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陲往事23 女兵突现靠松山[蓝剑军团]

湘雨阁 收藏 27 2582
导读:一过班翁,地势慢慢渐高,走在我前面的副指导员说快到靠松山了,从我收到的电文中有两份是宣传靠松山战斗的。在军事地图上,靠松山只不过是个黑色的三角形而已,而实际的地形上却是群峰交叠、谷深林密,与前面所通过的那兰山口环形相连成偌大一个大山区地形。唯一的简易公路除了新开辟的加宽痕迹外,既不能凿洞架桥,又不能改道行驶。于是只好跟着逢山必盘,遇谷必绕,似九曲回肠。沿路陡弯、隘口接连不断,每道陡弯,每个隘口,都可以成为敌人阻击的有利条件,也是我军付出代价的必经之处。

一过班翁,地势慢慢渐高,走在我前面的副指导员说快到靠松山了,从我收到的电文中有两份是宣传靠松山战斗的。在军事地图上,靠松山只不过是个黑色的三角形而已,而实际的地形上却是群峰交叠、谷深林密,与前面所通过的那兰山口环形相连成偌大一个大山区地形。唯一的简易公路除了新开辟的加宽痕迹外,既不能凿洞架桥,又不能改道行驶。于是只好跟着逢山必盘,遇谷必绕,似九曲回肠。沿路陡弯、隘口接连不断,每道陡弯,每个隘口,都可以成为敌人阻击的有利条件,也是我军付出代价的必经之处。

十四时许,尖兵连进至靠松山,遭敌火力突袭,连长一面令全连集火射击歼灭敌人,一面指挥全连继续前进。此时我们连队正处于一个山亚口上,可以看到先头部队,一辆坦克被敌人击中,当它中弹后,坦克手们立即跳下来,搭乘后面的战车继续参加战斗了。没多久,配合我团的507战车在一道陡弯处中弹起火爆炸,炮塔被炸得掉在地上,没见一人从车中出来,应该是全车成员壮烈牺牲,但这辆起火将道路堵塞,而且里面还有几十发炮弹随时可能爆炸。后续坦克试图将其推向路旁,但没有推动。这时,后车上的连长邓积果断地命令:从车身上冲过去!抢在爆炸之前,能冲一辆是一辆,争到一秒是一秒!就这样,轧着烈火熊熊的前车的履带和钢板,即以右侧履带从该车的车体上,左侧履带利用山的断崖强行越过。连长的508车冲过去了,指导员的502车冲过去了……全连的坦克都冲过去了。

在盘山路上,我们看见路旁的山沟里,树枝上,有许多战士们扔掉的衬衣、雨衣、绒衣和压缩干粮。这应该是我友邻部队在车辆受阻情况下,战士们跳下车来徒步奔袭留下的痕迹。我们深深知道,在艰苦的急行军中,一张纸片都会使人感到几倍的分量,何况战士是在负重几十斤的情况下且战且走!其实我们部队比先头部队在做这项选择时还要早一点。主要是为了保持有足够的体力投入战斗,同时为了加快穿插速度,我们不得不把身上的生活保障用品减少到最低限度。看到路旁那些衣服上的汗渍、泥污和零星血迹,就象看到在我们前面有更多的英雄们在高呼着战斗口号,引领着我们不断地向前,也看到了他们热汗蒸腾地向前冲击的身影,在这种特殊的环境里,虽说自己也是处在硝烟里,但更为前面的战友行为感到肃然起敬。

当我后续部队进至那娘、东马地区时,遭到越军突然袭击,步兵再次下车投入战斗,掩护坦克继续向前突击。一路上,连续突破敌多道阻击,于十六时多,越军重新组织起来的主力再次被打跨和打散,步兵终于夺取防御要点靠松山主峰。随后,以一个营的兵力为先锋,继续向公安县城——东溪方向发起进攻。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友邻主力也从不同方向继续清剿靠松山附近的残敌。就当我们冲出靠松山后,前面的先锋还不是很明敌人的情况下,大部队安排好警戒后,原地吃干粮和休息起来,我们连队的战友们的负重明显超过了步兵,那些炮弹是不能丢的,加上个人的必须物品,因此,大家感觉到非常吃力,有几个已经多次边冲边哭,当时我就想要是我去炮班一定是吃不宵的,那些战友们应该是超出所承受的极限。正当我们吃完干粮时,一队指挥所人员跟了上来,二十多个参谋干事,随后出现了一个明显在50岁以上的老头子,手撑一根竹棍子,身上连枪都没背,他的后面紧跟着两名警卫员,都是手枪、冲锋枪双枪装备,还有一个比较胖的是我们师的副师长,他走得有点出气急促,也是手里一根竹棍子,他的警卫员只有一支冲锋枪和望远镜,走在他们后面的是一个无沿帽的女军医,身上只背了一个药箱,个子在160左右,年龄差不多有30岁,她走路很是吃力,不过看得出她是不想掉队的,只要与前面差了四五米,她就艰难地跑步跟了上去。与她并排的是一名也是背着药箱的男卫生员,相当的结实。连长后来对我们说那老头子是我们军的魏副军长,女军医是师卫生所的所长。

靠松山,最先进攻的是126师,他们首先是组织了师炮团,和配属的火箭炮兵进行了轰炸,使敌人的工事和火力一时无法反映过来,这样,他们就顺利地通过了该地段,为堵住东溪方向之敌赢得了时间。但当我们师再次经过时,敌人已经从惊恐中苏醒,组织了强大的火力抵抗,因此,我们师临时决定我们372这个全训团组织攻击,配属我团的坦克部队是军区坦克团的,他们的攻击力量相当高,越过起火坦克的时候,他们叫我们绕道通过,而他们自己则不顾随时有爆炸的可能,这让我们团在后来的进攻中得到了更好一配合和鼓舞;后来有师前指越过我们向前时,那位老兵和女军医,也让我们肃然起敬,无形的一些事实证明,在我英雄战士面前,优越的地形也未能挽救敌人的失败。

事后一位首长这样评价我装甲部队的突击行动:那兰山口,他们是用坦克头撞出来的!班翁泥塘,他们是用铁牛犁过来的!靠松山天险,他们是用翅膀飞过来的!一路的战斗痕迹,除了汗水和鲜血以外,都是英雄的形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