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三十八章:芦荡湖里的枪声

王大三 收藏 1 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孙雁的化装术的确很不错,看上去非常的专业。

她拿着竹刀沾上特种胶水轻轻的在梁晴的脸上压着走,结果许多“疤痕”就出现在了梁晴白细的脸蛋上。完了后她在给梁晴弹上淡淡的黝黑粉,让梁晴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接着是给梁晴做头发。

正化着那,杨乐乐一脚走进门来。

“孙雁,给老乡剪头那,哎这个老乡有点面熟啊,是村东还是村西的啊?”

“哈哈,这个老乡是村中的,你不认识了啊?”

孙雁大笑了起来,把梁晴也逗乐了。


“死乐乐,连你师傅都不认识了啊。”

“啊?是梁军医啊,我的天啊,怎么成这模样了。”


梁晴被孙雁这么一整,俨然成了一位道地的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了。除了她迷人的身材无法改变,其它想的到的地方孙雁都为了进行了精心的处理。


吴八到76号汇报赵海龙“泄密”的事,让谢长林一下子吃不准了。

“三哥”游子奇至今也没抓到吴八是那边的人的证据,谢长林不想轻易的否定了吴八,毕竟他手上的侦缉大队值得利用。

他再想是不是我们的计划外露了,让地下党采取了行动,推出吴八故意来蒙骗自己那。

他必须在第二天得到“三哥”的消息,只要“三哥”还在活动,说明一切都还是正常的,要是“三哥”出了事,那就说明自己内部还有问题,应该就出在黄晓河的身上,毕竟他侧面掩护过于洁营救剧社人员的行动。


第二天中午,谢长林终于接到了“三哥”游子奇转来的密电,告诉他一切都很正常,吴八也没和江南大队有任何的联系。

这时候谢长林才总算是把心放了下来,他马上驱车去找汤凯,为宝山围剿出征给其饯行。


酒席上,谢长林对汤凯说:“我的团座大人,这次就全看你小弟的了。等消灭了江南大队,我向毛局长为你请功。”

“哈哈,功就不必请了,等这次围剿抓住了头号大美人梁晴,或者于洁你可得留着给我享受啊。”

汤凯喝的是歪歪倒倒的,还忘不了美色。

“很奇怪了,先别说抓不抓得到这俩人。就单凭这俩看上去的大美人,个个都是性情刚烈,宁死不屈的角色,你玩她们能觉得有趣吗?”

“有趣,当然有趣了。你们的胡胖子不是喜欢强奸吗,给他美女他还不要那,就是要强奸不肯上笼套的女人,那才有味那,你……,你…..老谢是不懂的,老金,黑…..黑子他们懂……懂。”


“呵呵,既然这样,那你怎么把送上门的欧阳佳慧给放跑了那?还取消了对她的监视。”

“欧……欧阳…..佳慧,这个小骚…..娘们和我玩…..玩心眼,等……等着吧,有她好……好看的时候。”


“好了,我说汤小弟,还是少喝点吧,上海的美女不可能全归你一人的。还是明天好好的把行动组织好,后天我等你的捷报那。”

谢长林心里上根本看不惯汤凯不务正业的样儿,尤其是他想先自己一步奸淫自己心里两年多来始终魔呓一般想霸占到的于洁,让他感到很不快。


上海地下市委这里,早紧锣密鼓的做着相应的准备了。

在郭长涛面前,为了保住一条狗命,游子奇不得不供认了他作为军统特务潜伏在我地下组织内部的罪行。但是对苏北“神风”究竟是谁,他守口如瓶,他知道那是他保命的一张王牌,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打出这张牌的。

不过他还是乖乖的按照郭书记和徐兵的指令,给谢长林发了电文,这样使得谢长林就闷在了葫芦里了。


郭书记让徐兵把游子奇关在了我们一个联络点的地下室仓库里看押,等待时机在相机做出处理。

于洁参谋成为了郭书记的临时助理,接受了游子奇处理的文件后,于洁受命看准返机会回宝山里平,毕竟在剧社时许多特务都认识于洁,还是在里平江南大队里工作相对安全的多。


第三天,战斗真的在里平地区打响了。

为了迷惑敌人,掩护我“东海一号”不暴露,江南大队的二中队做出了仓皇应战,卒不及防的架势,和宪兵三团以及军统行动队干上了,枪炮声映红里平村的半边天空。

由于不善于在湖荡和芦苇滩作战,兵力无法展开,就是这个仅二十多人的二中队就把汤凯的宪兵团的进攻打退了四次。


“我说汤团长啊,你们宪兵团都是属汤团的啊,江南大队就那几个毛人,还端不下来啊。”

金大牙谁都敢去嘲笑。

“你他妈的,讽刺老子是吗。我这都死了四十多弟兄了,你们这些军统的怎么不冲在头里那?”

“谁没冲啊,我们王黑子的行动队早在村里打响了。”

“笑话!光听见枪声就代表打响了啊,要是有效果的话,怎么解放军还抵抗的这么顽强那?”

“这个…..,这个嘛,他们毕竟才潜伏进去十几个人,加上一夜没睡好,可能寡不敌众吧。”

其实,金大牙自己也不知道先期潜伏进里平的王黑子那里是个什么情况。


原来,头一天晚上,王黑子并没象谢长林事前安排的那样埋伏在大队部附近,而是带着人溜到了村长周大勇家把他给控制住了。

“你果真是个狗特务啊,都怪老子当时瞎了眼,鬼迷心窍拿你们当好人了。”

周大勇被王黑子和特务用绳子捆在了地上。

“他娘的,你不是说和军队没来往吗,怎么这会帮着共军说话了?这是典型的通匪,要活命的话就照我说的去做,不然我一枪把你打成了死鸭子。”

王黑子用驳壳枪指着周大勇的太阳穴威胁着。


周大勇的婆娘也被捆在了一起,她求王黑子道:“长官开恩,我们当家的真的和那边没关系,我们就是当家过日子,这个军那个军的我们也不知道谁好谁坏,谁来不都得伺候着吗。这村长着实难当啊,你就放过我们吧。”

“看看,村长,还是你婆娘明事理,你自己那?一定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呵呵,你想打死我,那你就开枪吧,看看你走得了走不了。”

“哈哈,心眼玩到这儿啊,想杀你还用着枪吗。陈五,给这个顽固分子示范一下。”


和胡胖子一样,长着一脸横肉的陈五走到周大勇跟前,往他嘴里狠狠的塞了一块抹布。然后拉开周大勇的衣服,抽出匕首在他胸空上划了一刀,顿时周大勇血流如注,疼的他“呜呜”着直大哆嗦。

“哎呀,大勇啊,你就别逞强了,长官叫怎么配合你就怎么配合就是了。”

周大勇的老婆急了。

“好你小子,够硬的,那就继续割你的肉,一片一片的来,反正今天我们有的是时间。”

陈五用匕首又在周大勇的肩膀上剜了一片肉,鲜血又溅了出来,把周大勇的外套都染红了。

周大勇疼昏了过去。


“娘的,拿水来,喷醒了继续剜!”

王黑子生性残暴,陈五也不例外。

“长官,我求求你们了,饶了我当家的吧,你们要配合什么我来配合。”

周大勇老婆嚎叫了起来。

“妈的,你这婆娘声音小点,不然先杀了你,再杀你男人!”

“好,好,我不喊,你们别在剜他肉了。”

“恩,算你识相。我问你,住你们西厢房里的几个女共军晚上什么时候回来住宿。”

“她们啊,一般是八、九点的光景回来吧。”

“哦。”

王黑子看了看手表上的夜光,是晚上七点半了。

“现在有几个住这儿?”

“原来是三个,后来又来了个女大学生模样的,听说姓孙,一共是四个。”


“你那西厢房也摆不下四张床啊。”

“是的,那个孙小姐和于参谋挤一张床,她们好象以前一起共过事,非常熟悉,长官你们是要抓她们啊?她们可都是些好姑娘啊,太作孽了吧?”

“你这个死婆子,什么作孽啊,她们是女共匪,我们当然要抓了归案啊。一会她们回来你不许出声,否则立刻杀了你全家,知道吗。”

“是,是,我不支声,不过她们都年轻,抓住教育教育就行了,可不能糟践她们啊。”

“死婆子,管的还挺多,你还是保住你全家的命吧,其它的不用你操心。”


这回不用说王黑子了,连陈五和其他特务都下身有了膨胀感。

他们知道他们将要抓到的是四个年轻的女人,除了来自农村的杨乐乐长的肤色黑了一点,但也称得上是美女了,而其他三人不仅漂亮出众,还原本都是城市里的大小姐出身,梁晴和于洁都是知识分子家庭出来的,孙雁的官僚家庭出身,不难想象象这样的美女将在一次行动中被俘,那被俘后被轮流奸污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自然让残暴和荒淫无耻的特务们在无形之中感到了强烈的刺激。


一直等到快九点了,终于周大勇家的院子外面穿来了很多脚步声。

“来了,弟兄们都别吭气,听我的命令。”

王黑子低声的说道。

地上的昏迷中的周大勇,他婆娘此刻也被特务们堵上了嘴。


“张班长,你们就在门口等我们一下,我们拿了东西就来。”

这是梁晴的声音,但是王黑子他们不知道是谁说的,因为除了谢长林在欢送记者观摩团时见过梁晴,其他的特务们还从没见过梁晴是什么样的。

院子里响起了男人的声音。

“是,梁政委,我们在院子里等着,稍息。”


黑暗中,王黑子对陈五做了个停止行动的手势。

西厢房里响起了响动的声音,好象是在收拾行装似的。

“都小点声,村长房了熄了灯,好象是睡了,别吵醒了他们。”

王黑子很熟悉,这回是于洁发出的那好听声音。

四个姑娘在小声嬉笑着收拾着东西,大约十来分钟后,她们又出了西厢房。

“张班长,辛苦了,咱们走吧。”

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梁晴、于洁等和战士们轻声说着话,关上院子门走了。


“真背时,怎么今天她们偏偏不在宿舍住了那。”

等人走远了,陈五对王黑子说道。

“你问我我哪儿知道是遇见什么鬼了那,本来摆明了是活捉了四个美人的好事,谁知道咱们运气这么背那。”

“队长,站座给你的任务是袭击大队部啊,你带我们跑这儿来抓美女,不怕站座知道处分你啊。”

“你懂个屁,这几个女人是江南大队的宝贝,要抓住了她们,江南大队还不拼死救她们吗?这样他们就不会撤退了,我这叫声东击西。”

“对,队长说的也对。就是可惜了咱们人少,不敢贸然行事啊。”

“恩,等天一亮咱们就袭击村公所的大队部,把事闹起来,只要能全歼了江南大队,梁晴她们也一样是网中之鱼了。”


陈五很明白王黑子擅自改变计划的原因,这个家伙是想今天晚上先袭击江南大队的女军人宿舍,抓到梁晴等姑娘后即刻强奸了她们,给谢长林来个先斩后奏,即使谢长林知道了,也已经既成事实,顶多臭骂他一顿罢了。

因为谁都明白,一旦梁晴和于洁这样“高档”的美女落入手中,除了谢长林,金大牙和汤凯这样的要员,其他中层领导和小特务们一时半会儿的工夫是休想碰到边的。

所以当时王黑子没按计划动作,陈五也并不反对,因为假如事成他跟着“沾光”是没问题的。


幸亏是“东海一号”的及时情报和市委的紧急部署,才使得王黑子的计划落了空,按照部署几个姑娘在警卫班的保护下回的宿舍。于洁收拾后和徐兵连夜转到上海去了,梁晴化装后进了堡垒户冒充起人家的小媳妇来。而孙燕则和杨乐乐一起跟队部连夜进了湖荡区。

否则今夜落入王黑子、陈五之手,等待这几个姑娘的命运将是不堪设想的。


王黑子等带着沮丧的心情在周大勇家熬了一夜。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才入睡的特务们就被几个民兵喊村长周大勇开紧急会议的喊声惊醒了。

特务们知道搪塞是搪塞不了了,就先发制人的开了枪,这也是里平战斗的第一枪。


两个民兵卒不及防,被打倒,剩下的连忙还击起来,并喊道:“有敌情,赶紧喊人包围这里。”

正好这个时候宪兵三团那里也和江南大队二中队以及其它民兵也接上了火,战斗就此正式打响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