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落缅甸的92岁远征军老兵回南京 戴安澜之子迎接

1151881663 收藏 2 1698

流落缅甸的92岁远征军老兵回南京 戴安澜之子迎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天中午11点30分,离家71年、流落缅甸67载的中国远征军老兵经乘国,在快报记者的陪同下回到了南京!


“回来了,我回来了。”92岁的经乘国,深情仰望南京的天空,轻轻地吐出了这句话,两行泪水流了下来。


落泪


兄弟姐妹都不在了


“欢迎远征军老兵经乘国回家!”在禄口机场候机大厅,一条红色横幅格外醒目。30多人围绕在横幅旁边,他们都是经乘国的亲人!


经乘国大姐的儿女张庶英和张庶成、大哥的儿女经世清和经世兰,手捧鲜花站在了第一排,四位老人都已过古稀之年,相互搀扶着,张庶成因为身体不适还坐在了轮椅上……后一排,二哥的儿女来了,还有弟弟、妹妹家的儿女也来了……每家都派出了代表过来接机,他们有着共同的心声——父母无缘见到亲兄弟,那么就让做儿女的来完成这个心愿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当时钟指向11点30分时,所有的人都屏息凝神,把目光聚焦出口处。忽然,耳边一个声音在说:“那个戴帽子的人是么?”


是经乘国出来了!整个队伍迅速涌向前去,同一时刻,掌声热烈地响起。经乘国看着满眼的人群,惊了一下,然后露出了笑脸,他仿佛知道了:迎接他的都是家乡的亲人。


张庶英冲在了第一个:“三舅舅,你还记得我么?”她的情绪有些失控,泪水夺眶而出。经乘国一时有些分辨不清,接着经世清又走了上去,“三叔叔,我是世清啊!”经乘国望着他,在想着什么:“你小名是……”“我是小喜子!”当听到经世清的这个回答,经乘国一下乐呵了:“我记得我记得,你是小喜子!”这样的一句称呼让亲人们都倍感温暖。“跟我爸爸真像!”“跟我爷爷真像!”晚辈们端详着老人不断感慨,亲人们还听出了老人的话语里夹杂着句容口音。


鲜花一束束地塞满了经乘国的臂膀里,他一直微笑着。不敢让他站太长时间,亲人们陪伴着他走出机场大厅,看见南京的天空时,经乘国轻声说了一句:“回来了,我回来了……”两行泪水流了下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记者发现经乘国老人的眼神一直在游移,在扎堆亲人中,他似乎想寻找什么……


“二哥在哪里?”上车后,经乘国终于把憋在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5月31日,他入住瑞丽凯通大酒店后,记者曾经安排他与二哥的女儿经世庆通话。


“舅舅,您不急,我就告诉您。”大姐的儿子没正面回答老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劲地安慰老人。待老人情绪平静时,他才慢慢告诉他,“二舅不在了,3年前就走了。”


“啊?不是说二哥好好的吗?”经乘国老人声音发颤。二哥比他大4岁,两人从小比较有共同语言,兄弟情深啊。


“四弟好不好?”经乘国老人接着问。


“您别激动啊。”大姐的儿子还是不直接回答,他说,“四舅舅也走了,四舅舅的几个孩子今天都来接您了。”


“啊?老四也不在啦!”经乘国老人转过脸去,哆嗦着青筋暴露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小毛巾,紧紧捂住了脸。


大姐的儿子,在他耳边缓缓地说:“大哥、大姐、二哥、二姐、四弟、小妹都不在了……老的都没有了,今天来的都是小一辈的。”


“我早就想回来了,以前不让回来,后来让我回来,我又没有钱回来。”经乘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两眼空洞地看着窗外。


车窗外,正飘着细雨。等了71年,好不容易回了一趟家乡,兄弟姐妹却一个个先“走”了,连苍天都遗憾地落泪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爱心


家乡句容今天为他洗尘


在迎接老兵的过程中,江苏天泓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给了很大支持。为了做好保驾护航工作,不出任何差错,江苏天泓派出的车队提前两小时赶到了机场。瞧,细心的工作人员还买了一束粉色玫瑰,像亲人们一样,恭迎老兵。


“我跟车打了一辈子交道。”经乘国笑了。也许,这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吧!抗战时期,经乘国入了杜聿明的部队,成了一名远征军士兵,负责往战场上运炮弹。退伍之后,流落在缅甸的他,靠开车谋生。38岁时,他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又靠修车挣钱糊口。至今,老人还没退休,他雇了两个人,修汽车、修摩托,还在苦苦撑着一个贫困的家。


“如果有机会,我想去江苏天泓参观。”经乘国说出了一个心愿。江苏天泓的领导很开心,他们表示:“非常欢迎。”


今天,阔别家乡71年的老兵,终于要回到句容老家了!家乡人们已准备了简单又不失隆重的欢迎仪式。句容市委市政府领导将和老兵的家属一起,为老兵接风洗尘,迎接老兵回家。上午,政府工作人员将陪老兵参观茅山新四军纪念馆,向抗战英雄献花。中午,政府工作人员还将邀请老兵共进午餐,品尝家乡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还为这位老兵,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纪念品。


为了圆经乘国老人回句容的梦,今天早上快报记者将陪同他一起返回离开了71年的家乡句容。


感动


万米高空上为老兵鼓掌


昨天早上7点40分,经乘国在女儿的搀扶下,登上了昆明飞往南京的9935航班。


“这不是远征老兵吗?”刚进机舱口,祥鹏航空的空姐就认出了经乘国,“今天报上登有他的照片呢。”空姐一边说着一边扶经乘国到座位上坐下,担心空调太冷,空姐随后又送来一床薄毛毯盖在老人的腿上。


10分钟后,飞机进入万米高空平稳地飞行。此时,本次航班乘务长覃泽艳走了过来,“机长杜国民得知中国远征军老兵经乘国在本次航班上后,决定请老人到头等舱去休息,以表达我们全体机组人员对一个老兵的敬意。”说完,两位空姐搀扶起经乘国,进入头等舱。


3


一个小时后,飞机广播中响起了空姐甜美的声音:“各位旅客,本次航班上有一位特殊的乘客,他就是流落缅甸的中国远征军老兵——92岁的经乘国。”机舱内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这位老兵21岁离开家乡江苏句容,25岁跟随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抗击日本侵略者,为缅甸战役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机舱内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远征缅甸结束后,经乘国老人因不愿回国内战,便流落缅甸,至今已71年没有回老家……这次在有关部门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他终于踏上了回乡的路。在此,让我们向这位远征军老兵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空姐话音一落,掌声立即响起。


此情此景让经乘国泪流满面,他激动地站了起来,走到通道中间,向全舱旅客深深鞠了一躬。


旅客们也站了起来,使劲地鼓掌,一浪高过一浪,经久不息……


机场出口处亲人围住了经乘国


经乘国向家乡敬了一个礼


戴安澜之子(左)也来看望经乘国


白下区中医院正为老人做体检


[师长之子迎老兵]


戴安澜之子:


爸爸要在世的话,一定会来接你的


昨天,在接老兵经乘国的人群中,有一个儒雅的老者特别引人注目,他就是抗日民族英雄、中国远征军第200师师长戴安澜之子戴澄东。虽然事务缠身,公务繁忙,他还是早早就来到老兵经乘国要下榻的宾馆,站在人群中静静地等待着。记者问他为何这么早就赶来迎接,他说,“我只不过才等几十分钟,老人却已等了67年。”


当经乘国一出现,戴澄东便热情迎上去。经乘国听说是戴安澜之子时,紧紧地握着戴澄东的双手,“你爸爸太伟大了,戴师长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英雄。在缅甸,一提到中国人,无论华人还是缅甸人,首先提起的是毛泽东和戴安澜。”


经乘国拉着戴澄东,上下看个不停,“太像你爸爸了,我在第5军当兵时,经常看到你爸。”


一位老兵,一位将军后代,两人一打开话匣子,全是中国远征军的点滴往事。从宾馆一直聊到饭店。经乘国说,“你是戴师长的后代,特意来看我这个落难老兵,太令我感动了。”戴澄东说,“应该的,如果我爸爸在世的话,也一定会来接你这个老兵的。”


在吃饭时,戴澄东得知经乘国在缅甸生活十分困难时,立即从衣袋中掏出500元现金,塞到经乘国的手中,“一点心意,请你务必收下。”经乘国当即哽咽,嘴唇颤抖。


临别前,戴澄东将自己和哥哥姐姐合著、最新出版的《永远的怀念——纪念戴安澜将军》一书,送给了经乘国,并反复叮嘱经乘国,“保重好身体,我今年10月如果能去缅甸的话,一定会登门看望你。”


亲情


侄儿侄女绕道溧水买鲜花


昨天上午8点,快报记者乘坐江苏天泓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爱心车辆,赶往句容郭庄镇接经乘国亲人。在下村一幢二层小楼和一座平房跟前,20多个经乘国老家的亲人翘首以盼,人群中走出了两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位叫经世兰,今年78岁,一位叫经世清,今年76岁,他们是亲姐弟。


“三叔要回来了!”两人的情绪非常激动,不停念叨着这一句话。记者这才知道,随着经乘国嫡亲兄弟姐妹的相继离世,他们是家人中为数不多在70多年前见过经乘国的人。


“我爸爸是家里的大哥,结婚得早,所以三叔还在家的时候,我们就出生了,还跟他一起生活过。”经世兰告诉记者,在她的记忆中,三叔对她非常好,她念念不忘三叔去一个地主家做长工,每次回来都买烧饼、油条吃,“几十年没见了,我想不起来三叔的模样了……”经世兰笑着说,三叔在郭庄镇的亲戚有大几十号人。


简单的交流后,经世兰和经世清跟随记者踏上了前往南京的路途。为了让他们尽早见面,我们取消了让他们在宾馆会面的计划,决定带他们赶往禄口机场。两位老人路途中还特意提出绕道去溧水买鲜花,“几十年没见了,见面一定要表达一下心意。”


在路上,两位老人向记者说出了一个担忧:“妈去世的事情,三叔还不知道,怎么办?”记者得知她母亲赵伦英既是经乘国的大嫂,又是表姐,5月30号刚刚过世。两位老人商量着,要跟三叔撒谎,要不说她还健在,要不说她老早就过世,免得三叔伤怀。


当车子抵达禄口机场时,两位老人几乎是跳跃着下车,他们的步子很小,脚步却很快。


经乘国的外甥——已70岁的张庶明平时晚上10点准时睡觉,可自从知道舅舅要来,他兴奋得几天没睡好觉。为了接待好舅舅,张庶明牵头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并提出了一个要求:接待好、服务好、安排好舅舅。


“舅舅有5个侄子,1个侄女,3个外甥、外甥女在南京,我们9家打算轮流招待老人。”张庶明表示,大家不仅要带老人品尝金陵小吃,还准备了家庭宴,“我老婆的狮子头烧得特别香,我女儿最拿手的是毛血旺……”


体检


老人血压有点高


长途跋涉,老人身体能否吃得消?这成了我们最牵挂的问题之一。“远征老兵回来之后,我们为他做一次免费体检。”白下区中医院主动打来电话,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昨天下午,白下区中医院的医护人员为经乘国老人进行了详细的常规体检,抽血化验检查肝功能、肾功能、血糖、血脂、血常规等,又为老人做了心电图、拍片、B超、外科、内科、眼科等常规检查。


“老人有个2厘米大的肝囊肿,有1.9厘米的胆结石,可能还有点老慢支。从总体上来讲,老人的身体状况挺好的。”白下区中医院副院长林颖超说。


不过,由于连日的奔波,昨天下午体检时,老人血压偏高,白下区中医院的医生提醒说,这两天要注意血压监测。


今天,经乘国老人将赶往家乡句容,白下区中医院内科主任圣洪平将作为保健医生,全程陪同老人。


行程


5天后,老兵就得返回昆明


67年的岁月,经乘国在缅甸如何生活?为了让经乘国好好休息,亲人们把跟随他回家的女儿经瑞华团团围住。因为经瑞华不会说汉语,志愿者翻译魏先生夫妇以及国际关系学院的王介南、王全珍教授担当了义工。


经瑞华今年44岁,是经乘国的二女儿。她的一个大哥早年去世,姐姐出嫁,二哥在马来西亚,还有两个妹妹在美国。在缅甸,经瑞华和父母、大嫂以及大嫂的3个孩子7人生活在一起,住在距离仰光大约400英里的一个叫克里(音)的地方。


在经瑞华的记忆里,从小家里的日子就不富裕,“仅仅够吃,没有多余的。”她知道父亲年轻时从句容老家去缅甸打日本人,后来流落缅甸,最初靠贩卖印尼的货物到缅甸为生,后来,和母亲成婚,而父亲并不常常提起中国的事。


经瑞华第一次知道父亲在家乡有亲人,缘于1990年前后收到父亲二哥的一封来信。二哥的女儿经世庆为我们回忆了这一段故事——那是经乘国的一个昆明战友受经乘国的委托前来句容寻亲,带来了一封家书,二哥给他回信说了老家的情况,可是两三封书信来往之后,信就无法再寄到缅甸,自此便中断了联络。


这些年来,经乘国一直在克里开一家修理厂,最初是自己修,后来有了徒弟,经乘国才当上了“老板”,但是一个月的收入也常常不够花,要靠美国的女儿补贴。最让人听起来有些心酸的是,家里还常常停电,因为他们那一带靠发电机来发电,发电机隔三岔五地坏,有时他们一家只能摸黑生活。


就是这样的生活境遇,他们在知道有机会重返家乡的消息时,还是那样百感交集。但仅仅兴奋了片刻,父亲就问了:“这是真的吗?路费谁出?”机票费用对经乘国一家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到达南京的前一晚,经瑞华像一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晚上我没好好睡,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4点半就醒了……”父亲也是一大早就端坐在床边,等待着去机场。“我1点钟醒了一次,3点钟又醒了一次,我赶紧跟自己说‘再睡会,再睡会’。”


踏上南京的土地后,经瑞华不断地感慨,这个城市比他父亲描述的人更多,楼更多。她当然也没有想到,有那么多家乡的亲人在机场等待着迎接她和父亲。尽管记者从她口中听到的是缅甸语,但是那种感激的心情却能感受得到,“这一行,我和父亲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祭祖。”


经瑞华说,他们只在家乡呆5天。“70多年才回来一次,为什么不多呆一会?”亲人们个个依依不舍。“我们和一起回来的老兵约好了,5天以后在昆明集中,如果我们不归队,就说不过去了。”亲人们一时有些错愕,他们还想着让经乘国在亲戚家轮流住,一家住一天,好好感受家的氛围。


“如果不回缅甸,你们愿意一直在中国吗?”记者这一个设想,让经瑞华沉默了几秒。转而,她轻轻摇了摇头,“爸爸说过,因为我的大哥死在克里,就要一直住在那里。”看来,经乘国的这一次回乡,也许是他生命里的最后一次……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