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辅政大臣霍光:辅政的栋梁还是专权的权臣

南海总督 收藏 0 264
导读:西汉辅政大臣霍光:辅政的栋梁还是专权的权臣

西汉辅政大臣霍光:辅政的栋梁还是专权的权臣



西汉之时,权位最高的莫过于霍光。但其死后亦遭到无情清算。其后人,惨到连一张吃饭的嘴都没有留下的地步。但凡权臣,其之祸,都是在权高位重之时埋下的。


霍光,班固《汉书》说:“字子孟,票骑将军去病弟也”。他是西汉著名将领霍去病的同父异母之弟。其父霍仲孺曾在平阳侯曹襄府中为吏,与平阳侯的侍女私通生下霍去病,后归家娶妻生了霍光。有一点是霍仲孺想不到的。这位卫姓侍女,后来不仅有了一个大名鼎鼎的妹妹,即卫子夫(汉武帝庞幸封卫皇后),还有一个弟弟大将军卫青。霍去病则因这层人脉而得汉武帝刘彻赏识。汉武帝元朔四年(前119年),霍去病以骠骑将军之职率兵出击匈奴,路过河东,方与其父相认,并为其购买了大片田地房产及奴婢。霍去病得胜还京之时,遂将11岁的弟弟霍光带至京都长安,将其安置于自己帐下。从此,霍光亦飞黄腾达。短短几年,便官至奉车都尉,负责保卫汉武帝的安全。汉书说霍光“出则奉车,入侍左右,出入禁闼二十余年,小心谨慎,未尝有过,甚见亲信”。皇帝身边之人,二十余年,居然“未尝有过”,没有任何过失,不简单。伴君如伴虎,可见霍光为官之精到。


霍光历经武帝、昭帝、宣帝三朝,权倾一时。不过,汉武一朝,他还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武帝征和二年(前91年),武帝悉心培养的太子刘据因“巫蛊之祸”被逼自杀。汉武帝将幼子刘弗陵立为太子,并将其母钩弋夫人处死,以绝母后专权之患。汉书说:“察群臣唯光任大重,可属社稷”。刘彻环顾群臣,似乎只有霍光可辅佐刘弗陵。因此,他命画工画了一幅周公背负周成王的画赐予霍光。其意甚明。武帝后元二年(前87年)春,汉武帝病死,霍光受遗诏,与金日磾、上官桀等人共同辅佐朝政。从此,霍光掌握了汉朝的最高权力。“帝年八岁,政事一决于光”。这个“一”字,用之绝炒。


霍光当权,自然有政敌。霍光的办法,就是诛杀怠尽。汉书记载,有一个右将军叫王莽(与后来专权的王莽同名),他有个儿子叫王忽,任侍中。其曾说汉武帝遗诏可能有假,他说:“帝崩,忽常在左右,安得遗诏封三子事?”霍光因此深责王莽,逼人家毒死了自己的儿子。当年辅佐昭帝之人,还有上官桀、桑弘羊等人,自然不满霍光一人专权,便联合燕王刘旦密谋“共执退光”。汉书说,昭帝听闻燕王书奏,既“不肯下”,而且“上不听”。似乎想说明,昭帝虽年幼却有主见。但是,昭帝年仅十四,凡事霍光做主,他又能干什么呢?有一句话,昭帝倒也实在:“将军为非,不须校尉”,你霍光要造反,还需要密谋组织吗?连禁军校尉都不需要的。因此,我怀疑,所谓燕王刘旦、上官桀、桑弘羊等人谋反之事,可能是有人罗织出来的。此事的结果,如汉书所说:“光尽诛桀、安、弘羊、外人宗族。燕王、盖主皆自杀”。上官桀、上官安、桑弘羊被诛族,长公主、刘旦亦先后自杀。其结果是“光威震海内”,几乎无人可及了。


元平元年,汉昭帝亲政一年即驾崩了。汉昭帝卒时22岁,竟然无嗣。这也是奇怪的事情。野史对昭帝之死,深有怀疑。毕竟,日渐年长的皇上,对霍光肯定是一个巨大威胁。这个皇帝,据记载身材魁伟。他五六岁即“壮大多知”,“武帝常谓类己”,“始冠有八尺二寸”。应该身体不错。《汉书•外戚传》说:“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虽宫人使令皆为穷绔,多其带,后宫莫有进者。”霍光大权在握,甚至管到了皇上的房事。其目的,就是要让自己的外孙女上官皇后“擅宠有子”。《剑桥中国史》说:“年轻的皇帝死时只有22岁,死得可疑;他显然还没有子嗣。他是否流露出什么迹象,致使霍光或其他人希望把他除掉,则不得而知。”昭帝无子,是不是拜霍光之赐?!


昭帝崩,既无嗣,当然要另觅新君。汉书说:“武帝六男独有广陵王胥在”。汉武帝六个儿子,只剩广陵王刘胥。但是,这个人,“光内不自安”,霍光不满意。理由也是简单的。“王本以行失道,先帝所不用”。不过,我以为,霍光真正不安的,仍是刘胥早已成年,将来是不可控制的。于是,霍光便将目光扫向汉武帝的孙子辈了。最终,他锁定刘彻之孙昌邑王刘贺。在霍光看来,刘贺年方十九,又是纨绔子弟,胸无大志,正是他利用控制的对象。可是,这个刘贺,仅仅当了27天的皇帝,又被废了。其原因,汉书里写了一大堆。无非是找女人奸宫女之类,经常从宫外私自买东西进来吃,“常私买鸡豚以食”等等,鸡毛蒜皮之事耳。其实,霍光最不满的,乃是刘贺滥封属下官职之事。这个刘贺,进京之时,带了二百多人来,个个封官许愿。刘贺受玺二十七日,竟发诏封官“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显然,他也是一个敢作敢为之人。这样下去,怎生了得?于是,霍光上奏年仅十五岁的太后,当着百官的面,立即废除皇上。刘贺带进京的二百余人,除两人外,其余皆被诛杀。其权之大,可见一斑。

刘贺既废,谁来继位?于是,霍光思来想去,找到一个汉武帝的后代。此人即为卫皇后曾孙、废太子刘据之孙刘病已。当时,刘病已正流落民间。“巫蛊之祸”时,刘病已的祖父、太子刘据和父亲刘进均被杀,年幼的刘病已也被投入牢。后因群臣据理力争,才保住刘病已的性命。刘据案平反之后,刘病已寄居在祖母史良娣娘家。他就是汉宣帝。他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即位前受过牢狱之苦的皇帝。汉宣帝即位后,即改名刘询,其理由是“病已”两字太常用,怕臣民避讳不易。霍光荐刘病已,目的也是清楚的。这个皇帝,从小依倚祖母娘家,外戚之中,均为没落士人,将来不会影响其执掌大权。霍光的愿望,依然是想把汉宣帝当作傀儡皇帝。汉宣帝即位之后,霍光夫妇又做了两件不光采的事。汉书均有记载。一是将女儿霍成君嫁给皇上,二是将汉宣帝在民间所娶的皇后许平君毒死了,使他自己的女儿成了皇后。


有一点,霍光至少是看走眼了。汉宣帝饱受磨难,又深知民间疾苦。他显然是一个有抱负、也有城府的皇帝。汉书说:“光自后元秉持万机,及上即位,乃归政。上廉让不受,诸事皆先关白光,然后奏御天子。光每朝见,上虚己敛容,礼下之已甚”。汉宣帝处处表现出对霍光的敬重,不擅权不用权。尽管是装出来的。霍光去世之时,汉宣帝还“车驾自临问光病,上为之涕泣”,掉了不少的眼泪。他知道,皇帝报仇,十年也不晚。地节二年(前68年),霍光去世,汉宣帝即宣布亲政。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逐步开始剥夺霍家人的政治权力。此时的霍光一脉,在朝廷已盘根错节,势力强大。汉书云:“党亲连体,根据于朝廷”,甚为形象。汉宣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削弱霍光家族军权。他任命霍光的儿子霍禹为大司马,霍光侄孙霍山为尚书,削其实权。最关键的环节,就是将“羽林及两宫卫将屯兵”,“悉易亲信”,换成了自己的人。第二步,则下诏封原皇后许氏所生之子刘奭为太子。


这一切,自然令霍家人坐立不安。霍禹、霍山等人,甚为恐惧。汉书记载,他们梦见“井水溢流庭下”,“灶居树上”,家里老鼠“暴多”,与人相触,以尾画地,“鸮数鸣殿前树上”,“第门自坏”,等等。显然,都是凶象。于是,霍氏决定冒险。汉书说:“谋令太后为博平君置酒,召丞相、平恩侯以下,使范明友、邓广汉承太后制引斩之,因废天子而立禹”。这是说,他们想让霍皇后下毒酒,毒死汉宣帝,然后由霍禹做皇帝。然而,此时的汉宣帝早已羽冀丰满、成竹在胸了。公元前65年,汉宣帝一举将霍家及其余党一网打尽。汉书说“禹要斩,显及诸女昆弟皆弃市。唯独霍后废处昭台宫,与霍氏相连坐诛灭者数千家”。可怜霍氏一族,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活口。霍光的老婆儿子被腰斩后,甚至还被弃尸街头,唯一活下的人,是霍皇后,在冷宫终其一生。霍氏一家,真正算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直到汉成帝之时,霍氏家族才得以抚慰。汉成帝刘骜时,仅仅为霍氏一家所置的坟头便有百余处,并“吏卒奉词焉”。霍氏一脉,毕竟为汉家天下立有汗马功劳,也算是皇恩浩荡了。


史书有云:“威震主者不畜,霍氏之祸萌于骖乘”。霍光威震四海、自以为光宗耀祖之时,也给霍家埋下了祸根。这也是定数。另有史家评价:“骄奢则不逊,不逊必侮上。侮上者,逆道也。在人之右,众必害之”。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