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九卷 第八章

张单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井田造长笑道:“梁中国,我想不到你是如此的风流,如今大敌当前你还有心思做这种风流事。”   这回梁中国说话了,道:“井田造,你该不会想让这五个歌妓杀了我吧。”   由于这五个歌妓少了穿红色和服的那个日本歌妓,所使用的阵法威力大减,故此梁中国有机会说话了。   井田造承认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井田造长笑道:“梁中国,我想不到你是如此的风流,如今大敌当前你还有心思做这种风流事。”

这回梁中国说话了,道:“井田造,你该不会想让这五个歌妓杀了我吧。”

由于这五个歌妓少了穿红色和服的那个日本歌妓,所使用的阵法威力大减,故此梁中国有机会说话了。

井田造承认道:“没错,我就是想让她们杀了你。”

梁中国一边躲闪四名歌妓的夺命招数,一边道:“那你为何不一杯毒酒把我毒死了,这样岂不更省事?”

井田造叹道:“其实我也想,但是这种事情可一不可二,我们日本不能老是用这招这样恐怕受人非议。”

梁中国又道:“那你让这五名歌妓杀了我,如何向二十九军交待?”

井田造道:“这个简单,我就说梁中国想和我动手,我就派了我们太刀师团的五个女子暗杀团人员和他过招,梁中国不敌丧命于此。”

梁中国问道:“那你不怕二十九军中人终究吗?”

井田造微笑道:“我又不是用下三滥的手段害死你的,而是派人和你公平过招让你死亡,他们能拿我怎么样,我又不怕他们去查,这样我就高枕无忧了。”

梁中国冷笑道:“井田造,可惜你算错了一点。”

井田造问道:“哪一点?”

梁中国冷冷道:“这个阵法要五个人使出才能发挥威力,如今有一个日本歌妓在我的怀里,她们用的这个阵法连一半的威力都使不出来,这样根本困不住我。”

井田造微笑道:“梁中国,那我就看你如何破敌。”

梁中国默不作声,有着天生洞察力敏锐的他已经发现这个阵法的破绽,这四个日本歌妓虽然阵法变化多端,但是由于缺少一个人,所以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无法给自己致命一击,故梁中国晓得自己不需要着急进攻,只需要在她们四个日本歌妓进攻时露出破绽时在她们的空门给予一下便行了,故梁中国一直在等,等那四名日本歌妓露出破绽,只要她们露出破绽自己就肯定赢了。

那四个日本歌妓新的一轮进攻开始了,梁中国依然还只是躲,那四名日本歌妓以为梁中国已经被她们弄得无还手之力,心中窃喜,只有井田造看出了苗头,之前梁中国躲的有慌乱无比,所以他的衣角才会被划破,但是现在梁中国躲的是井然有序,步法没有丝毫凌乱,进退之间是极有秩序,深合八卦掌的步法精髓。井田造晓得那是梁中国已经熟悉了那个四个日本歌妓的步法,故有经验躲闪了,更重要的是那四名歌妓是少了一个人所以梁中国躲闪的极为轻松,井田造知道梁中国是胜券在握了,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

果然不出井田造所料,梁中国终于出招了,他拿着护国刀的左手使出了梁中国刀法前三十六式的其中一招——物是人非,这招是感叹中国的境况已非汉唐时候的强盛,有的竟是屈辱,招数中充满了浓浓的哀意。

“叮”,梁中国手中的护国刀碰到了那名穿白色和服的日本歌妓,那个日本歌妓手中的短刀应声断成两截,紧接着梁中国飞起一脚踹在了那个穿白色和服的日本歌妓的肩膀上,,那个穿白色和服的日本歌妓痛苦的叫了一声飞向远处跌落于地,倘若是五名日本歌妓全部上的话,梁中国是没有机会出招的,但是由于五名歌妓少了一个人出招所以露出五人可以补上的大破绽才能让梁中国有机可乘。

这个阵法如今是空门大开,梁中国打到其他三名日本歌妓可以说是不费任何吹灰之力了,梁中国以刀支地插在地上,接着梁中国猛然吸了一口气,左手的力气按在护国刀的刀柄上整个人悬于半空,最后梁中国来了个一周天大旋转双脚踢飞了其余三名的日本歌妓。

梁中国见四名日本歌妓都被自己打败,他自己也安然落地然后放开了搂在怀里的穿红色和服的日本歌妓,那个日本歌妓刚才一直被梁中国抱在怀里陪着梁中国是兜兜转转闻着梁中国的气息,心中是窝火之极,心里大骂梁中国无耻,如今自己终于是不用再困在梁中国的怀里面如虎出笼重回山林畅快之极,但是那个穿红色的和服的日本歌妓明白自己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啪”,那个穿红色和服的日本歌妓玉手轻扬给了梁中国一巴掌,前者来的这着是猝不及防后者猛地中招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摔完后那个穿和服的日本歌妓是气呼呼的站在了井田造的身边,其余四名日本歌妓也爬了起来站在了井田造的身边。

“哈哈,哈哈”,井田造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梁中国摸了摸自己的脸后,冷冷道:“井田造,轮到你了。”

井田造微笑道:“梁中国,你这次能赢她们纯粹是运气好,我让她们再和你打一次,你未必能破得了阵。”

梁中国点头道:“不错,你说的不错,但是她们也未必能赢得了我,而且我能保证只要再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的八卦掌练纯熟了或者我练成梁家刀法的后十三式,我就能赢她们了。”

井田造颔首道:“的确。我本来想让她们五个和你再打一架,但是你有破阵的机会,所以我决定我亲自上。”

梁中国皱眉道:“井田造,你在太刀师团的武功排第几?”

井田造微微一笑,道:“我的武功排第几你试试就知道了。”

梁中国缓缓道:“那你出招吧。”

井田造淡然一笑,道:“梁中国,你等等,让我的手下把我的太刀拿出来。”

梁中国道:“可以。”

井田造淡淡道:“红姬,你去把我的太刀拿过来。”

那个穿红色和服的应了一声“是”,说完她出了这间房子去取井田造的太刀了,梁中国问道:“井田造,在你们太刀师团中南川原重、吉科赤、堂治须彦这三个人的刀都是天皇御赐的宝刀,想必你的也是吧。”

井田造摇头道:“不,我的太刀只是一把在普通也不过的太刀罢了。”

梁中国疑惑道:“为什么,天皇没有赐给你宝刀?”

井田造解释道:“你说的这三个人他们都是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在前的人天皇为了奖励他们才御赐宝刀给他们的,而我在杀敌的时候并没有冲在前面而是在指挥所指挥一次也没有往上冲。”

梁中国道:“莫非你怕死?”

井田造笑道:“不,我是想活着留着我这条命去见我的妻子,所以我不想死。”

梁中国问道:“那你还当兵,不当兵更不会死。”

井田造叹道:“我除了会一点知识和刀法以为就什么也不会,我不当兵能当什么,何况国家征兵,我当然要去,就算我没有冲在最前头但是我出了智谋让我们大日本帝国取胜,这也是一种功劳,总之是没有南川原重、吉科赤、堂治须彦三人大就是了。”

梁中国道:“看来你真的很爱你的妻子,在中国绝不强奸妇女。”

当梁中国说到井田造的妻子时,他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道:“我井田造或者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我的妻子绝对是个忠诚的好丈夫。”

梁中国道:“井田造,你练得的日本剑法是什么?”

井田造道:“天然理心流。”

梁中国道:“这是日本的什么流派,我不懂。”

井田造笑道:“那我好好的解释给你听,说到幕末,不能不说起新选组;说道幕末剑术流派,也不能不说起天然理心流。如果把新选组称为‘壬生之狼’,那么,天然理心流剑术无疑就是锐利的狼牙了。新选组中近藤勇,冲田总司,土方岁三这三位核心人物皆为天然理心流门人。天然理心流创始人为远州人近藤内藏助裕长。据说近藤内藏助本是古流武术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的传人,后来将此流派武术加以自己的理解,于宽政元年创立了天然理心流。在近藤内藏助创立天然理心流时,天然理心流也是包括了剑术、棒术、柔术、气合术等的综合武术。可是到了二代目近藤三助时代,气合术失传,而棒术跟柔术也糅合在了剑术中。于是天然理心流就作为一门剑术而流传至今。天然理心流弟子门大都来自多摩地方的农村青年,因而常常受人嘲笑,被讥为‘芋道场’,传到第三代时已小有门面,三代掌门人进藤周助在江户开了道场,命名为‘试卫馆’,招揽更多弟子前来学艺。本来就成为天然理心流的高手要成为二十年的时间,但是新选组的近藤勇却是个例外。”

梁中国问道:“他很厉害吗?”

井田造道:“我的天然理心流就是从他那里流传到我手上的。近藤勇于天保五年出生于武州多摩郡上石原豪农宫川家。幼名胜五郎。十五岁开始跟随天然理心流三代目近藤周助学习天然理心流剑法,一年后,也就是十六岁时便取得目录传位,并成为近藤周助的养子,改名为岛崎胜太。十一年后,近藤于二十七岁取得指南免许,并成为天然理心流四代目宗家。前后一共只花了十二年工夫,真是练剑的奇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