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卷 马来西亚 第三十八章节 城陷(七)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7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778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快点小伙子们,快点。”卡尔-霍斯特少校冲着‘卡尔支队’的那些伞兵们大声的喊道“先生们,如果你们还想活着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就最好别停下你们手里的动作。”

停泊在西贡港的那艘花月级护卫舰F-731 Prairial牧月号已经发来了告警,在西贡的城北已经发现了越南政府军的小股前卫部队,Prairial牧月号的那个该死的法国杂种舰长用极其不耐烦的口气敦促霍斯特少校,必须尽快完成任务,而后赶到西贡港。

对这些法国人失去耐心的行为,卡尔少校除了咒骂之外,剩下的也就只是不屑,该死的,还真把骄傲的外籍兵团当作是炮灰,要知道,如果没有外籍兵团,恐怕法兰西陆军更是没有一支能够拿得出手的部队,靠他们那些无能的家伙?每次在巴黎的政客们需要之时,不是2REP最先出现在危机之区,这些法兰西的杂种。卡尔少校低声的咒骂到。

“长官,我们根本无法通过那片该死的停机坪。”军械士耸耸肩头很是抱歉的说道。

该死的意大利人,少校在心底咒骂着这个来自意大利的军械士,这些胆小的意大利蠢货总是这样,他们总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推却掉那些在他们看来有危险的任务。

“那给我去想尽办法完成,去炸掉那该死的仓库。”卡尔少校突然之间蹦起来,用极其没有耐性的口气对着一众部下破口大骂到。“我不管你们怎么去做,必须去炸掉那个该死的”

“少校,那些越南人退下来了。”来自塞尔维亚的军士长抱着他的那挺FR-F1狙击步枪,用极其干涩的话语打断了卡尔-霍斯特的谩骂“少校,这里已经很危险了。”

远远的望去,已经有‘越人阵’的部队向着这里退却而来,不过这些都在情理之中,经历了刚刚那轮中国战机的空袭,卡尔少校就知道这些‘越人阵’宪兵坚持不了多久的。

“炸药准备了多少?”少校回过头来,对身后的意大利人问道。

“全部准备好了,只是无法前去安装。”军械士耸了耸肩头,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模样。

“那就统统安装在这里,准备爆炸作业。”卡尔少校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命令到。

“可是少校,这里爆炸?”军械士耸起了眉头,他以为着自己听错了命令。

“是的,我的意大利人!”卡尔-霍斯特一把抓起自己的那支FAMAS FELIN自动步枪,哗啦抽出弹匣,检查了下弹药“炸了这座机棚。”少校很是肯定的说道。

“可是,可是,少校。”抱着狙击步枪的军士长显得很是诧异“为什么炸了这里?”

“该死的,难道你们想去吃子弹?”少校将手里的弹匣重新卡入,对着身后的一群伞兵们说到“那些越南人退下来了,要不了多久,中国人也会到来,我们必须得走了。”

“但是这样做,会伤及到那些平民的,而且,而且,我们根本无法完成任务的。”军械士抱着手里的装满了起爆装置的背包,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卡尔少校冷笑了下“那么我的意大利军械士先生,您是打算独自勇敢的去完成任务呢?还是活着离开这里。”少校的话引得周围的一群人伞兵们嗤笑不已。

“可是那些平民。”意大利人还想说些什么,或许他不是一个合格的雇佣兵,但这个可爱的意大利军械士却是一个不错的‘和平爱好者’真是一个讽刺。

“好了,那些该死的越南人的死活与我们无关,世界只会知道这里是中国人的机降部队和越南宪兵在彼此厮杀,而不知道和2REP有什么关系.”少校换上一副恶狠狠地嘴脸.

“走吧,我们走吧,离开这里,混蛋。”一群伞兵们嘈嘈杂杂的骂声连连到,这个时候的意大利军械士更是不招人待见了。所有人都只想着离开这里,炸掉这个机棚,也算给予兵团的那些先生们一个交代,至少‘卡尔支队’有曾努力过。

“好吧,快点,先生们,我们把这些东西都扔在这里,然后便是可以离开了。”卡尔-霍斯特少校大声的斥喝到,这个时候他才不管那些狗屁越南平民聚集在这个机棚的不远处呢。

远处的枪声已经越来越近了,什么狗屁都已经和自己没有关系了,只要活着离开,去他妈的中国人,去他妈的印度支那,去他妈的兵团,卡尔少校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或者说,在这种环境下,选择放弃是最好的选择,至少总好过白白的舍弃自己的生命。

“第二批机降部队就要到来,将那些杂种压下去。”端着枪的卓大吼声到。

“上”提起95班机就往上冲的双翼连连吼声到,他那张本是显得清秀的脸庞这个时候倒是扭曲得显得有些狰狞。远远的望去,几乎没有人不被这交战的景象给震惊,到处都是热火的激战,无数的子弹在四下里到处乱窜,天空中不时有武装直升机用强悍的低空火力给予直接支持,到处都是炸起的烟火,间杂着其间还有不断炸响的手雷和榴弹。

“**,第二批队这个时候才来,他妈的陆航是不是喝完了茶才来。”钱鹏飞一边含含糊糊的骂声到,一边提着手里的95Ⅱ式突击步枪,向前跑去,另一只手则在携行装具的胸袋里摸索弹匣“**,真他妈的激烈。”卡上弹匣的钱鹏飞推起护目镜,向前继续冲去。

“隐蔽,注意隐蔽,陆航火力要进场了。”耳麦里一片嘈乱的喊声。

钱鹏飞扭头看了看,只见几架攻击直升机正从云端扑落下来,要不了几秒钟,密集的航空火力洗礼就要开始了,整个‘越人阵’的残存火力都将在顷刻之间被洗礼一遍。

不远处的红隼正半跪在地,将手里的35毫米枪榴弹推上挂装的榴弹发射器的弹槽内。而趴下来的双翼则是不断的用操枪扫射那些残存的‘越人阵’宪兵的阵地。

远处天空中的出现的六架‘武直-10D’攻击直升机以三架为一个批次,展开三角队形,开始进场,远远的钱鹏飞便是看到了这六架‘空中猎手’的机翼下翻滚而出的羽烟。

“妈的,开始了。”钱鹏飞低骂到,话音没有落地,他便被冲上来的红隼一脚踹翻。轰,一枚枪榴弹在身后不远处轰然而炸,擦着钱鹏飞的脑袋而过的一块弹片硬生生的咬去了红隼右肩头一块鹌鹑蛋大小的肉块,鲜血顿时涌了出来,直疼得红隼龇牙咧嘴连声骂娘。

“他妈的,我上辈子一定欠你小子什么。”看着手忙脚乱扯出急救包的钱鹏飞,红隼哼哼的骂声到。想想也是,先是被钱鹏飞这小子拖在地上一路狂奔,现在又替他挨了一块弹片,这小子真他妈的是个凶神,红隼不无哀怨的冲着钱鹏飞扬了扬拳头。

滚滚而来的热浪中掺杂着一阵的烧灼感,直扑而来,不远处的‘越人阵’宪兵的阵地已经是一片火海,到处都是在燃烧着。“嘶,你轻点,老子好歹是伤员。”红隼很是不满钱鹏飞那近乎粗野的包扎手法。“要不要点止痛针?”钱鹏飞尴尬的笑了下,问道。

“不要那玩意儿,这点伤不算什么。”红隼笑了笑“走吧,抓紧时间肃清残存的敌人。”

六架‘武直-10D’攻击直升机开始反复的用机炮梳理那些残存的火力点,爬起身来的双翼看着那些翻飞的‘树梢杀手’一次次孜孜不倦的用链式火炮喷吐出的火链鞭笞地面上的那些溃逃的身影,不由得吐吐舌头“还好,还好,挨打的不是咱们,陆航的这些孙子太变态了。”

“靠之,第二批队真是显摆啊。” 看着成群的‘运直-17’型倾转旋翼机、‘直-16’运输直升机嘶吼着从远处渐渐的由黑点化作为一架架狰狞的‘空中骑兵’,红隼有些不屑的骂到“这个时候搞这么大阵仗,纯粹就是显摆嘛,欺负人家‘越人阵’宪兵没有对空火力。”

一架接着一家架‘运直-17’型倾转旋翼机、‘直-16’运输直升机在舱门处的那些机枪火力的扫射掩护下,带着旋叶卷起的烟尘气流,或是低空悬停,或是在机场跑道、机坪处着陆。开始释放出机载步兵,空中的那些杀气腾腾的攻击直升机则是不断的耀武扬威的飞来飞去。

从‘运直-17’型倾转旋翼机的尾舱跳门处蜂拥冲出的轻型突击车辆、从‘直-16’运输直升机的两侧舱门处滑降下来的机降步兵,还有那些吊装而来的那些轻型反坦克机动车辆、105毫米轻型牵引式榴弹炮,不消多会儿,整个机场上便是人声鼎沸了。

在第3战斗航空营的掩护下,由第4运输航空营的支持,第79空中突击旅第一批机降,就将第1空突步兵营和第5航空支援营的一个半连投入到了新山一空军基地。

“弟兄们,收拾下,残余敌军交给第79空突旅的弟兄,我们准备展开我们自己的工作。”卓大队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引导员,引导员,他妈的快去架设天线,妈的,动作快点。”听着卓大队粗野的叫骂,钱鹏飞摸了摸鼻子,显得有些不可思议,堂堂一个上校大队长,居然这样的粗鲁,没有脏话几乎不出口,跟萧扬有得一比了。

“这才刚开始呢,接下来,我们得准备迎接‘越人阵’的反扑了。”红隼走上前来,拍了拍钱鹏飞的肩头“走吧,去补充下弹药吧。恶战还没开始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