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三十七章:风险重重的清剿和反清剿策略

王大三 收藏 1 9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谢长林看着眼前狼狈的王黑子和黄晓河,并没象他们预先想到的那样暴跳如雷,而是表现出早料到似的样子。

“呵呵,这回知道不光是解放军厉害,还知道于洁也不是好惹的了吧?我就知道只要少提醒你们这帮白痴一句,就得出事。”

“是,是,站座教训的极是。都是黄晓河这个蠢驴,让于洁绑了快砖头当炸药蒙混的,要不我早抓着于洁那丫头了。”

王黑子心里懊恼的要疯了,尤其是孙雁跑了,让他霸占这个清秀淑女的梦幻破灭了,因此他恨死了于洁。


“算了吧,黑子,你也别吹了。这次也好,外面舆论不是一直在谴责我们扣住云水剧社的人吗。明天我就开记者招待会,说那些人真的是那边的人,出于仁义我们主动放了他们,但他们不守信义把观众撂到一边,自己跑到苏北去了,看那些个记者还怎么帮他们说话。”

谢长林似乎早想好该怎么利用云水剧社演员逃跑的事来做文章了。


预审科长满财宝嘲笑王黑子和黄晓河:“就这本事啊,连一帮女人都看不住,不如打退休报告去那。”

“姓满的,你敢笑老子啊,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那,你就看一个女人都没看住,还被人家打晕了,好意思张嘴笑别人那。”

王黑子指的是上次欧阳佳慧被保安三团劫持的事。

“那是……,那是……,是特殊原因嘛。”

谢长林道:“好了,都别相互攻击了。现在许军这个爆破专家跑了,地下党特谴小组就算是是人都到齐了,危险的是罪恶花基地了。因此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的消灭宝山地区的解放军江南大队,一会等胡胖子回来,咱们上海站中层领导开个作战会议商讨行动计划。”


胡胖子胡家民自从破获我联络点“标点”模特演出公司后,始终在那里蹲点想钓上条“大鱼”来。可惜多数我地下党系统的同志都知道这个联络点已经作废了,谁也不会送上门去。

因此胡胖子蹲守了一个月也一无所获,好在模特公司的美女不少,这个色鬼倒也乐得整天和美女套近乎,近而勾肩搭背,捏捏摸摸的吃些“豆腐”,日子过的也算是潇洒自如了。

接到开会的通知,胡胖子不敢怠慢,连忙开骑上摩托奔到了76号来。

他是最得谢长林赏识的打手,在特务中胆子也最大,杀人越货是手到擒来,从不眨眼。因此谢长林让他当了上海站行动总队的队长。


看着人都到齐了,副站长金红强宣布开会。

“三天后,我们站行动总队要配合警备司令部的宪兵三团攻打宝山吴淞的解放军江南大队的据点了。前期金副站座和王队长对侦察江南大队的里平据点冒险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具体的路线图已经绘制好了,每个行动中队的中队长将发人手一份。

这次我们联合宪兵团对宝山实行清剿,就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我们的罪恶花研制基地的安全,因此每个人都要全力以赴的完成好本次任务。只要这次打掉了江南大队的据点,今后他们再有破坏罪恶花基地的企图就难以实现了,至少再组织力量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了。那时候,蒋总裁在三个月内彻底消灭华东华北共军的计划早已完成了。”


“好啊,有宪兵团一千多人的配合,加上我们行动总队二百多弟兄,对付江南大队六十人的武装那还不等于老虎吃蚂蚱不够嚼的啊。”

胡胖子从来都是个不知死活的屠夫,他率先叫嚷了起来。

“是啊,我都怕剿灭了江南大队后,我们会失业了那。”

王黑子见他师兄胡家民的狂妄,不仅也调起了他自己的杀机。

满财宝则提议:“站座,我建议在清剿宝山江南大队的同时我们市内对地下组织的窝点进行大搜捕,让上海的地下党势力彻底了结。”


“好,各位的决心让我很高兴,老满的建议也很好。”

谢长林开始布置具体的任务了。

“后天晚上汤凯的宪兵三团将开赴到宝山林家港集结准备,由金副站长协同汤团长在第二天清早对里平村进行三个方向的包围。

二中队的王黑子带三十人化装后于后天夜晚潜伏进里平村,天一亮战斗一打响就直扑匪首九月的大队指挥部,里应外合死死咬住他们,不让他们突围进山进湖区。

胡家民大队长和一中队的副队长黄晓河带四十人分两队负责在宝山湖荡区外围警戒,专门抓捕逃出来的漏网残敌以及想进去的可疑人员。

我自己和老满带五十人组成四个行动组负责在市区同时抓捕‘三哥’提供的地下组织各点上的人。

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那好,请各自召集小队和小组的会议,检查武器弹药,任何人在此期间不得请假,不得外出,也不许打任何电话,懂了吗?”

“站座,还有一个问题,吴八怎么办?”

金大牙知道吴八身份不清,万一吴八知道了可能对向江南大队发出警报。

“吴八的问题我来解决,我已经和罪恶花基地的赵海龙说了,让他给吴八提供假情报,假如吴八真是那边的人,他不可能不去报告的,这样我们监视吴八的人就可以立即逮捕吴八了。”

“好,那我们就没后顾之忧了。”

“恩,是的,该现原形的这次都会显出来了。对了黄艳上尉,本次的会议记录请电告南京毛局长。”

谢长林向做着会议记录的机要秘书黄艳说道。


所有与会的男人不由的把目光投向了黄艳。

这个姑娘才从南京调来上海不久,佩带着国军上尉军衔,相貌和身材都漂亮的可与顾燕、于洁一比。

本来这些特务们还很自卑,认为数的出的美女都和解放军站在一起,自从黄艳来了上海站,才让特务们沾沾自喜起来。

“原来我们国军中也有大美女啊,还是出奇的美。”

不过身为机要秘书的黄艳似乎比较内向,一般不和特务们滴答,因此想接近黄艳比接近于洁顾燕一样的不容易。

好在特务们在站里能常看见黄艳,饱了眼福还算是没问题的。

谢长林也警告过自己的手下。

“黄小姐可是毛局长点将点到上海站来的,谁想打她的主意,都当心点自己的脑袋。”


背地里王黑子曾请教过他的师兄兼他的总队长胡胖子。

“师兄啊,我听说军统训练班上的女人都被男教官轮奸过,这个新来的黄上尉也参加过训练班吧?”

“哦,那倒不一定,我参加训练班的时候,也有女军人班,但是只有执行外勤任务的女人才有被轮奸的训练,搞内勤的则免掉了这一关。黄上尉是搞报务机要的,属于内勤,应该没参加被轮奸的。”

胡胖子显示出他经验十足的样子。

“我想也是,要是黄艳分配的做外勤肯定训练时就被人轮死了,哪儿能到今天那。”

王黑子不由的十分失望。


“算了吧,黑子,你他娘的还想打黄艳的主意啊,我都挨不上边的,你还是想办法让老谢把孙雁那清醇的小娘们赏赐给你吧,别想办不到的美事了。”

“呵呵,那是,那是。不过老谢老碍着孙雁老子的面,不答应我真干孙雁啊。”

“事情都有个变数的,只要孙雁真的是那边的人,老谢就没顾忌了。蒋总裁身边的文胆陈布雷的女儿陈琼由于通共被捕,不是也没放出来吗。”

“恩,师兄说的是,那我就等机会吧。”


谢长林的作战会议的第二天中午,地下党上海市委书记郭长涛就召集了市委紧急会议。

市委委员吴八和欧阳佳慧也到会参加了。

市委副书记,“利维”鞋店老板汪正生主持了会议。


郭长涛表情严肃的说:“根据‘东海一号’的紧急情报,敌人后天将对我江南大队和市区的地下党组织进行大规模的清剿和抓捕行动,因此我们召开相应的紧急会议,部署反清剿行动。”

“情报可靠吗?”

吴八问道。

“这你放心,绝对可靠,这是延安社会部钱壮飞副部长直接单线领导的同志,和我们不联络,我的情报就是延安转来的。”

汪正生说:“根据情报,吴八同志已经基本暴露,但是还未被敌人最后证实罢了。”


吴八说:“今天上午,罪恶花基地的赵海龙找我也说到敌人此次的清剿行动了。”

“哦,赵海龙是怎么说的?”

“他说,敌人将在明天晚上采取行动,突击宝山里平村。我正想向市委汇报那,就接到了开紧急会议的通知,这就赶来了。”

“哦,假情报!比‘东海一号’的行动日期早了一天,这是敌人在有意试探你那。”

汪正生毫不由于的指出。

“是的,我也有些怀疑,既然这次行动没让我们警察厅参与,赵海龙又干吗主动要把这个绝对机密透露给我那?还有,我来的时候发现后面有人盯梢,我走了三条大街才甩掉了这个尾巴。”


“不过也好,我们正好利用一下,一会会议结束你就直接去76号找谢长林把赵海龙泄密的事告诉他,让敌人摸不清头脑,吴八同志,你的位置很重要,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暴露。”

郭长涛说。

“那其他事情怎么办?看上去谢长林这次下了血本了。”

吴八很是担忧江南大队的安全。


“我们紧急分工,吴八同志正面和谢长林周旋,欧阳佳慧同志负责通知其他市内的同志转移。老汪是游子奇不知道的,因此保持正常状态,必要时紧急接收来不及转移的同志。

小徐马上再去一趟里平村,把内奸游子奇抓起来带回市里处理,另外把敌人的计划报告给九月队长和梁晴副政委,让他们立即往湖区里转移驻地,不要和敌人发生正面战斗。还有,让于洁参谋速和你一同回市里来,游子奇原来在市委的位置将由小于参谋接替。”

郭书记早已想好了能做的对策。


“可是这么一来,敌人肯定会怀疑他们内部出了问题,一定会审查自己内部的人,那‘东海一号’同志的处境就危险了。”

欧阳佳慧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个我也想到了,所以没有急着处决游子奇,使敌人还不知道游子奇已经暴露了,这样他们就不会怀疑是内部泄密了。”

“哦,那就好。”

欧阳心里放下了许多。


汪正生说:“如果大家没有其他意见了,那就开始行动吧,注意安全和隐蔽。”


虽然很熟悉里平一带的地形了,市委保卫队长徐兵带着两个锄奸队员还是走了七个小时才到了里平村公所九月的大队部。

事前九月的电台已经收到了市委的密码电报,要求将政委游子奇控制起来。

因此当徐兵赶到时,游子奇已经被保卫参谋于洁带着队员关押在了临时拘留室里。


见到市委的人来了,拘留室里的游子奇大喊起冤来。

“徐队长,你和郭书记是最了解我的,我游子奇为革命是肝脑涂地再所不惜,遗憾的是江南大队的梁晴姑娘总是想顶我的位置,处处陷害我,你赶紧告诉他们,我是被冤枉的。”

“是吗?难道我们就只听梁副政委的一面之词吗?我们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一会你和我去市里面见郭书记,一切都会明白的。”

徐兵冷笑着,稳健的回答着游子奇的取闹。


徐兵回到大队部,紧急传达了市委的指示精神。

“看来上次来收购野鸭水禽的所谓上海大客户真是军统特务化装的啊,这个周大勇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九月懊悔的说道。

梁晴说:“队长,现在不是追究谁责任的时候,我们得立刻商量出转移方案,进入湖区去和敌人捉迷藏。芦荡湖一望无际,到处都是芦苇滩和湖叉港湾,别说来一个团的宪兵,就是来一个师也无可奈何我们的。”

许军道:“那好倒是好,就是时间不能拖长,否则供给将成问题。”

九月说:“许组长,别担心,这芦荡里到处都是吃的,饿不着人的。关键是敌人会动用汽艇,这对我们将构成很大的威胁。”


“不行,我们想办法打掉敌人的汽艇,这倒不是问题,关键是里平的乡亲们可能要吃苦了。”

梁晴考虑的是另一个问题了。


“恩,我考虑好了,留下一个小组化装成老百姓混在村民里留下来,住在堡垒户家。这样一可以随时掌握敌人的动态,二来可以指挥村里的老百姓和敌人暗中斗争。”

九月的这个思路马上被大家立刻认同了。

“我留下,我熟悉村里的环境,和各家各户也熟,加敌人也不认识我,工作起来比较便当。”

梁晴早想好了似的说道。


“那肯定不行,虽然敌人见过你的不多,但都知道里平村的江南大队里有个高个子的大美人是大队的副政委,是上海真正的第一美女。你长的那么俊俏,敌人猜也猜出来是你了。”

一中队的中队长盛联山立刻反对。

“对,你不能留下,你要是落到敌人手里,肯定要遭到灭顶之灾的。”

九月和其他与会的中层干部纷纷反对。


“看你们说的,难道长的好一些就要特殊照顾吗?那我干吗还参加革命了。你们看看人家顾燕顾记者,那么大的名气,那么漂亮的容貌,人家毅然的一人面对上千号敌人也不畏惧。要知道不要光看我可能暴露的地方,还要想到我留下来的优势,我是大队领导,留下来可以有效的组织对部队的接应,可以在里平随机应变的应付复杂的形势。大家不要争了,还是我带人留下来的吧。”

梁晴不容分说的谈了自己的决定。


“既然小梁政委一定要留下,那我也留下来保护小梁政委。”

一中队长盛联山也坚决的表了态。

“梁晴说的也有道理,那就由你和盛队长带六个战士化装留下吧,不过千万注意安全,实在不行了赶紧撤到湖荡区来。”

九月只好接受了梁晴的决定。


许军说:“梁晴同志留在里平没问题,但是你的确长的太招人注目了,让我们剧社的编外化妆师孙雁给你化下妆,尽量弄丑点儿,这样会好些。”

“那好,看不出来我们孙雁还有这手那啊。”

梁晴尽量表现出很轻松的样子。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