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贱民”当选议长

scale 收藏 0 61
导读: 印度五年一次的大选尘埃落定,新政府已经就职,而议会的人民院(下院)则选出国大党的梅拉·库马尔为新议长,这是有史以来首次有女性出任印度人民院议长。在印度人民院的五百四十三位议员中,只有五十九名妇女,因此库马尔的当选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 男女平等是人们追求的高尚目标,但在现实中,男女之间在经济收入、社会地位等许多方面依然存在巨大的差距。印度拥有民主体制,但缺乏社会平等,重男轻女导致女性地位远低于男性。印度社会还受到种姓制度的影响,令一些人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因其“贱民”背景而受到歧视。 陪同库马尔

印度五年一次的大选尘埃落定,新政府已经就职,而议会的人民院(下院)则选出国大党的梅拉·库马尔为新议长,这是有史以来首次有女性出任印度人民院议长。在印度人民院的五百四十三位议员中,只有五十九名妇女,因此库马尔的当选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


男女平等是人们追求的高尚目标,但在现实中,男女之间在经济收入、社会地位等许多方面依然存在巨大的差距。印度拥有民主体制,但缺乏社会平等,重男轻女导致女性地位远低于男性。印度社会还受到种姓制度的影响,令一些人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因其“贱民”背景而受到歧视。


陪同库马尔到议会出席就职仪式的印度总理辛格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辛格此言不仅是指库马尔的女性身份,而且因为她是第二位来自“贱民”阶层的议长。“贱民”是旧时印度社会种姓制度遗留的产物,“贱民”人数约占印度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五。他们在传统的印度社会中只能从事被认为是非常卑贱的行业,包括清扫街道、清洁厕所、理发、修鞋、加工皮革、洗衣服、捕鱼等等。印度从法律上已经废除了种姓制度,但对“贱民”的歧视却依然存在,特别是在农村地区。


今年印度大选前,大众社会党领导人玛雅瓦蒂的竞选活动备受瞩目,原因之一是这位四度出任北方邦首席部长的女强人出身“贱民”,而北方邦又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有“贱民”背景的选民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玛雅瓦蒂在竞选期间一度民望急升,有人预测她会成为大选中的“黑马”,在实力最强的两大政党——国大党和人民党均无法控制议会多数席位时发挥特殊的作用,以“第三势力”代言人的身份参与执政联盟,甚至有可能成为印度历史上第一位“贱民总理”。但是,印度国大党在这次大选中的得票率超出预期,获得了议会中的二百零六席,并与“联合进步联盟”中的友党合作,控制了议会中超过半数的席位,顺利组阁。


虽然未能诞生“贱民总理”,但国大党一贯主张维护妇女的权益,积极推动妇女候选人竞选各级公职,该党领导人索尼娅·甘地本人就是妇女参政的一个例证。由索尼娅·甘地亲自提名库马尔出任印度首位女议长,一方面表明国大党在妇女地位问题上的一贯立场,同时也是为了争取到更多来自“贱民”阶层的支持,从而有利于国大党今后的执政。印度中下层民众在各种选举中的投票意愿比较强烈,他们往往会冒著酷暑排长队参加投票,不仅因为他们相信选票的力量,而且因为他们影响政府政策的手段有限,“用选票说话”是他们参与政治的最佳途径,也能最清楚地表达他们对参选政客的好恶。


由于印度有超过十一亿人口,西方媒体喜欢称印度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然而印度的发展不仅需要民主,同时还需要一种公平的社会环境,以便让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发挥其潜能,为自己和后代的福祉、为整个社会的进步做出贡献。在印度追求民主与平等的漫长道路上,库马尔出任议长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但离人们期盼的终点尚有千里之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