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的李杰走了 大家说他是个好警察

少鑫 收藏 3 26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同事们为李杰洒泪送行


李杰的工作日志


新闻前缀


“李杰同志的离去,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事,我们感到无限悲痛……”6月5日,长治市武乡县城,一位普通民警的追悼会在这里举行。李杰,省高速公路管理三支队三大队秩序中队民警,共产党员。从警5年来,先后获得“破案能手”、“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5月16日,他因病住院,经多方治疗无效,于6月3日17时30分告别人世。


母亲曾哭着问他,“你就不能请两天假,做完检查?”


“高速交警的工作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不在,另一个同事就要干两个人的活儿。”李杰回答说。


最后一次训练


5月5日,省高速公路管理三支队三大队进行了一次业务训练。李杰1.84米的个子,一脸英气,站在队伍最中间,正步、队列、手势,每个动作都很标准。这段大约两分钟的录像,是他生前最后的影像。


训练结束后,李杰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往下掉,他赶紧去了趟厕所。同事张卫东问他咋了?脸色不对呀!他说,没事,没事。


其实,春节过后,李杰就不停地拉肚子。刚开始一天几次,后来发展到十几次。到了5月,经常是一个小时拉一次。但他一直没跟单位同事说,就是家里人,也认为那是普通的拉肚子。


5月10日,李杰开始便血。母亲朱凤英心疼地说,别去上班了,请个假,在家歇两天吧。李杰听了,没吭声,拿起工作包就走。朱凤英在后面又喊又骂,还是没拦住他。没办法,朱凤英只好到诊所开了些中药,每天熬好药,用塑料袋装好,放在李杰的包里。可是,喝了十多天后,病情仍不见好转,朱凤英便又找医生换方子。


参加工作5年来,李杰惟一一次请假,就是婚假。


为了工作一直隐瞒病情


5月15日,李杰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当时他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但仍然坚持上班。大队长侯鸿斌见到他说,“最近正在评执法标兵,我准备推荐你。”李杰连说,“不要,不要,我不够格。”侯鸿斌说,“你不够格谁够格,就推荐你了。”李杰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找到同事李恒说,“你跟队长说说,不要推荐我了,我最近身体不好。”侯鸿斌知道后,马上问李杰,“身体咋了?”李杰说,“没事,就是拉肚子。”这是他第一次在单位提起自己的病。


侯鸿斌后来回忆说,“我那时候才知道李杰已经病了半年多了,此前他从没有向任何人说起。”


其实,2008年8月,李杰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那时,大队东阳关交通安全检查站安保任务重,人手少,为了不影响工作,李杰一直隐瞒病情。


由于进京车辆需要分流,大队辖区内大型货车剧增,长邯高速煤检站堵塞严重,车流最长的时候达8公里。李杰和同事打手势把大小车道分开,保证快车道通行无阻。同事张卫东说,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从头天晚上7点半一直忙到第二天上午9点。


从没好好抱过孩子


5月16日,轮李杰休息,水米不留,吃什么拉什么。家人好说歹说,送他去了长治市和平医院。一检查,医生说,小肠出血,得赶紧住院。


那天正是李杰的儿子出生一百天。妻子杨晓妍带着孩子去医院看他。看到儿子,李杰有些激动。每天早出晚归的,他都没好好抱过孩子。


杨晓妍说,“李杰写的一手好字,谈恋爱时,他把我们发的短信全记下来,记在一个小本子上。结婚前,他把这个本子送给了我。”


生活上如此,工作上自然更加认真。每当有人来检查工作,大队总会把李杰的工作日志拿出来当范本。由于他的认真,高速交警第一次有了侦破刑事案件的记录。


同事王包军说,2006年7月26日,长邯高速黎城段有几个地痞打劫司机,当场抢了1.6万元。接到报案后,李杰和同事立即追赶,追上后,地痞开始打他们。李杰二话没说,冲在最前面,将几人制服,送到了长治市郊区公安局。


王包军说,李杰是个非常认真的人。2006年10月,东阳关敬老院的孤寡老人李志德走失,有村民看见他穿越护栏上了高速。为了找到老人,李杰和同事沿着长邯高速公路全线寻找了两次后,终于找到了老人,并把他送回了敬老院。


医生说早点治就好了


5月17日晚,医院通知,病情危急,赶紧转院。临走前,李杰拉着丈母娘的手说,“我这次恐怕支撑不住了。”丈母娘说,“胡说啥,你一定要坚持,晓妍和孩子还指望你呢!”


5月18日凌晨,李杰转到了北京301医院,直到晚上7点,病情仍不见好转。那天,儿子哭得特别厉害。“孩子好像有感应,每当李杰病情危急时就又哭又闹。”杨晓妍说。


5月18日晚,李杰第一次休克,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5月19日,李杰醒了,医院立即召集专家会诊。医生说,胃没问题,是肠道静脉曲张,水肿,有8处出血点,没办法做手术,要是早一点发现治疗就好了。


其实,2009年3月,李杰曾到北京做过检查,他是下班后,坐了一夜班车赶到北京的,只做了胃镜检查,没做肠镜,第三天结果出来后就赶回了长治。因此,同事谁也不知道。


母亲曾哭着问他,“你就不能请两天假,做完检查?”“高速交警的工作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不在,另一个同事就要干两个人的活儿。”李杰回答说。


“单位一切都好吗”


6月1日,李杰病情恶化。躺在病床上的他,看着照顾他的哥哥,指了指电话。哥哥明白,他要打电话。这时,他已呼吸困难,身上插着呼吸机。哥哥说,支撑不住就别打了。但李杰一直盯着哥哥,指着电话。


哥哥无奈,只好帮他摘下了呼吸机。李杰拨通了张卫东的电话,第一句就问,单位一切都好吗?张卫东说,好着呢。你都病成这样了,还问这干啥?好好养病吧!他没想到,这竟是李杰人生的最后一个电话,也是最后的遗言。


6月2日,李杰因门脉高压造成小肠出血,医院通知家属,该准备什么就准备吧!李杰从北京回到了长治。


6月3日17时30分,李杰走了。亲友、同事、同学从四面八方赶来送他……


6月5日,追悼会上,刚过百天的孩子在杨晓妍怀里哇哇直哭,杨晓妍的眼泪成串成串地掉。同事们转过身,偷偷抹泪:“他是一个好警察!”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