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自从上一次去了罗来奂家里之后,一回来罗承续就把那张被称为盒子箭的连弩的图纸给画了出来。虽然在一些细节上与那张弩可能不一样,但是罗承续只需要的是原理。而当李东看到了这图之后居然认识这张弩。这让罗承续不得不大大的吃了惊。看来这种被称为盒子箭的连弩在这个时代里是比较常见的。确实对于的优秀的木匠来说这把弩并不难造。犹其是弩最为重要的弓身与弓弦材料方面,这把弩更是一般到了极点。因为他的弓身是用竹子做的,而弦就是使用麻绳都行。毕近这把弩只强调射速,威力方面自然要牺牲了。而且如果威力太强的话那射速自然就不可能快得了。


由于李东本人就造过这个东西,加上材料是现成的。所以更是轻车熟路的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复制出来了。而罗承续则有了时间来了解这个东西。在李东一次次的试射当中罗承续也慢慢的开始了解了这把弩的优缺点。


这种弩的优点就是射速快,近距离威力也非常的可观。七丈外居然还能够射入木板当中。如果是对付不着盔甲的人的话,那近距离真是象半自动步枪一样的可怕了。但是缺点也与优点一样明显。因为此弩的箭要放置在箭盒里,所以是没有箭翎的。所以一但距离过远根本不会有命中率,而且就是近处其命中率也很低,主要是因为那开合式的射击结构是使人的两只手来操作。人的手是会抖动的。加上其发射的时候发射的那部分结构是开合运动着的,这也使得箭只不可能在射出的时候不可能保持一点。结果是五丈外根本不可能让所有箭都落在一个人的身上。这样的武器也就失去了其做为武器的价值了。


在进行了许多次的试验之后结果都不会太好,无论李东怎么样稳定他的手命中率都没有太多的提高。而在战场之上,或是船上使用的话相信是很难保待精确的命中的。可见这件武器本身的设计结构阻止了它本身命中率的提高。这让罗承续非常的失望。原本他以为自己发现了一件被历史给埋没了的利器,但原来只是一件构思奇巧的玩具而以。这让他原本兴奋的心一下子沮丧起来。


“二少爷可以觉得此弩不管用。”李东陪着罗承续试了一下午的弩了,见到罗承续的眉头越来越紧自然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罗承续看都没有看李东,只是点了点。他现在的心情极度的不好。


“小人家乡倒有一种连弩比之此弩许实更加管用一点。”李东的话对于罗承续来说仿佛黑夜中的一盏明灯一般。罗承续的眼神一下子就来了神彩,只见他抬起头来:“是吗,那可有实物。”


“实物倒是没有,但若是二少爷想要小人可以马上做一把出来。”李东见到了罗承续来了精神也很高兴。


“作一把!”罗承续这个人是急性子,不喜欢慢慢等待。就算李东的手艺不错,手脚也快。但是做一把弩来自然是要时间的。所以他马上说道:“这样吧,我画的线图你也看了许多了,会画吧。”


“这,应当会画。二少爷是说。”李东有点迟疑,罗承续的线图他看了许多了,但是看是看,画是画。如同连坏画一样,人人都会看。但不是人人都会画。明朝许多木匠都会画制品的草图,但是并不精确。特别是一些小东西。做起来对他们来说轻车熟路,连图都不用画对于他们来说图都在是心中。


但是罗承续实在很着急,不想李东又做一个无用的东西出来。所以让阿木去把自己的鹅毛钢笔和绘图板给拿下来了。李东虽然有点赶鸭子上架,但是确实如同罗承续一样画了平面图,立体图,最让罗承续惊讶的是他还画了一张机关透视图。通过图纸罗承续大致的知道了这是一把什么东西了。


结构也非常的简单,从原理上来说他的设计并没有盒子箭的想象力。这把弩也有一个大的箭盒在上面,但是这把弩的上箭是后拉式的。一根长棍的前部有一个活动的金属弦刀(开弦器),当它在原位的时候是钩住弦的。后拉开弦之后箭会落下,当箭落下之后继续的后拉开弦器会碰到后部的一个金属突出物,这样开弦器被顶着向前倾斜,这样弦会被放开推着箭被射出。然后再把长棍往前推,当棍回到开弦的位置的时候前部的金属片会把开弦器再从下面顶回拉弦的状态,这样可以立刻再拉,再射、复位之后又可重复形成快速的射击。而且由于在射箭的过程当中执弩的手一直是伸直的状态。所以稳定性大为的提高。虽然没有射过,但是相信这把弩的命中率应当比盒者箭要高许多。


罗承续看着李东画了半天,一边看李东讲解。时不时自己还拿下着笔在纸上进行一些标注。这样防止自己后面有任何不明白的。等李东的图画完了自己也完全了解这弩的基本原理和样子。于是他迫不及待的让李东把这个做出来。等李东开工之后无聊了罗承续就坐到了一边开始沉思起来。


那天大伯对于小形火器的渴望是写在脸上的。但是不知道大伯为什么没有直接制作一些大形的爆竹来作武器。相信在船只由于人站得密集,所以一定会有巨大的破坏力。而至于把摔炮什么的大形化,那与找死也没有任何的分别了。所以罗承续又开始老虑起了点火装置起来。后世的拉发式手雷他不记得是怎么点火的了,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的思考着自己原来在那那军网的日日夜夜了。


就在罗承续正在苦脑的时候突然罗伍跑来见到了罗承续兴奋的说道:“二少爷你果然在这里。达召小少爷(由于达召是罗承续的下一辈所以下人们会在少爷前面加一个小字)过来了,说是找您呢。”


“哦,他来干什么?”罗承续还在想着他的手雷,随口问道。


“说是您答应了要教他耍那足球。”罗伍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孩。说他聪明嘛,真是了不起。家里人对这点基本上达成了共识。说他木呐嘛。确实,对于一些生活当中的的事情他总比自己这些人要慢上个半拍的。真不知道他是聪明还是木呐。


“哦,什么!达召来了。对了对了。真没有想到他还惦记着哪。”罗承续这才意识到自己在罗来奂府上答应达召的东西。于是这才起身向着外面走去,同时边走边说道:“这样吧,你去叫达召直接到后院来吧,请六哥也一起过来好了。”


“七少爷已经在后院了。”罗伍小声的提醒着。


“哦,知道了。我去换身衣服就来。”罗承续说完回到房间里去换了一身适合踢球的衣服,蹴鞠到明代中后期已经发展了一行八百多年了。自西汉时起就有了:“贵人之家,蹴鞠斗鸡”的说法。所以中国早已发展出了专门的服装——运动服。以前由于后世之放清朝戏,所以罗承续不了解明朝的情况。而清朝不知为什么蹴鞠非常少见。加上后世那些这导那导的没一个历史有点水平的,又没什么重视历史的精神。以至于罗承续是在发明了足球之后才在罗承礼那里知道了这个时代蹴鞠的相关装备水平的。所以上一次他也没有穿专门的衣服。但是后来自己又与罗承礼玩了几次才做了一身。要不然的话平时运动也太不方便了。


换好了衣服之后罗承续才来到了后院,看到达召居然已经下场与罗承礼较量了起来。显然他已经大致的知道了规则。达召与自己差不多大,而且还没有自己高,不过由于身在习武世家里,所以身体还算是强壮。结果两个人居然以蹴鞠的习惯踢起了足球,果然相对于自己来说更为好的脚法的情况下相人的比试确实比自己与罗承礼的比试要精彩得多。但是却少有对抗性。倒好象是两个人在表演一般。不过毕近罗承礼的身体要强壮得多,脚法也更好一些。所以对付起达召来那是绰绰有余。


果然没有一会儿达召就苦着脸下来了。见到了罗承续道:“你这蹴鞠的规矩实在是太怪了!”


“此为足球!”罗承续见他苦着脸说道:“这规居好玩吗?”


“不觉得。”达召显然没有意识到足球的真正乐趣。还在使用蹴鞠的方法来理解这个新的运动。于是罗承续小声的说道:“看着!”


说完罗承续就下得场中。而那些家丁们看到了罗承续来了一下子就觉得有了主心骨,很快在罗承续的示意下他们开始了罗承续教了他们几天的防守反击。第一次踢的时候由于罗承续队里的下人们害怕冲撞到罗承礼所以不敢出全力来防守,虽然罗承礼现在不得老爷喜欢,但是毕近是个少爷。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这些人被罗承续教了许多现代足球的防守方法。这样他们有了许多可以不用直接冲撞罗承礼的方法,加上他们明白了多人合作防守的方法。这样每每给罗承礼设计一些小的陷井,使得罗承礼总是在快速推进的时候进入到多人防守小圈当中,结果给抢断,这让罗承礼苦脑不以。而罗承续的几人则利用小场地的因素快速的利用不停球的短传来突破罗承礼那队的防线。这个时代小孩子显然都有相当的蹴鞠基本功。居然都有过得去的脚法。而以蹴鞠的意识来防御现代足球的踢法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两个时代的踢法在达召的面前出前。一种快速而犀利,犹如水银泄地一般。而另一种华丽优雅,犹如表演一般却总是非常被动。


没有多久罗承礼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于是他开始试着在半场的时候利用传球来突破罗承续队的防守,但是蹴鞠原本就是表演的成份多于竞技的成份,所以罗承礼队的传球也是变着花样来表现,但是却没有太多的穿透性。加上对于规则的不了解使得他们要不就是继续的被阻挡住,要不就是被造越位。这让罗承礼越来越郁闷。以他目前的智慧是怎么样都无法明白为什么上一次能够进了几个球,而这一次却只有1个球。反观罗承续组,却轻轻松松的进了八个球。这种巨大的反差让罗承礼坐下来之后依然有点恍恍忽忽的。


其实今天的这场球虽然只是一些小孩子的游戏,但是却有点真正足球的意思了。与上一次那场完全是罗承礼和罗承续两人的对抗完全不同了。这回被罗承续好好的训练了一下的已队自然是明白什么是团体运动了。而且很多带有表演性的动作都被罗承续明令不得使用。所以罗承续的小队伍虽然基本上也有点后世小学生的球队的意思了。而罗承礼这一次也因为对方防守的原因开始利用起了团队来得分,但是效果并不很好。但是这致少是一个好的开始。


坐在下人们为自己准备好的躺椅上罗承续对着达召道:“怎么样,看明白了吗。”


“明白了,不就是要进更多的球吗。你那一队的下人们动作都简单得很,根本不好看啊。”达召不解的问道。


“好不好看要看你怎么理解。你不觉简单也是一种美吗?”罗承续笑着说道。对于达召,或者是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人而言他都不急于去推广他的一些现代的理念,因为这个时代并不是现代。而是用一种更有意思的方法来实现这一点。如同后世老美利用她的好来屋大片来推广他的价值观一样:“这样吧,如果你在明白了足球的规则之后,无论你用你府里的任何一个不超过十岁的人组成的队伍能够战胜我的话那我就送你这个。”


说着罗承续拿出一个自己设计的精致的木盒子出来。达如很快的被这个充满了现代的简约气息的盒子给吸引了。


“此为何物。”


“我称之为跳棋。”


“跳棋?是何棋,可以戏之?”


“当然。”罗承续说着轻轻的打开了那个盒子,盒子里边的棋子是由琉璃制成,价格不菲。盒子内部就是木结构的棋盘。小孩子都喜欢漂亮而颜色鲜艳的东西。所以达召很快的被这个棋被吸引了。就如同女人喜欢那些这个石头那个石头一样。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原因。


“好,一言为定。”达召显然有点怕罗承续反悔。


“你们说什么呢?”显然坐在罗承续另一边的罗承礼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但是显然他的眼神也被眼前的这个精致的小东西给吸引了。


“哦,我与达召相约对战,如果他的队伍将来能够战胜我的队伍的话那这个跳棋就送给他。”


罗承礼与罗承续玩过跳棋,不过是全木制的样子。而且盒子很大,也不好看。哪象这个盒子又精美又小巧。于是自己虽然也想要一个,不过由于这些东西只有罗承续会造,而自己的关系显然没有好到可以随便问他要的程度。实际上由于罗承礼对罗承续虽然有着极强烈的自卑,但是依然总是希望能够与他一起玩,这是一种奇怪的心理。


结果三人又坐着聊了一会儿罗来奂家里就来人把达召给叫了回去。然后两人都去洗澡了。这天过后达召就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了,从罗来奂家里下人那里得到的消息是他找了十多个年纪十分小的下人们正在组建他的球队。并且正在练习当中,但是罗承续知道他用的球是寻常的皮球之后也就不再管他了。


李东很快把那支弩做了出来。这种弩有两个箭口,一次出来两支箭。但罗承续觉得这样没有太大的意义。出箭口的下面有一个握把,而弩身后面有一个拉杆。李东没有使用太好的材料,所以弩的力量非常小,但这样也能够使罗承续能够开弦。朝着目标靶罗承续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射出了头两箭,然后放收回拉杆之后又用尽全身的力量再射出两箭。四支箭散开的面依然很大。罗承续不高兴了,让李东来射。结果李东射击的效果却不错,十五米之外二十支箭的散布面程在一米为直径的圆里。然后李东殷箭收回来,再次了一次,效果还是差不多。罗承续觉得有可能是自己的力量过小,使得手在拉弩的过程当中有了偏差。但是从李东的动作来看他显然不会受力量的原因而产生误差。不过十五米外居然有一米散布面,这样的命中率实际上也不会有太好的效果,毕近如果是真的作战的时候人不可能不稳定。而这样差的命中率一但要攻击移动目标,那可想而知结果是怎么样的。而一个成年人要跑完十五米只需要几钞钟而以。显然这把弩还是不成熟。所以这个弩虽然比之前的那把盒子箭要实用一些,但是作为武器它依然达不到罗承续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