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力开发汉麻军事用途 可造装甲车防弹衣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南方边境战事犹酣。由于气候潮湿,许多官兵患有脚气、股癣、烂裆等疾病,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遵照中央军委指示,开始寻找一种适合军用服装的新型纺织纤维材料。汉麻以其奇特的性能,很快被列入首选。

●由它制成的军服吸湿排汗、抑菌舒爽,制成的头盔美观耐用、轻便坚固

●由它制成的板材搭建的指挥所吸音屏蔽,提取的生物油可抵军用柴油

内容提要

汉麻,一种古老的植物,素有“天然纤维之王”美誉,由它制成的服装衣饰具有吸湿、透气、舒爽、散热、防霉、抑菌、抗辐射、防紫外线、吸音等多种功能,既可军用又可民用。大面积推广种植,可有效缓解我国纤维紧缺的现状,为解决“三农”问题闯出一条高附加值的新路,其优良特性将为未来军人吃穿住用带来革命性变化。

汉麻,一种神奇的植物,在他们手中,浴火重生一般变成各种军用服装、高档服饰的原料,有望改变当今世界纺织品结构;将来还可能成为石油、煤等矿物替代品,减少能源消耗造成的环境污染。

汉麻,一种生态环保、可再生的多用途植物,在他们手中,经过脱胶、抽丝等工序,变成像白花花的棉絮一般,既可毛纺,又可棉纺,还可混纺,且成本低廉。

20年不懈奋进,裁得云锦织霓裳的“魔术师”们,就是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军用汉麻材料研究中心的科研人员。

“国纺源头,万年衣祖”——

穿越历史续写传奇的植物

汉麻,又名线麻、寒麻、火麻等,别名称谓多达十余种。

史书载,麻起源于中国,是人类最早用于织物的天然纤维,有“国纺源头,万年衣祖”美誉,其种植历史至少有8000多年。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我国麻纺织技术就已成熟。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素色蝉衣”等大量麻纺精品,已成为麻纺工艺发展史的里程碑。西汉时期,麻纺精品与丝织精品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中东、地中海、欧洲,继而走向世界。麻织品运用到官吏和宗教的服饰上,被赋予一种神圣祥瑞的力量,为世人膜拜。

近代以来,随着棉花种植的推广,以及工业合成纤维的出现,古老的麻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国南方边境战事犹酣。由于气候潮湿,许多官兵患有脚气、股癣、烂裆等疾病,有些部队患病率竟高达90%,直接影响着指战员的身心健康和战斗力。鉴于此,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遵照中央军委指示,开始寻找一种适合军用服装的新型纺织纤维材料。经过大范围筛选和调查,汉麻以其奇特的性能,很快被列入首选。军需所及时研制开发的抗菌防臭袜、高腰作训鞋和内裤等产品,有效地解决了官兵疾患问题。

随着对汉麻研究的深入,专家们发现这种神奇的植物可谓浑身是宝:汉麻的排湿性是纯棉的3倍,汉麻面料可在1小时内将附着的细菌杀灭;汉麻织物可屏蔽95%以上的紫外线,在370℃高温时不褪色,在1000℃时不燃烧,具有极佳耐热、防紫外线性能;汉麻韧皮可用于纺织;汉麻秆芯经研磨可生产木粉、制造活性炭、生产浆粕用于造纸;麻叶、麻花、麻根可提取药物,有止血、散淤、解毒、安胎等功效;麻籽仁可榨油,其不饱和脂肪酸含量竟高于深海鱼油;汉麻秆芯吸收甲醛是松木的11倍,且具有分解化学有害气体的特殊功能。

而当时,汉麻的“金贵”仍处于“养在深闺人不识”的实验室阶段。

进入新世纪,我国纺织业异军突起,一跃成为世界纺织服装大国,纺织品出口创汇顺差最高时占到我国的70%,但同时也使我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原料消耗国。羊毛原料50%、棉花35%依赖进口,它的直接后果是造成纺织品出口附加值降低,每出口一吨纺织品仅创汇4000美元,而同期的美国可达1.7万美元-吨。

随着纤维资源的紧张,人们的审美理念也在发生位移,那种以消耗资源、破坏环境为代价的化工产品并不被看好,取而代之,追求环保、崇尚自然重新成为时尚主旨。

寻求一种具有自主产权的新型纤维资源,对中国纺织行业不仅是解燃眉之急,更是一次涅槃之旅。古老的汉麻,再次激发了人们无尽的遐思。

为破解“三农”难题闯出新路——

汉麻是军民融合的新宠儿

中国是农业大国,但土地资源日渐缺乏成为构建现代农业的最大障碍之一。怎样让“浑身是宝”的汉麻为破解“三农”难题出力呢?

2004年,总后军需装备研究所专门成立军用汉麻材料研究中心,由张建春副所长领衔多位专家,首先完成了汉麻的改良育种。此后,中心联合国内有关科研院所,进行了大量艰苦细致的探索,包括汉麻种植、汉麻加工等专项技术研究。每一次闯关夺隘都如同到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中走上一遭。5年多的攻关终于研制成功了机械脱胶软麻设备、闪爆加工设备、生物脱胶、高温蒸煮设备、分纤漂洗、液氨整理设备和纤维分级梳理设备及相关的工艺技术。

采用新工艺方法开发出的汉麻纤维除保持了麻原有优良性能外,还具有纤维长度长,柔软舒适的性能;利用该纤维可以纺出60Nm的优质纯汉麻纱线,而且可以与棉、莫代尔、天丝等其他任何材料进行混纺。军需所专家们20多年的不懈求索为汉麻的产业化提供了技术支撑,为实现纤维资源产业革命奠定了坚实的基石。

据了解,一季汉麻秆芯的产量相当于一年速生林,其韧皮纤维产量每亩可达100公斤以上,比棉花高50%。这种产能的表现形式还包括在我国各地都能种植,特别适合种植在山坡地、荒地和盐碱地等,不与粮、棉、油争地。

由于汉麻自身含有多种特有化学成分,具有较强的抑草抑虫害功能,因此在整个生长过程中不需要使用杀虫剂和除草剂,对环境没有任何污染。

诸多优良“天赋”使得汉麻产业化的第一步——种植,成为保护土壤的可持续利用价值,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培育新型产业,增加农民收入的有效途径。

2006年,云南西双版纳设立汉麻生态农业基地,一期种植了3万亩汉麻。现今,从云南的红河、石林到北方的通辽、呼伦贝尔,汉麻种植的范围迅速扩大。2009年我国汉麻种植面积扩大到10万亩。伴随着种植业的蓬勃兴起,这些地区经济得到了发展、农民生活得到了改善。根据产业发展计划,到2020年,我国汉麻种植面积将达到1000万亩,可实现100万农民就业,每年可为国家提供100万吨汉麻韧皮纤维、500万吨木浆、20万吨高档食用油,增收1000亿元,有望使300万贫困人口脱贫。

2006年5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云南视察汉麻基地时给予了充分肯定,他指示“务必把这件利国、利军、利民的事办好”,并要求实现产业化。总后有关部门坚决贯彻总书记的指示,对汉麻产业的发展给予了长期的支持。

2007年4月,在总后技术指导下,中国纺织行业龙头企业雅戈尔集团与宜科科技共同投资2亿元,在云南组建了汉麻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现已达到年产汉麻纤维5000吨的生产能力,一条从汉麻的种植、纤维加工、纱线、产品创意设计、产品制作和销售的独特产业链正在形成。

现代后勤“大厦”的新材料——

未来军人吃穿住用离不开汉麻

30年前,汉麻的军用让这株古老的植物成为专家的新宠。重生的汉麻又怎样为中国军人搏击未来遮风挡雨呢?

张建春作为汉麻研究开发的领军人,他一直致力于勾画这样一幅蓝图:让中国军人穿得帅气健康。

军服在保型性、悬垂性、保温性、舒适性、功能性等方面均有严格的要求。常服、礼服需要挺括,以保持军人英武的身姿;作训服除应具有防水、防风、防虫、防晒、抗菌等功能外,还应具有结实耐磨、防红外、阻燃的特性;二炮部队的服装要能防酸、防碱、防生化、防辐射,飞行员的服装要能抗负荷,在这些方面,汉麻大有可为。

“我军是世界上第一支大批应用麻纤维的军队!”谈及此,张建春总是一脸的自豪。

张建春有个梦想:中国是纺织服装大国,军人的穿戴也应体现国家实力,彰显我们和谐发展的新理念。

“我们现在从袜子开始做起,袜子是弹性纤维和麻的复合。接着是鞋,鞋是涤纶、尼龙等强度较高的纤维和麻的混合。麻加到鞋里面特别好,因为麻是吸湿快干。一出脚汗,很快可以干,本身又抗菌,所以麻在鞋材料里会有大发展。我们做了180万双高腰作训鞋试穿,部队反映特别好。现在正在做的是含麻的毛料。现今军官的礼服夏天穿,一场会下来,浑身全湿透了,多热啊。把麻加进去,散热透湿就舒适了。官兵的内衣内裤也准备用汉麻,届时部队常见的皮肤病将会得到根本抑制。”

“除了服装,我们目前开展了全方位的汉麻军用研究。以汉麻秆芯粉为原料,可制作新一代木质防弹陶瓷,防护能力高、重量轻;汉麻电磁屏蔽板材可用于指挥所电子信息屏蔽;汉麻杆做成的高效炭吸附材料可用于制作高档防毒面具;汉麻籽榨油后剩余的籽粕中可提取汉麻仁蛋白,可用于制作高营养价值的作战口粮;汉麻籽生物柴油经上百万公里坦克发动机和地面车辆行车试验,证明与现今军用柴油指标基本一致,可满足部队能源多样化的要求。此外,我们已成功研制出一种以汉麻秆芯粘胶为基体的新型阻燃纤维,该项研究获2008年纺织工业协会一等奖。”

汉麻,在张建春的脑海中是一座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宝藏。这个古老又年轻的神奇植物造就了张建春和他的战友,他们也把汉麻事业推上了一个新高峰。

迄今,汉麻研究中心已研究出了18台-套新型加工设备,申报了18项国家发明专利,研究成果得到了行业内和国际上的广泛关注。张建春和他的同事们也在汉麻事业春意盎然中收获着喜悦和希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