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战略专家:靠核武器来赢得战略主动不现实

傲世群雄 收藏 0 32
导读: 专访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教授、核战略专家武天富   有核武器国家越多,国际关系就会越复杂   5月25日,朝鲜进行了地下核试验。对这次核试验,国际社会反响强烈。对此,笔者专访了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教授、核战略专家武天富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6_4746_9404746.jpg[/img]  4月5日,一名韩国士兵在汉城的一座火车站观看朝鲜发射火箭的新闻。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柳明桓当日发表声明,对朝鲜发射火箭表示失望和担忧。 新华社/

专访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教授、核战略专家武天富


有核武器国家越多,国际关系就会越复杂


5月25日,朝鲜进行了地下核试验。对这次核试验,国际社会反响强烈。对此,笔者专访了第二炮兵指挥学院教授、核战略专家武天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月5日,一名韩国士兵在汉城的一座火车站观看朝鲜发射火箭的新闻。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柳明桓当日发表声明,对朝鲜发射火箭表示失望和担忧。 新华社/路透


笔者:武教授,您认为谋求拥有核武器是一个国家发展和安全的最好选择吗?


武天富:我历来认为,开发核技术、研制战略导弹武器无可厚非,为什么开发和研制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开发核、研制核、发展核必须置于人类的共同安全和持续文明发展的大前提之下。具体到核武器的研发,我认为,其一,国家发展与国防安全取决于多种因素,军事不发展是一种不安全,经济不发展是一种更大的不安全。


其二,营造有利的地缘战略环境是国家发展的重要外部因素,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屏障。一个国家的发展速度和安全质量,向来与外部威胁环境压力攸关,也就是外部环境压力越大,发展的速度越慢,安全质量越低,反之则越快、越高。


其三,对历史上既成事实的核态势,不必攀比,应学会容忍,并在容忍中通过国际和平力量共同采取行动,循序渐进地给以破立,这才是聪明的战略家应持的立场和态度。


其四,争取在国际战略格局中的有利地位并没有错,问题是通过什么途径、采取什么手段和方式来争取,这一点至关重要。国际战略格局是由政治、军事、经济、科技、文化、宗教等多个版块构成的,争取其中的地位就应清楚自身的优势,找好自己的战略定位,选择适合本国国情、又能够得着的板块去努力,而后再伺机向其它板块拓展,这才是确保格局目的实现的可行路径。如果想凭借研制、试验核武器取得立竿见影的战略主动是极不现实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月25日,在伊朗南部城市布什尔,一名工作人员从布什尔核电站的主体建筑前经过。伊朗当天对由俄罗斯承建的该国首座核电站布什尔核电站进行测试运行,以对这座仍未最后完工的核电站进行初步的性能测试。新华社记者梁有昶摄


笔者:我注意到,除朝鲜外,现在有很多国家都在直接或间接地发展核力量。那么,在这个世界上有核国家的不断增多形成的“多极化”对国际安全稳定有益还是无益?


武天富:有核国家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现在更多地是指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实际上,它还应包括哪些拥有核资源、掌握核技术、具备核开发能力以及有条件进行核能利用的国家,这样一来你提的问题就好回答了。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我以为是应该的,并没有错,因为它符合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科学家创造出来的核物质财富,本意就是回赠社会推进生产力发展的,应当有序推广并合理地加以利用。


但是,如果有核武器的国家增多,那么严格说来对国际安全稳定是不利的,也不可能带来更多的安全助益。我们可以想象,人们常年生活在核武器威胁的阴影之下,人均背负着2000多公斤重的TNT爆炸当量,世界完全处在一个诺大的近似封闭的“核火药桶”之中,怎么可能有国际安全稳定可言?


笔者:据我了解,理论界对世界核格局有诸多观点。


武天富:是的,现在理论界对世界核格局有“单极”、“双极”、“多极”和“无极”等形象化描述,有人提出“单极最危险”、“两级更可怕”、“多极可制衡”的理论和观点。针对目前世界上某些大国制造的诸多不公平现象,不少人主张应通过多极化加以制衡。


“多极化”作为一项战略领域内的新事物,必然是有利也有弊。我们需要怎样的“多极化”?“多极”究竟应多到几极?具备何种资质条件才能称得上“极”?多极化是否国际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与“单极”、“双极”相比表现出哪些不同的规律特征?多极怎样制衡?这些问题,若不能正确分析和客观解读,就容易给那些谋求发展核武器的国家造成错觉,产生误导,成为拼命发展核武器的借口或理由。有核武器国家越多,国际关系就会越复杂,不但起不到“极”的制衡和固化作用,核领域的秩序还会越来越乱。


笔者:那现在国际社会面临的核局面是复杂的。


武天富:正是。在众多的国际事务中,核领域内的事务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最复杂、最困难、最危险的事务。冷战时期的核事务主要是两个核大国的事情,美苏间围绕核武器发展方面的竞争-限制-再竞争-再限制,构成了世界核事务关系的主流,因核而生的矛盾或问题几乎皆出于此。


冷战结束后,相对稳定的战略制衡关系发生严重倾斜,尤其是苏联解体客观上造成的核人才流失以及核技术、核材料的扩散,使得一些国家或社会集团(组织)乘虚而入,以各种名义加紧研制、生产甚至购买核武器材料,核门槛国家和潜在核国家不断增多,据联合国核能组织报告,预计到2020年,事实核国家将达到40多个。


笔者:那您认为现在要稳定世界核事务,国际社会须从哪些方面作出共同努力?


武天富:面对如此严峻的核泛化局面,国际社会若不采取超常举措加以遏制,核领域将更加动荡不安,爆发核危机、核恐怖、核冲突甚至核战争的几率将会大幅提升。为避免人类可能发生的核灾难,国际社会必须抛弃各种成见或敌意,协力同心,为稳定核事务、和谐核关系、化解核风险、根除核武器、消灭核战争作出贡献。


我个人认为,一、应以联合国名义形成人类社会“全球零核”的共同宣言和决议,成立权威性、代表性、可信赖的零核组织监督机构,制定“全球零核”百年规划,提出分阶段控核、销核、灭核的目标任务,并设定严格的零核奖惩办法和措施予以保证。


二、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应承担起稳定本洲或本地区核事务方面的责任和义务,核大国应从人类安全利益的高度在控核、销核、灭核方面用行动做出榜样,而非只用漂亮的言辞取信于世界。


三、应关注弱国、穷国和小国在政治、军事、经济以及安全方面的诉求,对试验和发展核武器的背景动因作出客观评估,找到问题的原因和症结,拿出切实可行的有效办法和措施。


四、有核国家间应重点围绕影响世界核事务稳定的障碍因素,展开富有理性和智慧的战略对话,取得确保世界核事务稳定的共识,并在各自的核政策核战略中认真贯彻执行。


五、国际社会或国际军控组织应充实“军控”特别是“核军控”的概念内涵,不断拓展核军备控制的思路。


六、核军控不能关起门来控,可尝试成立世界防核扩散基金,设置全球核扩散、核生产、核走私、核试验免费举报电话,构建举报网络系统特殊平台,对经过情报核实的举报人或举报组织(团体)实施重奖,并酌情提供安全和国际法保护。


七、应组建全球核能开发利用银行,大力推动核能转化与利用进程,合理统筹核能资源的分配与购置,实现核能资源领域的定分止争。核能利用是全人类的专利,应努力使世界各个国家有机会、有条件、有办法、有能力共享人类核能开发和利用的成果。(刘一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