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正文 刘“神经”的前半生 ( 八 )

liesliu 收藏 0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


刘“神经”的前半生 ( 八 )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所想的堂堂正正被人尊重同,在那个年代的监狱很难.生活只给他两种选择,要么做灾脉子,要么做板脉子.也就是说,要么被人欺负,要么就去欺负别人.


20岁,刘神经开始反击欺压他的人了,这种勇敢行为是一般短刑犯不愿做出来的,它所带来的后果在短期内是很严重的,得到的将是更重、更凶狠的欺压.


刘神经必须走过这一关,他知道,长期的反抗终究会带来好的结果,因为勇敢的反抗,最终不会再有人敢随便出他的手.他认定坚持二字,在坚持的同时,他又施展了他的另一种策略.


另一种策略就是找靠山,做小弟.当时省城监狱关着现在仍然在省城里赫赫有名的几个黑道人物.七哥、山空、镇宝,这些名字仍然在现在的监狱里被叫的响亮,那个时候,这几个黑道人物都跟刘神经在一起服刑,刘神经投靠的第一个人物就是七哥.


在投靠七哥之前,刘神经与势力团伙之间的冲突有很多,最多的一个就是七哥.


没有冲突之前,刘神经就想投靠七哥.那个年代凭嘴说没用,能凭的就是硬气.刘神经就靠自己的敢搞,赢得了七哥的欣赏.


有了七哥做后台,刘神经在省城监狱以后的路可以说是一帆风顺.


但是,一帆风顺路还需要付出代价来维护,刘神经为维护自己来之不易的顺,他必须还得主动积极帮助七哥摆平一些事.他摆平的最大一件事,就是使镇宝不再与七哥对抗.


镇宝的势力在监狱比七哥的势力要稍微大一些.镇宝不仅有自己的一帮人,还联合着宜平、荆天等各地帮派.而七哥仅有自己的一帮人.


在狱中,镇宝和七哥是两帮强势力,一山不容二虎,两强必然相斗,老大永远只有一个.


刘神经为七哥做出了一件连七哥都想不到的事,他使这两大帮派实现了和平共处.


有一天,七哥的一个手下又被镇宝的人打了.七哥像往常一样,准备纠集兄弟们再来一次必输的反击,七哥知道必输,但反击是必须的,没有反击就失去了"量",这个帮派将会散伙.


反击方案还没有确定,刘神经就单独行动了.


刘神经在吃过晚饭之后,他来到镇宝所住的楼层铁栅栏门外,他首先用烟贿赂守着铁门的值班罪犯(监狱不准楼层互串),然后骗得值班罪犯打开铁栅栏门,又让值班罪犯把镇宝叫了出来.


镇宝来到铁门口,一看是刘神经找他,他以为刘神经是七哥派过来给他说好话的,还未等刘神经开口,他很傲慢的对刘神经说了一句:"你个B灾脉子,你找我什么事,你也配跟我谈,滚! 滚! 滚!"


刘神经满脸陪笑,突然说出一句:"镇宝,对不起了!"


镇宝没预料到,刘神经背在身后的手突然闪现出来,手上捏着一根钢管,钢管举起来,劈头盖脑向镇宝砸去.


镇宝想躲,来不及了.钢管打下来的第一下就落到了他的头上,一阵眩晕,镇宝倒在了地上.


刘神经没有因为镇宝的倒地而停止对镇宝的殴打,钢管不停的落在镇宝的背上、胸脯、屁股和腿上,一边打,他一边高叫着:"跟老子斗,老子叫你去死......"


等镇宝的同伙回过神冲出监室到走廊,刘神经已快速的撤离现场.


刘神经早已为自己计算好撤离的时间,他知道,他在这里多留一秒钟,就有可能性命难保,这里是镇宝的势力范围,只要他被冲出来的镇宝的人抓住,不死也要脱三层皮.


撤离后的刘神经没有往自己的楼层跑,他跑到了干部值班室,他去向干部自首了.他知道他肯定要被关禁闭,也只有关禁闭他才能避免镇宝的报复.


一个月的禁闭结束后,刘神经回到他的单位,听七哥说,镇宝被打伤,一直在养伤,他们两帮在这一个月内没有发生冲突.


七哥警告刘神经,要刘神经注意一点,平日出工和放风的时间放机灵些,现在镇宝要对付的主要人物是他,镇宝暂时不会与七哥自己发生冲突.


刘神经回来的第一天出工,他找到镇宝的一个手下,这个人和刘神经关系不错,他让这个人给镇宝带话,他想向镇宝赔礼道歉并准备在这天晚上提东西去看镇宝.


这天晚上,他来到镇宝所住的楼层,他堆着满脸的笑,跟守门的值班罪犯套近乎,告诉值班罪犯,自己是来向镇宝道歉的.


值班罪犯有上次的教训,他没敢给刘神经开门,让刘神经等一会,他去转告镇宝.


值班罪犯去叫镇宝了,刘神经耐心地在铁门外等候.


过了一会儿,值班罪犯回来了,他的后面的跟着一群人,领头的不是镇宝,那人是镇宝手下的一个得力干将,叫阿涛.


阿涛个子高大,满脸横肉,一副杀气.


阿涛来到刘神经面前,看到刘神经满脸笑容,手里还提着一个方便袋,袋里装着苹果和两瓶酒.


阿涛骂道:"你格老子送点东西就算事情完了吗?"


刘神经说:"拐子,我错了,要砍要杀任凭镇宝发落"

阿涛又骂:"你格老子算什么东西,把你这些东西格老子提回去"


刘神经提起左手的礼品在阿涛面前晃悠,吸引阿涛的视线,他的右手抽出一把小刀,透过铁栅栏门,对准阿涛的大腿就是几刀.


阿涛被刺痛了,慌忙后退,阿涛退到远处后,刘神经把刀往阿涛的脚下扔去,大声骂道:"妈的13,镇宝没种出来,叫你来送死,老子本来是来结束他的狗命的,你回去告诉镇宝,把这手刀也给他,老子让着他,让他拿着刀跟老子空手决斗."


刘神经骂得激动,忘了铁栅栏门里站在他身边的还有镇宝的其他手下,他的手被人拽住了,那人拽住他的手后,又有人拽住了他的另一只手,他被拽得贴在铁栅栏门上,镇宝的其他手下拳脚相加,打得刘神经晕了方向.


此时的阿涛已回过神来,捡起刀,抚着腿上的伤口,跛着脚,向刘神经走过来,他准备还刘神经几刀,当他还没有近到刘神经的面前,他被值班罪犯抱住了.


楼上的打斗声,召来了监内的巡班犯罪,因为他们及时赶到,刘神经才免遭更严重的毒手.当拽他手的两个人放开他时,他倒在了地上.


刘神经住院了,阿涛也住院了.


在医院里,刘神经跟阿涛同住一个病房.阿涛比刘神经的块头大多了,医院是不能打架的个地方,阿涛经常用凶狠的目光来威胁刘神经,而刘神经则拿出玩命的姿态来对付他.


俗话说,狠的怕不要命的.刘神经用他不要命的精神把镇宝手下得力干将阿涛镇住了.


刘神经住院养好病后,他又被送到禁闭室关禁闭,待禁闭完回来,七哥告诉他,镇宝已派人跟他进行和谈了,镇宝表示双方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刘神经的玩命精神把他个人在监狱的地位抬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刘神经后来做过组长,当过巡班,这些都是他拿命拼出来的.


应该说吃过苦的人应该知道怎样去尊重别人,但刘神经所待的地方不叫尊重与平等的,付出善良会得到凶恶,付出凶恶会得到尊重,这里的人生因果被倒置.刘神经要保证自己被人尊重,他又必须要把阴险、凶恶\给其他更多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