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警察 第二季天使行动第一卷 微笑天使 第56章 初试锋芒2

flxlrh303 收藏 11 1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785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


江边的夜是璀璨的,华丽的灯光,古老的骑楼建筑,迷人的江河及江上来往的船只……“康乃馨”酒吧里的霓虹灯闪烁着离奇古怪的灯光,萨克斯吹出爵士调子很远就能闻见,弥漫着浓烈的异国情调。

每当夜幕降临,很多精明的小商贩就用手推车推着炉具赶到江边,在江边摆放一些桌椅,就是一些简陋的大排档。档口与档口之间没有明确的分界线,但他们之间泾渭分明,绝不会踩过界。

现在混口饭吃并不容易,只要不影响市容不堵塞交通,城管也只眼开只眼闭,让小贩缴纳一些清洁等费用了事。

冷睿不喜欢大酒店那种繁琐的饮食,乐意在街边的大排档就餐。有洁癖的嘉瑶居然提议去大排档吃夜宵,冷睿和嘉瑶挑选了一个比较幽暗的地方坐下来,这儿靠近“康乃馨”酒吧。冷睿背对着“康乃馨”酒吧,由于背光,别人难以辨别他的脸容,而嘉瑶正对着酒吧,闪烁的霓虹灯光使冷睿能看清楚嘉瑶的脸庞。

难道冷睿是有意这样安排座位的?

夜幕下那高大的梧桐,犹如无数个巨大的手,伸向黑黢黢的夜空,仿佛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家伙,高傲地、挺拔地努力向上,仿佛天就在它的手里,它紧紧的抓住了天似的,它以为是它的功劳,天才不会突然地落下,人们才可以享受这夜晚的安宁。路灯藏在高大的梧桐树中,慵懒地发出昏暗的光,光柱下无数个飞虫在张牙舞爪地飞。灯是看见了这些嚣张的飞虫,但它知道自己的渺小,是没有办法消灭这些幽灵,它只好毫无生机的站着,闭上了一只眼,任由这寂寥的夜多出几许骚动。

南方人喜欢吃宵夜,江边此时正是最兴旺的时候。布衣平民三五知己围在一起,几瓶啤酒,几碟特色小炒,朋友之间就可以呼来吆去,喝得不亦乐乎。冷睿每当看见小市民脸色洋溢着的那种淳朴、幸福、满足的笑容,他心里就觉得非常愉快。他做警察的目的不就是让广大群众有一个安定祥和的生活环境吗?

人声鼎沸,油烟四起,喧嚣闲杂的猜拳劝酒声与放肆欢笑的吵闹声不绝与耳。满地的碎纸和烧烤棍以及洒落的油腻宵夜,使得整个地面都油腻不堪,脏乱无比。

冷睿和嘉瑶面前的桌子油腻腻的,桌面上胡乱地堆放几个纸筒,几张擦拭过的、一片油渍的纸片卷成一团插在竹签上,嗡嗡乱飞的苍蝇围绕着桌子欢愉地起伏,桌下也是堆满了垃圾和碎酒瓶。

若在往常,有洁癖的嘉瑶看见如此肮脏的环境,她早被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但她今晚确实反常,她只是紧皱眉头咬咬嘴唇,强忍恶心,并没有拂袖而去。

“谢谢你还记得我喜欢在大排档就餐,记得我喜欢倾听寻常百姓笑声。”冷睿望着嘉瑶笑着说,他的目光柔情似水。

嘉瑶蓦地抬头,却接到他温柔的眼睛,像羽毛轻轻刷过她的身体。她仿佛禁受不起他的柔情蜜意,娇躯竟然轻微地颤抖一下,马上就低下头,盯着地面那些她往日早就恶心得狂吐的食物残渣。

嘉瑶这么为难自己来迁就冷睿,难道有什么目的?

冷睿轻谈浅笑,说他办案遇到的见闻乐事,说各国的风土人情,说起他和冷雪之间的童年趣事,说起他对冷雪的内疚,但他说得最多的是破案时面临的各种危机和智对方案,因为冷睿深知嘉瑶不是普通的女孩,她喜欢听惊险而诡秘的事情。

嘉瑶就像沉默的女神,一言不发。冷睿所有的话基本上等同于是对着空气说的,但他还是滔滔不绝地说。

在这样一个精神和肌体都阳萎了的时代,还有这样一个男人,不仅那么温柔体贴,而且还那么硬朗坚挺,普通的女孩会很快就欲火焚烧,就好似星星之火邂逅了干柴枯树一般,沸腾起来。但嘉瑶就像石雕一样毫无感觉,只是静静地坐着,一副男人即使有潘安之貌,有李白之才,有李嘉诚之财,有福尔摩斯之脑,也不能打动她干涸的龟裂的心。

江面上吹来阵阵带着燥热气息的夏风,就像一颗颗躁动的心。在“康乃馨”五彩霓虹灯映照下,嘉瑶那张似乎永远都不会融化的冰冷俏丽,也被这五彩斑斓的灯光染红了,被风吹乱的雾鬓云鬟优雅地卷到耳朵上。

嘉瑶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犹如被风吹皱的江面,凌乱一片。

老板捧上各色小炒,冷睿指着嘉瑶眼前的一碟食物说:“嘉瑶妹妹,这是韭菜炒蚌肉。你身在南方,经常吃蚌肉吗?”

嘉瑶摇摇头,她患有洁癖,认为蚌生活在烂泥里极不干净,所以她从来不吃。

“这种蚌是清远特产,肉质柔韧,有嚼头,鲜味爽滑可口,一般地方很少有这种货。”冷睿说完夹起一块蚌肉伸向嘉瑶的小嘴,就像热恋中的情郎为女友服务一样自然,随意。

嘉瑶苍白的粉脸飞上一朵红云,她葱白般的素手拿起筷子,想在空中进行“接力赛”,把冷睿筷子中的蚌肉夹住。谁知冷睿的筷子灵活得如水沟里的水蛇,灵巧地一个翻转,蚌肉就送到了嘉瑶的唇边。嘉瑶只能张开小嘴轻咬蚌肉,她的身子微微地颤抖一下。

她是因为冷而颤抖?但现在是大热天,又不是坐在温度极低的空调房间,她怎会冷得发抖呢?那么,她为什么经常发抖呢?

在冷睿的教导下,嘉瑶终于吃了她生平第一口蚌肉,味道确实鲜甜,甘美,她的俏脸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脸上的冰块簌簌地掉下来。

“那天晚上你遇到哪些危险,你是怎样一一化解的,能说说呢?哼,中午就餐时那个高守业居然以案件高度机密不方便对外透露为由,拒绝说你们袭击的经过。希望冷处不会像高守业那样把我当成外人。”嘉瑶的声音甜美中带着惯有的冷冰。

嘉瑶为什么对冷睿他们袭击的经过那么感兴趣?高守业为什么不对嘉瑶细说,难道高守业在独自追查独眼彪的过程中也敏感地感知嘉瑶有问题?

冷睿没有说嘉瑶曾在k市疯狂地寻找独眼彪,当然更不会说独眼彪的死亡现场恰好有一根软红特醇的烟蒂。他把枪战经过详详细细地说出来,孤身对付四个越南特种兵杀手的经过尤其说得详细,惊险,他还添加了新内容——用皮带对敌,用皮带杀敌。

听到惊险之处,嘉瑶放在桌面上的小手捏紧拳头,俏脸由于紧张而再度绷紧,不再是寒冰满布,而是担心。

冷睿说完皮带御敌的经过后,望着嘉瑶,轻声说说:“嘉瑶妹子,我要说声谢谢你和说句对不起你。”

嘉瑶一脸狐疑地问:“你要谢我什么,你有什么对不起我?”

“谢谢你的皮带质量好,帮助我死里逃生;我对不起你的是你送给我的皮带被敌人锋利的匕首从中而划断,我扔下臭水塘了。”冷睿轻轻地说,眼睛却像摄像枪,紧盯着嘉瑶的脸,嘉瑶脸上任何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面对着“康乃馨”酒吧的嘉瑶被霓虹灯映照着,瑰丽多姿的色彩在她的俏脸上极速变幻,犹如一副色彩斑斓的油画。

“我可不敢居功,要谢你就谢谢你的同学高大队长。”嘉瑶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随口就回答。

“谢谢高队?”

“嗯,”嘉瑶点点头说,“我的办公室怎会有男士皮带?皮带是你们出发前几天高队长放到我的桌子上的,我只是借花敬佛而已。”

冷睿脑子里“嗡”了一声,瞬间充斥了成千上万的蜜蜂。他脸上的神色不变,心里却像晴天起霹雳,风平翻巨浪。难道所有问题都出现在高守业身上?如果问题出现在高守业身上,那么高守业在袭击案之后的怪异表现的疑问立马迎刃而解。如果问题真的不是出现在嘉瑶身上,嘉瑶这几天的行为为什么这么反常,她暗中为什么想方设法打听袭击独眼彪的详情?

乱!冷睿心乱如麻!一股股谜团就像重庆的大雾般浓,让他辨别不出眼前的方向,证据却像如丝、如雾、如烟的春雨般细小。他的心思溶进黑夜,游离变幻,心中伸出推理的枝枝叉叉一次次被现实剪断。

“冷处,案发现场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嘉瑶的话把冷睿凌乱的心绪扯回迷乱的现实。

冷睿好像忘记了嘉瑶是他的怀疑对象,好像被嘉瑶的话语迷惑了,他把现场勘测的结果和自己的推理详细说出来。当然他不会说女狙击手在现场遗留下一根头发,更不会说据DNA检验这根头发的主人就是嘉瑶。

当嘉瑶听冷睿最后说有一个女狙击手自始自终用狙击步枪锁定他,嘉瑶的小嘴怒张成一个乒乓球状,小手情不自禁地抓住冷睿的大手说:“她开枪了吗?你没受伤吧?”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如果嘉瑶就是那个女狙击手,那么她天生一副演员脸,翻脸比翻书快多了。

冷睿反手紧握着嘉瑶冰冷的小手,微笑着摇摇头,张嘴想说什么,好像骤然记起嘉瑶是最大想疑犯,赶紧闭起嘴巴,不再言语。

嘉瑶被冷睿滚烫的大手有力地握着,仿佛才觉得自己失态,她的两颊顿时抹上胭脂,粉脸吹弹可破。嘉瑶再次猛地抽出自己的小手,倒一杯啤酒狂灌而下,掩饰她的窘态。妩媚中的她,此时才有一点女人味。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