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就"中韩建交"对中国特使说出了惊人之语!

luobo198530 收藏 91 84456
导读::“中韩建交”前夕,中国急派当时的国务院委员兼外交部长钱其琛作为特使乘专机飞赴平壤向朝鲜金日成转达江泽民总书记口信并通报中国决定同韩国建交的事情和立场,然而金日成听后沉思片刻说“我们将克服一切困难,继续自主地坚持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这与其说是“无奈”,更不如说是“惊人之语”。这次会见是金日成历次会见中国代表团中时间最短的,会见后也没有按过去的惯例举行宴会招待。金日成的态度显然是“冷谈有余而热情不足”。这一内幕被钱其琛撰写的回忆录《外交十记》所披露。然而问题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历史有它自己的惯性。]

:“中韩建交”前夕,中国急派当时的国务院委员兼外交部长钱其琛作为特使乘专机飞赴平壤向朝鲜金日成转达江泽民总书记口信并通报中国决定同韩国建交的事情和立场,然而金日成听后沉思片刻说“我们将克服一切困难,继续自主地坚持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这与其说是“无奈”,更不如说是“惊人之语”。这次会见是金日成历次会见中国代表团中时间最短的,会见后也没有按过去的惯例举行宴会招待。金日成的态度显然是“冷谈有余而热情不足”。这一内幕被钱其琛撰写的回忆录《外交十记》所披露。然而问题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历史有它自己的惯性。]


中国:决定让钱其琛去平壤面见金日成


据钱其琛回忆,“中韩建交问题,对缓和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和维护亚太地区稳定,有着积极的影响。为此,在与韩国接触时,我们一直注意及时向朝方通报情况,争取它的理解。”


1992年4月,中韩还未接触之前,适逢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前往朝鲜平壤参加金日成主席八十寿辰庆祝活动。受中共中央委托,杨尚昆向金日成做了通报,分析了国际形势和中国的对外关系,告诉金日成,中方正在考虑与韩国建交问题,同时强调中国将一如既往支持朝鲜的统一事业。


金日成听后表示,“现在朝鲜半岛处于微妙时期,希望中国能协调中韩关系和朝美关系,请中方再多做考虑。”杨尚昆回中国后,将金日成的意见上报了中央。这年6月、7月间,钱其琛陪同杨尚昆到非洲访问,7月12日回到北京,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到人民大会堂迎接他们。


欢迎仪式结束后,江泽民请杨尚昆和钱其琛留在了人民大会堂里,专门商谈了中韩建交的事情。江泽民表示:经反复权衡,为最大限度地体现对朝方的尊重,中央决定让钱其琛去平壤一趟,面见金日成,转达他的口信,通报中国决定同韩国建交的立场。时间紧迫,不容迟疑,在征得朝方同意后钱其琛乘空军专机前往平壤。


这不是一次轻松的外交访问。在专机上钱其琛心里一直不太踏实,不知道朝鲜方面是否能充分理解中国的立场。虽然金日成答应见他,但中国所通报的内容,会不会令金日成感到突然,朝方又会做何反应呢?北京、平壤之间的距离很近,还没来得及多想,专机就平稳地降落在平壤顺安机场。


以前每次到朝鲜访问,朝方都在机场组织群众欢迎,气氛热烈。这次飞机停在机场的偏僻之处,来迎接钱其琛的只有朝鲜当时的外交部长金永南。握手寒暄后,金永南告诉钱其琛,还要去外地,并带着钱其琛走向不远处停着的一架直升机。登上直升机,只见里面放着一张小桌,钱其琛和金永南对面坐着,其他人员则分坐两侧。


正值炎夏,直升机里如同蒸笼一般,热不可耐。直升机飞了不久,就降落在一个偌大的湖边。钱其琛回忆道,“同去的熟悉情况的同志告诉我,这里有金主席的别墅,他夏天常来此地休养。”下了飞机,钱其琛被带到一幢别墅休息。约在上午11时,金日成在另外一幢高大的别墅里会见了他。然后,大家隔着宽大的会谈桌相对而坐。


金日成:我们将克服一切困难,继续自主地坚持社会主义


钱其琛首先感谢金日成在百忙中能会见自己,并转达了江泽民总书记对他的问候,接着转达了江泽民的口信:“目前中朝两党两国关系正在很好地向前发展,中方对此感到十分高兴和满意。当前国际形势动荡不定,随时都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在此情况下,我们宜抓紧时机,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发展自己,增强国力。中朝两党两国相互尊重和理解,不断增进友好合作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关于中国与韩国的关系,经过这一段国际形势和朝鲜半岛形势的变化,我们认为中国与韩国进行建交谈判的时机已经成熟。我们的考虑和决定,相信会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

我们将一如既往,努力发展中朝两党两国在长期斗争中结成的传统友谊,支持朝鲜的社会主义建设和自主和平统一,推动半岛局势进一步缓和,推动朝美、朝日关系改善和发展。”金日成听后,沉思片刻说,江总书记的口信听清楚了。“我们理解中国独立、自主、平等地决定自己的外交政策。我们仍将继续努力增进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我们将克服一切困难,继续自主地坚持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金日成请钱其琛回中国后转达他对邓小平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的问候。钱其琛注意到,金日成看了看他带去的礼品,九龙戏珠玉雕和新鲜荔枝,就送客告别了。钱其琛回忆说,“在我的记忆中,这次会见,是金主席历次会见中国代表团中时间最短的,会见后,也没有按过去的惯例举行宴会招待。”


金永南外长陪钱其琛简单吃了个午饭,钱其琛就乘直升机返回平壤。这次平壤之行,安排是当天往返,专机正在机场等候。钱其琛向主人告别后,就登上专机,直飞北京。回到北京,已近下午5点,钱其琛直接驱车去了中南海江泽民总书记的办公室。江泽民正等在那里。钱其琛将情况详细地做了汇报。钱其琛在他的回忆录中感觉,“这次中央派我去见金主席的任务,至此算是完成了。”


中国和朝鲜:或许有许多恩恩怨怨的故事


就钱其琛撰写的回忆录《外交十记》所披露的有些情况被得到补充和支持的是,据中国驻韩国首任大使张庭延的回忆,1992年7月15日清晨,钱其深乘专机离京赶赴朝鲜平壤,钱其深见到金日成后,金日成态度很冷谈。不仅如此,当金日成在外国新闻中正式获悉“中韩建交”的消息时,气得脸都发青,扬言要在台北设立办事处等报复措施。朝鲜甚至还指责中国“抗美援朝”是假,“保卫自己家园”是真。朝鲜认为“自己被出卖了。”


人们有理由认为:中国和朝鲜可能有许多恩恩怨怨的故事,而有些特殊的事情或许只能埋在坟墓里。然而,“中韩建交”对朝鲜确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尽管中国当时为了“改革开放”,为了消除西方对中国的经济制裁,为了更好的解决台湾问题,决定和韩国建立外交关系。但无论如何这个消息对金日成是一个晴空霹雳。


回顾中朝关系,冰冻三迟非一日之寒。实际上,今天朝鲜对“中韩建交”的不满并没有就此了结。现在朝鲜的一系列动作,其中可以被相信有对当初中国和韩国建交的不满。但无论如何,中国和朝鲜还是唇齿相依的邻邦。


3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