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九卷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问道:“那你和近藤勇比起来谁厉害?”

井田造的眼神中露出一丝佩服之色,道:“我自从五岁开始就练剑,如今我三十一岁了,一共练了二十六年,并非我大言不惭,在全日本使天然理心流的人没有一个比的上我,而我虽然练到这么高的境界却最多只有近藤勇七成的火候。”

梁中国问道:“这是为什么?”

井田造道:“梁中国,我告诉你,论剑法我绝不会比南川原重师团长和吉科赤差,但是我依然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那是因为我这个人太中规中矩了,无法突破天然理心流的框架,所以我才会如此的,而近藤勇能成为天然理心流第一高手也是和南川原重师团长与吉科赤一样也是因为他突破了他们所练的剑法的圈子里面。”

梁中国笑道:“井田造,你虽然今天用反间计诋毁我和南川盛樱,我对你现在只有恶感,但是你这番话说的是极有道理,我记住了。”

井田造一愣,苦笑道:“完了,没想到我居然在无意之间教了我的对手一招。”

梁中国微笑道:“你后悔说这些话了,明白什么叫言多必失。”

井田造洒然道:“没关系,反正你梁中国今天也会成一个死人,我跟你说也没什么关系。”

梁中国冷哼道:“那我们试试看是谁成死人。”

这个时候,那个叫红姬的穿红色和服的日本歌妓把井田造的太刀拿了过来,她进屋后递给了井田造,井田造结果日本剑以后,道:“梁中国,这屋子太小了,我们到外面去打如何?”

梁中国点头道:“也好,这样你我都能施展开拳脚。”

井田造道了一声“请”后率先走出了屋子到了外院,那个五名日本歌妓也紧紧的跟在井田造的背后出了屋,那个叫红姬穿红色和服的日本歌妓是走在最后面,梁中国因为刚才情势所逼,不是轻薄的轻薄了一会儿对她心中有愧疚之感,所以梁中国连忙小跑上前走到那个红姬的身边,小声道:“对不起,姑娘,我刚才是为了破你们的阵法才对姑娘有些不规矩的动作请你见谅。”

红姬冷冷的看了梁中国一眼,香嘴动也没有动,美目连瞧也没有瞧梁中国,只是暗中把劲蓄积在玉手中,然后玉掌轻扬“啪”的一声重重的又摔了梁中国一巴掌,梁中国也没有想到这个穿红色和服的日本歌妓居然会来这招是猝不及防的猛地中招,当场愣在那里。

红姬摔完梁中国后是正眼看都没有看梁中国一下,轻移莲步走到了外院,井田造和其他的四名歌妓是听见声音转头看梁中国,他们见梁中国木讷的样子忍不住是笑了出来。

梁中国是表情大窘,他赶忙跑出了外屋来到了外院把握在左手的护国刀放到了右手,摆好进攻的姿势准备迎接井田造的挑战。

井田造淡然一笑,道:“梁中国,我不是个正人君子,但是我也不是卑鄙小人,在比武以前我必须告诉你,你我之间的打斗是要豁出性命的。”

梁中国冷然道:“这我知道,我来这里就做好这个准备。”

井田造眼睛望着梁中国腰间的驳壳枪,笑道:“的确,梁中国,你练枪都带来了看来是做了一切准备了。”

梁中国冷冷道:“那是当然,我们中国人和你们日本人打交道肯定要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否则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井田造淡淡的笑了笑,道:“梁中国,你是客人我让你先出招。”

梁中国道:“井田造,今天我也要告诉你,我的护国刀可是一把神刀,只怕你的太刀是是挡不住的。”

井田造正色道:“梁中国,你犯了一个毛病,一个高手想要靠神兵利器赢对手的高手永远也不是绝顶高手。”

梁中国沉吟道:“井田造,我受教了。”

井田造悠悠道:“梁中国,你不进攻的话那我先进攻了。”

梁中国淡淡道:“我先上。”

井田造对梁中国鞠躬道:“我恭候大驾。”

梁中国等井田造讲完这句话后,梁中国脚步旋转,舞动着护国刀攻向井田造,井田造一脸的沉着冷静,他的眼睛仔细的看着梁中国的攻势,当梁中国靠近自己的时候,井田造握住太刀的双手一动,这位太刀师团的参谋长的太刀的刀锋碰上了梁中国手中护国刀的刀锋,两把刀的刀锋相碰在一起,井田造手中的太刀的刀锋顿时多了一个缺口,那五位日本歌妓见了是惊讶梁中国的护国刀竟然是如此的锐利,只要一见面就把本国的普通的日本太刀给弄“破相”了,张大香口叫了起来。

井田造见了这个情况是丝毫没有半点的慌张,这个情况是早在井田造的预料之内,井田造本来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太刀能抵挡的过梁中国手中护国刀的锐利,他只要自己太刀没有断成两截就行了,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井田造故意和梁中国以刀碰刀的时候是留了三分的力道,一来是为了留力道做反击,二来就是知道自己的太刀绝强不过的过梁中国的护国刀,自己若是一下子用上了全部力道只怕自己手中的太刀立马就要被梁中国手中的护国刀砍成两段。

梁中国出招顺利一出手就把使对方的兵器有损,故梁中国乘胜追击用手中的护国刀以直捣黄龙之势砍向井田造的头颅。井田造不慌不忙梁中国这招尽在他的计算之内,井田造握住太刀的双腕旋转两圈,他手中有米粒大小的缺口的太刀是在梁中国手中的护国刀周身的划了两圈,然后井田造竟然来个有样学样也用自己手中的太刀斩向梁中国的头颅。

梁中国是猛然吃惊,井田造一共用了两招,井田造的第一招是化去自己攻击他的力道,而自己蕴含在护国刀身上的力道居然就被井田造这招轻轻的一转就这么化为了乌有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招之内梁中国立马晓得了井田造绝对是个高手,然而就在梁中国的惊骇还没有消失的时候,井田造的另一波攻势又来了,倘若说井田造的第一波攻势是守,主要为了化解梁中国的力道的话,那么第二波攻势就是攻,彻底的转守为攻攻击梁中国,而且攻势简单并且猛烈,想一招要了梁中国的命,深合日本剑道的要旨用最快的时间击倒对手。

梁中国的反应也是极快,他一边惊愕于井田造的武功居然是如此的高深莫测,一边已经动脑展开手脚对敌了,梁中国的左脚向后一踏,紧接着右脚的脚跟靠在左脚的脚后跟同时身子也是这么一转,井田造手中的太刀划到梁中国手中的护国刀的刀身时由于因为梁中国变招,所以太刀没有曲线攻击到梁中国的身体,而是划飞划破了空气,梁中国的这一招已然基本躲过井田造攻击的范围了,但是梁中国深深的明白到自己若是只是防守不进攻失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故此梁中国选择再次进攻。

梁中国用了一招梁家刀法前三十六式的一招“心肝俱碎”,这招是创出这套梁家刀法的梁家梁古高人在听到中国和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已经正式签订后的心情,他的内心的器官真的是如此招一般粉碎,当年中国和英国签订《南京条约》,英国乃是世界头号霸主虽然也是要割地、赔款、开放通商口岸等等,但是要求还没有一个东方小国多,日本只不过是个弹丸之国要求确是如此苛刻实在让梁古气愤,大骂清政府无能,大骂日本无奈,几乎要当场的气死,所以这招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井田造见梁中国这招是气势汹汹仿佛要吃人一般,前者的表情还是与先前敌对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前者的招数却变了,井田造开始退了,常言道惹不起还躲不起,井田造瞧见梁中国的一副千军万马要杀人的样子,这位太刀师团的师团长选择了后退避其锋芒。

天底下任何招数都是攻击的距离越长,威力就会逐渐的减弱,梁中国的这招也不能幸免于外,井田造足足退了四步,梁中国也足足前进了四步,在这四步之中梁中国的这招既是可以让自己的心肝俱碎,也是可以让敌人的心肝俱碎,但是梁中国前进四步后,梁中国用的这招已经不能让人有重大的损伤了。

井田造也是好样的,此刻两人是一进一退,井田造是暗暗集中力气,而梁中国的力道是暗暗衰竭,井田造一眼瞧破梁中国的气力此时是将生未生之际,井田造的用手中的太刀重重的击打了梁中国手中的护国刀的刀背。

“叮”,由于护国刀被井田造打了一下开始震动,梁中国的手也开始震动,井田造的内力是蕴藏在手上,然后从手上传到自己的太刀上,接着在用太刀击打护国刀让含有自己内力的太刀的力量传到护国刀上最后传播到梁中国的手上使梁中国的手颤抖发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