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岁月 第三卷 一百二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一百二十二章

就在第四军出白城的同时,第三军三个师出通辽,一日夜间击溃日军双辽-公主岭重兵集团两道防线!

关东军总军仅有的三个机场分布的47架飞机起飞迎战集团军三师‘猎杀者’16架,采用双机编队作战的‘猎杀者’完胜,以0比35的战绩震惊整个日本大本营!

三月30日,日军永备性工事区全部陷落,松井石根焦头乱额之际,指挥哈尔滨守军弃守,同时长春鬼子一个师团接应哈尔滨方向日军主力撤出。

三月31日,第三装甲骑兵师和十师与日军长春出援的师团野战一场,将长春出援师团击溃,歼灭其三分之二的主力,彻底将日军哈尔滨集团四个日军师团的退路截断。至此,日军哈尔滨集团四个师团被分隔在齐齐哈尔和哈尔滨两个地区。胖子围歼这个重兵集团的战役目标初步形成。

松井石根对于出双辽的第三军的战略意图十分清楚,牵制!迫使他的公主岭一带重兵无法支援哈尔滨战区,一旦公主岭兵力调动,抗日集团第三军就会趁势南下沈阳、或者北进长春!而抗日集团军第一军一直没有现身,不知道隐藏在那个疙瘩,让他极其头痛的是抗日集团军六军现在进军的地方一片空虚,牡丹江已经被集团军拿下,六军两个师过长白入吉林,一路上各地方游击武装纷纷响应,短短时间内,六军所过之处共产党武装迅速膨大,新编号部队不断涌现,关东军总军情报机构光是独立师的番号就收集到9个,松井石根知道后都是头皮发麻!


富贵一阵急跑,跟上军分区独立师的支前部队,他是屯里惟一一个被抽调到支前队伍中的。集团军野战部队进军的速度非常快,一路扫荡击溃鬼子的大部队,剩下的散兵游勇由各军分区独立师负责缴清。东北地广人稀,各村各屯的民兵也是全体出动,在路口,交通要道附近警戒,清剿残余的鬼子。独立师还负担一些紧要任务,协助集团军和东北局的专家、技术人员在一些地方安装雷达站,并负责保卫工作。

富贵就姓富,听说祖上还是满族贵族来着,只是在富贵爷爷的爷爷以前,他们家就没落了,他父亲给他取名字时随便给他整了个‘贵’,这些年自从日本鬼子占了东北,日子一年比一年难过,鬼子索取的物资越来越多,他们屯以前附近还有好几个村屯,慢慢地,一年一年过去,现在就剩下他们屯了!其它的不是被鬼子烧了,就是鬼子清剿时没有跑赢,被鬼子讨伐队整村整屯的杀光,烧光!后来就取代以鬼子的移民村庄。富贵家祖传的山林、土地也莫名其妙就变成了那个跛着脚的退役鬼子老兵一家的财产了。好在集团军来了东北,被欺负、压迫慘了的群众纷纷在集团军的组织下成立武装斗争队伍,现在连鬼子的那个移民村庄的鬼子都逃光了!

前面的枪炮声很响,天空中来往穿梭的战机翅膀下鲜艳的红旗说明那是自己一边的飞机。战士们热烈的讨论着那架飞机飞行姿态更加潇洒,那种飞机很厉害。蹄声轰隆中一队骑兵飞速奔过,雄俊的马匹毛色发光,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四蹄翻飞中速度飞快,驮载着精悍的骑士远去。

富贵无比神往的看着远去的骑兵,喃喃说道;“要是能成为骑兵,该有多好。”他的话在战士们当中引起强烈的共鸣,队伍中开始热烈的讨论什么时候能转为正规野战军。

部队开始进入战场,激战过后的战场上还是硝烟弥漫,一辆辆鬼子丑陋的坦克被击毁,有的还在燃烧,散发出一股股刺鼻的臭气,有些坦克连炮塔也被掀走,露在外面的线路闪着滋滋的火花。

战场上没有一个自己一方的伤员,他们都被送往战地医院去了。零星的枪声响起,独立师的战士们开始检查战场上鬼子遗弃下来的伤员,重伤员被毫不犹豫的枪杀,只有轻伤员、可以自行走动的鬼子才会被收入俘虏营,‘战俘’?集团军与日本作战从没有过战俘这一说,鬼子不会给予集团军被俘战士任何战俘的待遇,只有最大力度的压榨,连苦力都做不了的被俘战士往往是鬼子训练新兵的靶子!集团军又怎么会对鬼子客气,鬼子在和中国一系列的战斗中,有组织、成规模的屠杀俘虏与百姓的行动数不胜数,以松井石根为首的日军高级将领在南京大屠杀中所下的屠杀、不留战俘的命令最为残酷,造成的后果令整个世界震惊,特别是其在军队入城后签发的‘扫荡’命令,整个南京地区的百姓遭受到一场灭顶之灾!

富贵的很快就收集起一堆日制武器,分区独立师还有一些团装备的是日式武器,美军的军火现在大量涌入,听说好几个独立师的已经换装了美国武器,但是富贵对于手中的三八大盖很是青睐,这枪精度高,虽说很容易形成穿透性杀伤,造成杀伤效果不如人意,但是这枪在富贵这样的神枪手手中,400-700米内的杀伤效果非常厉害,子弹在这个距离内的目标体内的翻滚破坏力巨大!也许鬼子研制的这款枪的目的就在于此吧,只是好像除了阻击手,以往的战斗往往是紧逼战,很少隔着几百米双方拿步枪对射的!拿独立师战士们的话来说,那是阻击手和机枪干的活!在这个距离上,敌人又不是傻子,会呆呆的当你的靶子,你能在敌人冲近时击中他就不错了。(依胖子的判断,日军的三八式研制思路应该是来源于一战时堑壕战为主的作战方式,加上日俄战争中也是以要塞攻防和堑壕战为主,所以日军最终设计出这款三八式作为步兵常规普及装备)

打扫战场是个细活,富贵正忙着将武器分类整理,他跟随的步兵连张连长兴奋的跑过来,“7连的都有,立即整理武器装备,咱们要上战场了,还有屯里的民兵们,赶快的。”‘哗’旁边的独立师的战士们羡慕的看着七手八脚整理武器的7连和随7连行动的各屯挑来的八个神枪手,议论纷纷,蒋营长远远的发现了,喝令了几声,大伙连忙开始继续打扫战场,只是羡慕的眼神不可抑制的瞄向7连。

富贵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了,但是这种大规模会战还从没有经历过,紧张和兴奋交杂中整理好装备,队伍迅速朝着前线赶去。

路上,大伙在张连长口中弄明白,原来是因为随行7连的屯村民兵战士最多,8个战士来自于六个村屯,前线抽调分区部队参战,感受实战气氛的时候,野战军指挥员挑了7连。

一路跑到指挥部,这里是一个团级指挥部,一个戴眼镜的军人出来,先自我介绍说叫张毅,206团作战参谋,负责安排7连的战斗位置,先是粗若的看看大伙手中的武器装备情况,听张连长说道连里包括8个随连的神枪手,总共有42人枪法很好。眼睛亮了起来,张连长还在吹,“不说800、1000米,那枪打出的子弹已经没啥杀伤力了,600米以内,我这40多个兄弟可是指那打那!”

张参谋看着队伍中,7连已经换装美制武器,但是真有30多人没有使用美制的‘大八粒’,大多数都是使用鬼子的三八,只有六个人使用集团军标准阻击步枪、配瞄准镜的毛阻(毛瑟阻),至于八个民兵手中都是清一色的三八!

嘿嘿一笑,张参谋说道;“张连长,你连里的火器配备可是不符合条例啊,不过这不归我管,但是今天要调整一下,得加强一挺机枪,你们的装备可以继续带着,但是必须抽调人手操作加强的机枪,那,现在咱们去搞一挺92式补强给你。”

富贵被分到携带一箱子92的子弹,7连在张参谋的带领下迅速向战场赶去。

“大家快点,鬼子快要挺不住了,等下没捞着仗打可别怨我!”张参谋别看戴着个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肩着一门连炮架、底板都没卸下的80口径迫击炮爬坡过坎,脚步如飞,没见一点喘气,左肋下还夹着一箱子炮弹!看得一干跑得小心肝扑腾扑腾直跳的7连战士眼都直了,知道野战正规军的精锐,却想不到这么个文质彬彬的参谋身体素质都这么出色!

到了位置,却是在一个刚刚被攻下的小山包上。大家在张参谋的指挥下迅速进入阵地,7连的战斗以阻击为主。

富贵将三八架在树墩上,倚着还剩半截子的树桩,搜索着激战的山下,山下的战斗不是很激烈,但是相当的残酷,鬼子的尸体遍地可见。206团的战士并没有装甲骑兵师的坦克助攻,只是纯粹的步炮协同进攻作战。206团的战士采用步步紧逼的战斗一层层的破开鬼子的防御,没有大规模的步兵冲锋,有的只是小组协同渗透作战,整个战线上都是这样的进攻方式。

鬼子死守的坚固工事总是首先被集团军小组作战的战士什么手雷啊、火箭筒、小口径迫击炮、枪榴弹什么的打击一下,等到盲目射击的鬼子恢复视线,动作敏捷的战士就已经逼近,这个时候精准的手雷打击与强大的近战突击火力已经临头。

富贵刚刚瞄上一个鬼子机枪手,那个鬼子的头盖骨就突然炸飞了,原来是206团潜伏在战场上的阻击手的杰作。富贵循着枪声看去,那个阻击手就隐藏在他的下面不到10米处,要不是近在咫尺的枪响,富贵根本没有发现下面那个裸露的石堆里隐藏这一个阻击手!

“啪”的一声,富贵身旁的树桩上锥入一刻三八子弹,“操!”富贵迅速找到那个趴在战壕里的鬼子射手,一枪精准的射击,子弹在那个家伙的头上钻出一个大洞。进入状态的富贵察觉到下面的那个阻击手战士好像回头看了他一眼,但是富贵已经无暇顾及,他选的位置视线极好,同时也是鬼子能瞄到的地方,富贵喜欢这种刺激,以身为饵!粗大的树桩挡住了另一边的攻击,他只要和能射击到他这边的鬼子展开对抗,和鬼子比枪法,速度,富贵并不是个蛮人,他露出的身体只有一小部分,他在右肩外侧绑了一个臂宽的假袖筒,里面塞满干草,而他实际是个左撇子!

‘嗤的’一声,一颗三八子弹穿过草袖筒,富贵眼镜眨都没眨,随即就找到那个鬼子射手,一枪击去,‘咦’,那是一顶空帽子,一下子就被强劲的子弹掀翻,推弹上膛中,眼睛的余光发现帽子附近7、8米处一个鬼子迅速冒出,举枪向这边射击,富贵身子一侧,子弹削飞了一块树皮,急速探枪瞄准,发现那个鬼子已经被一枪爆头,下面传出轻微的上膛声。‘厉害!’富贵一声暗赞,那个阻击手自他们和7连到来后就没动过窝,夹在富贵他们的射击声中已经一连阻杀了四五个鬼子了!

7连这边精准的阻杀很快就引起鬼子的注意,92式刚刚架好,对着鬼子阵地才扫上半梭子子弹,正在调校迫击炮的张参谋一声大吼;“趴下!”手中的一颗炮弹同时落进炮筒。

富贵急忙趴下,身前身后‘轰轰轰’炸开三颗迫击炮弹,气流差点将帽子吹走了。后面张参谋却齿的骂声传来,“操你奶奶的,小鬼子!”几声‘嗵、嗵、嗵’声传出,三颗炮弹追着前面的那颗炸响在鬼子炮阵地的迫击炮弹飞去。富贵看看远处炸起的硝烟,不光是张参谋发射的炮弹,不知从那里飞出的炮弹在鬼子炮阵那炸的那个猛烈!

张连长大喊;“谁伤着了?”

阵地上一阵忙碌,大伙相互检查,从土里刨出两个战友,幸好卧倒的及时,鬼子的这下炮击伤着了7个战士,重伤和牺牲的倒没有。

山下206团的突击突然停止了,开始巩固占领的阵地。隔得一道沟岔子,鬼子也是抓紧加固工事。

大家撤下阵地,7连的炊事员已经做好了饭菜,张参谋过了一把瘾就回团部去了。富贵撕扯着窝头丢进硕大的瓷碗中,泡在牛肉汤中,泡的半干半湿,左手一小袋腌萝卜,吃的津津有味,这些物资都是炊事班在206团后勤处领的,牛肉是做好的熟的肉干,啃着吃很抵饱,但是太奢侈了,用水一熬就是肉汤,腌萝卜也是一小袋一小袋装好的,都属于快速食品,炊事员只要做上几笼窝头就行了。腌萝卜的味道虽然没有自家做的那么好,但是也相当不错了,都是在冬天以前凉晒好,腌上一两个月就能吃了,只是富贵搞不懂这包装的薄薄一层透明的袋子是咋弄的,口还封的蛮精致的。

夜里还是挺冷的,躺在帐篷里,富贵想着心事,临行前村长老爹对他说的话犹在耳边:集团军今年发起的这次大规模会战,肯定能将整个黑龙江省内的鬼子赶走或是消灭,从部队在3月就开始作战来看,今年打完鬼子正好赶得上种一茬庄稼。这次屯里只抽他出来,分区的人说他们屯附近已经是地广人稀了,必须保证屯里的防卫力量能打赢土匪和小队的溃兵。七台河-鸡西一带有好几个这样的屯、村。老爹说等他回去,村长让他来当,还要去屯里的女民兵刘燕家里给他提亲。

想到刘燕,富贵心里甜滋滋的,很标志的一个姑娘。可是他的‘理想’,对,就是理想!是加入野战军,做一个丛横沙场的军人,娶媳妇?在他的想法中,应该是再过几年后的事。

朦朦胧胧的睡去,在枪炮声中醒来,206团并没有进攻,而是昨日都还在拼命加固工事的鬼子!

富贵逮着张连长问,“咋回事?小鬼子昨天不是比乌龟还缩得紧,今天就出来蹦得这么欢实了?”

张连长挥挥手;“抓紧洗洒,吃早饭,今天肯定有戏,听说鬼子的援军被第四军给揍回去了,小鬼子没了退路了,现在蹦达着要冲开包围圈撤回到那个新京去,集团军司令已经下达了必须全歼咱们面前的两个半师团的鬼子,还有齐齐哈尔那边说是也围着了一陀鬼子,兄弟部队正啃得欢呢。”

7连又上战场了,只是这次指挥的206团团长将他们布置的更加靠后,“你们就阻杀鬼子的军官就行了,注意保护自己,鬼子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也配备了相当一部分特等射手充作阻击手。”比张参谋长得更加俊朗的李参谋淡淡的嘱咐7连的神枪手们,选好阵地,鬼子还在老远,李参谋开始教大家怎样在阵前和阵地内面布设诡雷,“这个临撤退时布设地雷的时机一定要掌握好,动作要快,不要指望能布上很多,只要能起到阻滞敌人衔尾追击的效果就行,这样的布雷有时候也能大量的杀伤集团冲锋的鬼子,但是大家的临阵布雷技术必须娴熟,一开始绝对不能求多求全---”

原来这次部队采取的是弹性防御,看情况会设当的放松一下包围圈,消耗鬼子的锐气!富贵听着李参谋的讲解,心底一阵暴寒,看不出李参谋这么周正的一个人,打起仗来还这么阴险,不过俺喜欢!富贵比划着试验了几趟,心里大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