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三十六章:云水话剧社演员脱险和欧阳记者脱险

王大三 收藏 1 2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话剧《不死鸟的终生遗憾》终于在上海大剧院重新公演了,女主角自然还是张晨曦。 虽然没了配角于洁的加盟,但是由于剧情本身就离奇曲折,加上顶于洁位置的孙雁也表现不凡,观众还是报以了热忱的掌声,使得演员们在演出结束时不得不一次次的谢幕。 不过观众也对重演后台上女演员的表现颇有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话剧《不死鸟的终生遗憾》终于在上海大剧院重新公演了,女主角自然还是张晨曦。

虽然没了配角于洁的加盟,但是由于剧情本身就离奇曲折,加上顶于洁位置的孙雁也表现不凡,观众还是报以了热忱的掌声,使得演员们在演出结束时不得不一次次的谢幕。


不过观众也对重演后台上女演员的表现颇有微词。

“怎么这次重演后,这些女的都有点目光呆滞,就是名角儿张小姐也是步履蹒跚,是不是遇见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谁说不是那,这些女的表现总是怪怪的,表演的不象原先那么买力了。”

“我听说是军统特务原先关她们的时候拷打她们的?”

“也不象啊,我倒是听说按军统特务审讯女犯人的惯例,被审的女人多半是要遭受强奸的,是不是她们遇上了这悲惨的事了啊。”

“恩,你这么说倒对了,这些女演员多半都是良家妇女,要是遭遇了这个,那肯定都有心事了,难怪演的挺别扭的了。”

“喂,您几位说话小声点,现在到处都是特务的耳目,当心被弄到76号去。”

“您老说的有理,咱也别谈论国事了。”


欧阳佳慧想见许军,但是许军和成山虽说也和其他人一样被“释放”,但是身边总是多出几个便衣为他俩提供着“保护”,欧阳很难接近。

倒是孙雁还算比较容易的被欧阳找到了。

“孙雁,你务必想办法找到许军和成山同志,告诉他们三天后,解放军江南大队会派人在演出结束前把大家‘抢’出去,要他们做好内应的准备。”

“是,佳慧姐,我保证完成任务。那天你也来吗?”

“我可能来不了,因为我的任务在是在地下,尽量不暴露给敌人。但是你的老同事好朋友会来接你们的。”

“哦?你说的是于洁吧。”

“呵呵,小鬼头真聪明,就是于洁。她现在已经是解放军江南大队的侦察参谋了。”

“哎呀,于洁姐真神气,一定穿着军装那吧。”

“在根据地肯定会穿,但是这是在敌后,一般不穿,否则行动起来不是被敌人一人就认出来了吗。”


“恩,那佳慧姐,到时候我也能参军吗?”

“那当然,你这样的毅然投身革命的女大学生,解放军非常欢迎,来多少就接受多少,放心吧,你很快就能穿上军装了。不过眼下你要记着,你们还是处在敌人危险的监视之下,千万要当心。你们的任务就是继续演出,等到三天后才能算是解脱了。”

“恩,今天晚上我就通知许组长和成山,然后把消息发下去。”

“好,你们要多当心黄晓河,他现在是国民党的特务了,因此张晨曦你们最好不要先告诉她,毕竟她和黄晓河是夫妻,免得说漏了嘴,让敌人警觉了。”

“其实你误会了,张晨曦完全和黄晓河不是一路人,她已经和黄晓河彻底决裂了。还有,她被金大牙那个老混蛋霸占了,一到晚上就被金大牙拖进他的房间整夜强奸她,还逼她做四姨太,一直要到早上金大牙才会放她出来参加社里的排演。”

“哦,那晨曦姑娘真是可惜了,看来我还不了解你们里面的情况。”


“因此许组长和成山都认为张晨曦完全是值得信赖的人。”

“恩,那我收回刚才的话,按许军同志的意见办吧。”

“是,那我去了。佳慧姐你自己也要多注意安全啊。”


欧阳佳慧对营救剧社倒是不担心,她所担心的是如何和汤凯打交道,以摆脱宪兵团特务的盯梢。因为按照郭书记的安排,完成营救云水剧社人员的行动后,她就要去苏北华野总部担任野指文工团的领导工作了。要是届时身后还被特务盯着,她将无法走掉。


按照顾燕教给的方法,星期天汤凯老婆在家的时候,欧阳佳慧将去登门拜访,明天就是星期天了。而星期二就是组织安排引导云水剧社脱险的时刻了。


星期天汤凯睡到早上十点才起了身,这位三十一岁的花花公子百无聊赖的在位于静安的天寨寺别墅里观赏着院中池子里的金鱼。

“金鳞本是池中物…..,这…..这后面一句是什么来着?”

他问着身后的太太。

“得了吧,公子哥,不学无术就别在这买弄风雅了。后一句是让我麻将翻一番吧?”

“你看看你这个女人,就知道打麻将,除了麻将你还会什么,你看人家上海站的才来的黄艳,比你小那么多,但人家是琴棋书画,博古通今。”

“好啊,你个没良心的货,难怪最近没事老去76号军统站那,敢情是看上那里什么姓黄的小妖精了,我…..,我和你没完。”


“你又瞎闹了不是,人家黄艳上尉在南京陆军部供职的时候就是军花,号称是南京第一美人,还是何应钦总长的得意门生,她叔叔是《新民晚报》的主编黄新,这样的身份谁碰得上她啊,要是能碰谢长林那老家伙还不早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轮得上我吗?再者说了,我有你这么美貌的太太,怎么可能有外心那吧。”

“你会哄人啊,当我是三岁的孩子那。你夜里做梦喊欧阳佳慧的名字,我听的清清楚楚的。这个欧阳佳慧就是上海新民晚报的那个女记者吧,她不是称做上海第二美人吗,和黄艳比他们谁更漂亮啊?”

“呵呵,夫人不必套我的话,你这是在骂我那吧。欧阳佳慧是那边的人,是党国监视的对象,我怎么可能想她的主意那。”


“哦,这么说你不想欧阳佳慧的啊,那你做梦还喊人家的名字干吗?

汤凯太太看了看表说:“算了,我不和你磨牙了,你爱喊谁喊谁去,我和李太太他们约好一起吃饭打麻将了,我走了啊。”

汤凯说了声:“真没劲。”回到了房子里。

他从书橱里翻了一个卷宗,里面是他收集的国内外美女的照片。

他盯着一张照片出神的发着楞。

照片上是个还穿着新四军军服的女军人,俏丽的鹅蛋脸上五官端正,眼睛不大不小露着迷人的微笑,腰上皮带一扎把上身衣服缩紧了后,一对明显硬实的乳房把军装顶的微微凸了起来,军裤上没打绑腿,但也看得出非常的修长,脚上一双擦的睁亮的细带中跟皮鞋显然是新的,穿在这位女军人的脚上立刻性感的让人流口水。

“梁晴啊梁晴,要是能睡上你这样的女人一夜,做鬼也心甘了。”

汤凯每看见梁晴的照片下身总是不自主的膨胀着。

这照片是汤凯在上次记者观摩团出发现场的市政厅让人拍下的。


他正出着神那,副官敲门报告了。

“团座,《新民晚报》记者欧阳佳慧小姐求见。”

“欧阳佳慧?她来干什么?”

“报告团座,在下不清楚。”

“她人那?”

“在院子门外等待那。”

“哦,那快有请欧阳小姐啊,还楞着干什么。”

汤凯赶紧把桌子上的照片塞进了档案袋里,里面就有欧阳佳慧的照片。

汤凯可不敢让欧阳佳慧和其他人看到这张照片,因为照片上背着手站在花园里的欧阳佳慧身上被汤凯用圆珠笔添画上了捆绑的绳子,穿着中筒皮靴的双腿也被画上了绑绳,并且在欧阳的大腿根处画了个不堪入目的男性生殖器顶在欧阳的裤子上。


汤凯刚把卷宗锁好,欧阳佳慧就走了进来。

今天的欧阳穿着一件白色的毛线针织披肩,里面是海蓝青的高开叉旗袍,她并没有穿在人们眼里习惯看到的皮靴,而是在肉色丝袜包裹的一双秀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职业女性的高跟皮鞋。

“呵呵,都说欧阳记者是上海第二大美人,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那阵风把小姐吹到汤某的寒舍里来了,真是荣幸之致。您快请坐。”

汤凯眼睛里已经是光芒四射了。

不过这眼光也让欧阳佳慧感到了丝丝的不安。


“哦,我是特地来请汤团长给予帮助的。”

欧阳佳慧接过保姆递上的咖啡后,礼貌的说道。

“哦?我能帮上欧阳大记者的忙,那真是求之不得了,请欧阳小姐明示。”

欧阳佳慧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拎包,拿出一张支票来。

“这是一点心意,请团长笑纳。”

欧阳把支票放在了茶几上,支票上是二千大洋。

“呵呵,欧阳小姐,你这是干什么那,汤某别说不缺钱花,就是缺的话也不能拿您欧阳小姐的啊,请快收起来。”

“不不,还是请团长收下,不然我心里不安的。”


“什么安不安的,当我汤凯是什么人了。我一直是仰慕您欧阳小姐的才貌的,需要汤某效力我责无旁贷,尽管说有何事找我?”

汤凯抢过了欧阳佳慧的包,拉来拉链硬把支票放了回去,然后趁势一屁股坐在了欧阳的旁边。

欧阳佳慧显得很自然的起身给咖啡加上方糖,很自然的挪了下身,坐在了另一只单沙发上了。


“哦,是这样的,我不是被军统宣布只是受到不良影响的人吗,并不是什么新四军,所以军统审查通过了。可是现在您手下的宪兵团的人却整天象影子似的盯我的梢,我想请教一下团座,这是何意那?”

“哦,是这样啊。这事我知道,这是因为军统把你的案件移交给了我团的情报处,所以他们做些保护性的跟踪,还请欧阳小姐予以理解啊。”

汤凯这才知道欧阳就是为这事来的。


“那干吗你们不把我抓起来算了,用得着这样疑神疑鬼的吗。”

“呵呵,误会了。既然欧阳小姐不喜欢这样的方式,那我跟情报处打个招呼,叫他们把岗撤了就是。”

“是吗,团长此话当真吗?”

“当真,绝对当真,我这就当你的面给情报处打电话。”

汤凯真的拿起了话筒,把电话挂到了情报处。


“喂,刘处长吗,我是汤凯。有件事你马上办了,让你的手下回去,从现在开始结束对欧阳佳慧记者的监视行动。”

等对方响应后,汤凯放下了电话。

“怎么样,欧阳小姐,已经没事了,要是再有人敢跟踪您,您马上打电话给我。”

“那谢谢汤团长了,我真的不好意思。”

欧阳佳慧看看了手腕上的手表快12点了。

她对汤凯道:“时候不早了,汤团长,我就不打搅您了,这就告辞了。”


欧阳佳慧站起身来。

“看看,你欧阳小姐也太实际了吧,托我办了事怎么连一点表示也没有,这说走就走啊。”

汤凯扶住欧阳佳慧的一边肩膀说道,他的眼睛却是盯着欧阳的胸脯和旗袍开叉处的大腿张望。

“团长你真健忘啊,刚才不是要给您酬谢吗,是你自己不要啊,这样,这二千大洋您还是收下吧。”

欧阳佳慧四处望望,谈了半天的话也不见汤凯的老婆露面,顾燕教的几招里这招没算计准,不过欧阳并不害怕,因为顾燕教的其它绝招还没用上那。


“你欧阳小姐的钱我汤某是肯定不能拿的,但是你人我很欣赏啊,要不今天欧阳小姐就留下来陪陪我如何?”

汤慨不由分说的又把欧阳佳慧按在沙发上坐下。

这次汤凯没有坐回到沙发上,而是坐在了欧阳佳慧这张沙发的扶手上,搭在欧阳肩膀上的那只手也就没再收回去。

欧阳佳慧没有采取比较激烈的方式推开汤凯,顾燕告诉她在危险的环境下,尽量缓和敌手的情绪,不必激怒对方而遭来强硬的手段。


这招很灵,本来汤凯准备欧阳佳慧只要用力推自己,就立刻把她推倒在地板上使用强硬的手段强奸她,但见欧阳反映平静,以为欧阳比较顺从,甚至对自己有点意思那,也就放缓了心情,把硬来的心理自然的做了调节。

汤凯在欧阳的侧面坐了下来,但手还是极不老实的放了一只在欧阳佳慧的大腿上。

“不好意思,汤团长,要是没有什么事了,我要走了,好约好有采访,不能陪你了。不信,你可以给您父亲汤恩伯司令打个电话,我和司令已经约好午饭和采访,我告诉他我要是12点还不到的话,肯定还在你家里谈事情那。”

欧阳佳慧礼貌的把汤凯在自己大腿上滑摸着的手拿开了。


“汤司令接我的司机现在一定在您家门外等候那,要不你去和司机打个招呼,说你不让我去?”

“哦,呵呵,不必了。既然欧阳小姐已经和家父约好,我自不便打搅公事的,那么我下次主动小姐好了。”

“那也好,我就不打搅团长了,再见!”

欧阳佳慧站起了身。


汤凯觉得很蹊跷,汤恩伯一般不大喜欢接见记者的,尤其是欧阳佳慧身上目前还挂着明显的通共嫌疑,老爹怎么会专门接待她的那?

其实,欧阳佳慧的确是没能力去约见汤恩伯的,但是顾燕却有这个能力和身份,所以顾燕在临回苏北前为了让欧阳佳慧免遭汤凯的刁难,特地为她于汤恩伯联系好了这次可有可无的“采访”。


副官问汤凯:“团座,那还监视欧阳小姐不?”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撤消对欧阳佳慧的盯梢跟踪,我不信她能跑出我的手心来。”

汤凯象吃了只苍蝇似的,明明是送上门来的一块嫩肉,硬是安生的离开了,让他很是郁闷。


云水话剧社复出后,今天是第七天的演出了。

剧场里人还是爆满,可见这出话剧很适合现代人的口味。

特务们对剧社演职人员的监视也逐步放松了。一般也就是五个特务在王黑子和黄晓河的带领下,跟着在后场呆着。不过大家对王黑子深恶痛绝,因为在审讯时,他曾参与了对其中两个女演员的轮奸。

王黑子自己也知道这点,他也不愿意看到大家憎恨的目光,因此他一般不坐在化妆间里监督,而是坐在剧场老板的办公室里喝茶等着演出结束。

“妈的,还是老谢滑,他对女演员从来不动手动脚的,所以虽然他是主谋,但是老同事们却不恨他恨我。”

王黑子对陪着他的小特务说。


“呵呵,王队长,那是人家站座定力好啊。”

“好个屁!那是他光盯着于洁这娘们了,其他女人他看不上而已,不信等那天能抓住了于洁你再看,他要是不把于洁当时就奸个死去活来的,我这王字就倒过来写。”

“呵呵,队长,王字倒过来写不也还是个王字吗,您这是等于没说啊。”

“哦?哈哈,还真是的。算你小子有文化,对了,外面没可疑情况吧。”

“没有,一切正常,化妆间有黄副队长他们在监视着那。”

“什么狗屁黄副队长啊,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害的那么漂亮个张小姐天天被金大牙搂着睡,这种人活着都多余。”

“最近这一星期,金副站长没再奸张小姐了,自从有条件释放剧社人员后,谢站座有令,不得在对所有女演员进行攻击了。”

“哦,对对,我都忘记了。”


《不死鸟的终生遗憾》已经演出第五幕,到了一大半了。

演员化妆间里,从舞台上下来补妆的张晨曦对黄晓河道:“小黄,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

自从张晨曦被金大牙霸占以后,张晨曦已经二十天没和黄晓河说过一句话了。


“好啊,晨曦,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也是没办法啊,你看在哪儿谈那?”

“道具室吧,那里没人。”

“好的。”


两人走进了摆放道具的房间,里面的灯是开着的,并且有一个穿着旗袍身材苗条细致的女演员在里面背对着门照着镜子。

“喂,不好意思,我和我太太有点话要说,请你去化妆间化妆好吗。”

黄晓河站在那位女演员的身后说道。


“怎么,我一定要回避吗?咱们可是老同事了啊。”

女演员说着转过了身。

“啊?于洁!怎么会是你啊,你这是……?”

黄晓河惊讶的嘴都打哆嗦了。

“是我不行吗?我也是云水剧社的成员啊,怎么,不欢迎我归队啊?”

于洁脸上带着丝丝的冷笑说。


“你,你不是已经跑了吗,还回来自投罗网干吗?”

“这很简单,我不能一人跑了不管大家的死活,这点不象有些人连自己漂亮的太太清白也可以不顾。”

“你,你于洁,你就不怕死吗?”

“我怕死就不参加革命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有牺牲的准备,黄晓河这话不是你当年说的吗?”

于洁已经想发作了。

“呵呵,那也好,那也好。这样,你和晨曦先聊着,我去和社长汇报一声。”

黄晓河转身想出去喊人。


但他没敢动,因为一支冰冷的枪管抵在了他的腰上,一个江南大队的侦察员用驳壳枪对着他。

“呵呵,于洁,你这…..,这是干吗啊,我还没入党,应该不算是叛徒吧。有事咱们好商量不是。”

“商量是可以的,但有个前提条件是你必须配合,否则别怨我不念及同事一场。”

“行,行。我配合,我早看不管这些狗特务对我们同事拷打奸淫了,只是我没力量,没法反抗他们的暴行。”

“现在不说这些,你必须在演出结束后,在经理办公室里拖住了王黑子,让大家安全的离开。记着,别想耍滑头,否则我就引暴你身上将被绑上的定时炸弹,大家谁都别想活着出去。”


于洁对着侦察员努了一下嘴,侦察员撩起黄晓河的衣服下摆,把一捆炸药绑到了黄晓河的腰上。黄晓河看见炸药上连着一个类似钟表的定时装置,吓的顿时脸色苍白。

“于洁,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耍滑的,不过你千万别害我啊。”

黄晓河这话倒也是真心,他的确不希望张晨曦再被金大牙这么着继续霸占了。


“黄晓河你看着,我手上的就是遥控引暴器。我不会害你,但也希望你别在继续为虎作伥残害无辜的人了。过一会演出即将结束的时候你就去王黑子那里,随便你编什么借口,都要拖住王黑子不出来。等演出结束半小时后,我们的定时装置会自动失效,那时候你就完全了,你可以告诉谢长林他们你是被我逼迫这样做的,懂了吗?”

于洁挥了挥手上的一个带开关的东西。

“是,是,于洁。我懂了,请你照顾好晨曦啊,我感谢了。”


张晨曦道:“黄晓河,你是个什么东西,还用着你叫人照顾我吗?今天不是于洁,你还有命吗。从今天起你我一刀两断,互不欠了,也算我真正认识你了。”

“晨曦,我真是为了你,没办法才投靠了谢长林,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

“原谅你?我即使会原谅一条狗,也不会原谅你这养没骨头的人!”

于洁不想本次营救行动有什么闪失,对着黄晓河道:“你还是想想自己的前途吧,跟着谢长林这样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他能把你太太晨都当礼物送给金大牙淫辱,还能真心对你吗?好好去想想吧,至于晨曦还能不能接受你,那得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现了。”

“你放心于洁,我明白的。”


不过黄晓河这次对于洁的承诺还是真的没有变。

演出要结束的时候,他去了剧场经理办公室见了王黑子。

“晓河,你不在化妆间看着那些娘们,跑我这儿来干吗?”

正在就着花生米喝酒的王黑子头都没抬的问道。

黄晓河知道王黑子一身的武功,枪法也很准,万一他发现了于洁的营救行动,出去打起来恐怕得有人为此牺牲,因此于洁让控制住王黑子是有道理的。

不过黄晓河知道王黑子这人并不傻,一般的借口他能看出破绽来的。

于是黄晓河干脆把衣服口子解开,露出了腰上的炸药包。


“怎么,晓河,咱们有话好说,你,你,你这是干什么?”

王黑子吓了一大跳,他很难想象这么一个软骨头男人到底是怎么了。

“队长,我被人控制住了,你们坐着别动,谁一去开门,大家全玩完。”

王黑子的酒也吓醒了。

“晓……晓…..晓河,究竟怎么了?”


“王队长,于洁带着大批的武装人员把剧场给控制住了,这个丫头真够狠的,她还给我身上栓了烈性炸药,让我来告诉你,她的人就在经理室门外盯着那,只要谁这扇门他们就用遥控器引暴炸药了。”

黄晓河干脆把事儿挑明了说,免得以后谢长林追究。

“于洁?她跑来了,胆子真不小啊。”

“那是,她说了来的不怕,怕的不来。”

“她来什么目的啊?喂,晓河你老实站着可别乱动啊,老子可不想陪你殉葬。”

王黑子一边说着,一边紧张的盯着黄晓河。


“她说她把云水的人带走,谁要是阻止她,她就炸了这里。”

“妈的,还真让这娘们给制住了,算她狠,别那天让老子逮着她扒了她的皮。”

王黑子虽然嘴上还很厉害,但他也不敢贸然冲出去,他明白于洁肯定不是一个人来的,轻易出去送死他才不干那。


剧场的后台外面早停着一辆军用卡车,脸上欣喜若狂的云水话剧社的演职人员们鱼贯依次上车。

大家纷纷的和于洁拥抱了起来。

“于洁姐,你真厉害,竟然把我们全救了。”

孙雁抱着于洁哭了起来。

“不是我厉害,是解放军厉害,这次来救大家的就是解放军江南大队的同志,我不过是其中的一员而已。只是来的晚了一点,让大家吃苦了。”


许军急切的问于洁:“喂,假太太,咱们这是去哪儿,直接去武工队吗?”

于洁道:“哈哈,假丈夫,武工队早改名了,现在叫江南大队了。组织上让你和孙雁同志留在江南大队执行‘美人鱼行动’,其他的人由成山同志带队去苏北,愿意留在部队里的编入文工团,不愿意的由部队派人护送回家。”

大家是一片欢呼。


几个女演员担心又难以启齿的问于洁:“于洁,谢长林非法关押我们的时期,我们被特务糟蹋过,部队还能要我们这样的吗?”

“要,当然啊,这又不是你们的错,是敌人太无耻太歹毒了。部队是欢迎这里的所有人的。”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们坚决跟解放军走,推翻这个黑暗的社会。”

“好啊,等到了那边,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光明和温暖了。”


汽车一溜烟的直奔了宝山的林家港。

那里,九月等早就在码头上等候了。

更让大家惊奇的是《新民晚报》的当家花旦、女记者欧阳佳慧和和九月队长一起在迎候着大家。


看到盛联山和于洁顺利的把云水剧社的人员全部接到,九月高兴的把于洁的手都握疼了。

“大家都抓紧上船吧,等到了苏北我们根据地才是真正自由了,到那个时候大家再不用担心有迫害了,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

九月竟然连歌词都用上了。


于洁拉着欧阳佳慧的手说:“欧阳记者你也去解放区吗?”

“是啊,不过我去去就回来,你和梁晴要等着我啊,咱们一道完成‘美人鱼行动’”。

“好啊,希望尽快和你再见面。”


成山和剧社的人依依不舍的登上了一艘大渔船,挥着手和九月、许军,于洁孙雁等朋友同事告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