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九卷 第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子弹从驳壳枪的枪口中发射出来,子弹一路顺畅的发射到井田造家的墙壁里面,其中间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物,当然更是没有穿透梁中国身体上的任何部位,子弹上没有沾满任何血迹,就在井田造开枪的时候梁中国就消失不见了。

井田造见此情况心中一寒知道大事不妙了,果然在这位太刀师团参谋长念头转完以后他就发觉他的脖子一凉,井田造斜眼细看架在他颈部的物事就是童产打造出来的宝刀护国刀,而梁中国就在他的斜后方。

站在旁边围观的五名日本歌妓皆是秀眉一皱,她们手中握住了短刀欲上前杀梁中国救井田造,梁中国见状冷冷道:“不许动,不然我就让井田造人头落地。”

那个五名日本歌妓听见梁中国的话顿时止住了救井田造的念头,井田造惊讶道:“梁中国,你是人是鬼,居然连子弹都能躲的过。”

梁中国冷笑道:“井田造,你也太不讲信用了吧,居然数到二就开枪了。”

井田造的脸皮一红,道:“梁中国,你的语气充满了自信我不得不来个兵不厌诈呀。”

梁中国哼道:“这么说还是我逼用你这么卑鄙的招数了?”

井田造尴尬的笑道:“梁中国,不说这些了,你还是告诉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梁中国冷冷道:“好,井田造,我就让你死的明白,你不是说我这三个月八卦掌都没有进步吗,你知道我都去干什么了吗?告诉你,这三个月我加入二十九军的一二九团每天都是辛辛苦苦的训练,除了花大量的时间苦练无极刀法以外,还有就是练躲闪事物的反应,你莫要小看我刚才那招躲得如此轻松,其实是我三个月苦练来的成果,当然一排子弹我是没有办法,但是一颗子弹不管你数到几开枪,只要听到枪声我就能反应的过来。”

井田造叹道:“看来我是失算了,早知道这样的话那我就用刀把你干掉好了。”

梁中国道:“井田造,我承认论刀法我不是你的对手,倘若你刚才用刀把我干掉那我是死多生少,但是你偏偏选择用刀才会让我有机可乘的。”

井田造苦笑道:“我哪里想的到你小子这三个月来时苦练反应去了。”

梁中国心忖一定是爹在天之灵保佑我平安,边想边把井田造手中的驳壳枪拿走收到自己的腰间,道:“井田造,我没有空陪你玩了,跟我走吧。”

井田造微笑道:“没问题。”说完,梁中国就这样把护国刀架在井田造脖子上,井田造在前梁中国在后两人慢慢的走到了门口,那五位日本歌妓也是紧紧的跟在后面。

其实梁中国也是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今日能够有惊无险实在是侥幸仍是心有余悸,这位吉星文的警卫员命令井田造打开门,后者照做了,打开门在井田造家门口的士兵志村菊次郎一直直立的站在门口,他见梁中国挟持着井田造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但是还没有说话,井田造就抢先,道:“不要慌,不要叫,你退后就是了。”

志村菊次郎听到上级这么吩咐就按井田造的话做,梁中国在井田造的耳边问道:“井田造,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你能不能告诉我?”

井田造淡然一笑,道:“你既然回答了我的问题,那么你只要说我一定也回答你的问题。”

梁中国问道:“井田造,以你武功虽然比南川原重和吉科赤差,但是比堂治须彦高出许多,为什么在太刀师团里面你的武功不是排第三甚至默默无闻。”

井田造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只对我的妻子感兴趣,其他的我没什么兴趣,我在太刀师团的武功排第几我无所谓。”

梁中国微笑道;“如此淡泊名利,这点我佩服你。”

井田造笑道:“谢谢夸奖,梁中国,希望你能保住性命,下次我相信你的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生命可是只有一次。”

梁中国冷冷道:“放心,我一定比你我死。”

井田造微笑道:“也许是这样吧,梁中国,我提醒你一件事情,我的武功只有师团长八成的功力,而你只有我七成的功力,就你这点武功也想报仇只怕是比登天还要难。”

梁中国冷哼道:“这点不劳你操心了。”言罢,他一掌拍在井田造的后背,这一掌梁中国只用了一成的力道,井田造只是往前飞了一点也没有事情的就被五位日本歌妓给扶住了。

再看梁中国,他跃到马背上,道:“小鬼子,回去的路我认识,你就不用送了,下次我一定取你们这里所有人的首级。”讲完,梁中国一拍马屁股马儿一溜烟开跑起来。

志村菊次郎问道:“参谋长,我们要不要去追梁中国?”

井田造摇头道:“如今我们中日两国的关系还没有撕破,还不至于到大街上杀人的地步,这次就饶他一条狗命。”

红姬火道:“参谋长,你就这么放过梁中国了,我实在是心有不甘。”

井田造笑道:“怎么了,是不是生气被梁中国占了便宜,不如这样你嫁给他怎么样,这样你的清白就能保全了。”

红姬白了井田造一眼,道:“参谋长,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呀,今天我的耻辱早晚要梁中国加倍回报。”

井田造笑了笑,忽然仰天叹道:“奇怪了,我怎么突然觉得我放过梁中国是个极其错误的决定,老天爷,希望我的预感是错误的,这样才好呀,不然我可成大日本帝国的罪人了。”

梁中国快马加鞭的骑到了宛平城,吉星文和肖臻是焦急的在城头上等待梁中国的回来生怕是他出了什么危险,如今两人见梁中国都完整无损的回来了心中是大喜,连忙问梁中国在井田造的家里怎么样。

梁中国就长话短说只说了一句“我在井田造的家里和五个日本歌妓还有井田造打了一架”就没了。

吉星文和肖臻虽然只听见梁中国是长话短说,但是他们绝对可以听出这话危险的份量,明白梁中国是虎口脱险。

梁中国问道:“团座,小鬼子没有信守诺言的对我们中国和日本的冲突事件不做追究?”

吉星文道:“我接到电文了,这次小鬼是的确是说话算话了。”

梁中国笑道:“看来这次小日本总算是说话不当屁放了。”

肖臻欢喜道:“梁中国,你能回来就好,我和团座是担心了好久呢。”

“谢谢你们的关心。”梁中国感激道:“如今我的父母都死了,这世上还有你们关心我,我已经把你们当做我的亲人了。”

肖臻笑道:“傻瓜,你说哪里的话,我们二十九军都是一家人。”

梁中国明白的点了点头,突然道:“团座,我刚才在井田造家里面的时候和五个日本歌妓交过手发现她们都很厉害,好像是专门受过训练的,你晓得不晓得她们是什么人?”

吉星文问道:“她们五个是不是分别穿着红、黄、蓝、绿、紫、白颜色的衣服?”

梁中国点了点头,吉星文沉吟道:“那么看来她们是五色组的组长。“

肖臻问道:“五色组是什么东西?”

吉星文解释道:“五色组乃是井田造成立出来的一个组织,里面的成员全部都是年轻的女子,人数一共有三千人。”

梁中国吓了一跳,道:“什么,三千人,这么多。”

吉星文点了点头,肖臻道:“团座,那这些五色组的人也在中国吗?”

吉星文颔首道:“对,她们也在北平。”

梁中国猜测道:“她们的任务该不会是专门搞暗杀的吧?”

吉星文笑道:“梁中国,你猜对了一部分,还有她们还负责搜集情报、刺探军情、分化敌人、色诱对手等等一系列的工作。”

梁中国道:“那五色组的组长又是什么?”

吉星文道:“五色组旗下分别五色组,分别是色红组、色黄组、色蓝组、色绿组、色白组五组,她们的组长就是喜欢穿相应颜色的女人,每个组平均都有六百人左右。”

肖臻道:“那她们的武功是谁井田造教的吗?”

梁中国摇了摇头,道:“我看不像,井田造还没有这么厉害的神通。”

吉星文道:“她们这些人从小都是在日本从忍者的流派出来的,据说是吃了不少苦头,所受的苦不比我们少,她们这些人是三年前才来北平开始活动的。”

梁中国道:“那她们杀了很多的人吗?”

吉星文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暗杀团主要对付的是中国的江湖中人,对手是类似于中华盟这类的民间武术抗日组织。”

肖臻道:“看来小日本是想以武林对武林,用江湖中人对付我们中国的江湖中人。”

梁中国又道:“团座,那你晓得暗杀团的人对付敌人是用什么阵法吗?”

吉星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这些都是日本人的机密,我们的情报网打听不到这些。”

梁中国叹了一口气,道:“那就可惜,今天暗杀团的组长好像是用阵法对付我的,要是我知道她们用的是什么阵法,下次见面也好对付她们一点。”

吉星文道:“看来她们很难对付?”

梁中国道:“是的。”

肖臻叹道:“就算能打赢她们又怎么样,上峰老是不让我们抗日,我们也是奈何不了他们日本人。”

吉星文安慰的拍了拍肖臻的肩膀,道:“放心吧,抗日的日子总有一天会来的,有的是时间让你们对付小日本,你们就等大干一场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