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端午粽香时 (原创)

siweiboda 收藏 1 42
导读: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儿端阳,那儿端阳,处处都端阳。”每到五月,儿时的歌谣就会常常在我的耳边萦绕, 五月的微风,夹着道边麦田的芳香,轻轻地吹拂着人们面颊与发鬓,吹拂着人们的纷飞的思绪,端午节又到了,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佳节,而且粽子就是端午节的主题。每到端午节,一颗颗粽子就会裹满陈年的往事,在不停的敲打着我的心房,时时温暖着我往日的记忆。 睹物思人,借景生情。对于我来说,看见了端午的粽子就等于看见了慈祥的奶奶。奶奶已故去多年了,在我记忆的深处里,奶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儿端阳,那儿端阳,处处都端阳。”每到五月,儿时的歌谣就会常常在我的耳边萦绕, 五月的微风,夹着道边麦田的芳香,轻轻地吹拂着人们面颊与发鬓,吹拂着人们的纷飞的思绪,端午节又到了,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佳节,而且粽子就是端午节的主题。每到端午节,一颗颗粽子就会裹满陈年的往事,在不停的敲打着我的心房,时时温暖着我往日的记忆。

睹物思人,借景生情。对于我来说,看见了端午的粽子就等于看见了慈祥的奶奶。奶奶已故去多年了,在我记忆的深处里,奶奶是极其平凡的,没有非凡经历,但是她朴素的生命历程对我人生的影响却很深远。“奶奶,真好吃”小时候当我吃着香喷喷的粽子,常对旁边一边给我擦嘴一边给我梳理粽叶的奶奶说起不知所以的话。而此时,奶奶微微上扬的嘴角总会勾起一抹笑意,弥漫着慈祥的温情。老人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慈爱,皱纹成堆的脸上洋溢着另一种满足。

到了槐花飘香的时候,奶奶就会挎着竹篮带上我,去村外的小河边,在翠绿的芦苇丛里,采集苇叶,及早的为端午节的粽子做准备了。奶奶挑选苇叶十分精细,泛黄的或叶儿窄的坚决不要。奶奶就像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虔诚的在河边串来串去,往往为采摘一片大而宽的苇叶,把鞋弄得都湿透了,甚至常常的跌倒在苇丛里,也在所不惜。而我呢,奶奶是从不会让我下去采集的,主要是怕冰凉的河水浸湿我的衣服,总会让我站在河边的沙地上等她。望着四处可见的苇丛,我时常冲着奶奶大喊大叫,那么多呢,为什么不挨着采呢?回来的路上,奶奶总会用布满老茧的手抚摸着我的头说:“现在的苇叶鲜嫩,没有虫子,抱起粽子来才香呢,苇叶糊弄了,一大年的节日就耽误了。”虽然似懂非懂奶奶的话,但是我知道,端午节是我奶奶及其看重的节日。我也从那一刻开始数日子,盼望着端午节的到来,盼望着吃奶奶包的粽子。

端午节的前一天,奶奶就开始忙碌起来,泡糯米、洗红枣和浸湿苇叶,两三个大大的白瓷花盆被整齐的摆放在葡萄架下。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了,奶奶就会戴着折了腿儿的老花镜,坐在四方的地桌前,仔仔细细的包起来,那程度不亚于雕刻家在雕琢自己的艺术品,顿时我家屋前屋后都弥漫起淡淡的清香味,准确地说是苇叶的清香味。我奶奶包的“狗头”粽子,大概算是世界上最好看最好吃的粽子,小巧而充实,“粽肉”松软,入口粘而不淡,甜而不腻。她把雪白的糯米盛在苇叶里,窝成一只狗头的形状来,塞紧包好,扎上红红绿绿的花线,这样就可区分不同馅的粽子了。有时,我会忍不住走过去把手伸进盆子里,也想试着包粽子。“干什么,捣蛋鬼,一边等着。”奶奶就会大声的呵斥我。她不喜欢让别人把整齐齐的苇叶弄乱了,甚至我母亲帮忙也不行,因为她看不上我母亲手艺。记得有一次,我给我奶奶撒娇,奶奶拗不过我,才勉强让我动手试着包一个粽子。“包粽子啦。”高兴的我都要跳起来,我自信的拿出几片苇叶,学着奶奶的样子放在桌子上抹平,然后折出一个弯角,再在折好的角窝里放入一把糯米,塞上两个红枣。怎么样?简直比想象的还要简单。正当我暗暗得意的时候,意外的事儿发生了。我正准备用苇叶把糯米封死的时候,糯米却像调皮的孩子似的,接二连三地蹦了出来,一点儿也不听我的调遣,急得我直跺脚。这时奶奶探过身子来,笑道:“哎呀,宝贝笨死了,来给奶奶吧。”说着就接过来,只见她大拇指一按,其他的手指一抹,再一个小的反剪,交于左手握牢不放松,空出来的右手拿一绳,一头用牙齿咬住,沿粽子腰际间绕两圈扎紧系牢。一个翠莹莹的“狗头”粽子就已然在奶奶的手上了,看得我真是目瞪口呆。接下来,奶奶继续不厌其烦地包着,包着这有棱有角的小东西,丝毫没有厌倦的样子。而在这个时候,奶奶就会重复那几个不知让我猜了多少回的谜语,如:三角四楞长,珍珠里面藏,要吃珍珠肉,解带脱衣裳。竹叶窝里睡白狗,戳一枪,吃一口。我在深山坳里坳,相公请我去看潮,我向娘子讨把米,娘子反手缚我腰等等。整个下午都在欢声笑语的气氛度过的。到了晚上,是煮粽子的时间,大致需要一晚上的时间,要用温火慢慢地煮。往往在煮粽子的过程中,我总是急不可待地要揭开盖子“察看”情况。因为我挡不住从锅里飘出来的那粽子香气的诱惑,口水直流。但这时奶奶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从锅里拿出粽子的,因为那样会造成跑气而使粽子夹生。等待的时间总是觉得特别的漫长,时常在弥漫着浓浓粽子的香味里,自己等着等着就睡着了。清晨,就会被一阵阵扑鼻而来的粽香冲醒。当看到奶奶把一个个的“狗头”粽子从锅里捞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把粽子放在自己的碗里了,用筷子剥开,里面松软的“粽肉”就露了出来,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口,真是回味无穷,香极了。到后来,随着奶奶的年龄的增大,以至奶奶腿脚痛疼老毛病越来越重,再也没力气采到新鲜的苇叶了,但为了让我吃上粽子,奶奶就把每年把用过的苇叶挂在门楣上,以备来年再用。就这样,我年年回家过端午节,守着渐渐苍老的奶奶,吃那熟悉的“狗头”粽子。从小到大,我就爱吃粽子,爱过端午节,爱享受吃粽子时一家老小欢乐的那种和谐。

“重五山村好,榴花忽已繁。粽包分两髻,艾束著危冠。 旧俗方储药,羸躯亦点丹。日斜吾事毕,一笑向杯盘。 ”浪漫而又充满情趣的童年就这样随一个个欢乐祥和的端午节很快的度过了,当读着陆游《乙卯重五诗》的时候,才真正知道端午节的真正含义。但此时,已再也没机会品尝奶奶包的“狗头”粽子了。虽然还爱吃粽子,总觉得缺少奶奶包的粽子的那股清香味。奶奶临去世前的那个端午节,她还坐在老家小院子里,坚持用颤抖的手不停地包粽子,几乎堆成了一座粽子“山”。没有人去劝阻她。奶奶年近古稀但并不糊凃,一边包着还一边对邻居说:“我的宝贝孙子最爱吃粽子,一顿能吃八个。”苍老的脸上同时荡漾起自豪的微笑。那时候,我已参加了工作,由于工作繁忙的缘故,未能满足老人家的愿望,没有吃上奶奶最后包的“狗头”粽子,这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憾事。老人去世后我才得知,因为我没回来,老人家就坐在胡同口等我,焦急的向我回家的方向张望,还不时的向人打听我的消息,一直到午后,老人家才失望的回家。听后我的心猛然一颤,像被什么深刻厚重的东西压住,晃晃悠悠地跪在了地上,对着门楣上飘荡的粽子叶放声大哭,让泪水任意在脸上流淌,在我认为很平常的粽子里,却不知包含着奶奶多少深情和牵挂啊。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逢端午节,我就想我的奶奶,想我奶奶包的“狗头”粽子,更想在胡同口等我回家时,奶奶那孤独失望的眼神。在老家,我愿意在奶奶留下的旧粽叶下面出出进进,挂在门楣上的粽叶已经变成了灰褐色。飒飒的风吹着那一捆捆挂的整齐粽叶,粽叶沙沙地发出声响,像是满头白发奶奶的倾诉声。而此时的我,总能闻到村外小河边芦苇的清香,端午节就浸润着这股清香。我料定在每年的端午节,在天国里的奶奶还会将温暖的手伸向我,即使我在天涯海角,奶奶的“狗头”粽子也会给我送来永恒的清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