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卷 第一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吉星文和梁中国、肖臻三人来到指挥所,吉星文拿起摆在桌子上的电话,吉星文知道事态严重给三十七师的师长如今是代军长的冯治安打了一通电话,吉星文是把情况一五一十的汇报给了冯治安,然后静待冯治安的指示。 旁边梁中国小声道:“肖臻,你说上峰该不会像丰台一样让我们撤退宛平城把城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吉星文和梁中国、肖臻三人来到指挥所,吉星文拿起摆在桌子上的电话,吉星文知道事态严重给三十七师的师长如今是代军长的冯治安打了一通电话,吉星文是把情况一五一十的汇报给了冯治安,然后静待冯治安的指示。

旁边梁中国小声道:“肖臻,你说上峰该不会像丰台一样让我们撤退宛平城把城池拱手让给别人吧。”

肖臻皱眉道:“去你的,不要乌鸦嘴,若真的是这样我饶不了你。”

“哐当”,正在听电话的吉星文手一松话筒掉在了桌子上,一脸的目瞪口呆,眼睛里面闪烁着泪花,右手掩面哭泣起来,梁中国和肖臻大觉奇怪皆互相望着对方不明白怎么回事,最后梁中国大着胆子叫着“团座”想唤醒在浸在泪海里面的吉星文,可是梁中国连叫三声吉星文仍然是没有反应,吉星文还是那副表情,话筒里面传来冯治安叫“喂,喂,喂”的声音,梁中国见这样也不是办法电话总不能没人听吧,于是梁中国大着胆子拿起话筒和冯治安对话起来,说团座听了师座的话就愣在那里,无法传达命令,让师座把命令和他再说一遍,结果电话的那头冯治安把命令又传达了一遍。

“哐当”,话筒再次掉在了桌子上,梁中国听完冯治安的命令后表情和竟然和吉星文一模一样,动作也和吉星文一模一样,抽泣不止,肖臻今晚是彻底的看傻了眼冯治安到底说了什么样的话,居然能同时能让梁中国和吉星文有同样的表情,话筒的那方再次响起冯治安师长“喂,喂,喂”的声音,肖臻此时的想法和梁中国一样也拿起了话筒和冯治安对话,说团座和梁中国听力师座的命令就哭了,什么话也不肯说,请让师座再把命令和他再说一次。

话筒那头冯治安是生出了不耐烦的声音,道:“肖臻,那好,我把命令再给你传达一遍,这次你可不要也哭了。”

肖臻道:“师座,我保证不哭。”

冯治安道:“事关重大,我要请示南京,但是在此以前坚决抵抗,卢沟桥既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

肖臻听完这句话,刹时间眼睛里面蓄满了泪水,强忍着不留出来,喃喃道:“师座,你能把话再重复一遍吗?”

冯治安的语气中也是充满了欢喜,他笑骂道:“肖臻,我知道你们心里高兴终于可以打小鬼子了,但是你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要是你们要是把卢沟桥和宛平城给丢了,我枪毙了你们。”

肖臻忙道:“师座,我明白了。”

冯治安道:“好了,我要去请示上峰了,你们忙你们的。”

肖臻又哭又笑道:“是,我知道了。”说完,冯治安挂断了电话,肖臻也挂断了电话。

此时三人的眼睛里面都含着眼泪,最后肖臻先道:“团座,我不是在做梦吧。”

吉星文没有回答肖臻问题,前者道:“梁中国,肖臻,走,给我去城头。”

梁中国和肖臻齐齐点了点头在吉星文的带领下走到宛平城的城头,到了目的地,一位传令兵跑到吉星文的面前,敬礼道:“报告团座,在我们面前太刀师团的三十二联队的队伍开始集结,占领了制高点沙岗。”

吉星文颔首道:“我明白了,你下去。”

那位传令兵做好姿势,道了一声“是”后就走了。

忽然,吉星文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高声大喊道:“全体集合!”

“刷,刷,刷”,站在宛平城站岗的士兵听到团座的叫声全部快速的集合列成队伍面对着他们的团长吉星文,而梁中国和肖臻站在吉星文的身后。

吉星文强压下心中沸腾的热血,道:“弟兄们,一个军只要三万人就能组成,而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二十九军却会有十万之多吗?”

一二九团的士兵没有回答,因为他们知道团座会告诉他们答案,吉星文接着道:“因为我们二十九军是打出喜峰口大捷的英雄,在长城抗战中有过出色表现的队伍,所以大家对我们二十九军有信心,参军的话都想来我们二十九军效力,老百姓对我们充满了希望。”

然后,吉星文语气一转,道:“但是自从我们控制了北平、天津、河北、察哈尔等地后,我们都在玩弄政治,一次次面对日本人无理的挑衅,看着丧权辱国的事情一件件的发生,我们只能一次次的忍气吞声,有枪不能打,有刀不能砍,眼睁睁看着日本人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得寸进尺,你们说你们心里窝火吗?”

除了吉星文以外,所有在这里的一二九团弟兄大喊道:“窝火。”

吉星文又道:“那你们想爆发出来和日本人好好的干一场吗?”

所有在这里的一二九团弟兄们又一次大喊道:“想!”

“好样的,都是条汉子。”吉星文赞许的点了点头,道:“今晚小日本又开始无理取闹了,看这个阵势是要攻打宛平城和卢沟桥了,我已经请示了上峰,上峰明确的给了我们命令——固守宛平城和卢沟桥,对来犯的日本人坚决的还击!”

吉星文讲完这句话,在这里的一二九团的士兵又有不少人哭了,甚至有人嚎啕大哭起来,但是不管他们有没有哭,他们的心里都是一样叫了一声“好”字,这些士兵多年和日本人成对峙状态,可是每次上头都不让他们打日本人,他们的心头憋了一股浓浓的无名火,无法得到释放,今日小鬼子又来放贱挑衅他们二十九军,他们都以为上头会让他们撤退宛平城把卢沟桥拱手让给日本人,结果今天出乎意料的是上峰终于肯让他们打日本人,他们感觉到有一股激流直冲他们自己的天灵盖久久不能平复,身子上红色的液体也开始沸腾。

吉星文见到自己的下属这个表情眼泪也是哗哗的流了下来,他哽咽道:“弟兄们,我知道你们和我一样都是很激动,但是我们要记住国家既然把宛平城和卢沟桥交给我们,我们就算是豁出性命也不能让小鬼子从我们的身上踏过去,誓死捍卫宛平城和卢沟桥,绝不能怕死!”

梁中国和肖臻也大声的哭了出来,梁中国大喊道:“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

接下里其余的二十九军一二九团的士兵也高声大喊——

“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

“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

“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

卢沟桥,桥头堡。

在这个地方驻守的是一二九团的执勤官兵,他们肩膀架着是捷克式步枪,腰间绑着一捆手榴弹,后背背着一把镔铁大刀正在走动巡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防卫此处,以防日本人攻击这里。本来国民革命军的普通士兵肩膀上扛着都是汉阳造,但是由于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二十九军迅速扩充装备也是翻新大变样,二十九军的士兵基本上用的都是捷克式步枪。

黑夜中,一位一二九团的士兵发现有一群黑色的人影正快速的朝这里移动靠近这里,那位士兵赶紧把枪提在手上瞄准那群黑色的人影的其中一个人,大声问道:“什么人?”

“砰”,一颗子弹直射了过来打穿了那位问话的士兵的胸膛,那位问话的士兵就这样为国捐躯倒在地上,那群黑色的人影速度更快的朝桥头堡驶来。

“不好了,小鬼子来了。”一名士兵喊道,边说边拿捷克式步枪还击,其他的一二九团的士兵也纷纷如此朝那群黑色人的影射击,在这里还有三个人手里拿的家伙是捷克式轻机枪,他们怒目圆睁端起捷克式轻机枪猛地开枪,枪口不断的吐出黄色的火焰朝那群黑色的人影来的方向射去。

那群黑色的人影正是前来攻打卢沟桥桥头堡的三十二联队的士兵,他们遭到一二九团反击后开始停下脚步用手里拿着的三八大盖射击二十九军的士兵,顿时间,桥头堡上你来我往枪声乱作一团,中日双方第一次开火的交锋就这样正式开始。

两方的人马互相射击对方的人大约有十分钟后,三十二联队的士兵见这样子下去进攻不行,于是拿出他们的掷弹筒,本来他们的排设位置是拿枪的站在前面,拿掷弹筒站在后面,可是当这些日军打算用掷弹筒后,那些拿着掷弹筒的日军以两人为一组快步小跑上前,架好小炮筒整齐的排成一排,总共有十个掷弹筒,他们瞄准好方位从容把炮弹放入弹筒,然后过了几秒后,十枚小炮弹一一从弹筒里面出炉从高空中飞向了桥头堡。

“砰,砰,砰”,那些炮弹落在了正在桥头堡上还击日军的一二九团的士兵身上发出声响,其后果可想而知,他们当然战死殉国,日本人见这招挺有效的就继续用这招攻击驻守在桥头堡执勤官兵,接着日本人又发射了六次炮弹在桥头堡上,一时间,驻守在桥头堡上的士兵伤亡惨重,不少的一二九团士兵人丧失了性命倒在桥上。

这次日军出动的是一个小队的兵力,领队的是一名小队长,他见桥头堡上的中国士兵死伤过半发起总攻击的时间已然纯熟,于是他拔出腰间的太刀大喊道:“进攻!”

于是小队的所有士兵都往桥头堡冲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