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帝王漫谈之明太祖

如此而已liu 收藏 7 6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纵观中国历史上的开国皇帝(也包括第二代,因为有许多“太宗皇帝”也是跟着“太祖”创业的),大多都是马上英雄,军事奇才。如刘邦、刘秀、曹操(事实上的皇帝)、孙权、刘备、李世民、赵匡胤、朱元璋等,其实也很好理解。因为除了极少数的王朝更替是通过权臣的和平革命之外,大多都是通过铁与血的征战实现的。在乱世要想成为强者,政治策略自然要高明,但首先还是要拳头过得硬。否则你再怎么得民心,也照样被别人给灭了。

在谈论历代帝王的军事才能时,毛主席说过一句:“自古能军无出李世民之右者,其次则朱元璋耳。”应该说这个评价是很恰当的,有时个人还觉得在武功方面朱元璋其实是不逊于李世民的,甚至还有过之。主要是李世民出身军人世家,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也有很好的环境让他去实践,接触并学习到最新最先进的军事设备和军事信息与知识。后来起兵时,基础也很好,自家里就有一支实力强大的武装力量。而朱元璋就不同了,完全是白手起家,靠的就是自己。这样的基础,换做一般人于乱世之中就如草芥一般,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可咱们的朱皇帝不但过得很风光,而且替子孙后代挣了一份天大的家业,可见世间真有天纵奇才。也许这是重八大哥多年侍奉佛祖积了功德的回报吧—当然就与佛结缘而言,他还是比不上梁武帝,人家可是做了皇帝后几次舍身佛门的。

朱元璋和李世民一样,都是先削平群雄,而后与强大的北方异族大战一场并同样取得重大胜利。当年李唐定鼎中原,征讨天下的功劳应该有六成是属于李世民的。因为在大的方面不能抹杀了高祖李渊的功劳,在具体的征战方面也还有李孝恭,李靖他们。而朱元璋自起兵扫平南方至北伐一统江山,每一战几乎都是最高指挥者,许多具体战役也都亲身参与。所以个人认为,就王朝的建立,国家的统一而言,朱元璋的军功应该是高于李世民的。李世民军事表现的巅峰是围郑击夏的虎牢关之战,此战击灭二国,擒杀窦建德与王世充,奠定李唐在全国的统治地位。而一般认为朱元璋军事生涯的代表作是与陈友谅的鄱阳湖之战,20万对60万,此战之后朱元璋统一南方已成定局。但个人认为真正体现朱元璋军事素养与眼光的是明王朝的北伐之战,虽然具体的战争指挥者是徐达和常遇春,但战略安排是朱元璋做出的。此战朱元璋的战略思想是:先取山东,撤其屏蔽;旋师河南,断其羽翼;拔潼关而守之,据其户槛。天下形势人手掌握;然后进兵元都,则彼势孤援绝,不战可克,即克其都,鼓行而西,云中,太原以及关陇,可席卷而下。中国历史上有过那么多次北伐,真正成功的就是朱元璋及近代民国的北伐,从他这段话也可以看出其成功的原因。

明朝前期的武功其实是不逊于汉唐的,毕竟蒙元的实力与战力都在匈奴之上,当然也在突厥之上。而且明朝自攻克大都之后还在整个北方用兵数十年,罕有败绩。之所以现在我们对这段汉人最近的赫赫武功不是很了解或者漠然视之,可能原因有这么几个:一是满清入主中原,明史也是他们修的,那时国内还存在大量反清复明的斗争,他们自然是不遗余力的抹黑前朝的皇帝;其次是朱元璋和朱棣这两位影响深远的明皇爷也确实嗜杀残暴了一些,大家对他们没多少好感也是正常的。再次是自明朝始,八股取士成为国策,知识分子的路越走越窄,最后只剩下科举一条路。社会思想越来越僵化,生动活泼的社会文化现象越来越少,范进式的人物越来越多。这使得今天人们对明朝的印象很阴暗很晦涩。

一个像朱元璋那样从社会最底层走出来的军事统帅,其军事能力超群是无可置疑的。但我们更应该从他崛起及所向披靡的战绩看出,朱元璋早期一定是一个心胸豁达,眼光长远,有亲和力有人格魅力的人。因为一个出身寒微的游方和尚要将士用命,众人拥戴,自身肯定有许多吸引人的地方。主要是朱元璋毕竟不像刘邦一开始就是自己拉队伍闹革命,而是寄人篱下了许久。这样的人要成就一番事业,靠的就是自身的才干和高超的与人相处之道—当然,不管信与不信,我总觉得那些成大事者或多或少确实是受到上天眷顾的,呵呵。

说到朱元璋,我们想到的首先可能就是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对功臣的屠戮。历史上人们总是把朱元璋与汉高祖刘邦相提并论,主要是二人都是于乱世之中,布衣提三尺剑而取天下。而且汉明两朝都是中国历史上国祚超过两百年的大一统的强盛王朝。同时两人的直接继承人都很软弱,也都叫惠帝,而且都不得善终。但最为相似的是两位平民出身的开国帝王在乾坤鼎定之后对追随自己的功臣的血腥杀戮。个人认为在这方面朱元璋是远远走在刘邦前面的,因为被刘邦所杀的开国功臣并不是很多,而且一些确实是造反了的。(写到这里个人觉得历史的误解冤屈了刘邦这位绝代雄才和仁爱之主—司马迁其实是很敬服这位平民帝王的。)可能给人们造成这种印象的直接原因是韩信与彭越的被诛—尤其是韩信,因为这个人在历史上名气实在太大,且在临死前说过一句在以后千古岁月里让每一个人心寒齿冷并充满同情的话: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

朱元璋诛杀功臣,原因无外乎两个:一是帝国的继承人过于仁慈孱弱,使朱元璋不得不考虑百年之后国家的稳定和长远发展;二是开国勋臣宿将们自身不检点,飞扬跋扈,让为接班人问题闹得很不爽的朱元璋很不放心。

关于第一点由于史籍的记载也算是后人皆知了,个人觉得朱标虽然仁慈,但还是说不上孱弱,毕竟也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而且做太子期间也历练了不少。建文帝的仁爱怯懦倒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三年多的施政及在靖难之役中的表现就证实了这一点。

我们重点来说说第二个原因。

首先我们得承认在古代那种忠君思想浓厚,充满封建伦理纲常的环境里,一个人要去造反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说白了就是,我们现在也没几个人认为那时起来造反的英雄们真的是除暴安良,替天行道,救民于水火吧。不可否认,大多数人如果不是被逼得没办法,是不会想到去落草为寇的。但我们也不能否认的是,在“革命”的阵营里除了一些为了活命和求温饱的良善老百姓以外,还是有许多怀着各种目的的“伪革命分子”。一些人是为了升官发财,一些人是在旧朝不得志,投机革命,还有更多的人本身就是好勇斗狠的亡命之徒。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再往前想一想,在冷兵器时代,要在你死我活的血腥战斗中生存下来,哪一个又是菩萨心肠—要真是这样,那也真的只能去当和尚了。尤其是那些出身草莽的将领,其俸禄官阶又有几个不是靠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这些人说他们武功盖世、指挥若定、富有韬略是没错的,但要真的要求他们都有很高的政治觉悟,有怜爱悲悯之心,有谦恭自省之度那就很有些勉强了。否则,还真难得在那样刀口舔血的残酷环境下保存自己。这样的人冲锋陷阵惯了,加上久掌兵权,国家承平之后居功自傲,飞扬跋扈也是很正常的。历朝历代,这样事情可说是不绝史书。就连以仁厚宽和著称的唐太宗也曾对尉迟敬德说过:“我见汉高祖诛杀功臣,认为是汉高诅的过错,所以总希望与你共享富贵,子孙不绝。然而你做官总是不断犯法,才深感韩信、彭越被剁成肉酱,不是高祖的过错。国家的纲纪,唯赏与罚,非分的恩典,不能常有。你要特别留神,否则后悔不及。”可见,在王朝建立国家稳定之后怎样处理好与骄兵悍将的关系都是开国君主们需要解决的棘手问题。

其次,对于那些开国功臣们来说,有那种“天下是我们帮你打的,你当天子,还不许我们过得快意滋润一点”的心理也是很正常的。但正常不一定就表示正确,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享受升级了,爵位高了,俸禄多了,但思想觉悟没有与时俱进。一是起事和夺取江山的过程中,他们与君主的关系只是上下级,可能还有朋友兄弟的情分在里面,但一旦王朝建立,他们之间就几乎只剩下君臣关系了。这君臣关系里有一条就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种关系虽说不上对立,但至少没有多少温馨可言了。这种关系很危险,稍有风吹草动,就会破裂。当然原因是双方的,一方面可能是做君主的猜忌心过重,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做臣子的自己不谨慎。二就是王朝建立之后,随着形势的好转君主对老部下的倚重是越来越少,但这些勋贵们呢,不能随着形势的转变及时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还以为老大还像以前那么厚道,还像以前一样离不开自己。三就是老大做了皇帝之后,他首先要考虑的是江山的千秋万代,长治久安,任何与这一点相冲突的人和事,他都会毫不留情的踢开和消灭。无情最是帝王家,连自己的父母兄弟尚且顾不上,何况只是自己当年的部下而已。

第三,对于刘邦和朱元璋的杀戮功臣行为,很多人将之主要归结为他们出身低微导致的自卑心理。本人并不完全否认有这方面的因素在起作用—因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自卑的—只是有时可能没有遇到那个让他自卑的人罢了。但是象刘邦朱元璋那样的人物,自然都是心胸宽广,豁达大度的人,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英雄与人才愿意投靠他,任其驱驰了。另外对于朱元璋来说,他也从不讳言自己出身的低微—比如在他当皇帝后写给父母的祭文里就清楚的说明了这点。且他身边的那帮将领大都是草莽出身,而就能力及所成就的功业而言,他更应该自信才是,同时朱元璋得国之正在历史上也是少有的,所以认为他屠戮功臣是自卑心理在作祟一般来说是难得成立的。唐太宗和宋太祖之所以能够善待功臣,并非得意于自己出身怎么好,而是家族势力本身就很强大,根基很深,接班人或者辅佐接班人的臣子都还靠得住,一般人难得撼动他们的统治。但是猜忌心倒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谁没有猜忌之心呢—尤其是帝王,他要处理的可是那么一份大家业啊—天下又有多少人在窥视觊觎啊。就连唐太宗不也对李世碛有过猜忌?所以说朱元璋猜忌之心重倒是合情理的,这从他设立锦衣卫,封诸子到各地为藩王就可以看出来。如果将帅们能够安分守己谨言慎行还好,一旦约束不了自己的言行,遇到猜忌的君主,后果就不言自明了。

现在很多书上说朱元璋屠戮功臣,在他手里就只放过了汤和一个人。我觉得这样的说法是不准确的,就如一个人罪行累累,但也不能因此往他身上妄加恶行。比如刘伯温,虽然大家都知道是胡惟庸毒死的,可还是要拐弯抹角的算到朱元璋身上来。这就很不好,因为朱元璋也没多少要杀刘伯温的道理,他也只是一介谋士罢了,为人坦荡忠诚,而且一个从未掌兵的文弱书生难道在国家承平之后还能翻得了天,再说留着刘伯温不还可以牵制李善长和胡惟庸他们?朱元璋这样一个雄才大略的人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吧。其次是徐达,一个蒸鹅的传说把朱元璋诛杀功臣的残忍阴毒渲染得天下皆知。可事实上这样的故事只是某些人的杜撰捏造罢了。因为徐达为人很低调,是朱元璋的发小,对其也很忠诚,这些朱元璋是知道的。其次徐达在和州救过朱元璋,被朱元璋倚为“万里长城”,死的时候明王朝正在北方频繁用兵,这个时候杀徐达对朱元璋没什么好处。第三是徐达死的时候虽然已经是在胡惟庸案之后,但胡案那时并未大规模发作,而且朱元璋春秋正盛,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一个病入膏肓的将领那么猜忌。第四是即使朱元璋想杀徐达,也不会用这种手段不高明,阴毒且为后世所诟病的方法。还有李文忠之死,许多人也认为是被朱元璋所毒杀,这也是值得推敲的。毕竟那时才洪武十七年,正是大明朝用人的时候,朱元璋也不老,犯不着这个时候去杀了自己的亲外甥。而且在明史中有“帝疑中毒之”一句,如果真是朱元璋所毒杀,以他的聪明也不会做这种贼喊捉贼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蠢事。还有冯国用、胡大海、邓愈、朱文正、朱亮祖及常遇春虽不是善终,但也不能赖朱元璋。至于汤和、沐英、郭英及耿炳文也是善终了的。当然,我并不否认这些人如果活下来,到了胡蓝案大规模发作时可能也会被朱元璋所屠戮,但毕竟事实是他们的死和朱元璋没多少关系。所以说终洪武一朝,除汤和之外其余勋臣宿将都是朱元璋所杀是不准确的。

那我们接下来还可以简单的讨论一下为什么朱元璋一定要将大部分的功臣屠戮殆尽,有没有可能采取宋太祖那种“杯酒释兵权”的富于人情味的法子。首先我们得弄清楚两位太祖爷的区别:第一,我们得承认赵匡胤与朱元璋的人格是有高下的,赵匡胤是历史上有名的仁厚之主,而朱元璋的残忍嗜杀却是出了名的。性格不同,决定他们解决问题的方式也会不同;其次是两人解决问题时的年龄不同,赵匡胤杯酒释兵权时才34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而朱元璋利用胡蓝案屠杀功臣时已经60来岁了,老年人自然危机感更加强烈;第三是两人建立王朝的途径与环境不同,赵匡胤是通过一场几乎不流血的军事政变夺得政权的,而朱元璋却是以一介布衣百战得天下,环境也复杂得多;第四是他们手下的将领素质不同,这里的素质当然不是指军事素质,而是指为人与为官的素质。赵匡胤手下的将领大多是谙习朝廷法度的职业军人,而朱元璋的将领大多则是草莽英雄,甚至有许多是亡命之徒;第五是在接班人问题上赵匡胤确实要面临比朱元璋更为理想的局面,暂且不去讨论赵光义是不是赵宋王朝真正的继承人,即使不是,江山也不会落到异性人手里,而朱元璋自己是通过万千艰险夺得天下的,深知其中的艰难与艰险,乱世之中,强者为王,他对孱弱的子孙充满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第六就是赵匡胤和朱元璋夺得天下过程中,将领以及军队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是不同的。赵匡胤时期军队将领之间的关系一般单纯就是同僚和上下级的关系(当然赵匡胤与石守信及王审琦他们这样的把兄弟关系不能完全理解为江湖义气,且不具备普遍性),而朱元璋的军队则不同,不但其中有朋友上下级的关系在里面,重要的还是有兄弟父子关系在里面。朱元璋自己就收了几十个养子义孙,别的将领也是如此。这在战时对维持统治体系和军队的稳定和发展是有利的,但到了和平时期,这种帮派式的关系就是帝王们忧心的对象了,因为这种关系使得军队带有浓厚的私人武装性质。

以上这些差别导致了朱元璋很难用和平的方式去解决军队和功臣的问题,又由于军队将领们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使得屠戮行为一开始就会走向扩大化(当然,朱元璋也是一个要么不做,做就做绝的人)。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种疯狂的杀戮都是令人不齿的。当然,进行谴责的时候,我们也要认识到那些勋臣宿将里面确实有一些是骄纵蛮横,贪赃枉法,是罪不容诛的。而且这种集体的大清洗也是局限于上层,对老百姓的影响并不大,这样的情况有点象当年则天皇帝为建立武周大肆清洗李唐皇室一般。对于成吉思汗那样攻城略地完全就是为了掠夺财富,屠城满足自己征服欲望的人尚且受到历史的推崇,还有像黄巢、张献忠那样的屠夫居然也被歌颂为农民领袖,朱元璋的所作所为倒还是有些道理的,并不是最极端的,他杀的人里面还是有许多是该杀的。

在朱元璋的政治生命中,与屠戮功臣同样受到历史瞩目的是他的高压惩贪。朱元璋可能是历史上对贪污腐败最不能容忍的帝王,与之能站到同一高度的就只有本朝太祖了。两位太祖爷都是奋起于陇亩之间,对王朝的兴衰看得很清楚。天子驭群臣而牧万民,吏治坏了,国家自然就没希望了。所以两人都是不遗余力的进行反腐倡廉工作。

对于统治者来说,尤其是对于尚处于人治阶段的统治者来说,整饬吏治都是其执政的重要内容。吏治不好,好的政策就难以传达并执行,就会有大面积的贪污腐败,就会导致民怨沸腾,就会导致社会发展的成本急剧增加,由此加剧社会的对立和不稳定。对于出身于贫苦家庭,深为前朝恶政所苦的朱元璋来说,对这一点比谁都看的清楚,他认为:“吏治之弊,莫过于贪墨”。我们其实也可以客观的认为,在朱元璋屠戮功臣的行动中,有一部分也包含了澄清吏治,打击贪污腐败的内容。因为有相当一部分元勋贵胄功成名就之后忘乎所以,不懂得约束自己,横行不法,鱼肉百姓—这样的现象肯定是相当多的存在的—在历朝历代,这都是不可避免的—我朝也是一样,所以现在把太祖爷当年的一些运动简单的掩耳盗铃的归结为个人崇拜或者防修反修是比较可笑的。

无论在哪里,吏治既是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一种文化现象。我们都知道在隋唐科举取士以前,国家的公务员大都来自官宦世家或者社会推荐(当然也有个别毛遂自荐的情况)。这有一个重要弊端就是有关系有势力的家族集团往往会垄断政治资源,形成一个庞大的士族阶层。这样势必造成许多的豪门大户,使得从政人员的素质越来越低,政治越来越腐败。中国的士族政治正是随着科举制度的深入发展而逐步瓦解的,因为科举考试,使得许多寒门学子,游离于士族大户之外的人才有了晋身之道,可以有机会参与国家的管理与治理。在明朝以前,科举考试有比较强的针对性和实用性,就如考策论就类似于我们现在的申论,还有辞赋考试也可以考察考生的文学修养和才华。这样的考试还是为社会发现了一部分人才,可是自明朝起,科举就变成了八股取士。学子们整天看那些虚伪虚无的教条,皓首穷经之后博得一个功名,就只知道整天念之乎者也。当然,八股取士作为明朝吏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最大的危害性不在于它不能发现或者培养真正学以致用的人才,而在于它作为明朝文化专制的一种重要手段和制度,限制和压制了整个国家和民族文化的自由和发展。它一方面封杀了知识分子的其他出路,另一方面又把他们捆绑在这个没多少实际意义的八股文上,严重禁锢了整个民族思想文化的发展。我们知道对于明朝以前的知识分子来说,通过科举进入仕途只是他们人生的选择之一,只要有一技之长,总是会受到社会的接纳和统治阶级的承认。可是到了明朝之后,由于统治者的的引导与限制,读书人似乎就只有了走科举一条路的人生,读书就是为了做官,做官就是为了发财。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统治者的文化专制和特务政治,使得知识分子即使当了官,也不敢谈政治,不敢有新思想,更不能有什么“出格”的文艺创作,一身精力就只能去敛财猎色。一个民族如果只剩下那么一点当官的理想,这个民族也就没什么多大的前途了。明清以降六百余年,这样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流毒至今。

其实,朱元璋自己虽然是最大的“官”,但他对“官”这个群体是很矛盾,甚至是很敌视的。他要统治这个国家,就必须依靠大量的官员,但由于自身早期不幸的遭遇,他又对“官”这个阶层充满戒备和敌视。这反映在他在建立完善政权结构的同时,也在同步建立完善对官员的监督和监控,具体表现在锦衣卫及“言官”制度的设立等,同时明朝官员的待遇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差的(这其实也是明朝官员喜欢贪污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朱元璋自己是聪明人,知道要官员们在工作之外完全不谈政治,并不动歪心思去做坏事,那么就总得弄点事情去消耗他们的精力与精神。他想的办法其实很大众化很“和谐社会”,那就是鼓励官员们去逛窑子喝花酒—事实上和今天差不多。

可惜,我们现在大多数人了解的朱元璋铁腕治贪就剩下对贪官们执行“剥皮实草”这样的酷刑,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这居然也成了朱元璋的一条罪状。真不知道那些史学家和知识分子书是怎么读进去的—也许他们本身就是一群贪官污吏吧。在以前的人治专制社会,老百姓的安危祸福和吏治的好坏是紧密相关的。当官的徇私枉法,草菅人命,鱼肉百姓难道不该杀。既然该杀,那何妨杀得残忍一点,这样可以起到杀一儆百,警醒世人的作用—朱元璋当年如此做,用意就在于此。官员们肆意一点,老百姓的苦难就深重一分,国家和社会付出的代价就多一些。因此民本思想是朱元璋反贪的思想基础,他深谙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基本道理。因此,他非常痛恨残民害民的贪官污吏,就从这一点来说,朱元璋是一个值得称道的伟大帝王。

在朱元璋主政期间,他亲手抓了两件著名的反贪案件,这就是郭桓案和空印案。这两个案件使得上万官员被处死,有牵连的官吏几万人被逮捕入狱,严加治罪。各地卷入这个案件的下级官吏、富豪,被抄家处死的不计其数。这两个案件对反腐倡廉,澄清吏治无疑是起到了巨大的震慑和推动作用。朱元璋反贪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自律,对自己制定的法律,带头实行。他的女婿、驸马都尉欧阳伦,凭着自己是马皇后亲生女儿安庆公主的丈夫,不顾朝廷的禁令,向陕西贩运私茶。后来河桥巡检司的一位小吏向朱元璋告发了此事。朱元璋立即下令赐死欧阳伦,同时他还发了通敕令,表扬那位小吏不畏权贵的斗争精神。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古代封建皇帝中是少有的。还有一个例子是有个叫道同的出任广东番禺知县,清廉刚正,因公事得罪了永嘉侯朱亮祖,被朱亮祖诬陷杀害。朱元璋次年诏永嘉候和儿子进京,一顿鞭子就抽死了。通过这两个事例,我们也能理解了他为什么对那些贪官污吏骄兵悍将如此严厉和不能容忍;二是严酷,犯有贪赃罪的官吏,一经查清,一律发配到北方荒漠中充军。官员若贪污赃银60两以上,将被处枭首示众、剥皮实草之刑。命在各府州县衙门左侧设皮场庙,就是剥皮的刑场,贪官被押到这里,砍下头颅,挂到竿子上示众,再剥下人皮,塞上稻草,摆到衙门公堂旁边,用以警告继任的官员。还实行连坐制度,涉案犯本人灭族。同事官员不督查,不拒绝,不阻止,不举报者一律惩处。最使人大快人心的是,他还规定老百姓可以抓了贪官上京去治罪—这真是惊世骇俗的措施啊--虽然现实中不具备可操作性—这也是他民本思想的一个具体体现。

在前面说了,朱元璋出身微寒,但能在乱世之中取得天下,自然是一个有胸襟,有人格魅力的人。他的队伍是义军中纪律最好,最受老百姓欢迎的,他本人肯定也不是生来残暴的。在他的整个政治生涯中,都可以看到基本上是“严明以驭吏,宽裕以待民。”开始时刑罚尚轻,但受纹面挑筋后官员竟也继续贪污,“如此凶顽之徒,将以何法治乎?”被迫加重刑之酷,以儆效尤。他是在严处下作案仍无收敛情况下,才一步一步加重到残酷到极致的。当然,他的铁腕治贪还是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在这种严酷的手段之下,明初成为中国历史上吏治最为清明的时期之一。据《明史.循吏传》统计,只占明朝11%的洪武一朝,清官却占整个明朝2/3!其余清官也多集于洪武后不久的时期内,在永乐,仁宣盛世有方孝如,“三杨”,蹇义,夏元吉,郑和,况钟,于谦等,短期出现如此多清廉高官,与朱元璋整治带来好官风是分不开的。为了反腐治贪,朱元璋还修了《大明律》,编了《大诰》,可以说他一生都在与贪官污吏作斗争。

在朱元璋治下,臣工们官做得提心吊胆,却也多数“一时守令畏法,洁己爱民。”当然,明朝中后期的吏治是很腐败的,这也很正常,因为后来的皇帝大都昏庸殆政。这权力如果没有政党、法律、制度及舆论等强力的外部督察与监督,就不可避免的的产生腐败。权力乃国之公器,如果为一家一党所私有,就永远不要期望看到清廉的吏治。

朱元璋从蒙元那里继承了惨无人道的人殉制度,在处理勋臣宿将和反贪的问题上扩大化,过于严苛,这些都是应该受到谴责的。但他打击贪官污吏,约束功臣们的不法行为,这些无论是对于老百姓的生活,还是社会发展,以及国家的长治久安都是大有益处的,我们应该看到他可贵进步的一面—因为这才是他一生的主流。

朱元璋在历史上还有一个重要的“政绩”—那就是废除了在中国传续几千年的宰相制度。一般来说,封建大一统帝国的君主既要手握大权又要能享受做皇帝的乐趣是宰相制度必然存在的依据。可是朱元璋是一个历史上杀伐决断,刚猛治国的皇帝,他总觉得在皇帝与群臣之间隔着一个丞相,让他觉得不舒服,不顺畅。所以他终于借胡惟庸案发,彻底废除了这一制度。没有了丞相,皇帝就自个儿面对六部,自然大权独揽。权力大了,自然要干的活儿也多了,对于朱元璋这样吃粗粮干重活的布衣皇帝,累一点还受得了。但对于他那些长在深宫大院里,身子骨瘦弱又只知声色犬马的子孙们来说可就是不可负荷的重任了。所以他们就不得不借助特务组织、阉党和文官集团—所以明朝政治让人看着觉得光怪陆离。在以往的皇帝——丞相的权利格局中,皇帝和丞相的权责早已分配清楚,游戏规则也顺理成章,丞相即使独揽朝政也不得不受久有以来的政治惯性的约束,忌惮操作犯规的惩罚。朱元璋消灭了丞相,但他的后世子孙还要求助于文官集团,就弄出来个内阁大学士的角色。这个内阁大学士虽然没有丞相之名却有丞相之实,这就造成了他们承担丞相的角色但却不用执行丞相的“游戏法则”,再也没有了以往的约束。所以就有了一些不是丞相却有丞相的权力—甚至超过丞相的内阁首辅。高拱,张居正就是其中的代表。内阁制倒不是坏东西—可坏就坏在皇帝要制衡内阁,还要去借助宦官和厂卫的力量—以致党争不断,严重削弱了国家的政治活力。为了维护国家的稳定和统一,加强中央集权有它必要的一面,但在专制制度下,加强集权往往就等同于加强独裁。而独裁又使得政治缺乏生气,并必然破坏那可怜的法治和民主。

朱元璋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勤政皇帝,而且权力欲极强,废除丞相就等于让自己多干点活。但总的来说它的集权比清朝还是好一点,加上他的子孙都没爱新觉罗氏勤快,所以内阁看起来还真有点现代内阁的影子—所以皇帝勤快并不见得都是好事。

如果不深究,胡惟庸案给人的感觉是朱元璋用来屠戮功臣的好道具—因为在胡案之后十多年,只要他觉得该杀人了,就会祭出这道夺命幡。但胡惟庸案初始的“历史作用”是朱元璋用来废除宰相制度的,只是后来发现用起来比较顺手,才屡屡甩出来打击杀戮功臣。朱元璋还真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他不喜欢繁琐复杂很虚的东西。一个胡惟庸案和蓝玉案就把几乎所有在世的功臣宿将杀了个精光,然后用郭桓案和空印案又把全国近半的官员给报销了。当然,我们熟读一下明史还是觉得虽然胡惟庸的许多谋反通敌的罪名是后来强加上去的,但他还是该死的。就凭专权一条—在朱元璋面前就该死了,何况他本身就不是一只好鸟。

在中学的历史课本上,有一句明太祖关于老百姓的话:“天下初定,百姓财力匮乏,好比新树不可摇根、小鸟不可拔羽”。这也是明初休养生息政策的思想基础。明朝初年,政府奖励垦荒,又招集流亡农民,开垦荒地,免除三年的劳役和赋税;要各地驻军屯田垦荒,做到粮食自给。朱元璋还兴修水利,奖励植棉种麻。当然,和所有有作为的皇帝一样,朱元璋的勤政节俭也是出了名的。据载洪武17年9月14—21日8天,他一共批奏1160本,涉事3391件,每天览字20万。真是日理万机。生活却十分节俭,“节于自奉,食不同乐。罢四方异味之贡”,吃饭时还想起事物即停下写条贴身,衣服常贴满。马皇后亦率后宫节俭,逢灾吃粗粮野菜。朱元璋曾说:“古王者兴,未尝不由于勤俭;其败亡,未尝不由于奢侈。”故要求自己“每进一膳,即思天下民之饥,服一衣,即思天下民之寒。功业益崇,益尚俭朴。”从这里可以看出,朱元璋的勤政爱民在古今领袖中都可说是模范了。

在朱元璋的治理下,明初的社会经济有了很大的恢复和发展,国力也大幅度增长。这都可以从一些事情上可以看出来,朱元璋在位期间八次远征蒙古,这是需要强大的财力做后盾的。大明朝初期的强盛国力更多的体现在永乐朝,如迁都北京、郑和下西洋、修长城、疏通大运河、编永乐大典、建武当、五征蒙古—这些都是需要耗费大量物质财富的。没有洪武一朝积累的雄厚家底,永乐皇帝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手笔。虽然朱元璋在国家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他并没有像他儿子那样大搞政绩工程,而是一直保持“戒骄戒躁俭朴谨慎艰苦奋斗”的作风。

写到这里,还真觉得现在对明朝的评价不是那么公允。我们老是吹捧满清怎么好怎么好,可是满清的专制是远甚于明朝的,文字狱是远多于明朝的,经济的开放度和成熟程度也是不及明朝的。满清有一个康雍乾盛世,可明朝也有洪武之治、永宣盛世、弘治中兴,到了晚期还有一个万历新政。朱元璋是杀了不少功臣,可是满清又杀了多少无辜的老百姓呢。至于说满清的皇帝整体比明朝好—在勤政方面,一个百来万的民族要统治一个四万万人口的国家,他能不勤政吗。而且,在极端专制社会里,统治者究竟是勤政好呢,还是放权一点好呢,这也是值得探讨的。

康熙皇帝在拜祭孝陵时,对朱元璋的评价是“治隆唐宋”。细细想来,这个评价也不完全是溢美讨好之言。就国力、疆域、民生及武功而言,明朝前期是不输于唐宋的,朱元璋丢分的地方主要是确立八股取士、兴文字狱、钳制思想、加强专制、屠戮功臣。在社会气氛上,明朝是赶不上唐宋的,文化的发展水平也远远不及,但还是要强于满清的。

个人认为朱元璋的最伟大之处在于他推翻了蒙元的异族统治,恢复了我汉家冠裳。既然汉武帝、卫青、霍去病因为抗击匈奴,唐太宗和李靖因为击败了突厥,能够得到历史那么高的评价,而朱元璋还是把整个汉民族从异族残酷的统治中解放出来,为什么不能称为民族英雄呢。有些人会吹毛求疵的说朱元璋还受过元朝的封呢,呵呵。如果真这样说,那就不要读历史了—成吉思汗还受过金朝的封,唐高祖还向突厥低过头,努尔哈赤还曾是明朝的一名小吏呢。随便了解一下历史的人都知道,对于那时的中国人来说,蒙元政权就是一个殖民政权,它实行赤裸裸的民族歧视政策,汉民族居于社会最底层,汉人在国家治理上没有丝毫的发言权。元朝统治者们,在文化上更是把汉人的文化传统和道德价值观贬得一文不值。驱除胡虏,恢复中华,这在每一个时期都是时代的的最强音。朱元璋通过自己的奋斗努力不仅仅是恢复了我们民族的服饰习俗,更重要的是重铸了我们信心,增强了我们的民族地位,存续并光大了我们的文化。这些都是不应该也不容被否定和抹杀的。

以前读明朝相关的史书的时候,总是觉得这个朝代充满了血腥杀戮,宦官专权,特务政治,皇帝们都是好色怠政,罔顾民生,好像完全是一片漆黑。现在认真的想一想,这应该是很不客观的。尤其是对于朱元璋的评价更是如此,我们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应该放到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中去考虑。尽量做到不因人废事,不因事废人。如我们说朱元璋专制集权,其实又有哪个皇帝不是独裁专制呢。而且在朱元璋那个年代,欧洲都还处于黑暗的中世纪,我们如果谈论民主自由,也太为难那个时代了。何况,中国的历史总体是分权逐步走向集权的,这期间的利弊也不是一言两语能够说清楚。至于特务政治,朱元璋的原意只是作为一种监督手段,只是后来这项特权被宦官们把持了,才被弄得面目全非。而且清朝也是有特务政治(密折制度也可算是一个吧)的,即使目前最民主的美国也存在监听国民的情况。说这些并不是要美化朱元璋,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如果只是一个平民,他的缺陷影响会很小。但如果是一个帝王,那就是天下的事情了。朱元璋性格上存在比较大的缺陷,比如做事操切、脾气暴戾、独断专行、猜忌心重,对于自己不满意的事情没有宽容心等。这些性格缺陷使得他杀伐过重,用刑太严,历史已经对此做出了公正的评价。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他在勤政爱民、恢复中华、发展经济、惩治贪腐、维护国家的统一和稳定等方面所作出的巨大努力和取得的历史性功绩。

在历史上朱元璋是一个毁誉参半的开国帝王,如果我们本着“不掩恶,不虚美”的精神看待他—还是会认为他是一个杀伐过重、独断专行,但也取得了巨大历史功绩的君王。同时,他的功绩是要远大于他所造成的那些负面后果的。

本文内容于 7/26/2009 12:33:29 PM 被中华铁血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