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部落时代 第十一章剥皮屠夫

knight1120 收藏 1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当晚自卫团就在公路旁扎下了营寨,大家在费玮的指挥下把地面平整了一圈出来,又用车辆围在了四周,中间撑起了一个个帐篷,岗哨都安排车在顶上,一切弄好之后,夜幕已经降临。 一弯月亮升上了树梢,蛮荒世界的夜并不如人们想想的那么单调,一阵阵狼嚎声就像一把小刀不停地割着人们纤细的神经,偶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当晚自卫团就在公路旁扎下了营寨,大家在费玮的指挥下把地面平整了一圈出来,又用车辆围在了四周,中间撑起了一个个帐篷,岗哨都安排车在顶上,一切弄好之后,夜幕已经降临。

一弯月亮升上了树梢,蛮荒世界的夜并不如人们想想的那么单调,一阵阵狼嚎声就像一把小刀不停地割着人们纤细的神经,偶尔有不知名的野兽发出怪异的吼叫影响着人们的睡眠质量。

“哒哒!”

吴欢从帐篷中冲出来时,江柔也正好出来。两人对视一眼,心有默契地朝着枪声处跑了过去,他们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人。开枪的战士点燃了一只火把,担忧地看着黑蒙蒙的四野。一见到吴欢和江柔过来了,他立刻大声说道:“一只野猪攻击我们,大黄受了重伤。”

火把照在大黄苍白的脸上,他的额头满是冷汗,瞳孔显得有些离散。

见到吴欢靠近,大黄低沉地说道:“团长,杀了我,我被变异野猪咬伤了。”

突然有人叫道:“野猪又来了!”

江柔大声呼喝道:“不要开枪,会引来更多的丧尸。”

“咚咚!”

一阵敲击地面的声音骤然而至,吴欢只感到身边一股劲风传来,一只野猪如同一辆高速行驶的坦克朝着他撞来。

吴欢将身一闪,躲过这惊人一击,顺手朝着野猪抓去,想要拖住这狂暴的家伙。

这一抓,吴欢吃一大亏,他只感到手上一阵刺痛,如同数十根钢针扎进自己手心,惊得他连忙把手缩了回来。借着火光一看,吴欢发现自己被猪鬃扎得满是血孔。

和吴欢一个照面,虽然野猪占了上风,它的速度却慢了下来,这一来江柔得了机会,站了一个绝佳的位置,迎着野猪冲来的方向斜上斩去,两边力道撞在一块,武士刀轻松地切下了猪头,那野猪虽然没了头,冲劲依然不减,一直撞翻了一个帐篷才停了下来。

费玮看着吴欢鲜血长流的伤口说道:“你的手怎么样?”

吴欢神色自如地任凭曾大龙替自己包扎着伤口,淡淡向费玮说道:“不碍事,看看大黄怎么样?”

“大黄死了。”一名战士仔细地在大黄遗体上检查着说道:

突然他跳了起来,远远地离开大黄说道:“他眼睛红了。”

这话代表着大黄开始变异了,费玮向庞涛说道:“他是你们1班的,你动手吧。”

庞涛从枪套里拿出手枪对准了大黄的头,就在他要开枪的时候,一双白皙修长的玉手压在了他的枪杆上。

“让我来!”

江柔淡淡地说道,手中的刀划出一道银白色的弧线,带着一串血珠,结束了大黄即将展开的另一次旅程。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也许是开过枪的原因,临时营地引来了好几拨丧尸,虽然都是零零散散的不至于带来多大的威胁,却严重影响了大家的睡眠。好在最让人担心的怪物没有出现,大家既有点高兴又有点失望。

……。

“团长,太阳照屁股了,你还不起来。”

吴欢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使劲摇了摇头,看着费玮的浓眉大眼说道:“还是你这个标准军人行,昨晚被折腾了几次,今天就不想起床了。”

费玮笑道:“我信佛,每天要起来早课,自然起得早。”

因为在野外宿营,吴欢身上的衣服并没有脱掉,他只是一个翻身便下了床,一边收拾着睡具,一边向费玮打趣道:“你们这些佛教徒怎么去超度满世界的丧尸。”

费玮跪坐吴欢的帐篷内回答道:“我算不上佛教徒,只是跟着陈医生学了一些佛理,便以此来要求自己。”

吴欢多少知道一些信佛的规矩,什么不吃荤,不杀生呀……。所以听到费玮要用佛理来要求自己,他张大着嘴巴问道:“你是不准备活了。”

费玮好奇地说道:“这话怎讲?”

“你要信佛,是不是准备不吃荤,不杀生,还要不娶老婆。”

费玮又笑道:“你误会,这信佛理和信佛是两回事。”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喊叫声,有一个哭着嗓子大叫道:“行行好,救救我,救救我。”

吴欢和费玮一前一后钻出了帐篷,他们看到一个身体黑瘦,但是显得格外结实的中年男子正一脸惶恐地向战士们哀求着。

见到费玮出来,有一名战士上报告道:“费团长,他说他叫雷世军,是一名猎人,他们碰见了非常可怕的怪物,让我们帮助他。。”

吴欢在他们身后说道:“把他带过来。”

雷世军穿着一套很邋遢的皮夹克,脚上一双长筒马靴,长长的头发挽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身上套着一个插口众多的武装带。上面有条不紊地插着:一支大口径左轮手枪;一把锋利的马刀;一张黑黝黝的弓弩;一条插满了弩箭的条状袋子,还有子弹,水壶,急救包都在武装带上。然而这么一个看起来武装到牙齿的大男人,却带着一脸的惊恐。

吴欢淡淡地说道:“我叫吴欢,你这一身行头,看上去很适合在野外行走。”

雷世军左右张望着,眼神里的不安在见识到阳光下一群雄赳赳的战士后渐渐冲淡了,半响他才回答道:“我是一个猎人,原本我们一起的还有2个人,昨晚他们都死在了[屠夫]嘴里,那是一个懂得剥人皮的[屠夫]。”

雷世军眼神有着一种沧桑感,谈到同伴的死,他的语气平淡的像是一杯白开水,在平淡的背后是附在骨子里的忧郁。他身上的武器都显露很陈旧的痕迹,就像那把弓弩,色彩黯淡,木制部分经常用手触摸的地方都按出一道印,如果没有大量的使用,弓弩又怎么会这样呢。这说明雷世军是一个经常出生入死的强人。那么是什么样的怪物能够令雷世军这样的人被杀死了2个人,他口中的[屠夫]到底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