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九卷 第十二章

张单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太阳已经彻底的下山了,如今站岗的是明亮的皓月,夜空当道夜幕一片漆黑,宛平城上的还站立着肩扛枪支的二十九军的士兵,一二九团团长吉星文和他的两个警卫员梁中国和肖臻站在的身边陪着他巡视宛平城,巡视完后三人站在宛平城的头上观看着宛平城城外仍然还在彻夜演习的日军。

梁中国担忧道:“团座,我还是放心不下,最近小鬼子总是不断进行彻夜的军事演习且完全是实弹对准我们的,我担心他们不久后就要攻击宛平了。”

吉星文笑道:“梁中国,你就是疑心病太重,小鬼子折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随他们去我看他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了。”

肖臻叹道:“但愿吧。”

肖臻这句话刚说完,忽然宛平城外传来一声枪响,听见枪声后吉星文和梁中国与肖臻三人俱是一惊。

肖臻道:“团座,枪声是从宛平的东北方传来的。”

吉星文问道:“梁中国,现在几点了?”

梁中国看了看手表,道:“团座,现在十点四十了。”

吉星文骂道:“都十点四十了小鬼子还在折腾,玩什么花样。”

梁中国皱眉道:“现在时敏感时期忽然出现枪声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三人还没有弄清发生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儿,突然几名肩膀上带着三八大盖的日本士兵快速的奔向宛平城到城墙下用汉语纷纷叫嚷道:“快开门,快开门。”

吉星文在城墙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

领头的士兵是太刀师团三十二联队的一位小队长,他道;“我们在宛平城外丢失了一位士兵我们寻找不到,我们怀疑他在宛平城内,我们要进城搜索。”

吉星文道:“你们日军在宛平城外丢失了士兵应该在城外寻找和我们无关,还有我们宛平城夜间城门不开放有什么事情到明天再说。”

那个小队长冷笑道:“我们怀疑那位我们的那位士兵被你们中国人给绑架了,我们要一定进城搜索。”

吉星文态度强硬道:“我该说的已经全部都说了,城门我是一定不会开的,你们请回吧。”

那个小队长冷哼道:“你们是不是铁定不开门了?”

吉星文断然道:“是!”

日本人在中国向来嚣张跋扈不把任何一个中国人放在眼里,今天吉星文居然这么不给日本人面子,那个小队长决定给吉星文一定颜色看看,那个小队长拿下肩膀上的三八大盖朝吉星文瞄准“砰”的就是这么一枪。

吉星文、梁中国、肖臻这三个人都是练过武功的,反应过于常人,那个小队长一拔枪他们就知道情况不妙连忙蹲下身子伏在城墙边才躲过一劫,其他的一二九团士兵也做了和前面三人一样的动作并且把枪握在了手里。

梁中国怒道:“这帮天杀的王八蛋,竟然无缘无故朝我们开枪,团座,请让我拔枪把这些小鬼子送回东洋老家。”

吉星文反对道:“梁中国,你现在莫要造次,现在事情有点严重,我得请示上级。”

肖臻问道:“团座,那城墙下的小鬼子怎么办?”

吉星文道:“不管他们,等他们叫累了,自然会走。”说完,吉星文还叫梁中国和肖臻随他一起进指挥所并且吩咐所有的士兵不许开枪等候听命令。

宛平城下的日本士兵又叫了一会儿发现城墙上根本没有人理他们,一个普通的士兵问小队长现在该怎么做?

那个小队长道:“今晚的支那人是吃错了药居然敢不给我们日本人面子,我们先回去请教联队长让联队长来定夺。”

其余的士兵连忙道是,于是这些日本士兵全部离开了宛平城城门外回自己的联队指挥部去了。

深夜,三十二联队指挥所。

如今伤势痊愈脸上终于一点伤痕也没有的三十二联队联队长堂治须彦坐在指挥所内冷静的听完了自己的下属的报告,听完后堂治须彦冷冷道:“自从宋哲元离开北平以后,二十九军最近就处处和我们作对,我们一定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不然这些支那人不知道我们日本人的厉害。传令下去,所有队伍立即给我集合完毕集体出发给我攻打宛平城和卢沟桥,一举歼灭支那的二十九军一二九团所有人员一个不留。”

在指挥所内,坐满了三十二联队所有有关人员,他们听见联队长堂治须彦的命令后,全部都起身站了起来道了一声“是”。

堂治须彦又道:“这一仗是我们太刀师团进驻北平以来打得第一仗,很有纪念意义,我要你们打出一样打胜仗回来有没有信心?”

三十二联队的所有人员齐声响亮的应道:“有!”

堂治须彦点了点头,道:“你们要记住,我们要在支那的土地不断的制造摩擦,进行永无休止的挑衅,这样在支那才能源源不绝的得到好处,如今支那人终于忍受不住和我们翻脸了,那是上天赐给我们进攻支那的好机会我们不能错过,但是有打仗就有死伤,我要郑重的告诉你们,能为天皇陛下战死是我们的荣幸,我们若是战死那么我们的灵位放入靖国神社更是我们荣幸中的荣幸,知道了没有?”

建于一八六九年八月六日即明治二年六月二十九日,原称“东京招魂社”,以纪念在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内战戊辰战争中为恢复明治天皇权力而牺牲的军人。在一八七九年使明治十二年,东京招魂社改名为靖国神社,“靖国”来自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吾以靖国也”,意为使国家安定。靖国神社在明治维新后是供奉为日本战死的军人,包括甲午中日战争,日俄战争,因此,日本全国神社都由内务省管理,唯独是靖国神社由军方管理。

三十二联队的所有人员再次齐声响亮的应道:“知道!”

堂治须彦淡淡道:“下去准备一切吧。”

得到堂治须彦的命令,三十二联队的所有人员都出去整理装备迎接战斗,堂治须彦也走了出去他望了望正在忙碌的下属,心里觉得很高兴,如今是七月份天气已经开始慢慢的转热,但是如此炎热的天气丝毫压不住他的内心的欢喜,因为自己自一九三三年进驻北平以来,日日夜夜都做梦想着如何攻打北平,接着扩大战事征服整个中国,但是宋哲元向来是避战求和,对日本人处处忍让的政策是让日本人没有借口攻打北平,但是机会还是来了,今天驻守宛平城的一二九团不肯给他们开城门终于让堂治须彦有发起战争的借口,自己的美梦终于成真。

堂治须彦对自己的部队有信心,二十九军虽然是在中国战斗力很强的部队,但是在堂治须彦眼里二十九军只不过是小菜一碟,什么抗日名将,什么民族英雄,那些都是在没有遇上太刀师团才会发生的故事,堂治须彦坚信,二十九军的一二九团遇上了自己的三十二联队等待中国人的只有是他们的军队全军覆没。

想到这里,堂治须彦开始笑了笑,他遥远的望着宛平城眼神突然变得凌厉毒辣起来,因为那里还有一个他的对手和情敌,堂治须彦也早就晓得梁中国也加入了二十九军并且就在宛平城内当吉星文的的警卫员,自己进攻宛平城和卢沟桥说不定能结果了梁中国的命,这样真是一举两得。

堂治须彦想到了梁中国也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未婚妻,自从三个多月前的那晚自己想施黑手杀了梁中国的时候后,南川盛樱就再也没有找过他,事后堂治须彦也挺后悔的,他后悔的不是该暗杀梁中国,而是不该在南川盛樱的面前杀了梁中国,弄得让南川盛樱生出恶感关系已经不好处理了。这三个多月来堂治须彦也多次去找南川盛樱想和她和解,但是南川盛樱压根连见也不想见他,堂治须彦有时还带了礼物去但是无一例外的都被南川盛樱给扔走了,这是堂治须彦和南川盛樱相处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发生这么严重的“冷战”,堂治须彦心中生出不妙的感觉,隐隐感觉到自己和南川盛樱的爱情要走到尽头。

这些都是梁中国害的。堂治须彦在心中恨恨的想到,自己来到中国和南川盛樱吵架每次都是和梁中国有关,没有梁中国他和南川盛樱的感情一定是会像夫妻一样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但是一切都是有了这个梁中国,他和南川盛樱的感情走到了最低谷,所以堂治须彦每次见到、想到梁中国都会把他恨之入骨,恨不得把他五马分尸。

堂治须彦自言自语道:“梁中国,你我注定是对手,你我已经在比武场上较量过了,我不幸输给了你,但是在战场上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惨,你是赢不了我的,等我抓到了你看我怎么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至于盛樱,她是我的人,我一定会赢你的,你永远也得不到她,她爱得永远是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