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边“钓”敌船,解放军生擒国民党军兵团司令

潇湘~夜雨 收藏 0 64
导读:1949年11月21日,国民党军14兵团司令钟彬此前刚接受了蒋经国的战地慰问,蒋介石亲笔写信给他打气。感觉大势已去,蒋经国前脚离开,钟彬后脚就准备逃跑,不料在涪陵白涛镇碰上我47军139师416团先头侦察部队——  入档理由  “60年前,我15岁,放牛时亲眼目睹了国民党军14兵团司令钟彬的就擒经过。”近日,根据涪陵区萧河龙老人的回忆,文史部门补全了有关重庆解放时一段珍贵历史细节。  钟彬就擒前三天,刚接受了蒋经国的战地慰问,蒋介石亲笔写信给他打气,“率部死守乌江,严防共军占我重庆”。感觉大势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9年11月21日,国民党军14兵团司令钟彬此前刚接受了蒋经国的战地慰问,蒋介石亲笔写信给他打气。感觉大势已去,蒋经国前脚离开,钟彬后脚就准备逃跑,不料在涪陵白涛镇碰上我47军139师416团先头侦察部队——

入档理由

“60年前,我15岁,放牛时亲眼目睹了国民党军14兵团司令钟彬的就擒经过。”近日,根据涪陵区萧河龙老人的回忆,文史部门补全了有关重庆解放时一段珍贵历史细节。

钟彬就擒前三天,刚接受了蒋经国的战地慰问,蒋介石亲笔写信给他打气,“率部死守乌江,严防共军占我重庆”。感觉大势已去,蒋经国前脚离开,钟彬就忙着收拾金银细软,找借口拟经乌江水路逃奔香港,不料在涪陵白涛镇碰上我解放大军先遣部队。

萧河龙当时虽目睹了钟彬的就擒经过,但一直不知落网的国民党军官是谁。半个多世纪后,涪陵区地方志办公室搜集到一份当年亲历老兵回忆录,印证出这段传奇。

撑船送先遣队抢渡乌江

在涪陵城区桅杆堡老区委宿舍,人们常见一位身材高大、头发花白的老人出门散步。涪陵区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编审蒲国树说,老人名叫萧河龙,解放大军西进到达涪陵白涛镇东岸时,他撑船送第一批先遣队渡过乌江。

萧河龙是白涛镇陈家嘴村人,家有五兄弟,他排行老五。他回忆,1949年农历十月初二早晨,听到不远的柏树垭口放火炮、打锣鼓,有人在喊:“解放军来了!”

萧河龙立即冲出去迎接解放大军。萧河龙大哥死于日军投的细菌炸弹,三哥被国民党抓壮丁,生死不明,地主天天催租,当时,他全家日子快过不下去了。见30多个穿着土黄布军装的解放军背着枪,腰挂手榴弹走来,萧河龙十分兴奋。

领着解放军的是一老百姓打扮的男子,他问萧河龙:“小老弟,家里有船没有?借给解放军打国民党。”“没问题!”萧河龙转身找到母亲,抬出藏在干包谷秆里的小木船,领着解放军来到江边。

萧河龙说,之前,听说要打仗,家家户户都把木船藏起来,没来得及藏的,被国民党军队强行集中到西岸,江面上已看不到一只船。萧河龙因常与地主斗争,远近闻名,他估计领头的是个地下党员,认识自己,所以向他求助。

“第一船坐了20个解放军,我和四哥撑的船。”萧河龙说,解放军都希望第一个过去,小船船舷当时距水面仅一寸高,幸好对岸国民党守军没发现,萧河龙将第一船解放军顺利送过乌江。

在船上,萧河龙就告诉解放军,国民党守军驻扎点,哪里登陆敌人看不到,哪个位置最好偷袭及船只集中点等。萧河龙说,解放军大都说外地话,领头的军官摸出一个包谷饼给他两兄弟吃,他提出想参加解放军,军官说:“你还小,长大点才可以。”


看解放军江边“钓”敌船

萧河龙回忆,对岸有一个加强排的国民党守军。解放军战士下船不久,他就听到炒豆子一样的枪声响起,十多分钟后,国民党守军住的房子窗口挂出白衣服做成的投降旗。

解放军将对岸二十多条船推过来,后续赶到的大军陆续渡过乌江,解放军将白涛段江面牢牢封锁。萧河龙说,他一直帮忙到半夜,说不清到底来了多少解放军,只见到处都是人影在晃。

次日早晨9时过,萧河龙起来放牛,见河两岸都是解放军战士,俯身在临时挖成的战壕里。随后,他听到解放军喊:“注意,国民党的船出来了。”萧河龙看见上游凉水井方向出现一只柏木大船,最后竟有四艘。萧河龙把牛拴在树旁,紧张注视着江面。

一个解放军军官命令战士各就各位,伺机歼敌。船临近,解放军喊话:“把船靠过来,不然就开枪了!”

“弟兄们,人太多,坐不下。”头一只船上,一个“大盖帽”站出来大声回答——他把解放军当自己人了。随后,萧河龙听见一声“打!”,解放军的冲锋枪、机关枪一起吼叫起来。

船上,国民党军乱作一团,4只船被迫靠岸。萧河龙说,船上戴大盖帽的敌军军官有30多名,还有穿旗袍、烫头发的军官太太、女兵和军乐队。他听见船上的人报告说:“这些都是79军后勤部的,载有4.5万双胶鞋、两麻袋光洋,3000公斤大米,还有医药用品和美国香烟。”

萧河龙说,当时一直听说上游酉阳、彭水在打仗。解放军告诉他,可能敌人还不知道下游的白涛已被我军占领,逃敌把解放军误认成了“自家兄弟”。

敌军官金条收买我军遭拒

萧河龙说,解决四只柏木船的战斗刚结束,上游又陆续下来了5只木船。

解放军战士多次警告停船,但对方不听。僵持间,萧河龙听到前面船上一“大盖帽”吼道:“怕什么怕,冲过去!”枪声响起,密集的枪弹落在最前面一只船上,船体“嘭嘭”直响,水花溅起老高。第一只船很快被打翻,后4只船只得乖乖朝岸边靠过来。

解放军战士迅速移动起来,牢牢控制住一小山头,等待敌人受降。船上敌人举着双手陆续下岸集中,萧河龙大致数了一下,约有500余人。

突然,一位解放军战士吼起来:“别跑,开枪了!”萧河龙发现,一个瘦小个儿的敌军官掉头往旁边树林里钻。一位解放军军官闻声追上去,捡起打落的大盖帽,发现上面有一个国民党的大帽徽,当即命令一个班的战士抄上去。

“瘦小个儿”跑了几十米,知道跑不脱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边喘气边用广东话说:“你们是哪部分的?别误会。”

“我们是刘邓首长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军官大声回答。“瘦小个儿”脸色铁青,嘀咕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根黄灿灿的金条,递过来说:“弟兄们辛苦了,这点……”

“我们不收俘虏的东西,起来跟我们走!”解放军军官大声斥责,“瘦小个儿”垂头丧气地跟着战士回到俘虏队里。


蒋介石书信泄露“大鱼”身份

蒲国树说,几十年后,涪陵区搜集解放大军的资料时,才发现萧河龙见证的是国民党军14兵团司令钟彬的就擒经过。

当时,擒敌的部队隶属于我47军139师416团,是一支先头侦察部队,领头的解放军军官名叫韩喜,排长,山东人。

30多年前,四川省有关部门搜集文史资料,曾找到过韩喜,请他专门就进军西南的情况写成回忆录,其中提到抓捕钟彬的经过。涪陵区地方志办公室近日研究解放军解放涪陵情况,去成都查阅资料,发现了这份已泛黄的记录。随后,地方志工作人员到白涛现场调查,找到了当年的目击者萧河龙、彭宾华等人。

根据韩喜的回忆,当天傍晚,“瘦小个儿”军官被送到团临时指挥所,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封信,副团长苗汝鹍打开看,上写:

中兵(钟彬字号)吾弟大鉴:

特派经国儿前来慰劳。金门大捷看来,共军不是不可战胜。望弟抓住大好时机,鼓舞官兵士气,率部死守乌江,严防共军占我重庆。

切切!

“你就是14兵团司令钟彬?”苗副团长犀利的目光投向“瘦小个儿”。“嗯,真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你们没料到的事还多着呢!”苗副团长发出爽朗的笑声。

钟彬,1900年出生于广东兴宁,黄埔军校1期毕业,从班长一路擢升至陆军中将,就擒时任国民党川鄂边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14兵团司令官,曾率国民党军71军远征印缅战场,抗日三年,是蒋介石非常倚重的将领。

原来21日傍晚,钟彬知道大势已去,连忙打点金银细软装船,准备到涪陵后再转重庆去香港。行前,他对同僚说:“我到涪陵布防联络力量,再到重庆要点给养。”没料到,从白马山出发不远,他就做了俘虏。

蒋经国匆忙逃离成部下榜样

蒲国树说,钟彬丢下部队脱逃并不奇怪。此前4天,奉蒋介石之命到江口前线劳军的蒋经国因恐惧落入我军之手,天不亮匆忙逃离,为钟做了榜样。蒋经国逃离时,取走了钟彬的小汽车备用轮胎,导致他走水路被擒。

1949年11月7日,奉蒋介石之命固守西南防线的国民党军宋希濂集团在湘鄂西全线崩溃,次日,下令西撤至龚滩、彭水一线布防。14日,解放军攻占龚滩。同日,蒋介石携蒋经国等从台北飞重庆坐镇指挥。次日,派蒋经国携带亲笔信及黄金等到宋希濂集团军司令部——武隆县江口镇劳军。

16日,我二野11军和四野47军攻占川东南屏障彭水县城。先头部队抢渡乌江,西进南川。同日,蒋经国经南川沿川湘公路到达江口。19时,江口镇,地主戴东野公馆门前,蒋经国与宋希濂、敌20兵团司令陈克非、14兵团司令钟彬会面。

此次会面,蒋经国给宋希濂等三人各一信封,内装蒋介石给几人的亲笔书,均以兄弟相称。宋希濂等人看过蒋介石手书后,起立发誓:“卑职坚决忠于党国,不负总裁重望,恪尽职守,不成功便成仁!”

当时,宋希濂指挥所已能听到前线沉闷的炮声。蒋经国给宋希濂打气说:“务要扼守川东,稳住重庆,坚持三个月,美国一定出兵!”实际上,蒋经国内心很虚,他担心万一当晚共军冲过乌江,自己岂不俯首入瓮?好不容易熬到凌晨5时,蒋经国立即催6个保镖和司机启程。车到车盘洞时,轮胎坏了,他连忙派人返回白马,取下钟彬小汽车的备用轮胎装上,继续前逃。17日晚,蒋经国宿南川,后逃回重庆复命。

钟彬就擒后,宋希濂、陈克非率部向西败退,重庆门户洞开。8天后,刘邓大军兵临城下,重庆宣告解放。钟彬先是被关押于白公馆,一同关押的还有国民党四川省主席王陵基、逃至大渡河沙坪被俘的宋希濂。1949年12月底,被转至北京景山关押的钟彬跳崖自杀,终年49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