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三十五章:《不死鸟的终生遗憾》重新公演

王大三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等华东野战军江南大队负责安保侦察工作的参谋于洁接到老乡的有可疑人员进村的报告后,金大牙一行早就在夏安的带领下出了夏庄,连夜赶到林家港码头,乘上谢长林给准备的车辆,回了上海。 于洁带着侦察员仔细询问了周大勇来采购野味人的特征,周大勇也没保留一一说了出来。 由于金大牙和王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等华东野战军江南大队负责安保侦察工作的参谋于洁接到老乡的有可疑人员进村的报告后,金大牙一行早就在夏安的带领下出了夏庄,连夜赶到林家港码头,乘上谢长林给准备的车辆,回了上海。

于洁带着侦察员仔细询问了周大勇来采购野味人的特征,周大勇也没保留一一说了出来。


由于金大牙和王黑子都是经过了化装,所以于洁没对上号。

“村长,你大意了吧,怎么把陌生人带到有我们宿舍的地方来了那。”

于洁让杨乐乐检查了一下寝室,没发现可疑的地方,但她还是善意的提醒了一下周大勇。


于洁很警惕,觉得这事儿有必要向上级汇报。

九月和梁晴知道后,让一中队长盛联山带着于洁第二天一早赶往了夏庄调查。

夏广泰自然不会说实话,说来人他也不是很熟悉,人家是慕名而找上门来的,因为人家付了辛苦费,自己就让管家夏安带去了里平。

当然,等于洁和盛联山再赶去林家港调查,也没发现什么痕迹了。


极斯菲尔路76号里,谢长里露着一般人难以察觉的微笑,听金大牙和王黑子眉飞色舞的“惊险”介绍,其实也就是夸大其词的汇报。

金大牙等赶回上海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老金,我早知道你老小子有一套。这次宝山之行,收获不斐,今天白天你和黑子就好好的休息吧,晚上我给你们设宴,然后去百乐门好好轻松轻松。”

“那可多谢站座了,不过我还是想把张小姐带回利园弄堂睡觉,晚上再过来喝酒。”

金大牙觉得在张晨曦身上获得的美好感觉还远未消去那。

“那没问题,我马上叫上把黄晓河支出去,你把人带走好了。”

谢长林觉得此刻给金大牙什么都不为过头。


王黑子见金大牙的要求一下就被谢长林批准了,便趁势也提出自己今天想把孙雁奸污了。

“黑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孙雁暂时是万万不能动的,这牵涉党国官员的情绪问题,不好协调的。你可以换剧社里的任何一个女演员,干吗非盯上个小孙雁那。”

“那算了。这个剧社里我就喜欢三个人,于洁,张晨曦和孙雁。于洁跑到那边队伍里去了,根本是没门儿的事了;张晨曦归了老金,只剩个孙雁还不能碰,真没劲。”

“黑子,你还敢给老子我挂脸子啊,要按资格这三个女人我想要谁还不就要谁了,但老子我没那么做,都先尽着弟兄们。那孙雁要是能动我第一让你上,但眼下的确是不能动的,这叫大局,你必须服从。”


“是,是,黑子冲动了,请站座见谅。”

王黑子见谢长林生气了,自然不敢去顶撞。

“要不这样吧,汤凯告诉我百乐门来个叫琬月的大红角,只陪客不上床。看在你多年跟我鞍前马后的份上,今天我去和老鸨谈,无论如何也得让琬月姑娘陪你睡,怎么样?”

谢长林对待部下的态度历来是打一拳再揉上几把。

“那多不好意思啊,黑子多谢站座了。”

王黑子这才觉得心理上平衡多了。


等都安顿好了,谢长林带上卫兵出门去了警备司令部面见汤恩伯,他的计划是五天之内对宝山里平村进行大规模的围剿。

他刚关上小轿车的门,正要走,机要科的文秘,上尉黄艳跑过来报告。

“站座,南京毛局长来电。”

“哦,黄小姐请念。”

“长林弟,云水话剧社一事请抓紧审理,宣传部对其话剧《不死鸟的终生遗憾》非常器重,望你将剧社全体演职人员以部分限制自由的方式予以释放,使其话剧能上市公演,以平息市民之不满。毛人凤。”


“这个局座大人,偏偏这个时候来添乱。这样吧,请黄上尉给局长回电,就说我们马上执行。”

送谢长林上车的预审科长满财宝道:“站座,你真准备放人啊,那许军和成山乘机跑了怎么办?”

“老满,人是肯定要放的,毛局长和郑介民之间有矛盾,肯定是郑介民和宣传部的朱家骅串起来搞的事,内战已经开始了,老头子这个时候希望笼络民心,肯定支持他们的意见。”

“那您准备什么时候放人那?”

“等我下午从汤司令那里回来后再说吧,再怎么着也得等到明天了,老满,你准备一个妥善的监视居住的方案吧,不能让被释放的人员真跑的没影了。”


“成,站座。对了,你这是到汤公馆去吗?”

“不是啊,我去司令部,大白天的我去公馆找谁啊,怎么你问这干吗?”

“我是想知道欧阳佳慧还在汤凯汤公子的监视中吗?那个女人很狡猾,我怕汤公子一不留神让她给溜了。”

叛徒满财宝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奸淫欧阳佳慧一次,可惜他在徐州失手,早先谢长林允诺的条件自然也就无法兑现了,但是他还是时时的关注着欧阳记者的动向。

“哦,那就不关你的事了。”

谢长林并没去细想满财宝问话的动机,低头跨进了汽车,车子马上发动向警备司令部方向而去。


其实欧阳佳慧自从被释放后,就回了《新民晚报》社上班了。根据郭长涛的指令,让她近阶段别和任何关系联系,因为她被宪兵三团汤凯的情报处跟踪监视着那。

这天,欧阳佳慧刚进办公室就被总编黄新叫到了总编室里。

“欧阳记者,云水话剧社你熟悉吧?”

总编问道。

“熟悉啊,以前他们演出的事都是我跟踪报道的。怎么,他们不是都被特务机关关押起来了吗。”

“是啊,但是前天他们全被释放了,因为国府宣传部要让他们继续公演话剧《不死鸟的终生遗憾》,军统方面也和无奈,只好释放了所有人员。”

“哦,总编,那是好事啊。”

“的确是好事,不过听说他们这次被释放是有条件的,就是得在特务的监视下演出和居住,好象是搬回利园弄堂十六号的老地址去了。”

“哦,那您的意思?”

“我还是想让你跟踪采访这次被释放的内幕和他们具体重新公演的时间和地点。”


“这个不大好吧,上次我就是和云水剧社的人多接触了一点,就被他们无端的关了一个多月,要不是您还是找其他记者去采访吧。”

“呵呵,欧阳记者,不必担心。据我了解你是被安徽蚌埠保安三旅的余基太非法绑架了二十多天,而上海军统方面也仅仅关了你十天,后来不是也放了你了吗。再说你云水剧社以前一直是你跟踪的,突然换人,人家反倒会怀疑你做贼心虚了对吧。”

“那好吧,既然黄总你这么说,那就还是我去吧。不过那些特务对我很推阻的,未必能采访到有价值的东西。”


“呵呵,怎么会那。你的老搭档满财宝现在不是当了军统保密局上海站的预审科长了吗,还有,我侄女黄艳也在里面做机要秘书,这两人你都可以找啊。”

黄新觉得采访一个演出团体算不上什么不得了的事。

“哦,黄艳是您的侄女啊?”

“是啊,亲侄女。怎么,你也认识?”

“呵呵,我那里认识啊,黄艳上尉号称南京第一大美人,国军的军花,才从南京军部调到上海军统站的,我还没机会认识她那。”

“那好啊,这次利用采访的机会你们多认识认识,交个朋友好了。”

“那自然好,就是不知道这位国军的军花小姐肯不肯下交我一个小记者了。”

“不会的,我侄女不是那样傲慢的人,只是性子特别刚烈,不会轻易向谁低头而已。

“好,我喜欢这样的性格的人,方便的话,我采访剧社前可否请黄总请黄小姐出来坐一坐,先行沟通一下。”

“行,那我试试吧。”


《不死鸟的终生遗憾》一周后即将公演。

消息很快被传泛了起来,市民们纷纷排队购买上海大剧院的票,一下子连续三天的门票都被抢购告磬

为此,还继续兼着剧社社长一职的谢长林在利园弄堂十六号的排练场上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涌动而来的各报社电台的记者把个小小的排练场站的满满的,其实这个排练场也就是利园弄堂十六号厅堂前的院子,只是院子很大而已。

欧阳佳慧不想过于让人瞩目,就坐在了中排的椅子上。

坐在她傍边的就是《申报》的首席记者顾燕。

郭书记早告诉了欧阳佳慧,顾燕现在已经是我党的重要人物了,肩负着协助指挥“美人鱼”行动的任务,让欧阳佳慧要尽全力完成对顾燕的协助。

“佳慧记者,你要设法带领我们的武装人员,尽快的利用这次云水剧社公演的时机,把许军和剧社人员秘密带出上海和江南大队汇合。”

顾燕趁着人声嘈杂,悄悄的对欧阳佳慧说。


欧阳佳慧现在心里很有点崇拜江南大队的副政委梁晴了,自己当时做顾燕的工作近一年,都没能说动了顾燕参加革命,而人家梁晴也就是一、二十天的光景,就把顾燕弄进了解放军,并且还成了我军正营级干部。

欧阳想,干吗顾燕自己不出面暗中营救许军他们那?自己是在被监视中,而顾燕身前身后都是干干净净的,行动起来应该更自如点。


顾燕仿佛是看出欧阳佳慧的想法似的,她说:“佳慧,我这两天得回苏北一趟,总部有急事找我,我去去就来,不会耽误很多时间的。我希望在我回来之前,先完成对云水剧社我们的同志的解救。”

原来,当延安方面知道国民党的名牌大记者顾燕投身革命,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后,大为欣喜。由总政治部对华东野战军下了调令,调任顾燕去新华社担任副总编,或者是延安人民广播电台的台长,让华东野战军方面即刻把顾燕护送到延安去。

陈毅军长知道后,很是恼火,他对饶漱石道:“总部这不动抢了吗,有个人才就要往延安调,这叫什么事啊。”


饶政委说:“老陈,别激动,咱们再跟总政任弼时同志商量商量,看是不是能换人去。”

“那怎么可能啊,那该说我们华野是本位主义了。”

“咱们得告诉总政,顾燕同志目前正执行极为重要的任务,暂缓些时,我想这应该没问题的。”

“那也不行,我看这事得顾燕同志本人同意,人家要是不乐意回总部工作那。”

“可她已经是党员了,还是解放军军官,应该知道从组织安排的。”

“老饶,你说的也是啊,要不请顾燕回来一趟,听听他的意见?”

“恩,可以的,我让杜新宇办吧。”


这就是顾燕接到命令后急着回苏北的原因。

不过这些内情是来不及和欧阳佳慧解释的,再说欧阳的党龄比顾燕要长,如何服从组织她更清楚,所以她马上答应了顾燕的指令。

她告诉顾燕,她目前的麻烦是汤凯的宪兵三团情报处监视她很紧,希望上级能做掉这些情报处的人。

“怎么军统不盯你,反叫宪兵团来看着你那?”

顾燕肯定不理解其中的原因。


“是这样的,那个汤凯是个花花公子,看见漂亮女人就想往他的床上弄。以前他就盯上我了,但是出于我父亲的声望,不敢轻易对我下手。这次我被军统关押,谢长林竟然无耻的把我许了他,幸好我父亲找了汤恩伯保我出来了,不然我就得象云水话剧社的其他女演员一样被特务们轮流糟蹋了。”

“是啊,以前你要说这些我都不会相信的,现在通过对国民党特务机关的了解,明白了这些黑暗的事全是真的。不过你和孙雁一样都算是幸运的,有个有资本的父亲撑着那。我想既然汤凯在打你的主意,倒也不妨反过来利用一下他。”

顾燕动脑子的速度很快。


“哦?如何利用那,难道我还给他送上门去不成?”

“恩,送是肯定要送上门去的,但不是让你和他上床,而是利用他想奸淫你的念头,让他在不自觉中帮我们办事。”

“这事我该怎么做那?”

欧阳佳慧心里没底儿。

“你看,佳慧,你这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