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四十八章

潇然001221 收藏 5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惊呼声中,坐在方桌旁条凳上的兰馨看到朱世杰踉踉跄跄地差点摔倒,才想起她让何利搬去放在门口的两根凳子!兰馨一伸舌头,悄声对何利说道:“何利,可是你搬出去又忘了搬回来的哦!不关我的事啊!”

然后,兰馨对着外面大声说道:“啊,世杰大哥回来了?怎么啦?啊,刚才我们在外面坐着玩呢,是何利忘记把凳子搬回来了!你没摔着吧?”

何利赶紧跑出去,一边扶着朱世杰,一边顺着兰馨的话说道:“啊,我该打!是我忘记了!朱大哥没有摔着吧?”

这朱世杰摇摇头,直说没事,可是抬头一看何利没有穿外衣,很是奇怪地问道:“何利,你们姐弟俩刚才玩什么呢?院子里摆摊子,又到堂屋里去打拳使劲呢?”

兰馨站在堂屋门口,笑着说道:“哈,世杰大哥好厉害!我就是在教何利打太极呢!”

朱世杰并不知道兰馨和姐姐打了十多年的太极,可是,他却知道她受伤不轻的啊,怎么可能教何利打拳呢?朱世杰有些疑惑却也并没有说破,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招呼身后的两个人把东西背到厨房去,赶快给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人准备晚饭。

那两个人都是对这宅院很熟悉的,他们一边答应着一边轻车熟路地往厨房走去,这个时候,兰馨才记得上午回来跟沈剑和谭效虎在这堂屋里吃饭时候,就是他们两个人给端来饭菜的,看来,这两个人就是朱世杰很信任的人了!

朱世杰和兰馨一起走进堂屋,何利把门口的两根凳子也搬回来放在桌旁,朱世杰恰巧坐在了放着何利衣服的那根条凳,看到何利放下凳子坐下,想着此时是在腊月里,天很冷呢,就顺手拿起那衣服给何利递过去,却发现了衣服下遮挡的那个瓦罐。

看着何利没有一点汗,再看看这瓦罐,朱世杰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就笑了起来,说道:“你们俩啊,是不是怕我带着的朱顺发他们两个人发现这瓦罐啊?打拳是假,掩饰是真!”

兰馨和何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兰馨吐了吐舌头,说道:“世杰大哥好厉害啊,一下子就猜到原因了!我不知道大哥是不是记得这里放着些东西,怕不相干的人知道了会出问题嘛。”

朱世杰笑着说:“兰兰忘记了沈剑队长让我再找两三个信得过的人来,好一起分着拿这些东西了吗?这么多东西我都很少看到过,当然会小心的!朱顺发和朱瑞是我的远房本家兄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应该算是知根知底的!”

正说着,朱顺发端着一盏油灯从外面进来,放在方桌上,划燃火柴把灯点亮,然后就出去了。

兰馨看这朱顺发长得的确和朱世杰有些相像,可在那灯光下看到他的眼神有些闪烁,不似朱世杰眼中显示出来的清亮和坦荡,他应该是看到了那放在凳子旁的瓦罐,却又装出没有看到的样子。兰馨就这么一瞥之下,心里感觉不太舒服。但是,这种不舒服却也就在心里一闪而过,她想,这两个人肯定是朱世杰信任才会让他们来的嘛。

三个人在方桌旁闲聊了几句,朱世杰起身对兰馨说道:“我还要去看看另外几处准备晚饭的情况,等队长他们把战斗分队编排好以后,就要赶着吃饭呢!”

然后,朱世杰走出了堂屋,出院门去了。

兰馨看朱世杰走出门去,回头看看何利,两个人一阵好笑,然后对何利说想喝水,让他给倒一杯水喝。何利起身到堂屋北边的茶几上去拿暖瓶和杯子倒水,刚双手端着杯子准备放到方桌上去,堂屋门口突然冲进来朱顺发他们两个人!

手里拿着把菜刀的朱瑞逼住了何利,朱顺发则拿着木棍冲到兰馨身前不到一米远,一边对兰馨低声喝道:“别动,把枪交出来!我们就是要那瓦罐里的东西,不会要伤害你们的!”

原来,这两个人虽然是朱世杰的两个远房叔父的儿子,比他小两三岁,三个人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但是,朱世杰四岁就启蒙读书,更在10岁就被父亲送到上海读书了,而且每次回乡都没有待多长时间,自然也没有和他们多交往,根本谈不上对他们了解。

实际上,因为与朱老爷子沾亲带故,那朱瑞的父亲在镇子里开了家饭馆,他也多少仗着小聪明看着大师傅做饭炒菜的学了两手,可是却又并不真正帮助父亲经营饭店,就是兴致所至下厨做做,更多的时候则是东游西逛。而那朱顺发却是五里墩里游手好闲的主儿,这两个人臭味相投,却又争强好胜的,五里墩和镇上的人们却也都看在老爷子的面上忍着他们。

朱世杰这次回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因为父亲病危回乡,家里和镇子上的许多事情都是朱贵在帮着打理,他自己什么都在学着做,甚至和这两个远房本家兄弟说话的时候都不多。后来,鬼子占领镇子后,本来这两个人也是不肯去做修仓库的苦工的,但是最初看到鬼子真给了银元,后来又凶狠异常,只好与大家一起做,虽说这两人在鬼子逼迫的时候和大家是同仇敌忾的,可好吃懒做、见钱眼开的本性却是难改啊!

那朱世杰也是迂腐,听沈剑说到要再找两三个信得过的人,因为朱贵已经死了,阿福也在五里墩时候受伤,其他族亲乡邻中认识也信得过的人多半也在五里墩给杀害了,他实际上真的不知道谁才是真正信得过的,不过因为在那半个月的劳作中发现了这两个本家兄弟,记得一起长大的情谊,就想当然地认为是可信的。而且还在路上就告诉了他们有这样的一回事,好让他们有心理准备。

听到朱世杰说的这个事情,朱顺发和朱瑞心里面的贪婪就被诱发。而进院子后,两个人四处观察,看到只有一个受伤的姑娘和一个孩子,朱顺发再借拿油灯进来的机会,看到了那个瓦罐放置的地方,然后在屋外偷听了他们的说话,赶紧回到厨房去,和朱瑞商量。

他们俩都觉得,那沈剑带着那些战斗分队的人还在仓库方向呢,又听到朱世杰已经出去看看其他地方的工作了,等他们都回来起码得大半个小时以后,,此时,天都已经开始黑了,他们俩对这周围的环境很熟悉的,完全可以抢了钱财后逃走!

唉,还是中国的老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哪里知道,那兰馨就是用一只手也可以轻松地收拾一两个毫无准备的小鬼子,何况是他们呢!

兰馨知道那罐金银非同寻常,沈剑交代她带着何利守护着,当然不会只是和何利玩玩的,驳壳枪已经擦好挎在腰上顺手的一边,姐姐临走时候也检查了护腕中的钢针,然后给她戴在左手腕上。

此时,兰馨看到朱瑞手里拿着菜刀逼住何利,朱顺发拿着木棍到了身边,很快地思索着,她并不怕自己面前的朱顺发,倒是担心朱瑞手里有菜刀,弄不好会伤了何利的!

稳住他们,然后找机会!

于是,兰馨装出很害怕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眼睛盯着朱顺发,用右手把凳子往外拉了一下,让身子离开方桌一段距离,抬起右手,把挂在肩膀上的驳壳枪连套带枪取下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右手抱住用绷带吊着的左手腕,用中指和无名指伸进衣袖从护腕里抽出了两根钢针扣在了手心里。

那朱顺发看到兰馨把枪放下,一副胆怯的样子两手交叉握在胸前坐着,以为终究是个姑娘,已经把她给吓住了,于是,一只手放开棍子探身到桌子上去拿兰馨的那把驳壳枪。

何利是看着文婉给兰馨把护腕戴在左手腕上的,他当然知道兰馨的钢针有多厉害!此时,何利看到兰馨右手抱住了左手腕,知道这两个“猪”(朱)有难了,就配合地把手里装满开水的杯子往那朱瑞脚上扔去,并且大声叫道:“哎呀,烫死我了!”

那朱瑞没有想到何利的这个动作,看到冒着热气的杯子往自己脚上掉来,虽然并没有松开抓住何利衣领的左手,但是也是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右手的菜刀也就离开了何利的头部。

兰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只见兰馨坐在凳子上身子往后一倒,右脚飞起踢向那朱顺发的胸口,同时右手里的钢针射向朱瑞拿着菜刀的右手手腕!

那毫无准备的朱顺发怎么承受得了兰馨这一脚呢?一声惨嚎丢下木棍双手捂着胸口缩在了桌子下面。那朱瑞几乎与朱顺发同时发出一声惨哼,右手的菜刀掉到了地上,而何利双手反到脑后抓住他的左手,然后低头使劲冲着他的胸口狠狠撞去,朱瑞仰头倒在了地上!

兰馨站了起来,又从护腕里抽出了三根钢针冷冷地看着地上的两个人。然后,兰馨招呼何利过来,让他从方桌上拿起驳壳枪,打开保险。兰馨把钢针放到桌子上,接过驳壳枪来,对何利说道:“何利,去找两根绳子来,把这两个败类捆起来等大哥他们回来再说!”

何利飞快地从厨房里找到两根绳子,回到堂屋里,看到那两个“猪”虽然已经缓过气来了,但是却在兰馨冷峻的眼神和黑洞洞的枪口下瑟瑟发抖。于是,走到朱瑞的身边,狠狠地踢了他一脚,然后把他的双手在背后捆住,拔出那两根钢针放到桌上,再走到朱顺发旁边捆住他的手。

兰馨看着何利做好后,想了想,对何利说道:“何利,你再把他们的脚给捆上!然后去找找世杰大哥,让他赶紧回来。再去找我姐或者大哥,让他们随便哪一个先回来,我怕还有人知情,现在这一罐子东西有些危险!”

何利听兰馨这么说了,知道兰馨说得很对,看看兰馨手里的驳壳枪,就没有说什么,赶紧把两个人的脚捆好就跑出院子,刚跑了两步,又回身来对兰馨说道:“兰姐,我把大门关上。等会儿有人来得听到三声拍门才让进来!不然,你就开枪!”

兰馨点点头,对何利的细心很是欣慰。她想,此时所有人员都已经编入队伍,各自都有任务,朱世杰已经带了两个人做饭,不可以再有其他人来。如果是自行来的,多半是有问题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