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先锋 楔子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7.html


“嘭嘭——”用步枪枪托猛砸犯人头部的士兵右手端着自己的AK步枪,用左手拍了拍现代轿车的金属车顶,以示意现代轿车内的人一切妥当且可以出发了。梅川次郎和去请他的几名士兵也一起坐回到刚才他们乘坐的吉普车上,先前抵达的两辆吉普车和现代轿车一起组成车队开始缓慢向街道上驶去。梅川次郎乘坐的军绿色吉普车行驶在前,现代轿车紧随其后,另一辆军绿色吉普车行驶在最后面负责垫底。

看来只是在这里转车押人,那这支车队到底主要是去接我,而来这里押人只是顺路,还是说这支车队去接我是顺路,而来这里押人才是主要行程呢?梅川次郎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这很可能关系到自己被这名军阀重视的程度——如果这支车队的目的是前者的话,那这笔买卖可就发达了!况且居然有直升机这种技术装备,那资金自然也就——坐在熬人吉普车内的梅川次郎已经开始暗自庆幸自己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做买卖了。

车队所经过的破烂街道边难免发生不同派别间士兵激烈交火的情况,虽然交火双方持有枪械正在进行激战且双方均出现伤亡,但是却没有士兵敢于用枪干涉车队的行驶,梅川次郎对于这种问题也习以为常,最大的军阀总是希望内部的小势力通过这种内斗的方式以维护自己作为最大军阀的利益。车队跟上一队BMP1履带式装甲运兵车在狭窄的街道上行驶一段距离到达一个小十字路口,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开始从后门打开的履带装甲车上跳下进入警戒状态,梅川次郎所在的车队则在装甲车停下后便直接从小十字路口左转进入另一条狭窄街道继续自己的路程。

士兵们站在一栋民房的木门前将AK步枪枪口对准木门随时准备冲进去的进攻姿势;将被俘的敌军士兵按倒在地上用双手搜查着对方身上东西的小队士兵;保持警戒随时准备对包括镇民和外国人在内的可疑人员直接开枪击毙的士兵;被狼狗追咬着翻过铁丝网才逃过一劫的阿拉伯少年;躲在路边方形垃圾箱内鼻青脸肿,双手顶开垃圾箱顶盖探出脑袋看见车队后又再度缩回到垃圾箱内的裸体男子......途经街道上的一切都那么平常,反正在梅川次郎眼里这些都是内乱国家象征——生命得不到保证的国民,满大街向别人施暴的军人,冒着火焰与黑烟处于混战当中的城镇......

“轰隆——轰隆——”巨大的炸弹落下爆炸后在蓝主调夹杂着少许黑色的海水中带起一串五六米的水花,几架看不清具体型号的喷气战斗机贴着城镇上空高速飞过,只在空中留下几条短暂存在的白色尾焰。沿着海岸线边跑步行军的部队对于这种只落入海水中,而从不光顾城镇的炸弹早已经习以为常,因此面对敌机轰轰烈烈的空袭既不隐蔽也不对空还击,而是继续自己的跑步行军。

车队在路面上颠簸了一阵后进入了一条被士兵严密把守的街道,街道入口处左右两端分别垒起了沙包,沙包组成的防御工事内各自一挺RPK轻机枪被固定在沙包上,几名穿戴整齐、戴着黑色头罩的士兵正持枪站在工事内对外警戒,工事后面还停了几辆淡绿色的BMP履带装甲运兵车,护住围墙的铁丝网后并排停着几辆老旧生锈的T72坦克。车队没有经过任何盘查便直接开进了街道。街道边沿人行道上列队站着更多戴着黑色头罩持枪警戒的士兵,这些人身上所携带的武器除AK步枪和G3步枪外,一些士兵还将RPG7火箭弹扛在肩膀上或者装于背包内露出火箭弹尖圆青铜色的弹头。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AK步枪独有的沉闷枪声如同鞭炮般在车队进入警戒范围后响彻街道,街边众多狂热兴奋的士兵集体单手举起手中的武器朝天射击。

车队在一处开了院子且较完整的建筑物前缓慢停车,第一辆和最后一辆青绿单色吉普车上的士兵携带着自己的武器跳下车分布在现代轿车四周站定。其中身着黑色作战服的士兵将G3步枪挎在肩膀上用右手扣开了现代轿车的后车门,左手则迅速伸入车内一把揪住人犯的衣领直接将其拖出了车并将人犯摔翻在水泥地面上。将人犯揪出现代轿车的士兵偏着脑袋围着人犯慢走了一圈,将厚底军靴直接重重的踩在了人犯已经满是伤痕的脑袋上,而人犯在士兵剧烈的踏踩下只觉得眼前一黑后便失去了所有意识。

身着黑色作战服的士兵伸出右手朝站在街道边警戒的两名士兵打了一下手势,两名士兵立刻小跑过来各自用手腕卷入人犯的内胳膊将人犯架了起来等候命令,虽然两名士兵身上众多的背包和弹药让架着人犯的他们看起来有些臃肿,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行动速度。

梅川次郎站在原地轻甩着自己失去无名指的左手,看着昏死过去的人犯戏谑般轻哼了一声后,跟着押解人犯的小股部队进入了建筑物的小院。

“哈啊——哈啊——哈啊——”人犯李思怡忽然被一阵强烈、兴奋地欢呼声扰醒,原本满眼是黑暗而脑袋昏昏沉沉的李思怡开始逐渐清醒,眼前的景物也开始逐渐在模糊中清晰起来:四周布满方形铁丝网的石院......铁丝网后面持有各种武器欢呼雀跃的恐怖分子......院子正北面的墙上横挂着一幅巨大的旗帜,红底色的旗帜上正缠着两把传统的阿拉伯黑色弯刀图案......院子正中央用三角支架架起了一部闪着红色小灯的台式摄像机......台式摄像机正前方固定有一个硬木制的十字形状粗木棍......粗木棍下的方形铁丝网上还有粘附着一滩已经干涸成黑色的液渍......粗壮十字形木棍旁站了一名左手持银白色手枪戴着眼镜的皮衣军人,挂起的微风夹杂着尘土与碎末正将他的青绿色军皮衣扬起翻滚着,而自己正被两名持武器的恐怖分子搀扶着朝十字形粗木棍走去。

在抵达十字型粗木棍前,李思怡首先被押到了左手持银色手枪戴着眼镜的皮衣军人前,皮衣军人将带有三条刮痕的银白色“沙漠之鹰”手枪放入腰间的皮制枪套内,用腾出的左手将李思怡的脑袋拉近到自己脸前仔细端详起来。李思怡也有机会仔细端详起这个恐怖集团的统领者——伊拉杜*图拉佐夫,看着这张嘴唇上布满灰色胡须失去整个右胳膊的俄国人,李思怡清楚万分——图拉佐夫!他曾经盯着击杀目标的近身照片看了不下千次......你一点都没变,变的只是你失去了整个右胳膊而已,李思怡拉拢着疲惫眼皮抖动起喉咙,艰难而懊恼地用俄语喘气着,怒形于色地抱怨道:“当初在乌克兰那颗该死的子弹为什么没有一枪打死你?”

图拉佐夫没有动怒,只是慢慢退后着身体同时向押解李思怡的两名士兵轻昂了一下脑袋,两名士兵接到长官的指示后立刻将搀扶在胳膊上的人犯拖到粗木棍前,一人将人犯推倒压按在粗木棍上一人开始熟练地将人犯的双手捆绑固定在粗木棍上。做完自己的一切后,两名士兵举起右手向图拉佐夫做了个军礼手势后退到了一边。

梅川次郎看着这两名士兵所做的军礼手势心里跳了一下,对于这个军礼手势他不曾在现实中看见过,却在二战题材的电影中看了过无数次——这不就是二战中德军通用的军礼手势嘛!难道这个——恐怖集团!这个恐怖集团的头目——

先前身穿黑色作战服将李思怡踢晕的军人卡洛夫*维奇一脸暴戾之气来到图拉斯基身前,图拉佐夫拔出右腰枪套内带三条刮痕的银白色手枪将其握在手里,枪口直接瞄准了身着黑色作战服满脸暴戾之气走到图拉佐夫跟前的卡洛夫*维奇。卡洛夫*维奇被图拉佐夫用手枪指着楞了一下,尔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迅速举起自己的右手做了个和刚才两名士兵一样的军礼。图拉佐夫快速反转着手枪将枪口对准了自己,而手枪的握把则转到了卡洛夫*维奇身前,并且面带鼓励色彩的朝卡洛夫*维奇轻昂了昂头。

卡洛夫*维奇用右手抓过图拉佐夫递过来的手枪走到用三脚架支起的台式摄像机前,用不太标准的英语朝着摄像机镜头说了句什么话后,快步走到李思怡被捆绑固定的粗木桩前扬起了手中的手枪,在枪口到达李思怡头部位置后卡洛夫*维奇没有丝毫犹豫便朝人犯扣动了手枪扳机。

李思怡最后通过模糊视线映入脑袋中的景象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响完全黑了下来,李思怡被一颗子弹射入脑部彻底结束了她曾经血与火的生命......

图拉佐夫轻偏脑袋看着绑在粗木桩上已经死亡的李思怡咬牙切齿愤恨道:“才一个而已,会让你们全部付出代价的!”说完在周围士兵们的热烈的欢呼和疯狂的军礼下径自转身朝出口处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