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九卷 第十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那五名日本歌妓见井田造占了上风连忙欢呼雀跃起来,特别是那个红姬叫的最开心,她叫道:“参谋长好样的,快点把梁中国的手给砍断了。”   井田造望着梁中国,后者忽然笑了起来,前者疑惑道:“梁中国,你笑什么?”   梁中国自负笑道:“井田造,我明白你的天然理心流的特点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那五名日本歌妓见井田造占了上风连忙欢呼雀跃起来,特别是那个红姬叫的最开心,她叫道:“参谋长好样的,快点把梁中国的手给砍断了。”

井田造望着梁中国,后者忽然笑了起来,前者疑惑道:“梁中国,你笑什么?”

梁中国自负笑道:“井田造,我明白你的天然理心流的特点了。”

井田造有些不信,道:“那好,梁中国,那你说说我所使的剑道有什么特点。”

梁中国笑道:“刚才我们一共对了两招,我两招所使用的招数都不一样,来势也不一样,然而你拆解我的那两招也不一样。”

井田造道:“你的招数在变我的招数也在变,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梁中国道:“奇怪的是我的那两招有着本质的联系,但是你的那两招有点风牛马不相及,完全是根据我的招数在变化你的招数也在变化。”

井田造问道:“那又怎么样?”

梁中国自信道:“由此我可以推断出天然理心流乃是以天然自然之理调和,临机应变,对敌人的动作采取自然而然的反应,对不对?”

井田造一愣,他显然想不到梁中国能这么看出这些,这位太刀师团的参谋长恢复过来,道:“梁中国,我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连吉科赤都有点怕你了,你的观察力果然厉害,区区的两招在最短的时间内就看出了天然理心流的奥妙。”

梁中国淡然一笑,道:“我其他的没什么,但是我的观察力还是一等一的。”

井田造叹道:“可惜,梁中国,以你这么好的观察力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一代宗师,但是你今日是必死无疑。”

梁中国道:“井田造,你就这么有把握杀了我?”

井田造道:“梁中国,自从你打赢堂治须彦以后,这三个月来我是苦心研究你的梁家刀法,总算有些小成,再加上论剑术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手。”

梁中国问道:“井田造,你不怕我用枪?”

井田造悠然道:“梁中国,我这里加上我有六个人,我们六个人都是会武功的,我只怕你用枪的话一个人都干不掉。”

梁中国沉吟道:“既然这样你我只好再打一次了。”

井田造微笑道:“这就对了,梁中国,这次轮到我先进攻了。”

梁中国默然不语摆好防守的姿势等待着井田造的进攻,井田造朝梁中国笑了笑,笑完,井田造双足齐蹬离梁中国越来越近,梁中国抡动护国刀双足呈陀螺般朝井田造前进,紧接着梁中国亮出了梁家刀法前三十六式的一招——“四方来贺”,这招的意思是我们中国总有一天会让恢复汉唐盛世的情况让其他的国家来岁岁进贡,永远臣服于我们中国的脚下,这招使出来时是霸气十足且攻击范围极广,是个攻防兼备的招数,因为梁中国且两招失利于井田造,所以梁中国打算采取步步为营的打法彻底摸清井田造的实力再说。

天底下每种招数都是有破绽和规律的,像梁中国这种“四方来贺”的招数攻击力一定不强,只要对手把力道集中于一点这样就能破了这招,但是话虽然这么说,最重要的还要看本人的功力如何方能破解这招。

井田造按平常人破解这招把力道集中太刀的刀尖上然后直刺梁中国手中的护国刀,梁中国见井田造用出这招是心中暗暗欢喜,因为梁中国也明白知道自己的实力在井田造之下,如今想要胜利的话只怕只有用计了。

其实梁中国用“四方来贺”最大的用意就是让井田造使出这招,果然井田造和寻常人破解这招一样用了这招,接着梁中国又变了一招换成了梁家刀法前三十六式的一招——“尽扫蛮夷”。这招的意思是我们中国人总有一天会把所有的外寇给赶出我们中国的领土,出招大方宏图是爆发力十足把所有的力道集中在刀锋之上任敌人如何厉害也能杀敌。

井田造微微一愣,他原本是想破解这招后连忙变招取了梁中国的性命,但是没有想到梁中国居然能先发制人抢发变招,他顿时明白了梁中国是在诱自己入瓮,井田造长笑道:“好小子,你还听聪明的,但是你的刀法和我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了,这点技术是杀不死我的。”

梁中国的这招是竖刀斜斩直砍井田造的肩膀,井田造就在梁中国用这招转弯的时候轻轻的用手中的太刀的刀背直迎梁中国手中的护国刀,“叮”,当太刀的刀背碰上护国刀的刀锋的时候,太刀的刀背迅速的多出了几道裂痕,可是井田造根本不顾这些,他的左手的两根手指捏在太刀的刀锋上向前一推。

“哗啦”,太刀朝梁中国的手指迅速前进,其太刀前进的过程中太刀的刀身是掉下了不少的粉末,井田造的头颅更是离护国刀的刀尖越来越近,井田造的额头几乎就要被护国刀刺穿,如今看来是井田造是在自寻死路,但是井田造乃是一个剑道高手他岂会放这个一个低级的错误,这只是他的一个策略——置之死地而后生。

当护国刀的刀尖点在井田造的额头上只差一寸就要刺入其皮肤的时候,井田造是来了一个潇洒的大转身,井田造手中的太刀是跟着旋转开来,接着井田造的太刀是往后斜切只削梁中国的头颅。

井田造用的这招是极为的凶险,稍有不慎就会命丧当场,他敢用这招就代表他对自己的剑术有信心在梁中国之上,梁中国的左耳听见有风声响起,他舞动手中的护国刀前来挡住欲斩自己脑袋的太刀。

梁中国开始出招,他把刀口朝向自己,刀斜指大地,防住了井田造这招致命的一刀,然而井田造真的杀招现在才开始,井田造用力把太刀向前一推,“铿”,井田造手中的太刀抵挡不住护国刀的锋利是短成了两截。

梁中国一怔,他显然是不明白井田造的意思,在日本,东洋人爱刀比自己爱的生命还要重要,哪有这样自行毁刀的,井田造的太刀虽然被分成了两段,但是他出招更灵活了。因为他完全可以把手中的那截短刀当成小太刀来使。

井田造使动断成两段的太刀一刀往梁中国的心脏插去,梁中国此时方才明白井田造的意图,原来他是王佐断臂险中求胜如此杀了自己。梁中国心哼忖井田造,就凭你这招也能杀死我,你也太小瞧我了吧,想完,梁中国就开始行动,梁中国的左手没有拿刀,他的左手使出了八卦掌的招数,左掌幻化成一种全心全意的防守招式,梁中国有把握用单只手来个空手接断刀。

但是情况出乎梁中国,井田造并没有用手中的断刀继续攻击梁中国,井田造而是把断刀往天空上一扔,断刀在空手旋转了起来,井田造用手指一弹断刀,断刀往梁中国的眼睛飞去。

“呼”,梁中国的头一偏断刀从他的脸边飞擦过去,一点也没有伤到梁中国的皮,然后梁中国连头都没有转回来就感觉到自己的腰间一凉。梁中国心想:糟了,井田造在拿走我的枪。

梁中国估计的没有错,井田造的意图确实就是如此,梁中国此刻才彻底明白井田造的完全意图,原来井田造竟然不惜把自己的太刀给弄断了就是为了抢走梁中国的驳壳枪。

等梁中国的头转回来的时候,自己的脑门上已经被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顶住了,那正是自己的驳壳枪。

井田造微笑道:“梁中国,你服不服?”

梁中国沉声道:“井田造,你并不是用剑法赢我的。”

井田造笑道:“梁中国,我从来没有说要用剑法赢你,是你自己太笨了,以为我会和你比剑法比到死为止。”

梁中国道:“井田造,看来你并不爱刀。”

井田造正色道:“我只爱我的老婆。”

梁中国问道:“井田造,你想用我的驳壳枪打爆我的头?”

井田造点头道:“正是。”

梁中国笑道:“井田造,我们打个赌如何?”

井田造道:“赌什么?”

梁中国道:“赌你能不能用枪打爆我的头。”

井田造沉吟道:“我赢了又怎么样,输了又怎么样?”

梁中国笑道:“输了我性命就没了,赢了你什么都不用怎么样,干不干?”

井田造欣然道:“这笔生意我只赚不赔,我当然干。”

梁中国悠悠道:“井田造,那你输三声,三声后你开枪看看我的会不会死怎么样?”

井田造疑惑道:“梁中国,这把枪该不会没有子弹吧?”

梁中国正色道:“放心,驳壳枪里面绝对有子弹。”

井田造笑道:“那好,我们赌这一局。”

梁中国道:“井田造,你开始数吧。”

井田造数道:“一。”

梁中国长长呼吸了一口。

井田造数道:“二。”

就当井田造数完“二”后,这位太刀师团的参谋长猛地开枪是完全没有数到“三”就开枪,于是在井田造的家中响起了一声“砰”的巨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