虽然有一定的时效性,超过了时效,也就成了可以言说的秘密。但是,有些秘密却是要带到坟墓里去的。正是基于这样的逻辑,作者来了个以“秘”解密,也就是以公开的“秘密”,去解读不公开的秘密。因此,作者运用比喻的手法,让读者去意会。这也给足了读者想象空间,但秘密仍然是秘密。

第三,因为“秘密”,作者当然不能将故事的重点放在“抖搂”秘密上,所以作者将重点放在了所造人物形象上。而人物又被秘密所包围,因此,伴随着他们的奇能异禀,小说中的人物也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第四,作者把所讲的故事历史化,在增加小说真实感的同时,让读者估量着作者笔下人物的价值和作用。因此,他们的遭遇,他们的苦恼,他们的付出,他们的无奈,他们的命运,也就成为了神奇。

以“拙”藏巧,似是而非

看了小说《暗算》,也许你会问,这是长篇小说吗?有这样的疑问,应该说非常正常。因为小说似乎是由几个相对独立的故事构成。看完之后,你会觉得这不是“701的故事”吗?也就是说它应该定义为系列故事集,而不是长篇小说。

可《暗算》获得了第七届茅盾文学奖,也就是说它确确实实是长篇小说。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争议呢?这主要是由小说的结构引起的。小说《暗算》采用了一种比较松散的结构方式。《听风者》、《看风着》、《捕风者》构成了三个相对独立的部分。它们对应的分别是“701”这个特殊机构的三个下属单位——监听局、破译局和行动局。而在“701”中,由于工作性质所决定,这三个单位是各自独立的。也就是说,小说《暗算》的结构暗合着“701”的组织结构。这种“似是而非”的结构,恰恰是作者“拙”中藏巧的表现。这个“是”是指松散的结构,这个“非”就是表象下的实质并非如此。分开独立,合而为一,结构与内容的统一,让我们看到了文学的魅力所在。

小说《暗算》获得茅盾文学奖也是名至实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