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同被内定为“中共台湾省第一任省委书记”

区寿年 收藏 1 473

写一手舒体字,被毛泽东称为“马背书法家”,并有“党内一支笔”之称的舒同,词章功力人见人赞,党内许多重要文章、文件都出自他的手。但鲜有人知,1948年中国共产党准备解放台湾时,时任华东局社会部部长的舒同,是中央和华东局内定的台湾第一任省委书记,刘格平为副书记。


虽然没有正式上任,但舒同以华东局社会部部长的身份,直接参与了对台的敌工工作。


1949年10—11月间,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内最大的内线是被称为“密使一号”的台湾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为取得吴石掌握的重要军事情报,舒同决定派长期在上海、香港从事情报工作的女共产党员朱谌之赴台与吴联系。


据悉,朱谌之从香港抵台,吴石在寓所秘密会见朱谌之,提供了一批绝密军事情报资料,包括《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舟山群岛和大、小金门的《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台湾岛各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海军空军的部署及兵力情况等。


这批情报通过秘密渠道很快从香港送到华东局,由舒同递送北京。当年,毛泽东听说这些情报是经一位女共产党员秘密赴台从一位国民党高层的“密使一号”那里取回时,当即嘱咐:“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




毛泽东当时还在红线格信纸上写下:“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春早。”


后来,国民党“保密局”抓获共产党台湾工委委员陈泽民及工委书记蔡孝干。蔡变节,导致岛内400多名共产党员被捕,吴石、朱谌之也在其中,并被杀害。


台湾没有解放,舒同最终未能上任。但舒同作为中共对台工作的第一人,在历史上留下了记载。




在香港、澳门实行“一国两制”,顺利回归以后,台湾执政党则在推动入联公投。其实,早在1965年,国共经过多次、多渠道的“特殊谈判”,蒋介石已同意统一的六条件,台湾差点实行“一国两制”。”美国中情局(CIA)不久前的解密文件证实了这段史实。


曹聚仁担任两岸“密使”


蒋介石败退台湾后,毛泽东试探和国民党当局接触,蒋介石此时也有与中共领导人接触的想法。




上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初期,国共双方都试图寻找一个能够实现沟通的中间人。

1956年7月,新加坡《南洋商报》特派记者曹聚仁到北京采访,受到了绝非记者所能享受到的待遇。




据中央文献研究室所编的《周恩来年谱》记载,经由1956年7月11日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的讨论,7月13日、16日和19日,周恩来三次接见曹聚仁,“先后由邵力子、张治中、屈武、陈毅等陪同”。


如今已是著名时事评论员的曹景行至今还有印象,“那年我才10岁,跟着父亲在北京见了邵力子、屈武等很多人。”


第二次接见尤其具有历史意义。在颐和园的宴会上,周恩来说:“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过两次,第一次合作有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成功,第二次合作有抗日战争的胜利,这都是事实。为什么不可以第三次合作呢?”


8月14日,“国共可以第三次合作”的重要信息,便首度由曹聚仁所供职《南洋商报》向外发布出去。




回到香港后,曹聚仁立即将他在大陆和中共领导人接触的详细情况转告了台湾方面。1956年之行,拉开了曹聚仁近十年两岸“密使”工作的序幕。


中共:台湾政权仍归蒋介石


历史学者范小方及毛磊所著的《国共谈判史纲》记载,在曹聚仁担任两岸密使的同时,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政协委员章士钊也在为国共接触而奔波。


在此之前,章士钊曾带着中共领导人给蒋介石的信来到香港,会见了国民党驻香港负责文宣工作、主持《香港时报》的许孝炎。


章士钊的斡旋取得了一定的成效。1957年4月,许孝炎从香港入境,经广州乘火车抵北京。第三天,周恩来在北京会见了蒋介石派出的的特使宋宜山。不久,在周恩来安排下,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与宋宜山商谈,就第三次国共合作协商。李维汉提出中共关于合作的四条具体条件:


1、两党可以通过对等谈判,实现和平统一;


2、台湾可以作为中央政府统辖下的自治区,享有高度自治;


3、台湾地区的政权仍归蒋介石领导,中共不派人参与,而国民党可派人到北京参加中央政权的领导;


4、美国军事力量撤离台湾海峡。


宋宜山回到香港后,写了一篇1.5万字的报告,交由许孝炎转给蒋介石。由于宋宜山的报告对共产党和大陆的成就赞扬过多,蒋介石看后大为不悦,认为宋宜山被赤化了。再加上大陆此时已开始了反右斗争,使蒋介石认为国共谈判的时机并不成熟,从而中止了国共间进一步的接触。


毛泽东提出“一纲四目”


1958年8月23日金门炮战开始后,两岸“密使”曹聚仁到北京的次数就更多了。1958年10月13日毛泽东会见了曹聚人,作陪的有周恩来、李济深、张治中、程潜、章士钊。


根据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记载,针对炮击金门等有关问题,毛泽东说:“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同他合作。我们赞成蒋介石保住金、马的方针,如蒋撤退金、马,大势已去,人心动摇,很可能垮。只要不同美国搞在一起,台、澎、金、马都可以由蒋管,可管多少年,但要让通航,不要来大陆搞特务活动。台、澎、金、马要整个回来”。


毛泽东说:“我们的方针是孤立美国。他只有走路一条,不走只有被动。要告诉台湾,我们在华根本不谈台湾问题,只谈要美国人走路。蒋不要怕我们同美国人一起整他。他们同美国的连理枝解散,同大陆连起来,枝连起来,根还是你的,可以活下去,可以搞你的一套。”


章士钊说:“这样,美援会断绝。”


毛泽东说:“我们全部供应。他的军队可以保存,我不压迫他裁军,不要他简政,让他搞三民主义,反共在他那里反,但不要派飞机、派特务来捣乱。他不来白色特务,我也不去红色特务。”


曹聚仁问:“台湾有人问生活方式怎样?”


毛泽东说:“照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


当时并没人把毛泽东的这次谈话叫做“一国两制”,周恩来后来将其概括为“一纲四目”。




一纲:台湾必须统一于中国。




四目:




1、台湾统一祖国后,除外交上必须统一于中央外,台湾之军政大权、人事安排等悉委于蒋介石。




2、台湾所有军政及经济建设一切费用不足之数,悉由中央政府拨付(当时台湾每年赤字约8亿美元)。




3、台湾的社会改革可以从缓,必俟条件成熟,并尊重蒋之意见,协商决定后进行。




4、双方互不派特务,不做破坏对方团结之举,毛泽东一再表示,台湾当局只要一天守住台湾,不使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大陆就不改变目前的对台政策。




“一纲四目”于1963年初通过张治中致陈诚的信转达给了台湾当局。


国共达成六项条件


直到1965年夏,当国民党二号人物李宗仁回到大陆,受到北京方面热烈欢迎。这对蒋介石触动很大,蒋氏父子通知曹聚仁,蒋经国在近期将亲临香港,接他到台湾商量要事。


《国共谈判史纲》称,在与蒋经国的会谈中,曹聚仁介绍了中共方面的条件,然后逐条讨论,商谈,蒋氏父子也不断提出自己的意见。经过几次讨论,很快达成六项条件,其主要内容为:


1、蒋介石携旧部回到大陆,可以定居在浙江省以外的任何一个省区,仍任国民党总裁。北京建议拨出江西庐山地区为蒋介石居住与办公的汤沐邑;


2、蒋经国任台湾省长,台湾除交出外交与军事外,北京只坚持农业方面必须耕者有其田;


3、台湾不得接受美国任何军事与经济援助。财政上有困难,由北京按美国支持数额照拨补助;


4、台湾海空军并入北京控制。陆军缩编为四个师,其中一个师驻厦门和金门地区,三个师驻台湾;


5、厦门和金门合并为一个自由市,作为北京与台北之间的缓冲与联络地区。该市市长由驻军师长兼任。此师长由台北征求北京同意后任命,其资格应为陆军中将,政治上为北京所接受;


6、台湾现任文武百官官阶和待遇照旧不变。人民生活保证只可提高,不准降低。


曹聚仁与蒋氏父子在日月潭谈妥了这六项条件后,立即返回香港,将谈判情况及六项条件报告给了中共。但美国则因为怀疑这六点建议是中共起草的,因此向台湾方面施压。


但让蒋介石产生更大疑虑的因素是,1966年,大陆发生了文化大革命,这一运动的风浪也波及到台湾,蒋介石对国共重开谈判产生了疑虑,从而改变了主意。至此,国共两党重开谈判再度搁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