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所谓黑社会的日子。

黑社会,由英文词组“Underworld...德语中的社会(gesellschaft)原指在同一房间的伙伴,之后用来表示人与人结合的关系。

要知道 我们国家每年都会以“严打”的形式来打击这个危害社会的毒瘤,可是这个问题依然很严重。昨天在新华网看到一则消息。称南方一城市在小区内发生黑帮火拼事件,造成一成员当场死亡,另有5人被捕。有一个疑问始终困扰着我们,为什么有许多人甘愿伦为黑社会?究其原因,绝大部分人认为这与贫富分化严重这一现象有很大关系,人民没有最低生活保障,所以上述问题日渐突出。而我认为很多年轻人受些影片的影响也在其中,包括多年前流行的蛊惑仔系列影片,本身这种团体就透露着一种神秘,加上年轻人争强好胜的心理很容易使这些没有社会经验的年轻人误入歧途。

本身这个团体走的就是以行为暴力性为主流路线,在经济敛财、地方称霸等目的没有达到后,随时都会暴露出本来的狰狞面目。轻则砸物伤财,重则闹出危急生命的事在这个团体中极为常见。所以奉劝那些尚对此行为有一丝幻想的同学: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莫要等到真正出事后才想着退出你们所谓的江湖。

也许回顾过去是因为避免历史的再次从演,所以我经常会想起年少时曾经混迹的年代。虽然那是伴随着伤痛、欢笑、兴奋和失落的故事,但我还是很愿意诉说,因为那是我一段无法回避的事实。同时也希望你们能够与我一起细细品位其中的得与失。


也许是听了太多母亲的唠叨,也许是因为想着早日能逃离家的束缚,刚刚初中毕业的我选择了在一家饭店的后厨当起了一名学徒。17岁的肩膀是稚嫩的,所以我每月的薪水才只有可怜的50元。(现在想想真的可笑,当初每月的50元除了正常的花消外竟然还有节余。现在还不够我一个星期的烟钱。)在每天忙完工作后喜欢坐在老板的身边听着他讲述以前他混社会的经过,那个时候乱啊,一个城市里每条街道都是一个地盘,象什么化工的、化机的、水泥的、五厂的等等。几乎是每天大街上都重复着昨天的故事,不是你砍我,就是我回头来找你报仇。说到激动处,挥舞着那条被打断过两次的胳膊笔笔画画,吐沫星子乱飞。

年青人嘛,冲动、热血,情绪很容易就被他这种故事调动起来。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幻想着自己也如何如何,可是苦于没有人带,所以一只未能真正的参与其中。直到有一天,以前和老板一起混迹的兄弟来店里吃饭,才真正接触到一个还没有洗手的混混,一个被称做“印哥”的混混头子。

混子,在家里和老子排辈分,在外和大哥排辈分。就和认师傅一样,谁带你出来的,他就是你大哥。而把他带出来的那个,肯定比你大两辈。在当时的我看来,那几天我真的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被一个手下有着几十号兄弟的大哥看上,说我机灵、懂事、心眼多,是个能培养的料。很简单,从此我跨入了黑社会,根本没有理会店老板给我的一些忠告,也没有细细思考他最后的一句话:看不好,一定要跑,越快越好。那一年,我才17岁。


开始的自我感觉是非常非常的良好,没事和大哥们一起溜达的时候遇到同学,他们都会投来很羡慕的眼光。同学们一起玩的时候也有了吹牛B的资本,看着大家围着自己认真的听我讲一些参杂着很大水分故事,心里美滋滋的感觉别提有多棒了。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几个月后,“印哥”被抓了,自己开的歌厅遇到砸场子的了,他把那只封了很久的猎枪拽了出来结果造成对面两个重伤。赔偿给对方20W之后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其中给相关单位的好处具体有多少我不得而知)


没了首领,底下这帮人没用半年自然就散了。我自己在闲逛了半年之后,认识了“大飞“。大飞为人心狠手辣,却也有几分义气。当初在唐山替老板顶了一刀后得了20W加一辆X5,于是自己回到家乡拉起大旗当了大哥。平时喜欢跟兄弟们一起商量怎么赚钱,就靠简单的出场,一人当时分个2.300百块,大哥拿千把块什么时间才能熬出头?于是当时都想起了一个即快又赚钱的方法,贩黄。也许大家听贩毒惯了,贩黄说白了就是当鸡头,从这边找到足够的小姐后带到别的城市。给哪家洗浴中心或宾馆的业务包下来之后从小姐身上提钱。前提是必须自己有能力,不然带过去之后被人吞了或小姐不听话自己跑掉,那自己只有白忙活。

事情总是想的天真,但是一旦运行起来后完全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在别人的家门口想要立足真的是非常困难,前三个月还行,后来接二连三的发生小姐被翘的事,于是争斗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事实证明开始店老板告诉我的那句话是正确的,除了跑,当时真的没有别的想法。都说自己不要命,可是遇事之后想的还是要如何把自己的命保住。带回来的小姐只有两个,也正是她们两个,才能让我们几个大男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被饿死。

躺在宾馆的床上,随之而来的失落、悲观、绝望的情绪远比疼痛所带来的感觉要痛楚的多。从开始的筹划到最后的以失败而告终,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没有攒下一分钱。而且哪个都不愿意回家过正常人的生活,要想继续活。唯一的出路只有继续给人出场拼命来换取几个钱。可是哪有那么多的恩怨用摆场来解决?其余的时间只好在网络中消耗掉宝贵的时间,再没钱,只好去找那两个带回来的小姐身上榨取一点。

这种生活在持续着,萎靡的情绪一天天的在我们身上蔓延开,直到有一天的一个电话打破了这种气氛。一个朋友的朋友托他找点人,准备做一比大买卖,下来后一个人能分点钱。于是马上我们几人就打车前往另外一个城市,那个以铁矿为主要经济支撑的城市。

到了才知道,原来已经有一百多号和我们一样的人已经在那里聚集了,老板请我们在饭店简单的吃过东西后就开始在矿厂和那一百多人做一样的事情,等。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间开始,也不会有人透露给我们任何事情,包括几点开始和将要遭受损失矿厂的名称。只是在这群里中传闻是要抢三到四车矿石,原因是这几车的矿里面含有钼,提炼后几十万一吨的东西,谁看见都眼红。

一百多人抢四两汽车上的矿石真的是太简单了,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前面发生什么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但在我们即将要回家的时候,随我们之后到的是警察。远远看见闪烁的警灯,人群就开始耸动,到最后各自的老大跟本控制不住自己手下的逃窜。虽然自己没动手参与此事,但被抓住后肯定是要蹲监狱的。所以来不急多想就跟着绝大部分人一样散了。

只是在事后听说有许多人被抓,也有许多人被判刑。所以一起参与过此事的我们也分别各自逃亡了。我去了大连,在那个美丽而残酷的城市度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期间内听说大飞因为犯了别的事而被抓了,一起耍过的兄弟们因为各种原因抓的抓,逃的逃。而我,在回到当初这个小城后竟然一时找不到方向,不知道自己还是继续所谓的混日子,还是过回17之前属于我的那种平静生活。在家呆了三个月之后终于被亲情所打动,进入了一家企业学起了技术。虽然现在每个月的薪水只有3000多一点,至少我活的很平静,很洒脱。我不会为看到警察而紧张,更不会担心晚上和女朋友逛街的时候遭到仇家的报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