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四十六章 灭门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4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天已经黑了,站在小山丘上,半人高的灌木丛把马匹遮掩起来。

许是感应到了即将到来的厮杀,这些训练有素的战马竟然都很安静,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

头发已经收了起来,张信的头发太过于醒目了,只要一露出来,谁都知道是他张信。为了方便只好扎在一起包在黑布里。

此时张信一身黑衣,脸上也是用黑布蒙上,只露出两只眼睛,黑夜里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手上提着“噬天”,“念恩”斜斜的背在背上,刀柄朝左,方便他随时抽出。胯下坐骑已经特意换了一匹黑马,马背上挂着“神殇”和七八壶羽箭。在他旁边还有两个人,分别是张飞和高顺,和他是一样的装束。后面一百的“从龙卫”整整齐齐的策马站在那里,也是纹丝不动。

张信没有带赵云几人。徐庶虽学得几手枪法,可这种情况不适合他,自是不能带。郭图是文士,更不能带。至于赵云,在张信的心里一直觉得,赵云是忠义的化身,这些事情他也不想让赵云知道,免得他不喜欢,就让关靖陪着他在营地练兵。

曹性出现在张信的马前。

“公子,已经打探清楚了!卫家总共三百四十六人,除去出门游历的卫家三公子卫凯,其余都在府里。其中有两百多的私兵,虽然都是私兵,可也都是些虾兵蟹将,不用您出手,就我和‘从龙卫’前去,也能轻易的灭了他们。”

“算了,我还是亲自前去吧!要不然我有些不放心。高顺….”

“末将在.”

“带三十人散开,一会儿如果攻进了卫家后有人企图逃走,格杀勿论,切莫要放走一个。”

张信冷冷的下令道。

天边飘过了一抹云彩,遮住了月亮。

张信笑了,雪白的牙齿给人一种野兽獠牙的感觉,遍体生寒。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老天爷都帮咱们,曹性带着十个人摸进去,给我打开大门,翼德,随我出阵!”

张飞自从跟随张信后,日子过的倒也逍遥快活。

每日里,都能和赵云切磋一下武艺,没事的时候还能替张信杀杀人,耍耍张大爷的威风。

张信又特别相信他,把他当做自己的哥哥一样。就比如这次,张信不叫赵云,偏偏叫上他,不正说明自己和他亲近嘛!还能认识好多的本领高强的人,比在涿县开肉店卖肉强多了。

听到张信的命令,张飞咧开嘴笑了。

他把手中的蛇矛高高举起,六十名‘从龙卫’紧随他身后,缓缓从灌木丛中走出来。

马脚上裹着布,不会发出声响。

张飞举起手打了个手势,‘从龙卫’就都停了下来,等着曹性的信号。

张信拖着“噬天”,冷冷的看着卫家的庄园。

山坡的下面就是河东卫家,庄子挺大,怕是连绵着也有好几里长吧。

卫家大门口没有放置鹿角,也没有人巡逻,显然对方并不认为,有什么人敢动他们的脑筋。

之所以有如此信心,只怕还是在于那面插在大门顶的黑面金丝打纛,上书斗大的‘河东卫’三个大字。

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大将军卫青的名字在西凉和塞外依然有着威慑。

突然,远处的卫家大门口闪了几下火光,在漆黑的夜里尤为醒目。

是曹性得手了!

六十名‘从龙卫’在张飞的带领下嗷嗷叫号,战马撒开四蹄,从山坡上冲击而下。

马蹄声如雷,在寂静的夜色中回荡。猛听上去,就好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腾一样。

张信更是一马当先,冲向卫家大门。

等到了门口,曹性已经站在那里了,在不远处,还躺着几个穿着卫家家丁服饰的人躺在那里,身上插着几只羽箭,想是已经死了吧!

“公子,幸不辱命。”

张信点点头,“带着你的人跟在后面,随我一起冲杀。”

这时候,马蹄声已经惊醒了一些还没有睡熟的人。一名家将衣衫不整的从房中走出,可能是来探听情况的吧!看着张信等人,愣了一下,直到张信的马快冲到他身边的时候,那家将才醒悟过来。

“敌袭,敌袭……马贼……啊!”

一道寒光在空中乍现,带着倒钩的羽箭贯穿了家将的胸口,巨大的力量更让他飞了一起,蓬的钉在了门板上,再也发不出声音。

不过这时候,卫府的家将已经反应过来。

“杀人了,一队骑兵杀进来了,拦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

呼喊声中,一群家将手持兵器冲了过来,混乱的队形让张信不由得皱了皱眉。这要是他的兵卒,就这样的素质,他早就一个个的杀了。不过这不是自己的兵卒,也得要杀。

左手一翻“神殇”,朝着领头的家将就是一箭,那家将顿时一顿,摇了摇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张信正要再起一箭,只听身后弓弦震动声不断想起,一只只羽箭连珠般飞出,前面的家将则不停地倒下,转眼间就死了十来个。

张信笑笑,,伸手摘下两三壶羽箭,扔给曹性,“曹性,干的漂亮!”

曹性接过羽箭,顺手放于马后,“多谢公子夸奖。”

话音未落,就见张信一挺“噬天”,抖起几朵枪花,呼的就刺了出去。

七八个卫氏家将被刺的浑身冒血,紧跟着六十骑冲进庄内,踩着他们的身体呼啸而过。

地上,留下了一滩血肉。

“大胆马贼,可知这是河东卫家?”

从远处的房里跑出了一个青年,跨上马,掌中枪,金盔金甲在火光中格外的醒目。

“杀的就是你们卫家的人!”

青年话音未落,一匹马冲到了他的面前。雄健的战马唏溜溜暴叫,马上的骑士以一种很奇异的方式突然长身而起,抡起手中长矛一式泰山压顶,大吼一声:“给我去死!”

横枪胸前,青年向外封挡。

只听铛的一声响,儿臂粗细的枪杆子被砸弯、砸断,紧跟着就听噗一声,青年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身体已经从马上飞了起来。胸口的铠甲粉碎,胸骨也被劈的粉碎。落在地上,青年口中溢出鲜血,想要看清楚来人的面目,就见几匹马冲过来,就再也动弹不得。

“卫二少爷二死了,卫二少爷被马贼杀死了!”

卫家一下子炸开了锅,张信立在马上,看着四散逃窜的人们,心里生出一种暴虐的快感。

这种感觉,真的是爽呆了!

另一边,卫家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又怎会无人知晓?不一会儿的功夫,从长街拐角处跑来了几十个人,手执缳首刀,一边跑一边叫喊:“马贼何在?马贼何在?”

张信扭头,看了一眼冲上来的家丁,对着张飞说道:“外面你的,里面我的!”

张飞刚轻易的就杀了那卫二少爷,心里正不高兴,听见张信的话,狂叫道:“公子,你就看咱老张的吧!”

没等张信答应,他已经冲出了卫府。迎面一个家将上前,刀还没有举起来,就听到张飞一声爆喝,“去死!”

那喝声如雷,配合张飞身满脸的血污模样,吓得家将一个哆嗦。

张飞也趁势冲过去,蛇矛一下就捅进了那家将的肚子。七八十斤的蛇矛连着穿在蛇矛上的家将被他双臂举起,朝着后来冲上来的家将就砸了过去。冲入人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挥舞手中的蛇矛就是一顿乱砸。

家将们何曾见过如此凶悍的家伙,躲闪不及的就被砸中,倒在地上哀嚎不止。别看家丁的人数不少,在这一刹那间,居然是齐刷刷的后退,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前。

张飞这边大展神威,张信在府内也开了杀戒。

迎着那些家将就冲了过去,“念恩”在他的手中迸射出数十道电光,也分不清那道是真的,那道是假的。刀光吞吐,鲜血喷溅。残肢断臂飞落四周,那张信如同下山的猛虎,一人一刀,竟然杀得数十个家将抱头鼠窜,更别说上前抓捕张信了。

“一群废物,给爷爷闪开!”

一个武人打扮的青年冲上前,看上去是卫家的什么人。手中使得一把大铁矛,迎着张信就冲了上来。从幽州回洛阳之后,张信很少有过如此痛快的杀戮,一见青年上来,握紧“念恩”就迎了上去。那大铁矛刺来,看似很快,但在他眼中却显得极为迟缓。双手握住了“念恩”,一招迎风摆柳。

剑光分为两道,一道砍翻了一名官军,另一道剑光凶狠的刺在了矛脊上的受力之处。

那青年如受雷击一般,双手发麻,大铁矛险些就飞了出去。自从张信结识赵云之后,知道自己的不足,就经常和赵云切磋,赵云是高人弟子,有一套特殊的使剑之法,他也不藏私,交给了张信,自此张信的枪法刀法也就有了一些招式,再不是原来那般怎么好怎么来了。

“好本事,再接我一刀!”

张信后退一步,呼的拔身跃起,双手握住“念恩”,大吼一声:“杀!”

铛!

刀光如电,青年根本无法躲闪,举矛封挡。张信是从空中劈斩,力道凶猛。这本是张飞的长矛招数,用在了“念恩”上,却又显出一种别样的威力。

使刀狂劈,张信身体仍在空中。

“杀,杀,杀……”

连喝十六声,双足方落地。铛铛铛……刀矛相击十六下,每一刀尽是劈在青年长矛的受力之处,震的那青年险些跪在地上。大铁矛根本就抓不住了,双手虎口迸裂,那鲜血把铁矛染成了鲜红的颜色。

张信站稳,挥刀再劈。

“念恩”再次劈落,带着呼啸的风声。青年吓得魂飞魄散,打起精神举矛再次封挡。

只听“啪”的一声,“念恩”依旧完好,可那铁矛却成了两段。

一道血痕,从青年的头顶出现,一直朝下蔓延,身上的盔甲都显出了一道裂痕。

这一刀,生生的把这青年劈成两片。

张信疲惫的喘了口气,这张飞的招数还真不是他这种人可以用的。抓起“噬天”,擦擦额上的汗水,又向前冲去。

战马长嘶,长枪舞动,几十个家将被刺的血肉模糊,倒在了卫府之中。

“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一名‘从龙卫’上前,轻声道:“大人,前面有一些老弱!”

张信怪异的看了看他,这名‘从龙卫’持着一把宣花大斧,衣服上面满是血迹,看穿戴还是名都伯。

“我再说一遍,此战不留一个活口。”

那都伯看到张信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心里一冷,忙说:“末将明白,一个不留,斩尽杀绝。”

都伯说完带着五六人就冲向了卫家的大宅,斜耳听去,惨叫声不觉于耳。

向四下逃窜的家将、家丁们也被高顺的人挥刀斩杀。

战斗持续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整个卫家内外已经不见一个活人。

火光照映着营地,但见血流成河。张信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虽有些不忍,可他知道,这些人如果不死,蔡琰的日子就会很难过。心狠手辣,万万不能有半点的仁慈心。这是幽州战场上他学会的生存法则,也是《白公兵法》的精要

要知道,他还有自己的责任,还有答应曹操、娘亲的誓言。

只要他露出半点仁慈心,只怕下一个死无全尸的人就会变成关心他的人,他不想这样,只能让别人先死。

“传我命令,一炷香内全体撤离。卫府的财物全部拉走,曹性,回头给兄弟们分了。”

“喏!”

张信的这个命令,让‘从龙卫’心中的一丝丝不忍立刻烟消云散。

说实话,屠杀那些老弱的时候,他们还真的不太情愿。虽然张信校场上的冷血无情在那里放着,他们也不想当辕门上的摆设,可他们到底出身北营,又怎会忍心屠杀那些妇孺?更何况这些人中,明显有些姿色不错的小婢。可现在这卫府中的财物,分到每个人手里的话,别说一两个小婢,就算是十个二十个良家妇女,还不是照样带回家?这下子,连回家盖房子的钱都有了,真是痛快。“公子,这些尸体……”

那个使斧都伯也很高兴,有人杀,有钱拿,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痛快的事情?更何况,这大人说话没有那么多的规矩,虽然杀人的时候很吓人,可大多数时候,还是相当的随和。

“时间差不多了,一把火给我烧了这里,这几天正下着大雪,等到大雪过后什么都不剩下了。”

“喏!”

张信收好“噬天”,看了看卫府满地的残枪断箭,叹了口气,催马离去。

曹性看着张信离去,赶紧收了弓箭,跟上张信。

“公子,刚才末将清点了一下,卫府三百四十六人,无一漏网。”

张信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不一会儿‘从龙卫’徐徐而出。随着那使斧都伯一声令下,几十个火把扔进了卫府之中,转眼间熊熊大火冲天而起,带着一股子人肉被烤焦后的焦臭味道。

这一战,死了七名‘从龙卫’,却无一人受伤。

“公子,有人追了上来。”高顺这时走了过来。

此时,卫府的火势已经蔓染红了半个天际,百姓们纷纷喊着救火,而河东郡方向,响起了呜咽的号角声。数百官军从城里冲出来,沿着张信等人的方向就追了过来。

卫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将卫府放在郡城之内。若是放在河东郡城之内,想必张信等人也不会这么容易得手吧!

跑了大约二三里,张信突然勒住了马。

曹性奇怪的问道:“公子,为什么不走了?”

“那些尾巴实在讨厌,让高顺带上五十骑处理一下,就说我在这里等他。”

曹性怔怔的看着张信,放声大笑起来,“公子,高大哥怕是早就等着你这句话呢!您先休息休息,我和高大哥就去,很快就会回来的。”

张信点点头,就停下马站在那里,身后四十‘从龙卫’一字排开。

远处,烟尘滚滚,官军越来越近。

高顺得了曹性的话后,挥挥手中的大刀,冷静的将五十‘从龙卫’排成三排,对那官兵视若不见。

还有二十步,扑面而来的兵器寒意已经袭来,‘从龙卫’紧张的握住手中兵器,心里砰砰直跳。只是高顺没有下令,他们绝不会轻举妄动。

十五步……

“放箭”高顺大喝一声。

下雨般的羽箭,带着风声飞出,为首的十几名官军被射下了战马。

官军的队形一阵散乱,而高顺已经摘下了大刀,厉声喝道:“‘从龙卫’,冲锋!”

五十一骑,如同五十一头猛虎,冲进了乱军之中。

高顺手起刀落,砰砰砰连下三人。使斧的都伯尤为惹眼,大斧翻飞,剁、刺、勾、片、探……甚至比高顺还要凶猛,一轮冲杀下来,死在他手下的官军不下二三十。

“痛快,痛快!”

那使斧的都伯哇哇大叫。

‘从龙卫’受这二人鼓舞,十成力气更发挥出了十二成。

旷野中,到处是残缺不全的尸体。

“冲锋”之法本出自白起的兵书,高顺又在此基础上加上了自己的想法,练出了自己的“陷阵精士”,‘从龙卫’全是从中选出的精锐,无一不是战法娴熟。想那灭六国的秦军当年是何其的骁勇,这“冲锋”之法流传下来也不知是经过了秦人多少年的战阵总结,又怎会是平常的战法可比?

四五百名官军被一轮冲锋下来,就死掉了近二百人。

平时荒于训练,又何时见过如此猛将,何曾见过‘从龙卫’这种凶狠的杀法,俱愣住了!

对方之后五十一个人,可在幸存的官兵眼中,却好像五十一尊魔神。

一个士兵突然一声大叫,手中的兵器扔在地上,扭头就跑。这一个人带起了头,好像传染病一样立刻蔓延开来。数百名官军同时呼喊,扔掉了兵器朝四处溃散。

远处城头上,那河东郡都尉只觉口干舌燥,两眼发直。

老天,这些人是什么人?从何处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